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节

      肖教授侧头,一手指向施念念,一手冲门口的张琴介绍道:“南夫人,这位就是你之前十分欣赏的那篇文章的作者‘五月的风’,她本名施念念,不知道南夫人关不关注娱乐圈,念念现在是一名十分出色的演员。”

    之前不知道施念念方不方便和张琴见面,所以肖教授也没提前跟张琴把施念念的讯息透露出来。

    施念念高中时期在期刊上发表作品时,笔名就是‘五月的风’。

    张琴如遭雷击,立在了原地,好半天都回不过神。

    她曾赞许有加,甚至萌生出介绍给南景认识的女孩子,就是她这两年一直瞧不上的前儿媳妇,这个转折,她一时之间消化接受不了。

    尤其,想到自己刚刚在门口冲施念念说的那番话,张琴觉得自己面子都丢了个干净。

    施念念就文静淑女的坐在那,含蓄的笑。

    落在张琴眼里,全部都是嘲讽。

    “南夫人怎么光站着不坐?令公子……”肖教授的目光落在俊脸紧绷的南景身上,却见他一瞬不眨的盯着施念念,仿佛这屋子里只剩下施念念一个人。

    肖教授看向施念念,疑惑问道:“念念,你和南夫人家的公子,认识啊?”

    张琴的表情怎么那么怪异呢?

    闻声,施念念微微仰头,不闪不避的迎上南景的目光,她眼眸里没有半点波澜,既没有遇到熟人的欣喜,更没有对陌生人的羞涩,唯有彻骨的漠然。

    在张琴紧张的面色下,施念念摇了摇头,云淡风轻道:“不认识。”

    继而收回了视线。

    南景蹙了眉。

    明明才一个月不见,这个夜夜出现在他脑海里折腾的女人,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愿意。

    她笑容恬静,眸里似有璀璨的星辰,闪闪烁烁,却唯独没有他。

    她怎么可以做到那么的平静,一丝细微的起伏都没有。

    仿佛对过往仍有留恋的人,唯有他一个。

    她撇得干干净净。

    南景不想承认,此刻他胸间满溢的都是肿胀的酸涩。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下午陪家人包饺子去啦

    我又更迟了,哭唧唧

    晚上还有一更~~等不了的宝宝先睡吧~明天起来看!感谢在2020-02-08 21:14:33~2020-02-09 20:28: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张张张张娉、苏苒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王元宝 5瓶;陌上花甜 4瓶;珊瑚礁、温幸 2瓶;花点点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3章

    施念念的反应回答却让张琴松了口气, 肖教授还在场,她不能和施念念起冲突, 丢了面子,更加不想让肖教授知道施念念和她们南家的牵扯,于是拉扯着南景尽量表现得自然的落座,意有所指的回:“不认识,当然不认识,我家阿景平日里工作忙,性子也随我,从来不关注娱乐圈。”

    ‘娱乐圈’三个字,她发音极重。

    为了不让施念念和南景距离过近,张琴选择了坐在施念念身侧、肖教授的对面,南景则坐到了施念念的对坐。

    “不是说想让念念加入读书会么?以后交流多了,娱乐圈你也可以通过念念多了解了解了。”肖教授哪知其中的曲折,但见南景的目光就没从施念念身上挪开过,打趣道:“可南景这目光, 可不像是不认识念念啊。”

    南景就像是要把施念念盯出个洞来, 他并不打算配合施念念演这“两不相识”的戏码, “嗯, 认识的。”

    他倒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张琴:……

    南景这是在拆她台?

    肖教授挑眉:“哦?”

    施念念抬眸, 落落大方的笑, “好意外,没想到南夫人欣赏我的文笔,南先生还是我的影迷啊。不过今天可是教授组的局,不是粉丝见面会,只是南先生似乎也没准备纸笔,给你签名的话有些不方便呢。”

    三言两语, 施念念就把南景抛过来的难题解了,把他划到了自己的粉丝区。

    秉承着‘君子有成人之美’的肖教授立刻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钢笔,“我有笔。”

    施念念接过,笑吟吟的望着南景,“签哪呢?南先生,签你掌心吗?之前我有一个粉丝,为了保存我的签名,大半个月没洗手呢。”

    居高临下的口吻嘛,她也会的呀。

    张琴怎么可能让施念念做出在南景手心签名的举动,也更不想听到南景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她一手在桌下按住南景的腿,无声的示意,另一只手开始按桌子上的服务铃,“抱歉啊,路上有些堵,让肖教授久等了,到午餐的点了,我们先点菜吧。”

    肖教授认可的点头,随口冲施念念道:“念念,当初我在读书会朗读你的文章,南夫人可是赞赏有加啊,我们都很希望你能加入读书会,不知道你有这个兴趣吗?”

    想着让施念念加入读书会,张琴心口就堵得慌,率先开口,道:“肖教授,我并非质疑你,只是施小姐真的就是‘五月的风’吗?”

    问完她似是而非的笑了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施小姐看起来年轻得很啊,肖教授当时朗读那篇文章都是两三年前的事情了。”

    张琴对施念念的学历清清楚楚,她只有高中文凭,之后就出道当了艺人。

    那点文化水平,能写出那样动人的文章吗?

    “千真万确。”回忆起来,肖教授惋惜道:“念念自小成绩就优异,当年a大已经录取了她,若不是出了意外,现在她一定是我的得意门生。”

    现在肖教授每说一句与之相关的,张琴就觉得自己的脸挨了一巴掌。

    怎么会这样呢?

    张琴说不出话来。

    南景的眸色更深了一层。

    “肖教授偏爱了。”施念念谦虚得很,“谢谢二位的邀请,读书会我就不参加了,近来工作繁忙,而且肖教授你也知道,我刚离婚。”

    南景把玩着手里的茶杯,道:“好巧,我也是。”

    张琴的心咯噔了下,血压飙升,她下意识的按住了自己的太阳穴。

    “哦?南先生也刚从一段失败的婚姻里解脱吗?”施念念目光清澈真诚,“那也恭喜你呀。”

    肖教授见两人从见面后就一来一往的聊得‘热火’,于是顺口一提,“也是缘分,你们两个要不要加个联系方式?”

    ‘失败的婚姻’,‘联系方式’全部让南景想到他已经被施念念拉黑删除。

    南景面色沉了沉,施念念却笑得轻松自在,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张琴,玩笑道:“看来肖教授是想当媒人了,那我冒昧问一句,南先生多大了?”

    “……二十九。”

    “长我七岁啊?”施念念说着就摆摆手,“不合适不合适,三岁一代沟呢。”

    南景黑了脸。

    “主要是吧,我前夫年龄也跟南先生差不多,虽然我现在不清楚自己具体喜欢什么类型,但我很清楚自己讨厌什么类型。”

    “……”

    “像我前夫那种,绝对不行。”

    南景的脸彻底黑了。

    张琴的面色就更不好看了。

    肖教授有些愧疚,只觉得自己刚刚不该多嘴提了那么一句,施念念这么明确的拒绝,多多少少会让南景和张琴失了面子。

    “咳——”肖教授清了清嗓子,岔开了话题,“这服务员来得可真慢啊。”

    施念念起身,“我去催一下吧,刚好想去趟洗手间。”

    肖教授觉得包厢里的谈话氛围不明所以的紧张,于是点点头。

    施念念前脚刚踏出包厢不久,肖教授感慨道:“念念真的是个特别优秀的女孩子,有韧性,可惜造化弄人……”

    一直紧绷着脸的南景倏地起身,微俯了下身子,“我也想去洗手间。”

    “你去……”条件反射的扬声后,张琴又极力克制自己的音量,维持着笑脸,“什么洗手间?”

    施念念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起身。

    不就是去找施念念的吗?

    还嫌不够丢人吗?

    刚刚施念念话语里,字字句句都是嘲讽,他听不明白吗?

    可南景置若罔闻,长腿一迈,就随之出了包厢。

    肖教授探寻的问道:“南夫人,你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开心?是因为念念刚刚的话么?你要是知道她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就能理解她的行事作风,她真的无意冒犯南家的。”

    什么叫做她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

    她在南家好吃好喝的当着少奶奶,怎么还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样子?

    张琴憋了气,偏偏半句也发泄不出来,还得大度得体的笑。

    ---

    施念念一出洗手间,就被南景堵住了。

    施念念挑眉:“南先生,这是何意?”

    南景目光如炬,“我们谈谈。”

    施念念抬头看他,不卑不亢,“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

    南景呼吸重了些,沉声道:“我们需要沟通下。”

    施念念像是听了个笑话,双手环臂,是充满防备的姿态,“南景,你看起来似乎很不开心,是因为跑过来相亲,结果发现对象就是你看不起的前妻,恼羞成怒了?”

    “我没有过来相亲。”南景解释,“今天中午只是陪妈过来吃饭。”

    “你们母子真是有趣,怎么每次两个人说的版本都不一样?不过也不重要,你转告下张女士,让她不要杞人忧天了,我好不容易从火海里跳出来,没理由再跳回去。”

    施念念字字句句都象细密的针扎在南景的胸口上。

    他之前是觉得施念念在这段婚姻里一定累积了很多的不满,从她在微博上的言论就可以看出来。

    他让她先冷静冷静,等她把自己的情绪发泄完了,他再来找她。

    可现在看来,她已经冷静过了头,再过段时间,怕是连他姓甚名谁都想不起了。

    </div>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