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3】《驭风者》

      如果在穿越前, 有个人忽然跑到他面前来对他说:你以后会对一个比你小十多岁的女孩子一见钟情且不可自拔。

    楚延是绝对不可能相信的,甚至觉得荒诞可笑。

    然而此时此刻,站在名叫夏晴空的女孩子面前, 楚延却无比笃定自己对她, 是真的心动了,还是那种深到灵魂都在兴奋颤栗的心动。

    修身养性老干部楚延甚至产生了一个无比少女心的想法:或许自己穿越而来只为遇见她。

    要不然怎么说明在自己的时空生活了三十几年都没看见一个动心的,穿过来半个月, 出门工作第一站就遇到如此直击他灵魂的女孩?

    张昭跟王楠看着楚延对夏晴空那目光灼灼的样子, 赶紧圆场活跃气氛, 连两个人互相认识的流程都给简单化了。

    他们这个节目狗归狗,却从来不拿艺人之间的绯闻炒热度, 盖因节目组太明白娱乐圈里的规则了。

    一旦牵扯上感情问题, 真的很容易翻船。

    不过不赞同, 却也不会刻意阻拦, 就摆明了节目组中立的态度就行。

    张昭跟王楠如今已经成了《荒野求生》这档节目在观众们面前的代言人,行事上难免要控制一些。

    王楠拍着肚子, 笑呵呵地说:“你们年轻人第一次见,也别太紧张,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咱们就是并肩作战的兄弟了!”

    所以在接下来的节目直播中再如何帮助,那也是兄弟间的互帮互助, 不存在什么粉红泡泡!

    张昭也是点头,看起来是让两个年轻男女嘉宾亲近一点, 言语间却处处打“兄弟牌”。

    夏晴空跟楚延都是一样,只是飞行嘉宾, 为期七天的直播,后续会剪辑成三期。

    之后别的飞行嘉宾过来, 再参与三期录制,一季差不多会出十二期精品剪辑版。

    楚延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两位mc话里有话,也缓缓收敛了自己因为激荡而过于外放的情绪,重新笑得沉稳和气,“王哥说得对。”

    该冒头的时候冒头,不该冒头的时候还去冒,那就是抢镜,会引起前辈以及直播间里观众的反感,楚延拿捏得妥妥的,整个人就背着手昂首挺胸站在夏晴空旁边目视前方,正经得就像刚才看人看得挪不开眼的人不是他一样。

    这一幕莫名戳中网友们的笑点,弹幕上又是一水儿的哈哈哈,另外还有一群喝了假酒的网友表示自己当年在老婆/对象面前就是这样的。

    自以为精神奕奕气宇轩昂,实际上较真儿得透着股傻气。

    “前面的可憋吹了!看把你们喝得,你们有小楚这么帅吗?”

    “戳心了老铁【捂脸】”

    “扎心了”

    “有感觉被冒犯到【微笑】”

    “我要是有这么帅,我还能紧张成那逼样吗?”

    弹幕一片欢腾,大家对楚延这个据说黑料缠身的小鲜肉印象还是不错的,至少这哥们儿没有里三层外三层地糊脸,让许多直男都怀疑这还是不是正宗“小鲜肉”。

    这种对比,在正宗偶像派小鲜肉原崇出现时,直接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我靠这是糊了多少层啊?不知道《荒野求生》从不用滤镜的吗?”

    “这真的是原崇吗?号称三千年美男子?这粉,em......”

    “镜头快转!转回小楚同志!我的天啊我需要净化双眼!”

    “难怪这节目有个别称叫照妖镜,平时舔得挺香的小帅哥他忽然就不甜啊【无奈摊手】”

    “呵呵,三千年美男子?我还是十万年美男子呢,一个大老爷们儿,成天发通稿吹脸,有意思吗?”

    “刚才就觉得楚延帅,现在再看,妈呀,明明是帅出了新高度!”

    “讲真,就冲脸与脸之间的对比,黑料缠身我也选楚延啊,更何况住群租房的女票客,你们信?”

    “嗨,娱乐圈里就那些妖魔手段呗,看人最重要的就是看眼睛,看了楚延本人,我是绝对不相信那什么草粉包&养是真的。”

    原崇可是自带脑残粉的,之前一派和谐的弹幕霎时间腥风血雨。

    “呵你xx呢!宁那张x脸敢和我哥哥比?食屎啦!”

    “就楚延那傻x,xx宁xx呢?x死宁全家好不好啊?”

    “靠,敢踩我哥哥?楚延你妈xx哪来的脸?滚回村里挑粪桶吧!”

    “骂人就骂人,你们鄙视农村人干什么?农村人怎么了?没有农村人你们吃个屁啊!”

    “哈啊可不吃屁嘛,吃她们家哥哥的三千年香风屁啊~”

    “撕烂你个狗x信不信?您妈死了知道吗?”

    “袁老: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让你们一群傻x吃饱了饭【叹气】”

    《荒野求生》的老粉看得心烦,感慨了一句“请流量明星就是烦人”,然后就果断叉掉了弹幕认真看直播。

    关于观众吐槽脸上妆容这事儿,也确实怪不得原崇,毕竟他单知道这个节目制作组特别狗,可也不知道能狗成这样。

    说好了今天上午十点集合,结果他妈的一大早七点不到就跑来突袭,当时就把他没上妆的样子给拍上去了。

    这也导致约着八点半过来的团队根本就还没来。

    好在节目组没准备跟原崇撕破脸,好歹允许他打电话把人叫来做造型。

    可一个小时哪够做造型啊,于是脸上的浮粉都没压下去,就不得不匆促地过来了。

    等站在楚延这么个糊逼旁边,从身高到身材,再到脸和皮肤,都被比下去了,原崇脸上营业的笑是彻底挂不住了。

    楚延感受着他甩过来的眼刀子,悄摸摸往夏晴空那边挪了挪。

    正在走神的夏晴空感受到某人侵犯了自己的空气圈,茶色的眼眸淡淡地看过去,某人就顶着一米八几的大个头冲她做了个可怜巴巴的表情。

    眼角下垂嘴角耷拉,眼睛里满是哀求,像家里妈妈养的那条大金毛。

    夏晴空默默看了眼整个人都散发着低气压的原崇,又安静地收回了视线,默许了某人的行为。

    算了,是挺可怜的,毕竟现在还不是未来炙手可热的年轻影帝呢。

    夏晴空不是原主,或者说,原主曾经是属于她的一份,现在她从永恒深处而来,融合了这一份神魂。

    她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是什么,她只记得,自己要做什么。

    完成这一份分神的执念,然后融合她,带走她,继续前行。

    至于前行的尽头是什么?她不知道,只隐约记得,是活着,完整的活下去。

    活着干什么?答案不可知。

    自有意识起,夏晴空只有一些模糊的记忆,记忆中,她应该不是人类。

    然而这一点记忆对她来说根本就没用,毕竟再傻也应该知道,正常的人类,根本不可能像她这样。

    想不通,那就暂时搁置,先做好目前自己应该做的能做的。

    分神在这个世界的执念,就是彻底抹去自己三个月后即将发布的专辑中主打歌《驭风者》的抄袭污名。

    分神自小喜欢创作,长大后进来娱乐圈,因为有经纪人的保驾护航,算不上爆红,却也一路顺风顺水,靠着自己的才气与极具辨识度的歌喉,一步步走上了歌后神坛。

    然而就算是后来功成名就,登上了歌唱界的顶峰,这让《驭风者》依旧让分神一辈子都无法释怀。

    ‘我要我写的《驭风者》,从出生到永恒,都是干干净净的。’

    哪怕《驭风者》抄袭事件在长久的官司中被判决了没有抄袭,可这首歌始终被许多人认为与抄袭有牵扯不清的关系。

    所以在分神心目中,《驭风者》这首被她寄托了满腔肆意与放纵的青春幻想曲,被某些人恶意地玷污了,不干净了。

    楚延自然发现了女孩的走神,但是能更靠近她一步,已经足够他用尽全力去平复过于欢快的心跳了。

    原崇跟薇薇安很快相继亮相,比起原崇,薇薇安表现得要好一些,因为她知道自己没有任性的权利。

    娱乐圈里,看起来光鲜亮丽,可进了这个圈子的人才知道这里面的竞争有多残酷。

    她好不容易走到二线,哪怕时常被吐槽傻白甜偶像女主掌门人,至少知名度有了,流量也有了。

    幸好她脸上有永久半妆,早上被突袭的时候素颜也不算太难看,经纪人已经叮嘱过,他会让人发敢于素颜出镜的通稿,她需要做的就是在节目里好好表现。

    六个人集合完毕,节目组那边导演拿着大喇叭,按照流程,先宣布这七天要去的地方:“我们这期的主题是荒岛求生,你们看见那边停着的船了吗?”

    六人纷纷回头看过去,那边的小游艇上有人挥手,游艇上大大的金主爸爸标志顺利出镜。

    王楠跟张昭夸张地跳了起来,惊呼连连。

    张昭:“导演,你们是中大奖了吗?竟然这么壕?”王楠:“壕无人性啊真是!我太喜欢了!!”

    四个嘉宾里,楚延是真的忍不住笑了,原崇跟薇薇安也露出营业微笑:一个勾唇邪笑一个弯眸甜笑。

    只有夏晴空没get到笑点,看见大家都笑了,不由两眼茫然。

    站在她旁边的楚延悄悄戳了她手臂一下,夏晴空疑惑地看他,楚延就对她笑,还挑了挑眉稍,暗示意味十足。

    夏晴空慢了一拍,明白过来了,迟疑地扯起嘴角,用眼神询问他:是这样吗?

    直播间里观众老爷们又是一顿狂笑,嘎嘎咯咯犹如鹅群大战鸭群现场。

    “再重申一次,我又被他们俩给笑死了哈哈哈哈哈!!!”

    “嘎嘎嘎真的太逗了,分开看明明两个人一个沉默寡言文静少女,一个一本正经老干部,可凑到一起,怎么就那么逗呢!”

    “忽然有点喜欢这个楚延了,没想到我们空空也能有这么可爱的时候qaq”

    “前面的姐妹等等我,我也有这种感觉”

    “我让我爷爷看了,爷爷说楚延这个小年轻一看就不是坏人,我决定相信他了”

    “刚才骂他蹭晴空热度的就是我,对不起我错了qaq请楚延兄弟一定要多多照顾我们家晴空,她在舞台下真的是一个超安静的人。”

    《荒野求生》自带的大量观众群体,把狂吹原崇跟薇薇安的粉丝都给挤压到没有生存空间了,咬牙切齿执着地要为哥哥/姐姐刷出一片天空的死忠粉在努力了许久都没效果后,泄气地一个个慢慢消失不见了。

    任由嘉宾们皮了一波后,冷酷无情莫得感情的导演依旧声线平淡地继续介绍这期规则:“待会儿你们就要乘坐这艘由wsw独家赞助的sdad号游艇前往荒岛,至于上岛时你们能带什么工具,那就要看你们接下来的表现了。”

    “哇导演,你果然还是那么狗!”

    “天啊我一把年纪了,你们还折腾我?”

    “怎么表现啊?不会特别难吧?”

    “哦买噶,听起来好难噢,导演,拜托不要太严厉了啦~”

    大家都在发表意见,不知道为什么,夏晴空下意识就扭头去看楚延。

    刚好楚延也在保持浅笑地回头看向她。

    夏晴空:我要学吗?

    楚延笑容更甚:学我,笑就完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