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仙姑4】柳老

      夜色中, 一只白色身影从窗户缝里钻了出来,跳到地上后站在原地使劲抖了抖身体,感觉被幼崽摸过的背上还是很奇怪。

    从来没有跟其他小动物互相舔毛玩耍经历的瞳渺很不能理解这种感觉是什么, 就觉得很怪, 特别怪。

    昂着脑袋认真回味了一下,瞳渺原地蹬腿蹦了一下,又歪着身子用后腿刨了刨背, 确定这感觉不算坏, 也就抛在脑后不再理会了。

    今晚的月亮挺圆的, 天上也没什么云,照得地上好像结了一层白霜, 亮堂堂的。

    瞳渺站起来对着月光陶醉地深吸了一口气, 心情舒畅地掉头往深林里奔跑。

    说是奔跑, 却是足下生风, 四只白嫩的爪子根本就没有沾染到尘埃,只在密林中留下白色的残影。

    对于人类来说可能要走七八天的路程, 瞳渺却是半个小时不到就抵达了万里山南区靠东的位置。

    越往这个方向跑,周围的树木就越少,等到最后,竟然出现了一片方圆五里都没有参天大树的中空地带。

    这个地带以一个清澈湖泊为中心,湖泊周围矗立着一棵棵千姿百态的柳树。

    夜风一吹, 柳条纤纤招摇,像是在跳舞。

    万里山并非指一座山, 而是一大片看不见尽头的原始丛林。

    据小昂说,这里已经被人族政府划分成原始森林保护区了。

    诺大一处丛林, 从古至今已经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这里面的精怪自然就多了起来。

    可谁都知道, 万里山中分成了南北二派,南派以一棵千年古柳为首。

    柳树本就属阴,对鬼修有助益,方圆数百里有心修行的鬼都自发聚到了这里,更甚者还有不远万里慕名而来的。

    另外还有些植物成精的也会往这边聚集。

    当然,山中因缘巧合开了灵智的精怪,只要没沾染恶气,也可以到南派的地盘安安静静地生活。

    就像之前瞳渺去见过的白家两姐妹,她们就是不习惯北派的乌烟瘴气,顶着一头“叛徒”的帽子搬了过来。

    而北边,则是胡黄为首的动物精怪,也有鬼怪投靠。

    那些鬼怪山精多是走了邪道,被古柳驱逐出去的,不过到了那边也没好处,反而被动物仙们当作奴仆坐骑。

    因为南派普遍的归隐田园风格,外面那些人召唤的大仙多是北派那边的。

    可以说南派这边出去当了保家仙的,目前也就瞳渺一个。

    之前瞳渺离开的时候大家都躲在洞府里不敢冒头,这会儿瞳渺半夜踏月而归,只刚踏入柳林,周围一阵青烟袅袅,再定睛一看,刚才还安静祥和的柳林竟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奇形怪状的精怪们。

    “小白回来了?听说你当了人的保家仙?”

    “渺渺,你怎么这么想不通?外面那些人可贪了,今天求这个明天求那个。”

    “哎呀要我说小大人出去走走也好,这不是也算红尘历炼了嘛,尾巴上的黄毛指不定就能褪了哩。”

    这些精怪围着保持瞳渺七嘴八舌乱说一通,就连对她的称呼都没达成一致,可见首领古柳平时有多佛系。

    瞳渺小小的个头都快要被他们踩到了,没办法,只能抬脚一抻,化作了人形,晕头转向地胡乱挑着一些询问尽量回答了。

    “是当了保家仙。”

    “我尊家很好的,老人家天天给我煮鸡作供奉,每天供台上水果糕点不断,还都有一道肉。”

    “小尊家不贪心,每天都乖乖在家里玩,都不出去瞎跑!”

    瞳渺想得好,以为回答几个问题就能让大家散了,可大家都憋太久了。

    虽然让他们自己出去他们肯定不愿意,但是拉着出去的那个同类好奇发问,这绝对没问题。

    于是一个问题解决了,迎面又砸来二十个,两个问题回答了,又堆了四五十个问题在她耳朵边嗡嗡乱响,没多片刻,瞳渺就彻底晕乎了。

    正好此时,一道浑厚苍老的声音温和地响起:“诸位,且让小老儿带孩子回去说说话,可行?”

    柳老都发话了,大家当然不会说不行,瞬间就散了。

    瞳渺松了口气,拎着裙角直接往湖面跑。

    说来也怪,看着明明是夜风中荡起层层涟漪的水面,瞳渺踩上去时却连鞋底都没沾湿。

    仔细一看,却是一根粗壮的树根抬起,为瞳渺搭起了一条“独木桥”。

    跑到中心处,绿光一闪,瞳渺就出现在了一个古朴的婉如古代普通樵夫的小院中。

    屋檐下坐着一个白发白眉白胡须的老爷子,瞳渺大大的杏眼笑成了月牙:“爷爷!”

    柳老爷子笑呵呵地捋了把胡须,看着小丫头扑过来时半空中变成了小小的白团子,不慌不忙伸手把她接住。

    滚到爷爷怀里,瞳渺就打了个滚,娇气地扭着直蹭爷爷,哪怕他的手干枯如老树,也是瞳渺最留恋的温暖。

    想到原主出去之后就没能再回来,瞳渺眼眶一红,连忙扑着两只爪子趴着,脑袋往里面埋。

    柳老爷子如何不知道她的这些小动作,脸上慈祥的笑容一顿,仿佛能看穿时光的浑浊眼眸中是万千明灭的感慨。

    小丫头能有如此造化,此番,应当能渡过这道劫吧。

    只是命劫变成了情劫,也不知,这般变化,是好还是不好。

    瞳渺感伤了片刻,就努力让自己成熟一点,跳下爷爷膝盖,并腿撑爪,挺着小胸脯努力让自己坐得更端庄严肃:“爷爷,这次我回来是有事情想求爷爷帮忙的。”

    柳老爷子其实早就知道了,却依旧点点头,示意小丫头说。

    瞳渺组织了一下语言,而后把自己的担忧娓娓道来:“……所以爷爷,我想求您的一株柳枝庇护小尊家的奶奶,如果她因为我而受到他们的报复,这就是我一辈子都解不了的恶果。”

    虽然他们求的不是成神成仙,可走他们这条道的,最是忌讳恶因结下的恶果。

    轻则修为退散,重则直接被天道抹去灵智,重新成为任其他食肉动物猎杀吞食的普通走兽。

    走正统路子的精怪,在这方面越发严苛,反而是那些荤素不忌的精怪毫不在乎,活得肆意潇洒。

    也是因此,很多精怪都更容易选择北派,便是南派这边也没少了种下恶因后怕被天道惩罚,于是干脆自甘堕落倒戈北派的。

    入了北派,由五仙牵线搭桥找个人族供奉起来,就算是天道,也不能轻易把惩戒落到他们头上。

    柳老爷子沉吟片刻,突兀而笑,拍了拍面上一本正经,眼神里却难掩紧张的小丫头那颗傻乎乎的平脑袋,“难道在渺渺心目中,爷爷就是那么小气的性子?”

    瞳渺欢呼一声,原地打了个蹦,沉稳大气的形象瞬间烟消云散,“我就知道爷爷最疼我了!”

    柳老爷子就喜欢看她这么傻乐呵的小模样,笑眯眯地抚着胡须道:“知道就好,以后有什么事,记得回家找爷爷。”

    瞳渺使劲点头,脆生生一口就应了。

    也不知道来这里之前她是什么人,又是做什么的,反正就是感觉特别累,特别不想动脑子。

    跟憋着一口气想要证明自己“长大了”,可以靠自己的原主不同,她就觉得有能够依靠的人也是一种幸福。

    能靠的时候为什么不靠呢?

    只要想一想以后要遇到的那些事都要自己去解决,瞳渺就觉得脑仁痛。

    有时候想想,瞳渺觉得大概是上辈子的自己太用脑过度了吧,提前透支了此后的脑瓜子。

    又赖在爷爷院子里玩了一会儿自己从小玩到大的麻线团,瞳渺也没忘记自己现在的职责,很快就跟爷爷道别了。

    柳老爷子也没留她,只是指了指麻线团:“要是喜欢,就带去吧。”

    瞳渺依依不舍地看了眼麻线团,挺起胸脯嘴硬道:“不,那个是小幼崽才玩的,我已经长大了!”

    柳老爷子慈祥地看着她,温声说:“那就当是爷爷送给你的一样离别礼物吧,想到你很快就要跟着离开万里大山,爷爷心里啊,唉,难受。”

    瞳渺一慌,连忙上前绕着爷爷裤脚蹭了好几圈,连连答应:“爷爷你别难受,我带上它就是了,小昂说现在外面都用电话了,还可以看见很远很远的家人。等我帮小昂一段时间赚了钱,就给爷爷买个手机。”

    她当然不知道有了手机不行,还必须要有信号啊,只以为有了那个东西就能通过一种叫“网络”的看不见的能量让人们能在里面看见彼此了。

    就跟传说中的法宝一样。

    柳老爷子也没拆穿这个问题,笑着弯腰把麻线团捡起来递给她。

    动物化成的精怪无论修为多高,都更喜欢用自己的原形生活,瞳渺也不例外。

    两只前爪抱住麻线团,瞳渺偷偷吸了吸鼻子,上下晃了晃,全当是给爷爷做“拜拜”的手势了。

    抱着麻线团,背上又别了一根鲜嫩欲滴的柳枝,瞳渺再次足下踩风地离开了万里山,奔跑在丛林中时越想越难过,眼泪汪汪的一路洒下好些眼泪。

    眼看着要跑到屯里了,瞳渺抱着球不撒手,埋头用毛茸茸的胳膊蹭了蹭脸上的泪痕,放慢脚步像人一样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

    走了一段路,正在心事重重地给自己做“我是个成熟慈祥的保家仙”心理建设时,旁边一丛灌木下忽然响起一声怪里怪气的尖细腔调:“怪胎!是怪胎!哦哦怪胎在学人!哈哈哈~”

    另外又有一个粗嘎的声音:“什么怪胎?”

    瞳渺循声看去,刚好就看见两只黄毛脑袋从灌木下的干草堆里探了出来。

    三双黑豆眼就这么对视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