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仙姑1】姑奶奶

      与此同时, 小庄昂已经开始涣散的瞳孔中倒印出了一个身影。

    仙娘婆第一时间发现,赶紧拉住想要扑过去抱着孙子痛哭的老姐妹。

    多年的相处,让庄奶奶立刻领悟了仙娘婆的意思, 一声痛哭硬生生哽在了嗓子眼儿。

    神智浑噩的小庄昂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踏进了鬼门关, 只影影绰绰看见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位极好看的姨姨。

    这位姨姨大概是古装爱好者,穿一身白色夹鹅黄的古装,仙气飘飘, 比妈妈追捧的那部修仙剧里的嫦娥仙子还好看。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仙女, 大概也就是姨姨这样的了。

    小庄昂不认识她, 可看见她就是不由自主生出一股亲切感。

    他想要问姨姨是谁,怎么来他奶奶家了, 难道真是他哪个亲戚长辈?

    可是他努力半晌, 却连嘴角都张不开。

    姨姨垂眼看着他, 忽然绽然一笑, 探手用纤纤玉指在他额头上戳了一下,轻声细语道:“知道你在夸我, 不用急着开口说话,我都听见哩。”

    小庄昂恍然,原来姨姨真是小仙女吗?竟然能听见他心里想的话!

    姨姨又是抬袖掩唇一笑,小庄昂满脑子就冒出了他知道的所有赞美的词汇。

    听了一通小家伙乱七八糟的赞美之言,瞳缈对未来当家仙的日子也有了期待, 也对自己以后要庇护的小家伙生出许多好感。

    再看他,就如同看自家幼崽一般, 眼神更温柔了几分。

    “好了,快快闭上眼睡一觉, 睡醒了就全好了。”

    瞳渺拂袖,一阵香风扑面而去。

    脑海里还在想着要跟姨姨聊天的小庄昂深吸一口香气, 翘着嘴角带着笑就安然入睡了。

    这一切都只有小庄昂才看见了,房中另外两人却是根本看不见。

    不过仙娘婆知道来的这位仙姑奶奶就在小庄昂旁边,也不敢轻易造次,只悄悄闻嗅着空气中的百花香味,一边在心中猜测来的这位仙姑奶奶到底是谁。

    身带百花清香,难道是深山里哪位成精的花精?

    他们这边请来保家仙筑福禄寿喜楼世代供奉,多是请四仙五门的大仙们,也不知怎么今日别的大仙一位没请来,反而来了位花精娘娘。

    仙娘婆收敛了过多的思绪,眼观鼻鼻观心,头晕眼花,浑身虚脱,却也全心全意虔诚地给予感激。

    一来就驱散了小娃娃身上浓郁到看不清脸的死气,可见这位仙姑奶奶能力非凡。

    再看小娃娃睡着了都是笑着的,显然仙姑奶奶手段温和,是位和善的。

    如此,仙娘婆才算是重重放下了心。

    哪怕是超出计划之外地给老姐妹家请来了一位家仙,好歹也不是那脾气不好肆意妄为的邪仙。

    一放松,仙娘婆之前透支的精气神一下子就散了。

    仙娘婆眼白往上一翻,直接就晕死了过去,眼见着脸上的皱纹竟是肉眼可见地又多了十来条,让她本就褶皱丛生的老脸越发可怖。

    庄奶奶惊得连忙去扶老姐妹,却是腿软,跟着一起跌坐在了地上。

    看着老姐妹变化的脸,庄奶奶又是心痛如绞又是羞愧难当。

    瞳渺回身看了一眼,想到这老太太是自己未来小尊家的祖母,先天便多了些许好感。

    看她如此难过,瞳渺思忖片刻,一旋身,原地古装丽人的身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白多黄少的黄鼠狼。

    只见这黄鼠狼圆耳朵小脑袋,浑身上下雪白一片,唯独短短的尾巴尖上有一小撮黄毛。

    他们这里都有黄仙姑的传说,冷不丁看见孙子躺着的床上凭空出现一只白毛黄皮子,饶是早有心理准备的庄奶奶一时间也是吓了一跳。

    白毛黄鼠狼睁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人立而起,发现自己吓到了人,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抬爪挠了挠圆圆的小耳朵,而后口吐人言:“老人莫怕,吾便是应召而来的家仙,日后便是你孙子的护者了,你抱着的这位透支了寿命,眼看着就要活不成了,如果你想救她,我可以帮你这一次。”

    庄奶奶明白过来,连忙追问:“仙姑奶奶,请问要怎么救我这老姐妹啊?”

    瞳渺不答反问:“你真的愿意救她吗?哪怕是把自己的寿命转到她身上?”

    庄奶奶愣了愣,反而释然一笑:“这样我就放心了,我愿意!”

    原本她问出口后还惴惴不安,生怕这位家仙是个邪性儿的。

    试想要救一个大限将至的人,哪那么容易,就怕要让他们付出更多更可怕的代价。

    虽想救老姐妹,可杀人放火害其他人的事,她可不干。

    可对方言明是把她的寿命转移给老姐妹,庄奶奶顿时就安心了。

    只是不知她能有多少性命可转给老姐妹。

    庄奶奶有心想问,又怕这种事涉及天机,不能随便开口询问。

    没想到这位家仙姑奶奶却主动说了:“你今年六十有四,因一生常有善念善行,今生有八十六岁可活。你愿意转多少给她?”

    庄奶奶毫不犹豫:“一半!”

    老姐妹是为了她孙子才有此一祸,庄奶奶感恩戴德,十一年的寿命说给就给了。

    瞳渺也没嗦,从床榻上几个灵巧跳跃,纤细玲珑的身影就跳到了开着专门请大仙入屋子的窗台上。

    说来也怪,明明是个畜生模样,庄奶奶却偏在它身上看出了正气凛然。

    保持原形的瞳渺蹲坐在窗台上,肃容正礼,还正儿八经捋了捋胡须,而后方才人立而起,两只短小的前爪作揖,对着上天郑重行礼。

    小庄昂是傍晚回家时忽然发作的,庄奶奶在这靠山的屯子里生活了六十多年,一看就明白孙子是被不干净的东西摄住了,连忙打电话叫来了隔壁屯子专门干这行的老姐妹。

    一通忙活,这会儿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今晚无月,阴沉沉地,还打了几声闷雷,眼看着像是要下大雨了。

    却没料,这位大仙如此一拜,外面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居然当真破开一个洞,月光被无形的力量引了下来,落在它身上,照得它浑身雪白的毛发越发仙气。

    庄奶奶看得目不转睛,直到它转身朝着她所在的方向一个躬身作揖,方才回过神来。

    正是不明所以的时候,庄奶奶忽然感觉自己身上一阵沁人心脾的凉爽涌动,而后通过她的手源源不断转移到了被她扶着的老姐妹身上。

    昏迷不醒的仙娘婆若有所觉,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脸上刚才多出的十多条皱纹也转眼间少了一多半。

    显然,老姐妹为了救她孙子损失的寿命,并不仅仅是十一年。

    逆天改命本是禁忌,不过瞳渺生来就受天道青睐,一百多年就成功褪去一身黄毛,只剩下尾巴上那必须借助人才能修去的一小撮。

    加上这是寿命主人心甘情愿转让的,行事起来十分顺利。

    拜月仪式完成,寿命顺利转移了,瞳渺都不需要休息,按捺住心底的澎湃激动,故作高深地询问庄奶奶:“老人家,不知你们准备何时为我修筑福楼?”

    有了福楼,她就是有供奉可吃的有薪一族了,回去深山里炫耀一通,可是能得不少精怪的羡慕嫉妒恨呢。

    庄奶奶对这位家仙也是很有好感,连忙表示自己一定尽快请仙姑奶奶住家。

    瞳渺点点头,叮嘱了一声好好照顾小幼崽,自己转身就从窗户跳了出去,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小幼崽是她以后的尊家,可不能有闪失。

    那老人家说很快,必定是特别快,她可要快点回深山里收拾好自己的家当,然后尽快赶回来。

    这边瞳渺快如闪电,顶着狂风雷电心情雀跃地奔回了深山里,庄奶奶也等到了老姐妹醒来。

    仙娘婆之前就知道自己这次已经到了命绝的时候,所以发现自己竟然醒了过来,浑身上下还精神饱满,不由纳罕。

    等看见庄奶奶脸上多了的深刻皱纹,顿时隐约明白了过来,却是又惊又痛。

    庄奶奶原本还想要隐瞒,没想到老姐妹睁眼一看就知道了,于是笑了笑,率先说:“你我情同姐妹几十年了,今天你为了救小昂,连命都豁出去了,可不兴现在跟我嗦什么!”

    仙娘婆叹了口气,摆摆手:“得了得了,我还没说什么,你倒是说了个齐整!”

    又问了那位仙家有没有留下什么话。

    连寿命都能换,仙娘婆把对仙姑奶奶的能力估算又拔高了一大截。

    庄奶奶就说了之后的事。

    “来的是黄家姑奶奶?”仙娘婆讶异,并非她无礼,可无论是胡黄白柳灰哪家大仙,修行再久,作为动物天生就有的气味却是化不去的。

    这位来时满空气都是花香,一点黄家仙姑该有的臭气都没有,也不像是使了手段刻意掩盖的样子啊。

    百思不得其解,仙娘婆只能暂时放下,抓紧时间帮庄家做起筑福楼的准备工作来。

    请家仙,即请来山里修炼有成的精怪成为保家仙。保家仙有四种,一为求降福施祥的福楼、二为求功名利禄的禄楼、三为求寿命的寿楼,四为求吉祥的喜楼。

    也就是俗话常说的福禄寿喜。

    保家仙,常有“有求必应”的说法,可求得越多,付出的也会变多。很多人从供奉家仙里得了好处,止不住日渐浓郁的贪念,最后搞得家破人亡的也不是没有。

    所以保家仙也有淫&祀之称。

    有那本身就邪气的家仙,甚至还会故意引&诱供奉自己的家庭走上歪路。

    仙娘婆本身是不想给庄家请家仙的,可抵不住今日不知为何,各方仙人都请不来,眼看着庄家小子就要断气了,这才用筑福楼请家仙的承诺换来仙姑奶奶的回应。

    无论如何,庄家小子这命里注定的一劫算是过去了。

    可一双脚都已经去过鬼门关了,以后怕是更招惹那些鬼魅魍魉......

    深山中,瞳渺在各处洞府跑了一圈,结果竟然一个妖怪都没逗来,不由郁闷至极。

    绕到回家时路过白刺白猬两姐妹洞府,瞳渺干脆上前叫门。

    叫了半晌,正疑惑常年宅家的两姐妹竟然不在家时,石门终于被打开了,一只尖嘴小心翼翼探了出来。

    看见门外的是白毛的瞳渺,尖嘴吐出口气,一个懒洋洋的女音响起:“原来是渺渺啊,难怪打雷天都在外面跑。”

    漫山遍野,能不畏惧天雷威势的,也就只她一只精怪了。

    高兴过头的瞳渺这才后知后觉想起这茬,尴尬地用爪子挠胸口:“原来你们是在躲雷啊,我说你们怎么都不出来玩。”

    大家都喜欢晚上出来活动,往日里她跑着转一圈,就能遇到不少精怪。

    瞳渺心下遗憾,自己回去收拾好家当就要去住福楼了,可没时间留在这里等着跟大家道别(炫耀)了。

    这个天,愿意开门的也就懒到自己名字都不好好取的白家两姐妹了,瞳渺按捺着兴奋跟两姐妹“道别”了一番,两姐妹就声音不齐地回了个“哦”,然后就没了。

    瞳渺表示完全没有从中获取快乐。

    怏怏地离开了白家姐妹的洞府,瞳渺回了自己的山洞,里外转了一圈,就找出块包袱皮。

    把洞前菜地里的野人参何首乌收一收,又爬到桃树上摘了一大兜桃子,往包袱皮里一裹,扛起根棍子撬起施法变小了的大包袱,保持原形的瞳渺这就颠颠儿地奔向了做家仙的大好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