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节

      听到“筱蔚”两个字,南景瞬间拉下了脸。

    下一秒,穿着围裙的易筱蔚从厨房里出来,站在张琴身侧,略显羞涩的朝南景笑了笑,出声道:“阿景,好久不见。”

    见到易筱蔚本人,南景沉了脸,立即看向张琴,又唤了声:“妈。”

    第一声“妈”带着无奈的妥协,毕竟是自己的母亲,

    第二声“妈”则溢满了质问。

    易筱蔚能出现在他的公寓楼里,毫无疑问是张琴的杰作。

    他原本以为,上次他已经和张琴说的很清楚了,这些日子她没有任何的举措,他也以为张琴把他的话听进去了,没想到现在又来闹这一出。

    易筱蔚还在场,张琴也垮了脸,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和语气?”

    易筱蔚忙出声缓和,主动解释道:“阿景,你不要跟伯母生气,是我主动要求来的。”

    南景的目光重新回到易筱蔚身上,“易小姐,我在南宅说的那些话,你是忘记了,还是没听懂?”

    “南景!”张琴低喝了声,一股脑的指责南景,“近期筱蔚又回国内演出,我们才联系上,上次的事情,难得人筱蔚不计较,你还好意思提?”

    易筱蔚拉住张琴的手,一脸不在意的摇摇头,随后看向南景,脸上没有不悦和恼怒,认真道:“我没忘记,也听懂了。”

    南景:?

    “我知道,你和施小姐离婚了。”易筱蔚主动表态,“阿景,如果不是施小姐,我们早就结婚了,既然你们现在没有关系了,为什么不给我,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

    “……”

    “阿景,我们才是一个世界的人,有双方父母认可祝福的婚姻才会是幸福的。”

    张琴的肯定,就是易筱蔚对这段感情最大的底气。

    南景眸光里都是漠然,声音越发的冷,“易小姐,没有‘如果’。”

    “你不要这么抵触,阿景,你先去换衣服,其余的,等饭菜好了,我们……”坐着慢慢聊。

    “不必了。”南景不留情面的拒绝,伸手又打开了家门,摆出了‘送客’的姿态,“易小姐,当初在老宅看到你的第一眼,没有当着念念面让你离开南家,已经足够让我后悔,我不想这样的后悔的事再多一件,请你立刻离开我家。”

    每每施念念提起春节的事情他从无从辩驳,今天他要再因为张琴的面子,让易筱蔚在他公寓里多做逗留,日后又是百口莫辩。

    “念念念念,那个女人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张琴气得胸膛起伏,“你们离婚了,你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你忘了那个女人是怎么样在别人面前,把你当做陌生人的吗?她根本就不爱你!”

    张琴的字字句句就像是一排针扎在南景的心口,他只觉得密密麻麻的疼,热流往上涌,他缓缓开口:“我们会和好的。”

    这句话像是说给张琴和易筱蔚听的,又像是在说给他自己听的。

    即便施念念现在对自己,只有厌恶,即便他们之间有那么多的误会,即便他对怎么追回她一筹莫展。

    但如果他自己都不相信他们之间的可能,他和施念念就真的再没有可能了。

    易筱蔚:“既然你这么坚定,你们为什么要离婚?”

    “情侣吵架也会分手,离婚又怎样?我们会复婚的。”回答易筱蔚时,他的语气总是坚定,“爱情无非就是两个人‘相爱、分开、和好’,我可以一辈子陪念念重复这三件事。”

    南景:“离婚在你们看来,是两个人断绝关系,成为陌生人,在我看来,这是我和她的开始。”

    没有离婚,他不会发现他们之间有那么多的误会,也不会知道,原来生命中缺失了她,他会不安和烦躁。

    她对自己而言,早就比想象中和察觉到的重要。

    内敛寡言的南景,从未说过这样温情感性的话,张琴诧异的看着他。

    这还是她儿子吗?

    易筱蔚:“可是南景,施小姐早就和别人开始新感情了,你不知道吗?”

    南景抬眸看过去,俊脸紧绷。

    见状,易筱蔚心里的自信就多了几分,接着道:“看来你不知道,前天我在a市大剧院演出,施小姐和男朋友一起来了后台,我还和施小姐聊了几句,她现在的状态挺好的,还大方的祝福了我们,和男朋友的感情也很好,说不定好事将近。”

    张琴的话是细密的针,易筱蔚的话就是刀剑了,快很准的刺在南景的身上,他用力的握紧门把手,才让自己看起来并不费力。

    南景近乎咬牙的出声,“你用不着挑拨离间。”

    “我是不是挑拨离间,你现在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不就好了?”看出南景脸上的在意,易筱蔚越发的得意,“施小姐是赫赫有名的女明星,恋情定然也备受关注,日后就算不公开,也早晚会被新闻记者拍到发现吧,她男朋友挺有辨识度的,及耳的长发,个人气质很日式,和我们乐队的钢琴家是师兄弟的关系,大概也是个艺术家?你以后看看两人的合照,就知道我没有撒谎了。”

    及耳的长发,个人气质很日式。

    南景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了周深的面孔,以及那日他像自己炫耀,他有施念念的独家照片的样子。

    施念念和周深一起去听了音乐会?

    两个人吗?

    是约会吗?

    南景心乱如麻,将门把手握得更紧。

    易筱蔚接着劝道:“啊景,你在等着施小姐回到你身边,但她已经开始新的生活了,她不会回来了,你已经开始新的人生吧。”

    “说完了吗?”南景头疼欲裂,强忍着发作,“说完就走吧。”

    易筱蔚难以置信的扬眉,“你不介意吗?施念念和别人……”

    “够了。”南景出声打断,“我和她之间的事情,轮不到第三人来发表言论。”

    “……”

    南景墨黑的眸里,全部都是不耐和厌烦,他的耐心已经告罄,面色都是怒色,冷声讽刺道:“哪怕她现在和其他人在一起了,我也喜欢她,不会和你在一起,这样,你还腆着脸待在我家?”

    他的心情糟糕到了极致,实在吐不出好听的字眼来。

    易筱蔚垮了脸,开始生气脱围裙,南景开口:“不用脱了,你穿过了我也不会留着,反正要扔掉,你带出门扔垃圾桶吧。”

    南景说完,旁若无人的拿出手机打电话,“马上来我住处消毒清洁,厨房里的东西我要扔掉。”

    易筱蔚:?!

    奇耻大辱。

    不顾张琴的拉扯阻拦,易筱蔚快步拿过自己的包和外套,低着头,跑出了南景的公寓。

    张琴气得说不出话来想去追易筱蔚,被南景一把拉住。

    “做什么?”张琴反手甩开南景的手,“道歉没用,你现在跟我说什么都不好使,我一会再来找你算账,我看你是翅膀硬了……”

    “我没有要道歉。”南景伸手指了指沙发上张琴的包,“只是提醒你把包带上。”

    张琴气得发抖,“你连我也赶?!”

    她是他妈!

    “我快三十岁,不是三岁,妈,别掌控我,也别插手我的人生。”

    “南景!”

    “我明早飞巴黎,不和你多说了,锁的密码我会改掉。”

    南景将门完完全全的打开,用动作来驱赶。

    张琴离开后,南景一个人在房门口待站了很久,安静得像是一处布景,易筱蔚的话不住的在脑海里回响。

    他脑内有飓风,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他总是控制不住的会想到在h的森林公园,她走向周深时的背影。

    微热的风扬起她的长发,她的背挺得笔直,一下都没有回头。

    他都快要想不起,那些她主动朝自己过来浅笑的样子,记忆里只有一张接一张离开的背影。

    她和周深……

    他迫切的想要一个答案,于是他又换了鞋子,拿了车钥匙出门。

    一路驱车到了施念念的公寓楼下,他下了车,仰头看着她屋子里的灯光,却忽然失去了上楼的勇气。

    他在h市说过了,以后不会再打扰她。

    没有立场没有资格,原来是这么一件无力的事情。

    这一晚,南景在施念念楼下站了许久,直到她屋子里每盏灯依次暗下去。

    她睡了吧。

    晚安,好梦。

    ---

    很快就到了《逃离荒岛》春季赛总决赛,游戏的比赛是直播的,并且是下午就开赛。

    施念念早就做好了妆发,和姚瑶在后台的休息室等待着一会的上场。

    明星赛本来就是走个过场,施念念对自己这场比赛的期许要求并不高,她不求自己有多惊人的表现,只要不像是第一次玩,什么都不会就可以了。

    傅承是带着一会要和施念念一起玩明星赛的两个职业选手进来的,一进门目光就落在黏在施念念身边的姚瑶身上,开口道:“罗清宇在隔壁休息室,一会就要登场,你不去看?”

    施念念是明星赛的出场嘉宾,但在比赛正式开场之前,总决赛还安排了好几位歌手来做暖场表演。

    罗清宇是其中的一位,也是近期傅承在姚瑶嘴里听到的无数次被念叨的名字。

    “啊——你请到他了吗?!”姚瑶很是激动,之前她每每表示自己对哪个明星有好感时,傅承总是不冷不热的瞅她一眼,对她的行为嗤之以鼻,没想到每次都会记在心里,在暗搓搓的给她惊喜。

    就如《逃离荒岛》的总决赛,暖场的明星嘉宾全部都是姚瑶曾经跟傅承提过的明星。

    姚瑶刚刚从座位上弹了起来,瞬间又想到了什么似的,立刻对施念念道:“念念,清宇只是我比较欣赏的歌手,你才是我的本命,我绝对不会爬墙头的,你别不开心哦。”

    “我不会不开心的。”施念念笑着,给了姚瑶一个离开的理由,“刚好我也挺喜欢清宇的,你先过去聊聊,我见完我的队友就过去找你。”

    闻言,姚瑶如释重负的点点头,要出门之前还不忘搂住傅承的脖子,吧唧朝他脸亲了一口,“傅承,你最好啦!”

    亲完松开就跑。

    屋子内众人被塞了一嘴的狗粮,一个个鬼哭狼嚎,“不是吧,马上就要登场,老板和老板娘还虐狗,好惨啊我们!”

    傅承抬手,惯性的把镜框往上抬了抬,强压着喜悦和笑意,但唇角还是控制不住的微微上扬,一本正经的回道:“这是为了让你们一会上场比赛时,有足够的杀气,我们在鼓励你们,用心良苦。”

    两个“单身狗”内心:……老板,不用这么用心良苦的,直接给加奖金效果也不错。

    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就听到傅承已经在跟施念念介绍他们两个了,于是立刻傻笑着跟施念念问好,其中一个凑上些,热情道:“姐姐,是我是我,我和你一起打过游戏的,你还记得吗?”

    施念念莞尔,“记得的。”

    “姐姐你本人比电视上还要好看,你放心,一会比赛,我会跟那天一样,全程保护你,谁打你我就打死谁,一定让你赢得比赛的顺利!”

    以那天下午,他在游戏里的表现,施念念完全不质疑他的话,但又想到了第一次和他打游戏那天的状况,于是玩笑道:“只要傅总总决赛的网络不像你的宿舍那样,我相信没有问题的。”

    </div>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