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轮回

      我龟缩在房间里,郑重的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字——“最信任的人‘燕归’,最不信任的人‘瑾’……”

    在我把这张纸交给“长袍男人”的时候,他的笑容让我感到压抑。

    “我看你和那个‘燕归’的关系不错,你居然要杀了他……”

    “长袍男人”收起了纸,他的语气中有惋惜,有不解,但更多的还是惋惜。

    “也许他并不是我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的羞耻感包裹了我的全身,我想起那一天的经历,那时的愉悦,那时的快感,无一不化成了利刃,它们剖开了我的身体,让我痛不欲生,懊悔不已。

    “长袍男人”没有接话,他只是站在我对面,对于他此时表现出来的平淡,我根本不上心,因为他本来就和我没有关系,如果不是这场“假面舞会”,我甚至和他都不用见面。

    “一旦你从这里出去,你就不能修改这个决定了。”

    也许是看出了我有了离开的意思,“长袍男人”缓缓说出了这句话。

    “其实信不信任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想杀谁和想救谁……”我转过身,“所以我不后悔。”

    摸了摸别在腰间的手枪,那金属的质感让我吞咽起口水,为了保护“夜行者”餐厅的设施,枪里装的真子弹已经被“长袍男人”换成麻醉剂,枪里只有三发,但我的兜里还有备用“弹药”。

    推开门走了出去,外面的布置已经完全改变了模样,空旷的大厅没有一个人的身影,我也选择了躲藏,而我把藏身地直接瞄准了藏着我面具的那个狭小平台。

    “穿着自己的衣服要行动自如的多,更何况是在这狭小的平台上,如果一不小心摔下房去,轻则骨折,重则要命。”

    我打定好主意便小跑了过去,脱下高跟鞋,窥探确认那里没有人后,我直接翻了出去,在夜色的掩护下,我脱去了那身华丽的礼服,随后把它放到了不远处的一扇窗户的窗沿上,礼服的裙摆刚好拖地,我又用窗帘遮住了礼服,随后我便躬身埋伏在附近。

    很快周围便有了脚步声,接着便是倒地的声音,我心里一惊,将手枪上了膛后更加用力的贴紧墙壁,在我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的时候,一个黑影翻过了前面的窗户,趴到了我所在的平台上。

    “是我……别开枪……”

    刘烨的声音有些虚弱,他爬向我的速度也异常缓慢,但我并没有收起枪,也没有向刘烨移出半步,我只是看着他,以防他突然冲我开枪。

    “我说过我会无条件帮你……”

    刘烨终于挪到了我身边,他也脱去了束缚行动的礼服,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湿哒哒的贴在他的额头上,他交出了他的枪,我也发现了扎在他后背上的药剂。

    “谁做的?”

    我一边问一边伸手拔去了扎在刘烨后背上的药剂。

    “你的舞伴……”

    刘烨靠着墙坐了下来,仍旧要把自己的枪交给我。

    “外面什么情况?”

    我接过枪,把它别在了腰间。

    “‘皓子’打中了‘墨韵’,‘墨韵’冲‘瑾’开了两枪,‘瑾’躲没躲开我就不知道了。”

    “发展这么快的吗?”

    听完刘烨简单的叙述,我叹了口气,然而还没等我感叹,我就听见了脚步声。

    我半跪下身,重新端起了枪,枪口直直朝向窗口。

    “哒……”

    “哒……”

    “哒……”

    “哗——”

    “嘭——”

    “嘭——”

    几个声音接连响起后,我和“白鹰”同时向对方开了枪,只不过射向我的药剂被刘烨用身子挡了去,而我没来得及去顾刘烨,充上前去,从兜里拿出药剂,直直扎在了“白鹰”的胸前。

    “你居然……”

    “白鹰”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然后在我的注视下,他慢慢跪在了地上,而我也翻回了大厅,蹲在了他的面前。

    “我知道你很惊讶,你肯定以为我是不会对你下手的……对吧?”我的手附在了“白鹰”的肩上,“我只不过是想知道,谁会来救你,救你这个假冒的‘白鹰’……白温堇,你挺厉害啊……”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他……”

    白温堇似乎很生气,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去发泄自己的愤怒了。

    “你虽然学他学得很像,但你在游戏里暴露了真实身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天,你在‘夜行者’餐厅和‘白鹰’见面后,他给你嘱咐的一些事情,其实是用来针对我的。”

    我始终注视着白温堇的眼睛,他做了最后的挣扎,但还是选择了放弃。

    “我认了……”白温堇强撑着精神,“但你的结果未必会如你所愿。”

    “你都说了‘未必’那我们就等着瞧好了。”

    我推开了白温堇,顺便夺走了他手里的枪,也不再翻回窗外的平台去查看刘烨的伤势,我现在首先要做的是找到艾槿。

    “找到她我就赢了……”

    我在心里暗示着自己,脚下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

    我是在另一个小房间里找到艾槿的,看见她的第一眼,她就本能性的向墙角退去。

    “我是来救你的……”

    我说明了来意,然后走到艾槿身边,把“长袍男人”给我的那粒药放进了艾槿的手心。

    “为什么要救我?少一个人不是对你更有利?”

    艾槿接过了药但是眼中的疑惑没有减轻分毫。

    “你不必疑惑,也不用对我表示感激,选择救你……无非是觉得欠你一个人情罢了……”

    见艾槿的枪已经不在身上了,我索性抱住了她,希望这样能让她安心一些。

    “什么人情……我怎么不记得?”

    艾槿有些迟疑的回应了我的拥抱。

    “你救了我好多次,可能连你也不知道……”我拍了拍艾槿的后背,“毕竟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艾槿……”

    感受到了艾槿在颤抖,我只好松开了她,我看着她把自己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眼里还噙着泪水。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她的……”

    艾槿的声音有些哽咽。

    “准确时间我也不太清楚了……但你清楚我已经知道很久了就好了……”

    面对泪眼婆娑的艾槿,我竟然一点儿怜惜她的心都没有,我仿佛是个冷血动物一样,没有一丁点感情。

    “所以你要把欠她的补在我身上对吗?”

    艾槿迟疑了一下,吞下了手里的药。

    “并不……我只需要用你来获得最后的胜利,仅此而已。”我勾起了唇角,“我最终的任务是要救你……”

    艾槿叹了口气,“如果你骗我说其实你是为了弥补那个艾槿而来救我……我的心可能会好受些……”

    “很抱歉……我做不到,但你并不能对我开枪,这是我救你之后的附加条件……‘夜行者’制定的……”我耸了耸肩,“违背‘夜行者’的规定……后果是什么你应该能猜到……所以,你从我这顺走的那把枪,准备自己用还是还给我?”

    艾槿犹豫了一会儿后,把手枪端了起来,枪是上膛的状态,我再清楚不过,于是我摸出了另一把枪。

    “嘭——”

    “嘭——”

    “嘭——”

    又是三声枪响,接着我便感到全身无力,但我清楚的感觉到,药剂扎在了我的背上,那是站在我身后的人冲我射出的。

    我有些艰难的回过身,“皓子”正半跪在房门前,他的表情有些痛苦,看来,艾槿打出的那一枪是瞄准的人是“皓子”,现在我们三个人中只有艾槿还毫发无损的站在原地。

    “如果不是空枪该多好……”

    我在心中悔恨的同时,看着艾槿一步步走向了“皓子”,而“皓子”开始下意识的躲闪。

    “我把你当最佳队友,你却要趁机害我,但你应该没想到我会被救吧?”艾槿在“皓子”身边蹲下,她伸出手捏住了“皓子”的衣领,“李文皓……我们之间的恩怨,就在这场游戏中结束吧……”

    “李文皓?”眼前的局势让我有些摸不到头脑,“难道是这个世界的李文皓?”

    “梓涵!接着——我欠你的,用他的药还了。”

    听见了艾槿的声音,我强打起了精神,看着她把一粒药扔向了我,我急忙伸出手去接。再三确认好手里的药的真实性后,我一口把它吞下,这种突然来了精神的感觉,真的大快人心。我舒活了一下筋骨后,慢慢从地上站起,等我走向艾槿和李文皓的时候,李文皓的神情已经有些涣散了。

    “一切都结束了?”

    我轻声询问着,生怕一个不注意惊惹到了艾槿。

    “嗯,结束了……我替李文皓补了‘墨韵’的枪……但李文皓反倒反咬我一口,冲我射出一枪后夺走了我的枪……”

    艾槿扔下了李文皓,随后拍了拍手站了起来,而我则有些不可思议,我完全没有想到,第三轮这么快就决出了胜负。

    “走吧……去找那个男的……”

    艾槿向我挥了下手,她比我先一步走出了房间,我跟着走出房间后,却没有在那扇窗户前看见白温堇的身影。

    “白温堇……跑了……”

    我喃喃出声。

    “没事,山水有相逢……”

    艾槿倒是很不在意,她加快速度走向了最开始进行游戏的房间,最后甚至小跑了几步,我也只好跟上。

    但当她推开那扇门的时候,一声枪响再次让本该结束的游戏重新开始。艾槿在我前面缓缓跪下,我一把扶住她后,拿着枪冲站在房间里的白温堇射出了药剂,药剂正中他的脖颈,他抽搐一下后便倒在了地上。

    “真是快速而精彩的对决!”

    “长袍男人”鼓着掌从房门后走了出来,但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个人,那人虽然也带着“夜行者”餐厅内部人员的面具,但我还是冲那个人打出了两枪。

    “她发现你了哦……”

    “长袍男人”笑着,仿佛他并不在意我出手伤了他的同事。

    “‘紫苏’,我处处帮你……没想到你居然对我下手。”

    “梓涵”的声音虽然有气无力,但我能感受到她的愤怒,我看着她摘下了自己的面具,不过等她摘下面具,我也就看出了她刚才有气无力的样子是装出来的。

    “你怎么解释那药的事?”

    我再次将手枪上了膛。

    “我只不过想让你忘记一些不快乐的事情罢了,那药是艾槿给我开的。”

    “梓涵”的话触动了我的心,如果她真的因为我而出了事,我也许真会于心不安。

    “为什么那么做?”

    “因为我想让你留下……但如果你回到那个世界的目的不是为了‘白鹰’,我就可以让你离开。”

    “梓涵”看出了我的疑惑,随后她补充道,“‘白鹰’没有爱过你……他爱的那个人,不过是和我们长得一模一样罢了!他做这些,无非是想在其他平行空间里换回他爱的那个蔚梓涵,你别犯傻了……”

    “我不相信!”

    我几乎是吼出这句话的,“梓涵”有些着急,于是她晃动起“长袍男人”的胳膊。

    “你告诉她真相!‘皓子’,你说啊——”

    “‘皓子’!”

    我惊呼出了这个代号,而“长袍男人”终于脱下了他的装扮。

    “抱歉……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隐瞒了……”

    “皓子”垂下了头,他抿了抿嘴后继续开口,“老白托我来送你走这一程,他最开始其实对你动了心,但自从你来到这个世界后,你对他的态度忽冷忽热,这让他没有办法再去欺骗自己了……”

    我听着这些话,内心百感交集。

    “游戏你赢了,所以我会放那个女孩离开……如果你执意要回到原来的世界,那个女孩便要代替你留在这里……不过,我可以用性命向你阐述一个事实……从你离开后,你的父母就开始四处找你,现在……他们已经放弃了……你就算回去了,也见不到他们了……”

    我的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中滑落。

    “原来……我费尽心思走了这一遭,其实是为了弄丢身边的所有人……”

    我沉浸在悲伤中,完全忽略了“皓子”冲我射出的药剂,我跪倒在了地上,眼皮渐渐沉重到我睁也挣不起来了。

    ……

    “梓涵你后悔吗?”

    “后悔……”

    “想重新开始吗?”

    “当然……”

    “那你就得成为‘夜行者’……”

    “好……”

    恍惚间,我与一个人有了这样的对话,而当我再次睁开眼后,明媚的阳光扑进了我的怀里,我注意到了独自坐在快餐店窗边位置的男生,于是快速走进了快餐店。

    我只点了份可乐,借人多的缘故,与他拼桌,他那三七分的发型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好看的浅亚麻色,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一边的眉,而另一边的眉的眉尾稍稍扬起,却没有剑眉给人的不易亲近的感觉,白皙的皮肤衬得他的那双眸子更加乌黑深邃,高挺的鼻梁仿佛被精心雕琢过一般,嘴唇一开一合间那有些低沉的声音便溜进我的耳朵,撩拨着我的心弦。他穿得也很讲究,搭配好的衣服让他显得很有品味,胸前挂着精巧的纯银十字架,袖口稍稍挽起,露出左手腕上佩戴着的某名牌手表。

    “你相信我们曾经见过吗?”

    我缓缓把这句话问出了口,而正在打电话的他轻吐出了两个字——

    “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