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摊主

      他们三个面无表情的进去,又面无表情的出来。

    里面发出声音的,也只有那些来扮演吓人角色的鬼在乱叫。

    这么个鬼哭狼嚎的场景,让他们三个进来,真是有点……浪费了。

    凌珑也有些不好意思,“我应该想到的……”她顿了顿,“但好歹我的观众可以一饱眼福嘛,就鬼屋来说,还是很精彩的。”

    说完她又拿出手机,想要寻求一下观众的安慰。

    【只有我全程在看主播的表情么?我要笑死了,总觉得主播一直在忍笑,可你是在鬼屋啊喂】

    【为什么我每每看探灵直播都笑声不断】

    【我觉得那些工作人员好可怜啊,一点成就感都没有,竟然身为鬼,连活人都吓不到,真是太失败了哈哈哈哈】

    【想去……看起来好刺激】

    怀竹好奇的看了看,又根据画面,看向了飘着的小东西,“所以这个东西一直在录像?”

    “是啊,我是个探灵主播,这地方很适合我。”她顿了顿,“还可以玩。”

    【我觉得后面那句话才是重点】

    【我也想去玩啊啊啊啊】

    【路华浓: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主播你竟然没喊我】

    凌珑看着那条弹幕,笑了笑,“我跟天师两个人来的。”说完她看了看一旁的设施,“不过我也没想到还能玩就是了。”

    怀竹在旁边皱着眉,“我们这里可是不接待活人的。”

    “他们不会来的。”凌珑也是在提醒观众,“而且就算他们来了,也进不来嘛。”

    怀竹这才点了点头,笑道:“说的也是,咱们继续?”

    【我们可以在外面等你!!】

    【什么?已经有人去了么?】

    【正在纠结要不要去,毕竟我认识】

    【群里已经有人在约了】

    凌珑刚要收起手机,就看到了这些话,顿时表情严肃,“大家平时看看直播就好,还是不要来了。而且也很晚了,不安全的。”

    【主播还是那么担心我们】

    【可是想见见真人主播,还有天师……】

    【不考虑来个线下见面么?】

    凌珑想了想,给槐树村跟夏姐的鬼屋打了个广告,“我有空的话,会去鬼屋跟度假村……大家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就碰到我了呀。”

    不管弹幕的哀嚎一片,凌珑收起了手机。

    【度假村我都预约不到票!官网只接受提前两个月,我天天等着抢都抢不到!】

    【鬼屋去过几次,有意思是挺有意思,可就是没碰见过主播】

    【我听说有一次我刚走就碰到主播去,亏大-发了】

    【度假村的纪念品超可爱的!坐等开通网上购物的渠道!一人血书】

    【……血书】

    路过集市的时候,凌珑说想去看看,怀竹带着她走在前面,就不太吭声了。

    这地方,热热闹闹的,不知道还以为是卖纪念品的小摊,但其实都是一些只有魂体间才流通的东西。

    凌珑也是开了眼界,鬼修也是有装备的,虽然很少,但这里就见到了。

    “呸,不要脸,拿假货忽悠老子!”

    就在凌珑驻足的隔壁摊位,有个外表非常壮汉的正在砸场子。

    不过,事情到底怎么样,还不太清楚。因为凌珑觉得对方……太淡定了。

    周围好事鬼都围了过来,凌珑他们因为在隔壁摊位,反而还有了个围观的好位置。

    大概是瞧着周围越聚越多,那壮汉来了劲了,“大家伙给我评评理,我弟弟前些日子在他这买了这么一本垃圾。这小白脸骗我弟弟是鬼修功法,可真是笑话!”

    “怎么?是假的?”

    “鬼修功-法本就难得,但凡有一本出现也轮不到我们拿到手,多半是假的。”

    “这都兴致冲冲的找来了,还能是真的?”

    凌珑听着大家都这样说,看向那位老板。

    这老板……长得有点好看。

    穿着一身古人的白色长衫,斯斯文文的,眉目清冷,怎么看都像个文人。

    这会儿他也只是摇头浅笑,未置一言。

    大概是自主摄像那边给了特写,凌珑眼前的弹幕一水的花痴。

    【老板长的这么帅,肯定不是假货。就算是假的,换我我也认了】

    【我就知道,看主播的直播,一定会见到帅哥美女】

    【我看着这个小哥哥胸有成竹,应该不是骗子】

    【你们就光看人家好看了,颜控就可以不管事实了么?】

    【事实是什么还不清楚,现在别吵】

    “你说怎么办吧!”大汉将书往桌子上一摔,一脸的凶狠,“看你弱不禁风的模样,就知道这本功-法不会是真的,若是真的,你自己就修炼了,怎么还会拿出来卖!”

    摊主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捡起书。

    凌珑倒是笑了笑。

    “敢问尊姓大名?”

    “老子名叫向志勇,怎么着?”

    摊主状似随意的翻了翻,“这不是我卖的那一本。”

    “你什么意思?”大汉虎着脸,“难不成,你说我换了本假的?!”

    摊主清冷依旧,“是与不是,你心里清楚。我只知道,这并非我卖出去的那一本。”

    “你这是不认账了?”

    “既然如此……”摊主小哥哥微微一笑,“你说这本功-法是你弟弟买去的?”

    “当然!”

    “那你弟弟叫什么?”

    大汉一愣,“你问我弟弟姓名做什么!”

    “请讲。”

    “我弟弟名叫向……志……刚,对,向志刚!”

    摊主语气略显疑惑,“刚勇倒是个好词,可按理说,不该是哥哥叫刚,弟弟叫勇么?”

    “你管我弟弟叫什么名字做什么,那不重要!现在说你的东西是假的!你怎么赔我!”竟是一副胡搅蛮缠的架势。

    “既然如此,不若将你弟弟叫来对峙。”摊主含笑看着他,“你该不会说,他已经魂飞魄散了吧?”

    “可不就是魂飞魄散了么!”向志勇横眉瞪眼,“就是因为修炼了你这假功-法,他才魂飞魄散的!”

    “且不说我这功-法是否能够叫你们魂飞魄散。”摊主一抖手里的书,“这本书虽然是模仿的字体很像,连我都差点认不出。可你们忽略了一点。”

    那大汉一个怔愣,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什么。

    “这纸的材质不同。”

    “你少放屁了,能有什么不同!”

    “我用的纸,可不是普通的纸,虽说这也是找了百年前的东西替代,可假的总归是假的。”

    “你就是不想赔钱是吧?”

    摊主摇头,“若真是我问题,赔钱也是小事。可你无法证明。”

    “那你又怎么证明,这不是你那本书?”

    “很简单,那本书我是才写就不久的,虽然看起来很旧了,可那是我故意做旧的。这个过程,那位小兄弟一直都在。”摊主说着,看向了人群中的怀竹。

    怀竹冷嗤一声,“我可以帮你作证,毕竟也不是只有我一个瞧见了。可你现在要怎么对他解释?”

    “这本功-法乃我所创,我是见那孩子与我有缘,才三百块钱卖给他的。”摊主看向大汉,“可他并非是你弟弟,你杀人夺宝,竟还敢来我这里反咬一口?”

    “你自创的功-法也敢卖给别人?!”

    “为何不敢?”

    群众这会儿开始议论纷纷,虽说那大汉是假的,可这摊主显然也不咋地。

    说白了,两个都是骗钱的。

    “三百块,很便宜了吧?”凌珑好奇的问。

    温白玉看了她一眼,“跟我们三块钱差不多,相当于白送的。”

    “那还真是个好人……好鬼啊。”

    “一直没注意,这还有俩活人?”

    “看着不像普通人啊。”

    “也没瞧出哪特别啊。”

    周围又议论起来。

    摊主看向温白玉时微微一愣,冲他点了点头,“温天师,别来无恙。”

    温白玉皱了一下眉,点了点头。

    “哦,我忘了,人间已经过了数百年,你怕是不记得我了。”摊主惋惜的叹了一声气,

    “在下还记得的。”温白玉也叹了一声气,“怀若。”

    摊主干脆跟他们叙上旧了,“这位……”

    “是我爱人,凌珑。”

    凌珑一脸懵逼,但还是乖巧点头,“你好……”

    怀竹这时惊呼一声,“拦住他,要跑了!”

    “哎?”凌珑下意识的甩出长鞭,将那壮汉卷住,一甩手,又摔回到地上,“抱歉……”

    真的只是条件反射……

    “多谢凌姑娘。”怀若抱拳拱手,当下走到壮汉面前,伸手一点,竟是控制住了对方。“向志勇,你为非作歹,今日我……”

    “咳咳……”怀竹忽然干咳两声。

    “……便送你去地府。”怀若顺口接下,抬手又一点对方,那向志勇嗖的一下,跟一道流光似的就飞远了。

    “……”凌珑用眼神询问天师。

    温白玉好笑看了她一眼,“送去了附近的鬼差。”

    “鬼差啊……”

    “我们无需得见。”

    凌珑点了点头,“那个家伙一共要下十三道地狱,有他受的了。”

    温白玉闻言微微挑眉。

    “温天师。”怀若这时走了过来,“许久未见,合该饮酒一叙。”

    “你要去么?”凌珑转头问天师。

    “凌姑娘不一起?”怀若奇道。

    凌珑拿出手机,“你知道直播么?我在直播……”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主播这个语气,特别像你知道安利么……】

    【小哥哥近看也好看,是我喜欢的类型】

    【哪个长得好看你喜欢哪个】

    怀竹忽然出声,“喂,你这功-法还卖不卖了?”

    周围人显然在虎视眈眈,正都盯着那本功-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