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仙姑7】心动

      海市医大在国际上也是排得上号的, 能考进这所学校的必然都是些学霸学神。

    哪怕偶有天选之人超常发挥考进来了,脑子也是好使的。

    庄昂作为阳市高考理科状元进入这所学校,也不过就像是一滴水融入了大海, 并不如何显眼。

    这样的氛围, 是庄昂期待的。

    不过真的开学了才发现,再学霸学神,大家也是人。

    是人就有娱乐八卦的时候。

    庄昂偷运了一只“貂”进宿舍楼, 霎时间引来许多同学慕名而来。

    “这就是貂啊?好白啊!跟雪一个颜色!”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白富美吧。”

    “同学, 你们东北人是不是都养貂当宠物啊?去年往上不是还说你们喜欢养人熊吗?”

    “学弟, 你这貂长得真俊啊,男娃啊女娃啊?”

    庄昂一直觉得自己脾气挺好的, 可现在却黑着一张俊脸, 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开那位伸手试图揪姑奶奶尾巴好看她屁股辨别男女的同学胳膊。

    “不好意思, 她是女孩子, 是貂,不过在我心目中她就是我家人……”

    “同学, 请不要对她动手动脚!”

    胡乱应付走了这群总想着吃姑奶奶豆腐的“猥&琐男”,庄昂憋着一口气抱着吓得缩成一团钻进他衣领里的姑奶奶坐到自己床上。

    旁观了一切的三个室友忍不住对视一眼,纷纷笑出了声。

    刚才自我介绍叫王戊的高个男生主动说:“别气了,他们就是图个新奇,这不是以前只听说东北人喜欢穿貂嘛。”

    最矮的吴俊是本地人, 也笑着点头,眼神还忍不住直往庄昂衣领里面瞅:“确实, 我之前都只在网上看见过图片,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活貂。对了庄昂, 你这只貂叫什么名字?”

    旁边戴眼镜的瘦高个叫郑成,虽然没吭声, 却也放下了手上铺床的活儿,转头等着听。

    瞳渺也就一开始吓了一跳,稍微适应后就没不怕了,这会儿听见小幼崽要跟室友们聊天,连忙把脑袋探出来,观察这三个未来要跟小幼崽相处一年的室友是不是好的。

    三个大男生冷不丁对上白团子那双莫名透着认真打量的黑眼睛,愣了愣,而后就是手痒,想rua。

    据砖家调查显示,百分之二十的人是毛绒控,百分之二十的人是可爱控,还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是隐性毛绒可爱控。

    至于加起来是不是超过了百分之百?

    别问,问就是砖言砖语。

    确定三个室友没有直接动手的想法,庄昂松了口气,脸色好转不少,一手托着小白团屁股一手轻轻抚摸着她略平的头顶:“她叫姑奶奶,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对我来说她就是我的家人,所以刚才我反应有点过激。”

    当然,过激了也一点不后悔。

    王戍一双欧式大眼瞪得溜圆:“姑……!!!”

    谁会给自家宠物取名叫姑奶奶啊!

    不过视线往下一飘,对上那张毛绒可爱的小脸蛋,以及那双莫名清丽漂亮的黑眼睛,王戍的惊呼消散在喉咙口。

    虽然这名字是怪了点,可是怎么办,看着它,王戍自己都有种想要喊它“姑奶奶”的冲动,真心实意,就想要把它捧在手心呵护着宠爱着的那种。

    四个人就这么认识了。

    一问,只有郑成是跟庄昂一个专业的,王戍学的是管理,据说他家有一所私人医院,以后等着他回去继承。

    吴俊则是口腔医学专业的,未来的牙医预备役。

    接触了一下,大家性格都不错,没有怪里怪气的那种。

    王戍更是夸张地拍着胸脯松了口气,说:“来之前我在网上搜了不少吐槽奇葩极品室友的帖子,可把我给吓坏了。好好上个大学,搞得跟男版宫心计一样,那多没意思啊。”

    除了庄昂,郑成跟吴俊都一脸赞同,显然专门去扒了关键词“大学室友”帖子的人不止王戍一个。

    庄昂抱着白团,看着很快就聊到一起去的三个室友,嘴角露出一抹浅笑。

    虽然他没有上网查帖子,可也没少担心室友不好相处这一点。

    他担心的并非自己,而是姑奶奶。

    早在考大学之前庄昂就打定主意要带姑奶奶一起去学校,并且还要让她同意光明正大跟自己在一起。

    如此一来,若是遇到不好相处的室友,难免会让姑奶奶感觉不自在。

    提前租房子,未尝没有这方面的考量。

    就这样,庄昂的大学生活开始了。

    养貂的同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了庄昂的代名词。

    别人说某某级某某班庄昂,听的人不一定能知道是谁。

    可一旦说养貂的同学,听的人瞬间就能把人给对上号,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一直到一年一度的迎新典礼开始前,校网上把庄昂投成了一年级校草后,庄昂才有了自己的姓名。

    据说,庄昂在“被竞选”校草时,跟他出现在同张照片中的雪貂也给他狂拉了一大波路人投票。

    听闻此言后,庄昂是哭笑不得,等到吃饭的时候特意给姑奶奶多买了个鸡腿,就以感谢姑奶奶保驾护航成功登上校草宝座为名。

    瞳渺回应的是一个怀疑的小眼神:没想到幼崽想要当这个什么草啊,早说啊,早说的话我就让全校同学都投你一个人了!

    庄昂还不知道自己无意中避开了一起校园全体灵异事件,每天带着姑奶奶赶课,虽然忙碌,却很充实。

    再加上有姑奶奶陪着任摸任rua,庄昂满足得都差点忘记给家里人打电话报平安了。

    开学后过了将近一个月,学生们迎来了下半年的第一个长假――国庆节。

    庄昂背着姑奶奶专用背包,抱着专业书回宿舍的时候,就被王戍逮住,非要拉他去参加联谊。

    “哥们儿,那些可全都是未来的护士姐姐,是男人就千万不能错过!”

    王戍说得眉飞色舞,临到头还给三人挤眉弄眼丢来一个“是男人都懂”的眼神。

    庄昂一开始没听懂,过了一会儿才忽然想明白,脸上立刻爆红一片,下意识就去捂姑奶奶耳朵。

    瞳渺听得懵懵懂懂,不明白这三个幼崽笑什么。

    怎么笑得那么,那么……

    想了想,瞳渺勉强找到了一个可以用在此情此景的字:骚。

    跟那群狐狸似的。

    王戍嘿嘿笑,用手指头凌空点了点三人,“看不出来啊,你们仨,还真都看过护士姐姐系列啊?”

    庄昂心里一慌,赶紧反驳:“没看!不过看你笑得那么猥&琐,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到什么意思。”

    性格比较安静内敛的郑成顶了顶眼镜,赶紧点头表示自己也是这个意思。

    也就吴俊坦然自若地表示自己看过。

    王戍胳膊一勾,两人就凑到一起“借一部说话”去了。

    资源互通有无,是促进兄弟友情的绝佳途径。

    瞳渺没听懂,不过对那什么联谊还是懂一点,好歹她也是看过偶像剧的家仙嘛!

    说起来幼崽已经十八岁了,好像是到了可以发&情的时候了。

    瞳渺立刻带入了长辈的角色,忧心忡忡地操心起幼崽的感情问题来:“小昂,你都还没交过女朋友。”

    庄昂脸上刚降下去的热度嗖一下又蹿了上来,他也说不清原因,总之就是觉得跟姑奶奶讨论这个话题好羞耻。

    庄昂含糊其辞地说:“嗯我现在还是学生,学业才是最主要的任务,其他还是等以后再说。”

    瞳渺却摇头,正儿八经地教育孩子:“大学不恋爱,以后你会终生遗憾的。”

    庄昂一噎,垂眸咬牙低问:“姑奶奶,你是不是拿手机瞎逛什么奇奇怪怪的网页了?”

    在庄昂高中的时候,瞳渺就有了一部属于她自己的手机。

    不过那时候瞳渺还一心放在监督孩子学习这件事上,对上网并没有如何痴迷。

    等到幼崽上大学了,瞳渺就进入了放松的家长角色,也开始放飞自我了,看见个一刀9999级的小广告都要点进去看看,好奇心简直爆炸了一样喷薄而出。

    庄昂总担心她一不小心点到什么奇奇怪怪的网站里,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内容。

    瞳渺心虚地揣爪子,不敢吭声了。

    庄昂摸了摸她脑袋,不知为何蓦然涌起一股惆怅,轻叹道:“这种事强求不得,也要看缘分的。”

    瞳渺抖了抖耳朵,心说缘分也要你愿意出去走走才有可能遇到啊。

    当天晚上,小小的宿舍里弥漫起一股清幽的花香,睡梦中的庄昂眉头紧蹙,眼珠子频频转动。

    在梦里,他好像回到了七岁那年,真实到可怕的濒死感让他窒息。

    直到一股熟悉的花香扑面而来,躺在床上无力挣扎的他缓缓扩散的瞳孔里忽然倒印出了一个人影。

    这个人身穿白色夹鹅黄的古装裙子,头上两个圆滚滚的小毛球坠着,眉心处有一点血红,像是滴了一滴血凝在那里。

    梦中的她笑着用新奇又期待的眼神打量着他,还能直接看见他脑海中想说的那些话。

    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庄昂都久久回不过神来,只觉得眼前她的一颦一笑都无比清晰,清晰到让他清楚明白地感知到内心为她而生的怦然心动。

    庄昂,记起了七岁那年濒死的记忆。

    王戍已经在往头上喷定型喷雾了,吴俊在一边也骚包地对着镜子扯衬衣衣领。

    校园初恋男神的标配:白衬衣,大长腿。

    嗯,他还缺一个大长腿。

    就连文静的郑成都特意换了一身格子衬衣以外的灰白色体恤儿,这会儿正在蹲着刷鞋。

    看见庄昂行了,王戍咋咋唬唬嚷嚷:“庄昂,你还躺着干啥?快点,一会儿还要出去吃早饭呢,吃得饱了才有精神,有精神才能勾搭护士姐姐啊。”

    庄昂不明所以:“什么?我不是说自己不去的嘛?”

    昨晚上他就说了不去的,怎么现在这三个人搞得一副他答应要去的架势?

    吴俊嘿了一声:“你小子昨天答应得好好的,别不认账啊,我们都已经给其他人发微信说你要去的了!”

    郑成也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有疑惑。

    大概是疑惑一向说话算话的庄昂为什么忽然出尔反尔了。

    庄昂一愣,后知后觉想到一个可能,缓缓回头,看向窝在里侧,正睡得香甜的某白团。

    附身低头凑过去嗅了嗅,确实还能闻到残留的花香。

    这小团子......

    庄昂刚要像平时那样露出个宠溺无奈的浅笑,忽然表情就僵在了那里。

    因为他想起来了,眼前躺在他枕边的并不是真的小动物,而是一位长相清丽绝伦的古装丽人。

    王戍咔咔往头上又喷了几下,回头看庄昂,不由惊奇道:“庄昂,你趴那儿干啥呢?偷亲你家姑奶奶是不是?”

    偷、偷亲?!

    平时这么开玩笑不觉得有什么,可这次庄昂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肌肉紧实的胳膊一用力,整个人差点弹了起来,一翻身就滚到了床下。

    这一系列动作,动静有点大,还特别突兀,引得三个舍友都看了过来。

    庄昂红着脸干咳两声,抬手无措地扒拉着头发,佯装一切如常:“我、我去洗漱,马上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