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黑天鹅

      第一天的比赛为了防止过快结束,三场比赛分开比,第一场就是我、邵阳和冰玫瑰。真如邵阳所说,这场比赛嘁哩喀喳,没有任何悬念,一分十秒的时候,我和他联手把冰玫瑰淘汰了。话说这个冰玫瑰还真是牛啤,不得不佩服,在我和邵阳两面夹击之下,她一个小女子竟然能撑过一分钟,有一度甚至压过了我们两个,有逆转之势,当下也是手里捏了一把冷汗。

    我们从台子下来,冰玫瑰脸若冰霜,她没有戴面具,听说还是个什么大企业的高管,这次过来参赛也是带着公司任务的,没想到第一场就给淘了。她没和我们吵架,也知道和我们吵没什么意义,大家都是为了赢,规则允许内无可指责,她直接找到了组委会上诉。

    那是她的事,跟我们没有关系。我和邵阳完成了任务,进入六强一身轻松,和组委会告假,出去和广大游戏爱好者混在一起,体验这次盛会。

    邵阳和陈薇薇聊了起来,说脑图对抗的游戏前沿、火爆、视觉效果好,可惜有个最大的弱点,就是对抗时间短。十分钟的都少,基本上强者对弱者相差悬殊,一分两分钟就能完事,这一点上不利于推广。

    陈薇薇笑:“你说的很对,但你们看到的比赛并不是最后的成品,等到最后三强对决的时候,我们会拿出革命性的游戏,会颠覆现一切!到时候你再看。”

    “呦。”邵阳说,“那我可真的要努努力进入前三,到时候好好体验体验。”他看了我一眼。

    我笑着打哈哈:“你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兄弟,”邵阳拍拍我的肩膀:“到六强如果咱俩真就pk上了,可不留兄弟情面了。”

    我说道,有多大能耐使多大能耐。

    我们两个离开比赛场地,混到整个博览中心的人群里,哪热闹往哪去,一会儿看看cosply的美女表演,一会儿去新的游戏机试玩区,一会儿又去对站区和玩家们pk,时间过得很快。

    我正在和几个美女玩着赛车游戏,飙到正酣时,忽然有人拍拍我:“林聪,祝贺你。”

    我回头一看,居然是周菲。

    一愣神的工夫,车翻人飞,车子滚到路边燃起大火,后面的车一个个超过,顿时没了影。周菲在一旁捂着嘴咯咯咯乐。

    我顿时兴致全无,从驾驶座上离开,带着她来到水吧,买了两杯饮料,问你怎么来了。

    周菲说:“你进六强了,我刚刚祝贺你了,你都没搭理我。”伸出小手,我笑笑,和她握了握,感觉手心柔若无骨,细腻白滑,一时心跳加速,有些心猿意马。

    我咳嗽两声掩饰尴尬:“说真的,你怎么来了?”

    “就是来看你啊,我是你的粉丝,小迷妹。”她背着手,笑嘻嘻看我。

    “你可拉倒吧,”我说:“前十名高手如云,我是走了狗屎运才进的前六,有能耐的多了,干嘛看上我了。”

    “他们是他们,你是你。”周菲不服气地说:“反正我觉得你至少是前三。这样吧,你要是进了前三名,我请你吃饭,我知道好多好吃的上海菜。”

    我搞不明白周菲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为什么找上我,前十名的青年才俊也是好几个,邵阳也是个小鲜肉,周菲如果真是那样的女人,更应该找他们吧。

    我们聊着天,她拉我去玩了很多游戏的体验,她乐得咯咯响,遇到刺激危险的游戏还尖叫,快乐得像个孩子。我一时有些恍惚,觉得她好像真是女朋友一样。

    时光匆匆过去,晚上送她回去,走在半路,周菲忽然推了推我,扭捏地说,要自己回去。

    我心里诧异,我本来就是出于礼貌送她,打算到前面的路口就走的。她这么说正合我意。

    我寒暄了两句,让她晚上回去注意安全。正要走,周菲忽然低声忸怩地说,“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不让你送吗?”

    “为啥?”我问。

    “你这几天比赛,要好好休息,不能耗费体力。”说着,她脸得跟大红布似的,转身就走,连再见都没说。

    我一直没弄明白啥意思,这女孩难道吃错药了?我比赛当然要好好休息,还用她说。心下没多想,溜溜达达回到酒店。

    第二天乘坐大巴来到会场,大巴只有六个人,大浪淘沙,搏杀到这一步,剩下的这六个人都是脑力界顶尖达人,高手高手高高手。

    观赛的粉丝更多,媒体也更多了,昨天我没有上网,不知道网上是怎么评价这次比赛的,不过看现场情况,应该更火爆。

    还冒出很多的粉丝,不少人举着牌子,上面写着“老熊加油”,“黑天鹅我爱你”之类的,竟然还有很多人举着“孔少孔少你最帅”类似的助威牌。小鲜肉孔令的人气相当高,这小子长得也帅,跟韩国明星似的。

    我们六个人排成一列,屏幕上开始出现对战号码的随机滚动数字,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看着。

    前三名是种子选手,黑天鹅、老熊和孔令的号码高高在上,他们之间这轮彼此不会对战。其余三个选手的号码在这三个人下面,来回变化,速度极快。

    时间不长,一个号码一个号码的停了下来,一个选手配上了黑天鹅,脸色顿时白了。黑天鹅那是什么实力,兵器谱上排名第一,那是好相与的吗。

    第二个出来的是邵阳,他配上了老熊。老熊还是那个装扮,哪怕在万人瞩目的舞台上,也是军大衣黄胶鞋的形象,粉丝反而都喜欢他这种另类的扮相,很多观众打着口哨尖叫,“熊哥,干死他!”

    邵阳十分冷静,没有受现场气氛的影响,冲老熊点点头。

    老熊戴着面具,不过可以看到他的眼神里更多是欣赏,看着邵阳有种孺子可教的感觉。

    最后一个数字停下来,自然是我了,我的对手是孔令。

    孔令看着我,脸上露出了笑容,呲着牙笑:“姓林的哈巴狗,知道为什么咱俩能对决吗,我跟组委会申请的,我就是要灭你!你可别轻易弃权呦,咱俩要好好玩玩。”

    下面尖叫声不断,“孔少孔少,加油!把他淘汰!干死他!”

    这时人群中忽然一个女孩的尖锐嗓音,特别突兀冒出来:“托儿索加油!你最棒。”

    我猛地回头看,只见周菲在人群里,冲着我拼命招手,时不时双手笼成喇叭形,给我加油鼓劲。

    这一刻我心里暖呼呼的,淡淡地对孔令说,场上见吧。

    较量正式开始。

    第一场黑天鹅轻松获胜。过程维持了五分钟。明显能看出来,黑天鹅有意拉长了时间,对手已经毫无对抗之力,可她并不一棍子打死,反而养着他。看他快淘汰了就停停手,看到他要反抗了,就一波打回去。

    在场所有人都看明白,这哪是对战,简直是猫玩老鼠。黑天鹅这么做是为了增加观赏性,可能这是组委会的要求吧。

    我仔细观察黑天鹅,如果杀到前三,她是个劲敌。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观摩黑天鹅的脑图,这么一看真是叹为观止。

    黑天鹅创造的不是一样东西,也不是人,更不是一个场景,而是一个世界。

    远处是海洋,海面点缀着各种颜色的岛屿。脑图在黑天鹅的脑力控制下,犹如一个灵活的镜头,时而远景时而近景,时而特写,那些梦幻般的颜色,就连世界上最伟大的画家都画不出来,它完全是想象出来的,现实中根本没有。

    整个画面出现最多的是蓝色,这种蓝可以发光,它的色彩是散发出来的,不是平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那种蓝颜色。蓝色在不发光的时候,还在收敛自己的颜色。

    好像这个颜色会呼吸,呼气时阳光明亮如梦如幻,如同一个太阳下跳舞的青春少女,而吸气时色彩厚重、沉淀、内敛,像是一个宽厚的母亲,爱恋地看着自己的孩子。

    其它场景先不说,光是这么一种似乎包含了无穷生命力的颜色,就足以证明黑天鹅的巅峰实力:想象力、大脑出图能力、美感、以及优雅和深邃,无一不到了巅峰之境。

    脑图的屏幕硕大无比,占据整整一个大舞台的背景,此时灯光全灭,唯有上面的色彩绚烂,映射全场。围拢的观众越来越多,人山人海却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像是膜拜神一样在膜拜着黑天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