第十章 嘶哑庄园

      生肉镇,残骸修理厂。

    不同于昨夜的血腥喧嚣,今晚虽然也是人潮蜂拥,但主角却换成了酒和肉。

    郑南方的烤肉生意胎死腹中,自己吃饱喝足就不再折腾,安逸的躺在唐蒜怀里,左边有舒洋葱捏腿,右边是李青椒捶肩,他自己端着酒壶,惬意的不得了。

    “累了就歇会儿。”郑南方指了指冰桶,对三女道:“干嘛一直这么紧张,放松放松。”

    “真不知道你是艺高人胆大,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唐蒜没好气的哼了声,不过还是接过了酒瓶。

    郑南方不以为意,笑道:“这话前两天我就听过。”

    “然后呢?”唐蒜撇嘴道。

    郑南方打了个满足的饱嗝,乐道:“然后我现在躺在你身上喝着啤酒,并没什么影响。”

    “随便你。”唐蒜换了个坐姿,把新老板的脑袋搁在腿上,似乎想起了什么,凑近问道:“你都不着急的吗?”

    “急什么?”

    “你的邀请函啊。”唐蒜琼鼻微皱,想起他下午的狰狞目光,狐疑道:“没有邀请函你怎么参赛。”

    “我有数,不用担心。”郑南方闭上眼,像是有些犯困,又在勉力保持着清醒,啤酒喝了一瓶又一瓶,有点无底洞的架势。

    舒洋葱一直在旁边观察着郑南方,对这个年轻男子越发看不透,好意提醒道:“老板,在这种地方喝醉酒,不是明智的做法。”

    郑南方吐了口气,在唐蒜的搀扶下坐直身子,脑袋依然耷拉着,显得有些疲惫,手指大力按压着太阳穴,仿佛被什么事情给困扰到。唐蒜三人面面相觑,对郑南方此时的状态有点担忧。

    唐蒜猛然记起昨晚郑南方吃药的事,顿时眼前一亮,急忙问他:“是身体原因吗?我去给你拿药?”

    “不不不。”萎靡不振的郑南方突然一个激灵,手紧紧攥住唐蒜胳膊,摇头道:“不能吃药。不用担心,我没事……”

    “你现在的样子不像没事。”唐蒜给洋葱和青椒使了个眼色,二女心领神会,往郑南方身边凑了过来,围坐一圈将他挡在中间。从周围人的角度看过来,只会以为郑南方在与三女寻欢,不会看到他此刻的样子。

    “很快,很快就好。”郑南方始终没有睁眼,嘴里含糊不清的嘀咕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说给唐蒜三人听的。

    可惜三女完全不能理解,只好继续保持现在的姿势,给新老板争取时间。

    ……

    “就是那边,对对,三个妞儿给喂奶那个。”一个扎着辫子的男车手指着郑南方那边,对身前几个男男女女说道:“听说是荒原来的,昨晚刚来镇上就砍死仨。”

    “没有其他信息吗?”之前在野.合山坡力战二男的豪乳女斜咬着香烟,瞪了辫子男一眼,显然对辫子男提供的信息不怎么满意。

    “我问了很多人,都没见过。”辫子男对豪乳女怯的很,一紧张脑门儿满是汗珠,解释道:“镇上的人说他是生面孔,昨晚他才到这里,好像是修车。”

    “修车?”豪乳女红唇张合,吐出一股浓烟,道:“我怎么听说修理厂的老板已经走了?”

    “没错,我也刚打听到的。”

    “我不是让你去打听我知道的消息。”

    豪乳女脸色沉了下来,吐掉烟蒂,不悦道:“那他岂不是连车都没有?我要找可以联手的盟友,你不懂吗?他能打又怎么样?能比车都跑得快吗?”

    “我我我……”

    “废物。”豪乳女叹了口气,站起身理了理短裙,朝郑南方那边走了过去。

    辫子男脸色尴尬,瞄了眼另外一个戴着狗头面具的男人,后者摇了摇头,出声喊道:“莱丽,算了,我觉得我们的盟友足够了。多一个少一个不碍事的,再说我不觉得那小子有什么特别。”

    名叫莱丽的豪乳美女停下脚步,扭头盯住狗头男,语带揶揄:“你觉得?什么时候我的车队轮到你做主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狗头男腰板瞬间绷得笔直,连连摆手:“我只是……只是……”

    “把你们份内的事做好。”莱丽送给俩人一个中指,甩动长发,扭着水蛇腰大步离去。

    ……

    生肉镇往西五十公里左右,有一座破败庄园矗立在荒山之顶。

    庄园几乎占据了整个山头,虽然门厅破败,却是灯火闪耀,丝毫不逊色生肉镇。

    庄园背靠悬崖,想要进门只有一条通路,四周哨塔林立,火把摇曳,手持枪械的守卫来往换岗,井然有序。

    正中有座三层大宅,从外观上已经分辨不出流派风格,随处可见的修补痕迹足以证明它所历经的风雨。

    顶层宴会厅里的灯光最为耀眼,伴着热闹的人声,隐约还能听到余音袅袅的钢琴乐章。

    西霸风脱掉考究的西装外套交给身后独眼管家,扯开衬衣领,歪歪扭扭坐在长桌主位上,一条腿搭在黄梨木椅子扶手边晃来晃去,皮鞋油光锃亮,可以照出人影。

    “不管你是从哪弄到的这个东西……”

    西霸风扫了眼长桌对面战战兢兢的金发女人,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戴满玛瑙戒指的双手捋了捋可以让苍蝇摔断腿的油亮大背头,语气慵懒到了极致:“我都不感兴趣。”

    “可、可是……”

    西霸风摆摆手打断女人急切地辩白,拇指和食指摸了摸修剪整齐的八字胡,道:“不过我倒是比较好奇,谁给你的胆子来找我做买卖?嗯?小……小曼曼?”

    “沙曼。”久违的金发辣妹纠正了一下西霸风的叫法。

    “哦,无所谓。”西霸风显然对名字没有郑南方的执着,张嘴咬住身旁妖娆美男拨好的葡萄,道:“谁让你来的。”

    “我自己。”沙曼定了定神,暗自盘算着措辞,道:“嘶哑庄园的名号远近闻名,我只是觉得,如果有人能够开得起价,那一定是您。”

    西霸风发出一阵尖利的狂笑,引得长桌两边十来个男女纷纷侧目。

    “拍马屁这一套对我没用。”西霸风哈欠连连,挥手道:“算了,今天老子心情好,不跟你掰扯这些了。邀请函你拿走,我对公路赛没兴趣。看在你敢一个人来这里的份上,我得给你点奖励……”

    西霸风一边说着,一边指指宴会厅周围,道:“这间房子里,只要你能拿的动,随便你拿。”

    “我不要这些。”沙曼咬咬牙,壮着胆子说道:“如果可以,我想要一个留在庄园的机会。”

    这次西霸风没笑,桌上其他人乐了。

    “喂,见好就收吧,你知道你在跟谁讨价还价吗?”坐在桌尾的小男孩挠了挠鼻子,笑容无比灿烂,他看来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也是西装革履打着领结,稚嫩的脸,清脆的童音,讲话却无比老练。

    “你还有五分钟的时间拿东西。”西霸风从怀里摸出块儿怀表,笑道:“抓紧时间哦。”

    沙曼目光软了下去,心知此行算是白瞎了。环顾富丽堂皇的宴会厅,金银珠宝倒是随处可见,然而这些东西对她毫无用处。没有武力依仗,这些东西在她手里与垃圾无异。

    金发辣妹摇摇头,颓然转身走向门口,刚拉开门,忽然停住了,似是鼓了鼓劲儿,毅然转身。

    “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

    西霸风点点头,表示允许。

    “外边的人对邀请函趋之若鹜,为什么你这个号称下城区西部皇帝的人却无动于衷。”

    “你自己也说了,我可是皇帝。”

    西霸风又发出那种刺耳的尖利笑声,摊开手道:“我这里应有尽有,我想要的唾手可得。你倒是给我一个理由,我为什么要去参加那个狗屁比赛?进入上城区的机会?哈哈哈哈,在我眼里,上城区和荒原并没什么区别,一坨被苍蝇蜂拥的屎而已。”

    沙曼点头认可了他对庄园的评价,沉吟片刻,道:“可总有嘶哑庄园没有的东西。”

    “说说看,给我长长见识。”

    沙曼横下一条心,嘴里迸出俩字:“蜂巢。”

    ……

    百里之外,深蓝病院。

    宽阔平坦的病院中央,七辆警灯闪烁的救护车一字排开,身穿统一防化服的两队男女手持各种武器,鱼贯登上车厢。

    洪香菜换了件崭新的白大褂,脖子上还挂了个听诊器,双手插兜,一副要去住院部查房的模样。

    在她身后,两个小护士左右架着胡逼,将其拖进红鸟座驾。

    洪香菜戴上口罩坐进驾驶室,轻咳出声,使了个眼色,后排的小护士点点头,从兜里掏出注射器扎进胡逼肩膀,将里面的药液缓缓推了进去。

    身穿病号服的胡逼软塌塌的靠在那里,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任由小护士给他嗑药。

    “森田,你知道骗我的下场吧?”洪香菜回头问了一句。

    胡逼有气无力,眨了眨眼,表示自己明白。

    “那就好。”

    洪香菜满意的笑了,发动红鸟,率领着车队浩浩荡荡开出病院,直奔生肉镇。

    ……

    与此同时,瘫倒在唐蒜怀里的郑南方总算睁开了眼睛,整个人大汗淋漓,被水洗过一遍一样。

    “你怎么样?”唐蒜给他擦了擦汗水,狐疑道:“真的没事吗?”

    “没事。”郑南方深深吸了口气,皱眉问道:“你们…听过西霸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