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第4章桃花粉,有意还是无意?

    顾锦沅安静地跟随着顾兰馥往她的住处走去,一路上,楼阁台榭转相连注,雕栏玉砌富丽堂皇,一时又有绿树如茵,风景宜人。

    顾锦沅的心思却不在这庭院风光——再美的风光,与她何干?

    她在想着身边的这个顾兰馥。

    当年她跟着跛子师父学习相面之术,出师之时已是过目之人,没有几个能躲得过她的眼睛,但是这位顾兰馥,她怎么也看不透。

    她甚至觉得,顾兰馥望着自己的时候,好像在望着一个世仇。

    她见过自己吗?

    就连胡芷云都没有对自己有这么强烈的排斥情绪,不是吗?

    顾锦沅这么想着,就见顾兰馥突然停了下来。

    顾兰馥对着她笑:“姐姐,你可知道,这湖叫什么?”

    顾锦沅看过去,她们正站在湖边的青石砖墙旁,湖边有灼灼桃花开的正艳,一簇簇桃花映在碧水之中,随着那碧波轻轻动荡。

    她笑了,笑得温雅柔软,她轻轻摇头:“妹妹说笑了,我才来到这府里,哪里能知道这湖叫什么?”

    顾兰馥盯着顾锦沅,确认她没有说谎。

    也确认她笑着的样子,正如上辈子一样,乍看是个文静的姑娘,没什么心思,可谁知道,她就那么安安静静地任凭自己和母亲摆布,嫁给了二皇子,成为了二皇子妃,又那么娴静柔和地笑着,看着她被太子冷落,看着她当了寡妇,看着自己跪在她面前叫她皇后!

    这个人,上辈子明明没干过一件坏事,但是顾兰馥觉得,她才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恶人。

    顾兰馥回想着在那梦里,她刻骨铭心的痛,笑望着顾锦沅:“姐姐,这湖叫双月湖,到了满月之时,湖里能看到两个月亮呢。”

    顾锦沅有些疑惑,不过还是颔首:“竟是如此。”

    顾兰馥稍微试探了下,确认她果然是什么都不知道,至少没有像自己这样占尽先机知道了这辈子将要发生的一切。

    极好。

    她眼神轻淡地看向旁边,旁边就是桃花,那桃花生得粉嫩鲜润:“从这里过来,便是我的胧月居了,姐姐随我来吧。”

    顾锦沅颔首,随着她拾阶而上。

    一时进了胧月居,就见嬷嬷和丫鬟都忙迎了过来,那些自然都是顾兰馥的人。

    顾兰馥:“姐姐既过来这里,嬷嬷丫鬟可以随意挑选。”

    顾锦沅自然不能真得挑,笑着说:“我往日在陇西,都是自己过活,哪里用得着丫鬟,来到这里,若要从简,只怕是坏了府里的规矩,只是我又不懂,一切听从妹妹安排就是。”

    顾兰馥听着便道:“那两个丫鬟,都是机灵的,先伺候姐姐吧。”

    说着,指了两个丫鬟,顾锦沅看过去,都是十二三岁大,唯唯诺诺的,一看就不是能当大用的,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只是谢了顾兰馥。

    恰好这个时候,顾兰馥身边的嬷嬷取来一些桃花粉,却是说,这是大将军家送过来给姑娘的。

    顾兰馥拿过来,仔细地看了,之后太抬眼,望向顾锦沅:“这个桃花粉倒是不错,送给姐姐一些。”

    说着,命人取了一个粉红色小瓷瓶来,给了顾锦沅。

    顾锦沅颔首:“当姐姐的未曾给妹妹见面礼,不曾想妹妹竟给姐姐准备了,受之有愧。”

    顾兰馥却笑着说:“姐姐客气什么,这是上等的好花粉,在燕京城里,只有皇亲国戚贵胄家眷才能用,出了燕京城,却是见都见不到的,拿银子也买不到。”

    顾锦沅听着这话,自然明白,自己就是来自那“见都见不到这上等花粉”的地方。

    她倒是没在意,取过来,打开上面的木塞子,闻了一闻。

    闻了一下后,她心就微微一沉。

    白芨是一味常用药材,不过在陇西白芨俗称为箬兰,倒也是常见。

    但是顾锦沅却不能碰到箬兰,一旦碰到,必然手脚泛红,严重时甚至全身泛起红色痕迹来,犹如风疙瘩一般。

    是以她自小谨慎,必不会碰箬兰。

    但是如今,这桃花中,竟然是有箬兰的。

    其实桃花粉用了箬兰,倒也是情理之中,但是未免太巧了。

    顾锦沅抬起睫毛,望向了顾兰馥。

    顾兰馥笑着说:“姐姐,怎么了?可是不喜?”

    顾锦沅抿唇笑了:“这味道实在是好,一闻之下,便觉心旷神怡,不曾想这世间竟有这等桃花粉。”

    顾兰馥显然是有些高兴的:“这个自然是极好,这是用了桃花粉,密陀僧,草乌,寒水石,还有上等麝香,又用了鸡子清调瓷罐,再蜜封蒸熟了,取出来晒干,研磨细了,才出来这么一些,你用的时候,记得用水调了来搽面,面上颜色必然如桃花一般好看。”

    顾锦沅听着,自然是感激,一时说话间,又想起来一事。

    “妹妹待我这么好,我倒是想起来,这次从陇西来,我带了一个犀牛角雕梳,倒是还算拿的出手,若是妹妹不嫌弃,我想送给妹妹,如何?”

    顾兰馥倒是没想到这个,乍听之下,先是一愣,之后心中涌起狂喜。

    那个犀牛角雕梳,确实是个好东西,是上等品,色黑如漆,上下相透,后来顾锦沅嫁人了,她过去找顾锦沅,见到那犀牛角雕梳竟在书斋中,便随口问起,谁知道当时的顾锦沅,说是二皇子会为她亲手梳发,便用这个。

    顾兰馥开始还不懂,书斋中怎么要梳发,后来才猛然懂了,男女之间,若有所为,那发髻必乱。

    她的心顿时疼得不能自已,她自己守活寡,结果这二皇子和她竟然如此恩爱!

    如今的她,不动声色地望着顾锦沅:“姐姐说的雕梳,真要给我?”

    她想要。

    她不是没见过世面的,那个雕梳虽然好,但未必就是稀世珍宝,但她想要过来,下意识总觉得,要过来后,仿佛就和上辈子不太一样了。

    那可是二皇子用过的,要给顾锦沅梳发的。

    顾锦沅望着顾兰馥,笑得温和娴静:“看妹妹说的,不过区区一个雕梳而已,我这就取来给妹妹。”

    **************

    顾锦沅被安置在胧月居中的一处,还算干净整齐的屋子,不过屋里头摆设陈列自然是大大不如顾兰馥屋中的。

    不过顾锦沅倒是没在意这个,她先仔细地问了两个小丫鬟的名姓,知道她们叫小西,小三子,很不齐整,当下便给她们改了名字,一个叫织缎,一个叫染丝,两个小丫鬟看她说话温和,姿容绝丽,又给自己改这么好听的名字,自然生了一些亲近之心。

    顾锦沅不动声色地问了她们几个问题,她们都一一答了。

    待到织缎和染丝出去的时候,顾锦沅已经把这胧月居的情景了解得差不多了。

    她倚靠在窗棂前,看着这胧月居里的布置,无一处不精心,可以看得出,顾兰馥作为宁国公府曾经唯一的嫡小姐,确实是颇受宠爱的。

    这么想着的时候,她垂眸,看到了放在案几上的那盒桃花粉。

    顾兰馥对自己敷衍得很,怕是连织缎和染丝都看出来了,那么对自己如此敷衍的顾兰馥,为什么要给自己一盒桃花粉呢?

    尽管桃花粉中用了白芨是很寻常的,但是顾兰馥送给自己的这行径实在是不寻常。

    况且……

    顾锦沅又想起来顾兰馥给自己的那种感觉,那种仿佛她对自己很熟悉的感觉。

    甚至于,她见到自己的犀牛角雕梳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惊讶,只是夸赞了几句,但那夸赞随便而苍白,这又让顾锦沅觉得,她好像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犀牛角雕梳。

    顾锦沅想到这里,不寒而栗。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她难道知道自己不能碰白芨,才特意给自己的这盒桃花粉?

    顾锦沅微微抿起唇来,纤细柔白的手指便在那桃花粉上摩挲。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顾兰馥如此行径诡异地给了自己桃花粉,那自己就给了她犀牛角雕梳。

    药材之中,有十八反,有十九畏,其中草乌川乌犀角,便是其中一例。

    顾兰馥用那桃花粉日日敷面,若是再用这犀牛角雕梳来梳发,就算桃花粉中的草乌量少,但犀牛角灵气足,用上数日,总是给她落些不痛快,或者食欲不振,或者多出恭几次。

    至于这桃花粉……顾锦沅轻轻地将其放在角落,她自然是不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