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男11】观察日记

      这绝对是楚倾然有记忆以来最狼狈的一次。

    坐在堂屋前的小马扎上, 楚倾然无心继续组装小物件,双目无神地注视着前方。

    就算洗了很多次,还是能闻到自己身上的腐臭味。

    哪怕记忆中有自己一年后原本该有的狼狈模样, 可真真切切去体会到, 却是货真价实的第一次。

    楚倾然在反思自己,原本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末世,然而现在却觉得自己其实还没准备好。

    话说回来, 她目前的一切好像都是建立在对明扬这个人的分析完全正确的前提下。

    如果自己分析失误, 那她就可以提前开启末世流浪模式了。

    所以她融合了原主的灵魂躯体后, 就连思维都会被逐步同化吗?

    如果思想都没有了,那她还是原来的自己吗?

    不不不, 应该往前再进行无限推移。

    已知, 她能够以魂体状态在时空洪流中漂泊, 或偶然或注定地落到了假设可能存在的无数个“原主”身上, 每次都是以完成原主执念为代价,换取在新世界新生命的状态继续存在下去。

    那么, 已经融合同化过无数次的自己......

    “吃饭了。”明扬在厨房那边探出头,见她还浑身低气压地坐在那里,不得不硬着头皮强行打断她的“失魂落魄”。

    他以前又没照顾过女生,有一起出任务的那也是一个个比男人还男人,明扬真不知道杀丧尸的时候还应该提前给她做些防护措施。

    想到因为气温已经变成半腐烂状态的脑浆喷溅到她脸上, 明扬就莫名其妙一阵心虚。

    明明他自己也不是没沾上过,可换成沾楚倾然那张小巧白皙的脸蛋上, 他心里怎么就那么不自在呢?

    挠了挠发痒的心口处,明扬晃回厨房, 看见大铁锅里的乱炖,想了想, 还是从空间里掏出来一碗末世前特意从饭馆里打包的荤菜。

    为了显得更像自己做的,他还在铲起一盆乱炖后把这盘菜倒进去胡乱搅拌了几下,再重新装盘。

    闻着明显有别于其他的菜香,楚倾然回过神来,不再任由自己已经放空到其他小世界的思绪,转眼看向厨房。

    很快,饭桌上摆了两盆菜,明扬把饭菜都摆好了,又转身到门口像领小朋友一样把楚倾然领到饭桌前坐好,又往她饭碗里一口气夹了小半碗菜,这才埋头自己开吃。

    楚倾然看着明显带着白光的那盘菜,又看了看明扬腹部日渐凝实的气团,心里默默将记录着他“空间异能”的那一页更新了一下:

    具有同属性能量光点,空间中应该也充斥着能量,且浓郁飘散,可附着在食物类物品上。

    顿了顿,划掉,重新修改添加:无密封包装,或保持了原材料形状或新鲜程度的食物上。

    “还愣着干什么?吃啊!放心,你身上现在只有香味儿,一点不臭!”明扬三两口刨了一碗饭,抬眼一看,楚倾然还没开动,以为她还介意身上的臭味,只得硬着头皮安慰。

    楚倾然动了动鼻子,嘴角下垂,埋头默默吃饭。骗人,明明还有臭味。

    有了这一遭,明扬不得不考虑起给她额外准备一套防护服了。

    专门的防护服肯定没有,不过琢磨琢磨,总能想出办法的。

    回房间翻了翻空间,明扬就给她翻出了一套雨衣,下巴那里有根拉绳,一拉紧,大半张脸都能兜进去。

    再加上一定戴面罩的防晒帽,差不多就行了。

    “趁着现在还没天黑,我们再出去一趟,尽量把村里的丧尸都给清理干净。”

    现在他们所在的院子是进村后发现的第一个围墙比较结实的院子。

    往里走还有不少农户。

    村里还有幸存者,这些人明扬也必须找个由头接触接触,能提醒的就提醒一声,免得他们不明所以,在家下来的四十八小时极热中白白丢了性命。

    或许是因为自己就是在农村里成长的,即便理智上知道哪里都有好人坏人,可明扬还是会下意识对村里人初始好感度更高。

    楚倾然有些不想出去,可也知道明扬费劲巴拉非要带上她,也是为她安全着想。

    虽然捂上雨衣很热,楚倾然还是一点缝隙都不留的好好穿上了,安安静静当明扬清理丧尸路上的小尾巴,偶尔会出声提醒他哪里的植物有能量,哪个丧尸有初步进化的征兆。

    每一点能量都不多,可积少成多,加上每日身体自行吸收空气中逸散的能量,明扬能感觉到自己现在已经达到了b级中阶的实力。

    甚至因为他体内的是灵力,能够化五行而生出百般手段,同阶异能中,他完全可以强势碾压。

    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就走到b级中阶,明扬无比确定自己未来有望冲击s级,甚至将目光放到陨石群源头所在的另一世界。

    黑水村只是个小型聚集村,如今华国农村也大部分都面临着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的问题。

    黑水村也差不多是这么个情况,村里的年轻人不多,且基本上都是本身就在附近城市生活上班,末世后第一时间赶回来的。

    这些人也不是没有想过组织起来,一起把他们的村子清理一下,然后简单修筑个防护墙什么的阻拦丧尸。

    然而一开始他们不知道丧尸还能人传人,遭了很大的罪。

    身边跟自己一起战斗的兄弟忽然变成丧尸调转利齿咬过来,这种冲击,不是普通人能够迅速适应接受的。

    在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后,大家都成了惊弓之鸟,下意识就蹿回自己家,关门闭户紧锁门窗,不敢轻易再与人走动。

    兰耀文跟兰耀武就是从市里回来的第一批人。

    流星雨那天晚上,两人睡得太死,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就连地动都当成了铁床架被下面找小姐喝酒晚归的工友发出的动静,迷迷糊糊中根本没当回事。

    等到第二天,铁床架被人不停挠出刺耳的吱吱声,两人不满地翻身坐起来,正要破口大骂,却被下面脸上挂着块欲坠不坠烂肉的工友吓得浑身一哆嗦,差点没直接尿了裤子。

    得亏他们俩是睡在上铺,下铺的十多个人已经被啃得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了。

    另外还有几个睡上铺的工友也被吵醒,有的人吓得眼睛一翻晕了过去,有的哆哆嗦嗦不敢动弹。

    好在两兄弟有个照应,劝说另外几个胆子大点的工友,彼此相互扶持着,好不容易才从工地逃了出来。

    工友里有个觉醒了异能的人,说是要带他们在这乱世里闯出一片天地。

    两兄弟挂念家里的老母亲,也不认为都末世了,闯出天地又能如何如何威风,所以就跟工友说了一声要回家。

    虽然被唾弃了一番,幸亏觉醒异能的工友没有丧心病狂到把两人顺手给杀了。

    一路上靠着捡来的一辆沾满血渍的面包车,两人好不容易才在昨天晚上赶回了家。

    气都还没喘匀,就跟大家一起联合清理丧尸,却没想到发生了意外,大家就都散伙了。

    有车在村口停下,大家都听见了动静,一早就竖起耳朵密切关注着。

    等谨慎沉默地吃了晚饭,兰耀文兰耀武还在小声商量着以后该带着老母亲如何过活,就听见外面不停响起噗噗声。

    既有什么东西被砸碎的声音,也有重物倒地的声音。

    兰耀文看了眼弟弟,率先起身,偷偷从院门口往外看。

    等看清了外面的情形,两兄弟里一向更能拿主意的兰耀文整个人都惊呆了。

    兰耀武是个急性子,扯了扯哥,没得到回应,干脆自己也扒拉到另一条门缝后撅着屁股往外面看。

    事实上这会儿偷偷往外面看的人可不少,跟兰耀文一样惊呆在原地的人也很多。

    只见外面水泥马路上出现了一个穿黑色短袖黑色长裤黑色运动鞋,手上拎一根棍子的年轻男人就那么大大咧咧走在路上,丧尸闻到了人肉的香味,一个个前赴后继往他身上扑。男人也来者不拒,来一个砸一个,来两个砸一双。

    如果遇到三五成群的,喝,更牛掰了,这男人竟然能连砸带踹的一招一个,全部料理了个干净。

    更让人瞩目的是,男人应付整个村子的丧尸绰绰有余的同时,身后还跟了一个大热天也紧紧裹着雨衣,看个头身材像是女人的小尾巴。

    兰耀武越看越兴奋,一双牛眼像是在发光,“哥,这个人好厉害!”

    如果他也能有这么厉害就好了!

    兰耀文却想得更多。

    他看见了男人挥出去的拳头上包裹了一层绿色藤蔓。

    根据小说里的普遍设定,这个男人是觉醒了木系异能吧?

    木系异能......

    虽然男人看起来很凶残,可木系异能,应该是比较和善好相处的异能者吧?

    如果他们能带着老母亲加入这个男人的队伍,至少在末世里的安全问题暂时可以得到保障。

    兰耀文是个擅长观察也爱动脑子的,当初要不是因为高考的时候恰好老爹病逝,掏空了家里的家底,说不准他就会上大学,然后走上另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是可以实现的。

    对方出来清理丧尸都要把身边的女人带上,明显是因为对方现在身边没有其他可以暂时依托信赖的同伴。

    他跟弟弟虽然就是普通农民工,可也说得上年轻力壮,特别是弟弟,更有一把子蛮力。

    至于老母亲,母亲身体不错,精神头也好,完全可以进入小队后包揽大家的日常内务......

    眼看着男人渐行渐远,兰耀文不再犹豫,一咬牙,拉着弟弟迅速耳语一番,然后又转身回房里迅速跟老母亲交代几句。

    不多时,兰家院门打开,两个胡乱裹着捕鱼胶皮服的年轻男人拿着铁榔头跟铁锹毅然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