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长生

      村长一个心惊:“怎...怎么?”

    那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村长你忘了,陈四平时那么扣的一个人,为了点儿小钱儿都能和人争的脸红脖子粗的,怎么会请人吃饭?”

    村长吓的站不住了:“你是说他故意请人吃全村儿吃饭想毒死大家?”

    “嗨!”

    师父一见赶忙说:“这哪儿有给别人下毒把自己也毒死的道理啊?我估计他也是一不小心。”

    “对对对!”

    那人赶忙说:“陈四平时那么抠门的一个人,有点儿东西自己都舍不得吃,肯定不会拿出来请全村人吃。不过这回呢,他在山上挖到个好宝贝,听他说叫....叫什么太岁。他说自己在书上看到过,太岁吃了可以让人益寿延年。他说平时村子里人对他都不错,所以叫人这回有了好东西想叫大家一起有福同享,没想到是这么个情况,也算好心办坏事吧。我想着他们家那狗,也是因为陈四想让它也吃点儿好一起长生不老,这才

    村长赶忙叫人:“那你们还不赶快把这锅东西丢出去,埋了!”

    见师父还拿着个筷子在里边儿捞啊捞的,索性叫住他:“老钱,你干什么?想一起吃点儿啊?”

    师父却看着面前捞起来的一盘子白花花的肉片儿,说:“不对,不对。”

    当时问师父有什么不对的。

    师父指着面前的东西说:“这盘子里边儿一共才这么点儿肉?按照正常来说,一个能把人化为脓血的死绝太岁,个头绝对不小,让我用这些切口来推测的话,陈四带回来的死绝太岁应该有个小书桌那么大,这盘子里边儿的分量才哪儿到哪儿啊?”

    我不解:“或许他们吃完了呢?”

    “不可能。”

    师父说:“这东西一吃下就会发作,他们有多大的嘴巴多硬的胃,能吃那么多?况且刚才来报信的人也说了,他发现不对时来找村长,那些人还没化脓。说明他们一直狂欢到天亮,到这个时候才把切出来的一盘太岁肉下锅。谁知一吃就送命了。”

    我更奇怪了:“那剩下的肉呢?”

    师父若有所思:“一定被人拿走了。”

    又赶忙对村长说:“这死绝太岁可不是长生太岁,吃一口能死,就是沾上了皮肤组织也不好受啊。村长还是赶紧发个通知,叫那个一不小心拿了太岁的人将这东西还回来。否则一不小心吃了,后果不堪设想。”

    村长赶忙一边去安排那些人的后事,一边在村子里的大喇叭吼了两句,又一想这好像有点儿宣传封建迷信,叫其他村儿的人听见了岂不笑话?

    ,就下去叫人去一家家传话问。

    谁知传话的人跑了一天,愣没有一家人承认自己拿了死绝太岁。

    村长急的跟什么似的。

    师父却想了想:“算了,现在去问谁也不会承认的。这人既然拿了太岁,必定是知道它的用处,过两天自己就会冒出来的。”

    村长将信将疑,在担惊受怕中过了几天。

    可好在什么都没有。

    没人吃了太岁去世,似乎也没什么异常。

    村长放心的同时又担心,万一有人拿这死绝太岁肉去害人,或者卖出去盈利,让别人拿出去害人,岂不是罪过大了。

    这也是师父担心的,所以一直留在村儿里没走。

    好在当时师父算出太岁还在村儿里,就是那个人没拿出来。

    正在村长听说了太岁还在村儿里,十分担心那个人会把太岁藏一辈子,或者等风头过去了再拿出来,那可难查了。

    好在还没过两天,村里就出事儿呢?

    什么呢?

    村里面一个汉子突然生了一手烂疮,怎么治都治都不好。

    他天天抓天天挠,手都快抓烂了。

    万般无奈之下,他说自己中邪了,来村长家求着村长叫师父给他看看,自己这双手到底怎么了?

    谁知师父一看,大惊失色。

    赶忙一把抓住那个汉子,对村长说:“这个人就是偷死绝太岁的人,把太岁交出来。”

    谁知那个汉子却一脸无辜,冲师父大喊大叫:“你说什么啊?什么太岁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干嘛无缘无故的拉住我不放,你什么居心?”

    村长也赶忙上来解围:i老钱你可能弄错了,吴三儿是我们村儿出了名的老实人,怎么会偷走太岁呢?”

    这个吴三,就是我们刚这个村子时候,却讨水喝他不给还凶巴巴的那个汉子。

    他自然也认识师父,翻过来就扯着个脖子冲师父喊:“你这老头子,我看你就是记恨我那天不给你水喝,你怀恨在心,故意报复我是吧?可你不也说了吗?叫我有什么事来找你,说话不算数!”

    师父却说:“我就是说话算数,为你好才叫你赶快把东西交出来。”

    汉子却依旧嘴犟的很:“我不知道什么东西。”

    师父一把将他溃烂的左手扭过来:“是吗?那这是什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这手,就是用泡着太岁的水洗了,才会成这样的吧?”

    吴三却赶忙一把将手抽回去:“你怎么知道?”

    师父冷笑一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认为这死绝太岁泡出的水,能有延年益寿的功效吧?你是知道陈四一干人等吃了太岁肉死了,但你心存侥幸,认为只要不吃进肚子里就怎么都没事,却不知这东西哪怕沾到点儿汁液,也会导致皮肤溃烂。你这手要再过几天,可得烂断了。”

    村长一把拍在吴三的头上:“你个小兔崽子,还不去把那东西拿出来交给钱大师处置!”

    吴三却站在原地不动、

    村长恨铁不成钢又抽了他一下:“臭小子,还舍不得呢!那东西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

    吴三才赶忙回去,半天捧了个木盆子回来。

    我和师父一看,那盆子里果真用水养着一个大肉块儿,跟木头似的,看起来是没什么生命的活物,却已经愈合,看不到陈四他们切过后的切口了。

    师父赶忙叫我和他一起把那个大肉块儿拿到山林里去埋了。

    之后又烧纸又利益,将那东西送走。

    那太岁一走,吴三手上的烂疮就好了。

    事后吴三还告诉师父,要不是他们发现的早,自己还打算第二天用太岁养一缸水来的洗澡呢。

    他听说用太岁浸的水洗澡,能让人身轻体健。

    谁知这死绝太岁这么猛。

    要真用那水洗了澡,自己肯定一身儿都烂了。这烂疮又治不好,渐渐地整个人都会腐烂致死。

    所以这太岁,长生和死绝非常重要。

    看着都是太岁,一不小心连命都没了。

    原以为这事儿就这么完了,谁知刚解决完陈四,又来个了个杨军。

    怎么回事呢?

    原来他们村儿已经不是第一次挖出太岁了,在几十年前破四旧红卫兵时期,就有人从土里挖出一个黄色的大肉块儿。

    当时人们都不认识那是什么东西,只有一个老阴阳先生插了句话说这是太岁。

    那时,人们也听说过太岁,只是没见过。

    在他们的听闻中,太岁是一个吃了能让人长生不老的宝贝。一群人就商量着,不如把太岁分给全村人吃了?

    当时老阴阳说了句不行,会遭来祸事。

    就被拉出去批斗了两天,关在猪圈里上吊死了。

    当时,有两个红卫兵就把那个黄黄的大肉块一切为二,又将其中一半切成薄片,分给全村人吃了,另一半留着过几天吃。

    有的人还说这太岁薄薄脆脆,味道鲜美,打算拿来烫火锅呢。

    谁知还没等到烫火锅呢,村里就出事了。

    一大波人开始头上长疮脚下流脓的,尤其那两个主动切太岁的红卫兵,更是全身上下烂的没一块儿好地方,在家呆着都得不停挪窝。因为夏天苍蝇多,不挪窝的话,不一会儿就会被苍蝇什么的贴满了。

    当时请了很多医生,医生们也没办法,只开了些清热去火戒毒的草药,给他们内服外敷。

    但什么效果都没有,该烂还得烂。

    医生和土郎中们都束手无策,不知道怎么办。

    后来又个细心的人,发现村子里那些流脓长疮的人都是那天吃了太岁肉的人,就偷偷把关在笼子里的太岁放了。

    没过几天,村子里吃了太岁肉的人都好了。

    身上的脓疮什么的也很快消下去,只留下一些小小疤痕,擦点芦荟什么的过几天就好。但只有两个人除外。

    不用说,就是主动切开太岁的那两个红卫兵。

    他们身上的脓疮不仅没好,反而日益严重,没过几天就烂死了。据说是因为他们主动出手伤了太岁的导致的。

    后来,那个村子里的人再也没见过太岁。

    他们都听说太岁会走,以后一定谁也见不到了。没想到过了几十年,却又生出一翻波折来。

    怎么回事呢?

    老村长他们村叫枣子村,村里有个农民叫杨军,平时不爱干农活,就喜欢在山上瞎转悠找点野味,守株待兔什么的。

    有一天,杨军在一个树墩子底下挖到个东西。

    一个黄黄的大肉块儿。

    杨军当即就认出这是传说中的太岁,听说这东西价值连城,吃了可以长生不老。而且他早前儿在电视上看过,某某地方某某农民挖出了太岁,卖了一个好价钱。

    他嗅出了商机,赶忙把太岁抱回家藏起来。

    毕竟他只是个农民,没有门路。

    如果贸贸然把太岁交出去,说不定还会被上面的人压制,把自己剥削了。到时候自己什么都得不到,岂不为别人忙活一场。

    杨军看着自己藏在笼子里的太岁,心想这么好的东西,不如自己先吃一块尝尝,毕竟在卖出去之前,总要自己吃一点儿吧?

    谁知这一吃就不得了。

    杨军也和当初两个红卫兵似的,浑身长了脓疮起了小疙瘩,成天哪儿也去不了,只能瘫在家里流脓水。

    村长一看他要死了,没办法,千打听万打听,才从朋友那儿打听到北城的一个大师,快马加鞭的赶来了。

    不用说,这大师就是我师父。

    说话间,老村长已经打了电话叫他前来,杨军见了师父,一听已经把详细情况说给他,赶忙求他快跟自己回去。

    师父也不墨迹,说可以跟老村长去看看。

    我此时也下来了,一股脑儿要跟着去。

    师父说:“让我徒弟去吧,这回我就不去了,我这老胳膊老腿儿的,经不起折腾。我在家歇歇批两个八字,等小飞回来家里也有个人。”

    我只得随他们。

    跟老村长一起去他们村儿了。

    到村口时,我到几个穿黑色冲锋衣还背着大包小包的人正往村里走,就指着那些人去的方向问:“村长,他们是干什么的?”

    村长朝那地方看了一眼,“喔”了一声:“他们呀!他们好像是大城市里来科学家,不对,是叫什么地质学家,是来勘查地势的。说我们这儿可能有什么古墓,要把古墓挖掘出来,听说昨天已经定好了位,就等今天下地去看了。”

    我一听,说:“真要挖出了古墓,村长你们村儿可就发达了,等这儿成了旅游景点,还怕不能发财吗?”

    “嗨呀!”

    村长摆摆手:“我倒宁愿这里不要成为什么旅游景点。”

    我不解:“为什么呢?有人来旅游多热闹啊,你们还有钱赚,何乐而不为呢?”

    村长说:“其实这钱,我们枣子村还不怎么缺,毕竟靠着种枣子我们也算富裕。真要开发成了旅游景点,这来的人多了,不就破坏了一方的安宁么?”

    我点点头:“有道理。”

    看来老村长是个喜欢自然的人。

    又打量了一下了四周的风水,发现这地儿是真的好,有祖山朝前而来,又有秀水从边上流水下来,呈九曲之势。而且每一曲中,都有一洼晶晶亮的小水塘。

    这样的风水,难怪会屡屡出太岁呢。

    毕竟太岁只呆在风水好的地方,有些穷山恶水之地,八百年都出不了一次。他们枣子村却出了两次。

    由此可见,枣子村子的风水确实不错。

    看完了风水,我叫村长进村。

    一到村子里,村长也只领着我直奔杨军家,杨军正刺身果体躺在床上,连衣服都没穿。不过他这个样子,穿不穿衣服已经没什么所谓了。

    因为他浑身上下烂的,没有一块好皮。

    一见村长来了,还哎哟哎哟的叫起救命来。

    村长一见骂了声龟儿子,又问:“那东西呢?”

    杨军一听,只把脑袋向边上一撇,咬死不开口。

    “龟儿子!”

    村长一见杨军这样子,又骂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只想着太岁,你要那玩意儿不要命啊?”

    杨军这才指了指里屋。

    村长冲着他指的地方就冲了过去,不一会儿抱出一个木盆子,里面装着一个黄黄的大肉块儿,其中一个地方被小刀切掉一小段,伤口处还流着白色的浆液。

    “这就是他挖到的太岁了。”

    村长把太岁放在桌子上,问我:“大师,你看看这可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