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一群赌鬼

      任喵喵脸上的表情从疑虑变作愤怒,再变作得意。

    她走上前去一把拧起“男鬼”的衣领,秀目圆睁,喝道:“其他人呢?!”

    “男鬼”看着眼前这个身材娇小但是气势强大的女人,楞了楞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怎么不怕鬼,鬼呢?!”

    “我,我为什么要怕鬼,鬼呢?”任喵喵学着男人的语调说道,“而且,还是怕一只‘胆小鬼’?”说完,任喵喵挺胸抬头向四周扫视一圈,“知趣的就给我出来,否则你们谁缺胳膊短腿儿的就不关我的事儿了!”

    话音刚落,几个坟堆后面就摸摸索索走出来三个人,任喵喵用手机灯一照,全特么都是套着白大褂的中年人!

    看到这一幕,我眼珠子都不知道掉哪里去了。

    “双手抱头,全部给我原地蹲下!”任喵喵气势大足地喊道,然后转头看向我,轻佻地问,“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这是......”

    为了转移话题,还没等任喵喵把话说完,我吐出一口泥巴急忙朝四人喊道:“诶诶诶!你们都是干什么的?深更半夜在这坟场里干嘛来了?说!”

    四人一愣,抬头面面相觑,没人说话。

    我这才想起自己也是个被反手拷了手铐的人,还满脸是土、狼狈不堪,他们肯定在疑虑我到底是以什么身份问他们问题。

    “把你们的作案道具交出来!”任喵喵见我出糗心里暗笑,顺势喊道。

    被我全力踢了一脚下巴的男人好似是他们的带头的,捂着下巴向旁边草堆里指了指。

    “等我找到你装神弄鬼骗取观众血汗钱的证据,我看你还有什么好反驳的!”任喵喵大步流星向草丛走去,扒开一看,顿时傻眼了。

    我也看得真切,心里的疑虑顿时烟消云散,“这就是你要证据?”

    任喵喵看着一地的啤酒瓶和纸牌,咬着下嘴唇不置可否。

    男人见我们不说话,有点不安地问:“你们......不是来抓赌博的吗?”

    我心中一惊,原来是一群赌鬼呀!真是吓死宝宝了。

    “你们赌就赌嘛,干嘛在这里装神弄鬼,连风扇都用上了?”我有些心塞地问。

    男人幽怨地偷偷瞥了一眼任喵喵,“你们不是抓得严吗?这不,才把我们逼到山里还玩......”

    我听后噗呲一声笑出声来,“警官,你这倒是因祸得福呀,意外撞破一起黄赌毒案,收获颇丰,可以收工回家洗洗睡了。”

    任喵喵白了我一眼,“我还要查获一起黑心主播装神弄鬼骗财骗色的危害社会秩序案才算收获颇丰。”

    看来这女警是赖上我了,我心中暗叹。

    走过去艰难捡起地上的手机和自拍杆,任喵喵就招呼大家都走。

    “全部跟紧!”任喵喵指挥四个中年男女跟在我们身后,她垫后,林和大叔走在我旁边,我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

    “林和大叔,你说我们刚才绕半天都绕不出去,现在身后又多了这么几个负担,速度更慢了,恐怕天亮都难走出去。”

    “是呀......这坟场阴森恐怖的,我现在都不知道之前是哪儿来的勇气跑进来救你的......”

    “话说回来,这次是我连累你了,回去之后我一定请你吃顿好的!”

    “等活着出去再说吧!”林和大叔压低声音说,仿佛怕被谁听到似的。

    我们从深坑里走了出来,话越来越少,林和大叔的喘息声却越来越明显。

    “说来也奇怪,这黑灯瞎火的,刚才装神弄鬼那些人,是怎么打牌的?”

    “哈哈,对呀,我还以为只有我有这个感觉呢!”

    “大叔,你有没有感觉越走越累呀,像背着几十斤大米似的?”

    “嘿,叔还以为是叔身体素质差了呢,原来你也这么感觉呀?”

    “任喵喵那婆娘也好久没有说话了。”

    “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身后好像好久都没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了......”

    我有气无力地低头走路,嘴里喊道:“任喵喵!女警官!美女?辣妹?小猫咪?”都没有人回答我。

    我正要和林和抱怨这自我感觉良好的女警,却没曾想我们的一眼对视,竟然让我们两人同时瞳孔骤缩,身体僵直,全身温度降到冰点。

    我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看着林和大叔难看到极致的表情,脸都快要绿了。

    只见林和大叔的背上,不知何时起正背着两具骷髅白骨,它们重叠在一起紧贴在他的背上,瞪着两个大窟窿、露出森白牙齿的脸正正好贴在他的后脑勺上。

    我的冷汗顺着鬓角流到下巴,理智告诉我,不能慌......

    我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眼珠子左右摆动,用眼神问林和大叔我的背上是不是也有异常......

    林和大叔豆大的汗珠滴答滴答往下滴,瞪着绝望的眼睛抿了抿嘴。

    得到答案后,我的那个心脏呀,直接漏跳一拍,感觉天旋地转,差点没晕死过去。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林和大叔身后突然有了异动!

    那两具白森森的骷髅头,忽然不约而同地缓缓转过来看着我......

    “我的妈呀!”从小没装过鬼,这才几天就见到好多鬼,我这小心脏真有点承受不住了!情急之下,我想伸手去打,却被手铐卡得生疼!

    没办法,我给林和一个眼神,林和大叔也在这电闪火石之间领悟了我的想法,捡起石头就朝我后脑砸去!

    说时迟,那时快。

    我就地一个侧翻,就着手机和自拍杆就朝骷髅头砸去,它们一直软趴趴的手脚忽然弯曲,将身体弹起,狞笑着飞出去老远,落在黑咕隆咚的草丛里不见了。

    我又赶紧伸手去抓后背,“别忙活了,弹走了。”林和跪在地上,气喘吁吁地摆手,我才发觉林和大叔已经满脸布满豆大的汗珠,脸色铁青,虚弱异常。

    这时我才想起来,以前听爷爷说过,污秽之物有时候会化作人形骗过凡人肉眼,戏弄凡人,吸取阳人精气。

    这次我们遇见的,估计就是这种情况了......

    我当兵出生,身体素质过硬都喘成这样,林和大叔一介平民,精气被吸走,身体肯定已经到达极限。

    转头看向身后,任喵喵也不见踪影。

    我深深叹了口气,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无力感朝我袭来。

    这种情形之下,我到底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