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剑与重生 第十九章 时来天地皆同力

      当文灵雪返回苏奕身边时,俏脸如冰雪融化的湖水般,明媚光润。

    “姐夫,这感觉好极了。”

    少女水灵灵的清眸中透着一丝亢奋。

    苏奕笑起来,指点道:

    “为人处世,借势也是一门学问,善借势者,就如顺风行舟,凭虚而游。一些厉害的修行者,更可借天地之势证道。”

    “不过,借来的东西终究不长远,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依靠外力,终究要被外力所弃。”

    听罢,文灵雪若有所思,道:“姐夫,你的意思是说,借势与否,当掌握其中分寸,归根到底,还是要自己强大起来,对吗?”

    苏奕点笑着点了点头。

    少女聪慧灵秀,有些道理,点道为止即可。

    不远处,一道怨恨的目光看向苏奕。

    目光的主人是文少北。

    他不敢得罪文灵雪,却打算把怒火宣泄苏奕头上。

    并且,他自信文灵雪根本管不了此事,因为在整个文家上下,没人会在意苏奕是否被欺辱。

    苏奕自然注意到了文少北的目光,但并没有理会。

    若这小子真敢玩什么花样,他自会好好教教对方该如何做人。

    接下来,苏奕和文灵雪在庭院中一张酒桌前坐下。

    可渐渐地,文灵雪发现有些不对劲,附近的桌子前,都快坐满了人,彼此交谈,言笑晏晏,显得很热闹。

    唯独她和苏奕这一桌,只有他们两人在,显得异常冷清,在整片区域中也显得很惹眼。

    “姐夫……”

    文灵雪看了苏奕一眼,有些生气,又有些担忧。

    她哪会看不出,无论是文家族人,还是来参加寿宴的宾客,皆视苏奕为瘟神,唯恐避之不及!

    苏奕却显得很自在悠闲,他拎起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开玩笑道:

    “能与你我共饮者,在座无一人耳。”

    文灵雪禁不住抿嘴轻笑,也放松下来。

    不远处,一名模样可爱的孩童走来,约莫六七岁,明显在找位置坐。

    “小明容,来姐姐这里坐。”

    文灵雪笑嘻嘻招手。

    那孩童高兴地答应下来,可当看到苏奕,他顿时止步,脆声大叫道:

    “我文明容虽年幼,也耻于和苏奕这等赘婿为伍!”

    附近热闹的气氛一静,众人神色古怪,旋即哄笑声四起,空气中都透着欢乐的味道。

    文少北等人,更是捧腹大笑,乐不可支。

    童言无忌,但往往也最真实。

    那孩童一句话,等于直接揭破了苏奕在文家的地位何等之低!

    文灵雪俏脸如霜,恶狠狠瞪了那小屁孩一眼,她自然不能真的去和一个孩子计较。

    再看苏奕,浑似不觉般,一个人在那自酌自饮,自得其乐。

    ……

    宗族大殿内。

    琴箐心中同样很不是滋味。

    这大殿内高朋满座,贵胄人物云集,可几乎都拥簇在了族长文长泰、二长老文长青两人的身边。

    而她和丈夫文长泰这一桌,却几乎无人问津,孤零零坐在那,尴尬无比。

    连坐在上首主座上的老太君,目光都一直停留在族长文长泰、二长老文长青那边。

    这种被冷落的滋味,让琴箐满腹幽怨。“瞧瞧你那两位哥哥,再瞧瞧你,这辈子,老娘算指望不了你出头了!”

    琴箐恶狠狠瞪了身边的文长泰一眼。

    她心中颇后悔,早知道就写信让大女儿回来,以天元学宫弟子的身份,起码还能帮她撑一下场面。

    “唉,都是一家人,说这些作甚。”

    文长泰叹息。

    琴箐愈发恼火了,压低声音道,“你看看那些支脉的族人,都在看咱们家笑话呢!连你大哥的儿子珏元的风头,都盖过咱们家了!”

    她一腔的牢骚似要全部宣泄般,“你若是有点能耐,咱们家何至于如此难堪?”

    文长泰愁眉苦脸,不敢吭声。

    交谈的时候,陆续又有一些大人物前来祝寿,每个皆送上丰厚的贺礼,让得老太君满脸是光。

    而族长文长泰和文长青则和那些大人物寒暄谈笑,个个意气风发。

    目睹这一幕幕,琴箐简直如坐针毡。

    偏偏这时候,一道稚嫩响亮的童声在大殿外响起:

    “我文明容虽年幼,也耻于和苏奕这等赘婿为伍!”

    这突兀的声音,让大殿内众人都听到,原本热闹的气氛一滞。

    紧跟着,大殿外就响起满堂哄笑,让得大殿内一众大人物也禁不住笑起来。

    苏奕!

    广陵城中,谁能不知道文家这个赘婿?

    “这是谁家的孩子,小小年纪,便有此心气,以后前途无量。”

    一个须发如银的老者笑着开口。

    此话一出,又引来一阵笑声。

    琴箐只觉脸颊上火辣辣的,看了看身边那平庸的丈夫,又想了想苏奕这个女婿,心中不禁一阵悲凉。

    老娘我搭上一个没本事的男人就算了,连我女儿的男人都如此窝囊,老天何其不公!

    就在这闹哄哄的气氛中,远处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黄氏族长黄云冲,携黄氏族人前来祝寿!”

    宗族大殿内的众人都是一凛。

    在广陵城,黄氏一族可稳居三大宗族中的第二名。

    黄云冲更是名震一城的实权派人物。

    眼下宗族大殿内的贵客和大人物虽多,可若论身份,却几乎没有能够和黄云冲相提并论的。

    “快快有请。”

    坐上上首的老太君含笑开口。

    不管以前黄家和文家之间的各种恩怨,可起码现在,黄家之主能够亲自驾临,这让文家脸上也有光彩。

    当即,文长镜和文长青一起起身,准备迎接。

    宗族大殿外。

    一众文家族人和宾客们的目光皆齐齐看向远处。

    很快,就见紫袍着身,身影雄峻的黄云冲走进来,身后跟随着其嫡子黄乾峻,再后方则是两名老仆和一众扈从。

    那等阵势,恰似群星拱月。

    “黄族长!”

    “黄伯父也来了?”

    “黄兄大驾光临,着实让我等受宠若惊。”

    黄云冲沿路走来,那些宾客中纷纷有人出声见礼,神色谦卑,甚至带着谄媚之色。

    就连文家一些族人,都面带敬畏和热切。

    少年黄乾峻跟随其父身后,神色孤傲,对于这种场合,他早司空见惯。

    忽地,黄云冲脚步一顿,目光看向一个位置。

    众人顺着他目光看去,就见附近区域中,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起身,唯独一处酒桌前,坐着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纹丝未动,显得很惹眼。

    正是苏奕和文灵雪。

    “没礼数!”

    不少宾客暗自摇头。

    一些文家族人也皱眉,堂堂黄家族长亲自驾临,怎还能堂而皇之地坐着?

    一位文家的长辈人物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喝斥苏奕和文灵雪,旋即眼珠子猛地瞪大。

    就见黄云冲疾步上前,微微躬身,抱拳道:“苏公子。”

    全场一寂。

    所有人神色错愕。

    苏奕这才像刚反应过来似的,微微抬眼,看了看黄云冲,道:“来祝寿的?”

    黄云冲点头:“正是。”

    苏奕哦了一声,便收回目光,拎起酒壶又为自己斟了一杯,没有再理会黄云冲。

    而黄云冲却一点都不恼,似认为苏奕不起身见礼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让在场不知多少人惊诧,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这时,族长文长镜已经匆匆赶过来,大笑着拱手道:“黄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快随我去宗族大殿说话。”

    眼见苏奕不置可否,黄云冲这才把身影挺直,一身威势也随之变化,眉宇间尽是威严睥睨之色。

    “有劳了。”

    黄云冲朝文长镜点了点头,朝宗族大殿走去。

    只剩下在场众人呆滞在那,一片沉默。

    “刚才黄族长怎会跟那赘婿如此客气?”

    不止一人内心翻腾,惊疑不已。

    “这是怎么回事?”

    文少北和那些文家族人都有些懵,黄云冲何等身份,怎会主动去跟苏奕这样卑贱的赘婿见礼?

    在场那些宾客的神色也都变得异样,察觉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姐夫,这……”

    文灵雪也感到疑惑,星眸看向苏奕。

    “前天时,我不是揍了黄乾峻一顿吗,昨天中午的时候,黄云冲已主动在聚仙楼跟我道歉。”

    苏奕笑着说道,“以后,你也不必担心黄家敢找你麻烦了。”

    “啊?”

    文灵雪惊得都说不出话来。

    苏奕的话太随意了,让她都不知道该不该当真。

    此时,宗族大殿内。

    不少贵胄人物也察觉到不对劲,当黄云冲进来时,目光全都汇聚了过去。

    黄云冲没有理会大殿众人的目光,径直文家老太君身前,吩咐道:

    “来人,把寿礼呈上来。”

    当即,一名老仆上前,将一个玉盒呈上,恭声道:“老太君,这是我家老爷准备的寿礼,一对百年玉髓雕琢而成的如意,祝老太君寿比南山,事事如意。”

    老太君顿感面上有光,含笑道:“你能来,老身已高兴之极,还拿什么礼物,长镜,快请黄族长入座。”

    旁边的文长镜笑着招呼道:“黄兄,快请这边来。”

    “稍等。”

    却见黄云冲挥了挥手,而后在一众不可思议目光注视下,迈步来到了文长泰夫妇所在那一桌,面露笑容,拱手道:

    “长泰老弟,琴箐弟妹,听闻你们的女儿已进入天元学宫修行,这可是难得的大喜事,黄某这次前来,也有小小薄礼送上,权当黄某的一点心意,你们可一定不能推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