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神仙依旧在

      黑天鹅开场就把现场燃到极点,她充满了想象力和瑰丽画风的脑图震撼到现场每一个人,对手就跟背景板上不起眼的一抹色彩似的,完全成了大神的陪衬。后来他都主动弃权了,黑天鹅还是没放过他,把他压在屏幕一角,不放他的精神力脱战。

    我头上冒冷汗,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脑图对抗,对手足够强可以在最短的时间把你踢出局,可黑天鹅强大到了,你想走都走不了!

    终于到了五分钟,一切绚烂色彩陡然消失,屏幕一片白色,场地上的灯光重新打了起来。现场静了足足有一分钟,所有人沉浸在刚才神之境里回不过神,这时才反应过来,“哗哗哗”一片雷鸣般的掌声,口哨和欢呼声不断。

    掌声足足维持了将近半分钟。

    黑天鹅戴着面具从游戏室走出来,她的对手是被工作人员搀出来的,两条腿软了,路也不会走了,整个人像是从浴缸里捞出来一样,全身都被汗湿透。

    对手在黑天鹅强大的精神攻势下,经历了炼狱一般的五分钟。

    我心里有些疑虑,脑图对抗好玩则好玩,新颖也新颖,但人的意志力和精神力直接进行碰撞,恐怕会造成很多无法想象的后果。

    正想着呢,一个声音从身后发出来,“唉,黑天鹅太乖戾了。”

    我回头看,说话的人是第二名老熊。他抱着肩膀,眉头紧锁,在思考刚才的对战过程,然后叹口气说了这么一句话。

    主持人宣布休息十分钟,然后开始第二场对决,老熊vs邵阳。

    老熊走到黑天鹅前,呵呵笑着伸出手:“恭喜恭喜。”

    黑天鹅冷冷看他,“这算什么,三强决赛的时候才是拿出真本事。希望到时候还能看见你。”

    老熊不以为然,说道:“黑天鹅,给你一句忠告,得饶人处且饶人。”

    “哼。”黑天鹅扭头就走,“你先自己过关了再说吧。”

    休息的时候,我给邵阳鼓劲,给他加油。邵阳苦笑说,一开始以为自己实力绝对拔尖,不是数一就是数二,刚才看了黑天鹅的表演,他那点豪心壮志如今都成蜡烛小火苗了。

    他有自知之明,如果对上黑天鹅,肯定毫无还手之力。据说黑天鹅和老熊的实力在伯仲之间,都是大魔王级别的存在。

    邵阳叹口气,拍拍我的肩膀:“咱们这些普通选手里也只有你的机会最好,那个孔少是绣花枕头,比前两名差得不少,能不能颠覆他们前三名就看你的了。”

    这时外面主持人宣布,比赛要开始了。

    邵阳拖着沉重的脚步上了台,一番介绍后,他和老熊进入游戏室,开始对战。

    邵阳的画面先出来,是一个刀客,一身黑衣,背后是把长刀,红缨飘洒,极其威武。

    刀客瞬间膨胀扩大,占据了屏幕的大面积。

    老熊的画面随后出来,是一片蔚蓝的大海,烟波浩渺,仙台楼阁。也在迅速扩大。刀客和大海没有任何迟疑,猛然撞在一起,屏幕上是黑潮和蓝潮激情相撞。

    两个人上来就是大刀硬马,硬接硬抗,一点花招子都没有,比的就是最纯粹的精神力。

    互相角力,一会儿老熊的仙山大海占据上风,一会儿邵阳逆袭又夺回了被侵袭的地盘。

    全场肃静,没有一个人说话,所有的灯都关着,只有大屏幕闪着亮光。

    所有的观众和媒体,紧紧注视著屏幕。这场比试不比第一场绚烂,比不上第一场好看,但更加震撼人心,很多人都感受到了惨烈的意味在里面,犹如一场绞肉机般的战争。

    我都替两个人累得慌,这么坚持下去,总有一方精神崩溃,简直就是残忍。

    就在这个时候,老熊的大海陡然出现了一些身影,他在脑图里创造出了几个人。这些人的身影很模糊很小,从屏幕上方飞来的,看起来像是从天而落,踏着祥云。

    这些人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直至落在大海上。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老熊创造出八个人物,竟然是传说中的八仙!

    最前面拄拐的是铁拐李,身后背着大葫芦。旁边是举着巨扇的汉钟离。稍后面的是潇洒飘逸,身材挺拔,背后背着长剑的吕洞宾。吕洞宾旁边是个畏畏缩缩的老头,骑着一头黑驴,正在打瞌睡,是张果老。他们两人的身后是明眸皓齿美艳动人,手里拿着荷花的何仙姑。旁边是疯疯癫癫,手拿拍板的蓝采和。最后的两人,一个是宽袍大袖,吹着神箫的韩湘子,一个是一身官服,头戴帽冠,几绺长髯,国字大脸的曹国舅。

    八仙一出来,在场所有人都倒吸冷气,这几个人物不光细节逼真、色彩艳明,而且每个人身上都有一股描述不出来的仙气。这八个人凑在一起,并不像图片那样死板,而是互相间说说笑笑,有沟通有互动。

    铁拐李开着玩笑,汉钟离听罢,也笑得眯起了眼。蓝采和疯疯癫癫揪着张果老的胡子,吕洞宾捻须长笑。韩湘子抚动神箫,神采飘逸。何仙姑穿着粉衣粉裤和绣鞋,踩在荷花间回眸一笑。

    八仙踩着这片大海,说说笑笑而来,这一幅仙人图景,在我们这个年代根本看不着了,什么大导演都拍不出来这股味道。

    充满了中国古代文化的仙家底蕴和气场,如今近乎绝迹。高科技、碎片化信息、各种小视频、搞怪图充斥的今天,人们已经失去了对古风之美的感知力。

    很多观众议论纷纷,都在讨论一个问题,如果脑图能够发展下去,拍出电影怎么样?那得省多少成本,而且效果比什么大电影都好看,因为它来自于一个人最本质的东西,那就是瑰丽的想象力。

    观众们看的只是现象,只有我这样的选手,才能看出老熊的恐怖实力!

    用脑图创造一个世界不新鲜,创造一些栩栩如生的人物通过大量训练,也可以做到。但是要让里面的人物进行互动,这个难度是几何级数增长,是幂次级别的。你创造出来只是脑图,并不是活生生的人,他们没有自主的沟通能力,他们每一次对话,每一个笑意,每一次反应,其实都是脑图的创造者活生生想出来的。

    不但要遵循时间线:我逗你,然后你笑了,这样的因果关系,还要让整个过程流畅自然,衔接天衣无缝。而且不能我逗完你,我就没事了,成死板的图片,然后该你笑了,而是在你笑的同时,我也得回笑,两个人要无限的互动!

    细节越小越细,互动越频繁,说明这个人脑力越强大!反而创造一片都市、一座山,并没什么太大难度,因为都是死物。

    老熊的实力真是恐怖如斯,他能创造大世界、仙山大海、仙台楼阁,又能创造人物的沟通交互,嬉笑怒骂这些一众细节,大大小小相当益彰,配合的天衣无缝,看上去就是一部真真正正的大电影。

    八仙说说笑笑,各用神通漂洋过海,海上雾气缥缈,烟涛微茫,一幅仙家本象。

    等到这个场面一出来,邵阳打出了两个字,“认输”。

    他痛痛快快认输了,这小子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对方实力超越自己好几个位面,继续强撑那就是不知好歹,没意思。

    屏幕所有的画面都消失了,比赛历经四分钟结束了,老熊也是碾压级别的表现。

    等两人从游戏室出来的时候,全场欢呼到达了高潮,吵闹的声音分贝几乎把房顶都给掀开。全场人都在高呼一个名字,“老熊!老熊!老熊!”

    老熊赫然成为全场的明星。

    老熊戴着面具,穿着标志性的军大衣黄胶鞋,在台上冲下面观众招手,这一身简直酷毙了。

    主持人邀请了一家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公司的媒体记者,代表所有媒体采访老熊,“老熊选手你好,请问你是不是修行人呢,为什么创造出来的脑图这么有仙味?”

    老熊淡淡说:“神仙依旧在,只是人心乱。”

    记者有点懵逼听不太懂,等着老熊解释,老熊却并不多言。

    “你下一步有没有拍电影的打算?”记者问。

    老熊还是态度淡淡的:“有什么好处?”

    “可以挣钱……”记者看老熊的眼神并不感兴趣,马上道:“可以通过电影这种方式,传播你的理念、你的价值观,把你老熊的品牌打响全世界。”

    老熊点点头:“这个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