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男5】末世开始

      楚倾然眼睛瞎了, 楚父再不愿意相信,还是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只希望赵毅别介意。”可楚父将心比心,觉得换做是自己, 也绝对不可能毫无芥蒂地继续娶这样一个瞎子。

    像他们这样的豪门, 娶妻子不仅仅是给自己找法律意义上的伴侣,更具有其他意义。

    一个瞎子女人,你还能期盼着让她帮你出门结交关系吗?怕是连处理普通的家庭内务都困难, 甚至还需要有人随时随地贴身照顾着。

    楚母也为此焦急不已, 不是因为担心女儿, 而是担心楚倾然不能顺利嫁过去讨好赵毅,以后会影响他们家产业发展。

    不管怎么说, 楚家以后都会是她儿子的, 她当然希望儿子能得到更好更多。

    楚耀在旁边打完一局游戏, 无所谓地往后一考, 吊儿郎当往他姐姐那个方向看过去,看见楚倾然闭着双眸面色如常, 甚至还因为没了表情显得如同九天神女般神圣不可侵犯。

    想到老太婆没死之前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哪哪都看不上眼,还用一个娘们儿跟他对比,楚耀翘着二郎腿抖着脚,不由歪嘴啧了一声:“不愿意娶, 那就当情人呗,就楚倾然这长相, 瞎了眼也有的是男人想要。”

    说起楚倾然就像随意点评个女人,一点也没有对姐姐的尊重。

    楚父跟楚母却是习以为常, 甚至对儿子说的这番话若有所思。

    说起来,如果是当情人, 就他们女儿这样貌,绝对是足够的,就连这莫名其妙眼瞎的毛病,也能操作一下,弄成旁人无法取代的特色......

    这半夜他们就这么在地下室里熬着,盼望第二天一切就能过去。

    楚倾然却知道,第二天只会是新的开始。

    末世大黑暗时期即将降临。

    楚倾然尽量保存体力,不知道明扬会不会过来找她。

    如果不来,她恐怕就要想别的办法了。

    这次确实过于冒险,可想到昨晚看见的存在,楚倾然却一点不后悔。

    即便是执念不能完成,至少她知道了这个世界之外确实存在着另一个平行世界。

    曾经有过某领域研究学者做出假设,假如穿越时空回到历史中某个时间节点是可行的,那将会是一个断绝人类历史洪流的灾难。

    因为现代的人会把我们日常生活中习以为常,且身体已经形成免疫力的细菌带去古代,造成大面积死亡率极高的瘟疫。

    现在他们这个世界即将迎来的末世就是这样类似的理论。

    第二天早上,楚倾然还在浅眠中,忽然传来女人的尖叫声,记忆力极佳的楚倾然第一时间听出来,这是家里的一个保姆。

    “有、有死人!”保姆于极度的惊恐中失声,只能用气音如此说到,说完后就双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挨着她的人听清楚了死人两个字,顿时慌了神。

    楚父严厉制止了慌乱,又派了两个保镖出去查看情况。

    这次两个保镖很快就回来了,却也吓到面无人色,“好多人死了,而且还、还活着。”

    “什么乱七八糟活人死人的!”楚父大怒,用质疑的眼神打量着两人,他怀疑是有人买通了保镖,想要害他。

    楚耀却感觉到了不对劲,让两人仔细描述外面的情况。

    “楚先生,我们真的没骗你,昨晚不是还有几个人留在上面吗,现在全死了!可他们又在客厅里晃来走去,就像电影里的丧尸!”

    丧尸?楚父虽然专注在事业上,可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他当然知道什么是丧尸。

    可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爸,你管什么荒不荒谬的,现在最重要的是知道外面到底什么情况!”

    要是真遇到丧尸末世了,他们还躲在地下室,肯定会错过政府军队的救援啊。

    楚耀可不想死,根据看电影玩游戏的经验,第一时间就扯了张桌布,然后把大家随意放着的食物水这些通通打包。

    两名保镖却已经不管雇主信不信了,他们几个人是一个团队的,碰头商量了一下,很快就决定要离开:“楚先生,现在这情况不明,大家都有自己放不下的家人,抱歉,我们现在要离开了,你们自己珍重。”

    眼看着十多名保镖来真的,已经拉开地下室的门相继离开了,楚母拽着丈夫的手着急不已:“哎你倒是说句话呀!他们怎么能这时候离开呢?我们还付了那么多钱!”

    说着话,又试图去拉扯走在后面的保镖。

    那名保镖自己也心慌意乱的,哪还顾得了雇主不雇主的,甩开她的手敷衍的说了声“抱歉”,就加快步伐跟上了自己的同伴。

    如果真是末世了,这群人都是累赘,跟着同样有武力值的同伴当然更有利于自己的存活。

    其他保姆管家等人也被这种气氛感染,紧张无措如无头苍蝇。

    “爸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跟上他们啊!”

    有那几个人在前面开路,干啥还傻站着!

    楚耀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父亲,背着一大包食物就跟着跑了出去。

    如果真是末世,那他们楚家这些家产都成了没用的东西,他还是快点出去先把别墅里的储备食物都拿到手,这玩意儿才是末世里的硬通货。

    楚母看儿子走了,看看老公,再看看一室靠不住的人,跺跺脚也踩着室内拖鞋跟上了儿子的脚步。

    主人家都走了两个,最可靠的保镖也走了,他们还留着干什么?

    保姆,厨师,园丁等工作人员都闹哄哄地走了,昏迷的保姆也由同伴抬着离开,最后管家也劝着楚父离开了地下室。

    不过是十来分钟的功夫,这里就只剩下依旧安静坐在角落小沙发上的楚倾然。

    没有急着离开,楚倾然依旧坐在原处,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沉稳的脚步声再次于寂静的地下室响起。

    “走了。”

    男人沉稳的声音,落在楚倾然耳朵里,霎时间让她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一阵疲倦传来,这时候她才发现,其实之前的自己不是不紧张,只是理智强行压住了情绪。

    明扬连夜买好了某人列举的清单上的配件,掐算着时间,没有回租赁的破院儿,反而开车直奔b市之外两百多里的废矿区。

    半夜十二点三十六分,天空中突兀出现特大流星雨,一枚庞大的火球斜坠而来,不偏不倚砸在了明扬所在的废矿区。

    躲在空间里观察外面,数个小时后,体内的能量暴动渐渐平息,明扬这才走出来,把深坑中燃烧得只剩下大约半米宽两米高的陨石收入空间中。

    陨石带来了灾难,可它们对于已经接受异变的动植物,包括异能者,都是顶级宝物。

    前世,这块陨石催生出了一株王级异植,导致以b市为中心的大半个北方区域都被它的根系枝叶占领,俨然成了北方不可动摇的王者。

    现在他提前把陨石收走,希望那株王级异植不会再出现了。

    经过这一个月,明扬已经把体内莫名能量收为己用,同时也发现这种来历不明的能量与单调的只能储存于血肉中,有极大限制性的异能不同。

    用个具体点的描述,那就是异能是装在人体每个细胞里的力量。

    人类的细胞数量有限,所以异能升级的天花板也极易触及。

    异能被粗略划分为s、a、b、c、d、e六级,明扬本身天赋极高,又厚积薄发,临死前却也未能达到s级,也就是王级。

    当时人类异能中最强者也已经止步于a&级一年多了。

    比起动植物,人类的异能升级更加艰难。

    同时,每次运用异能,都是在压榨自己储存在细胞中的能量,这会产生破坏的后遗症。

    轻者异能暴动,重则直接爆体而亡,哪怕及时舍弃了异能保全性命,之后的人生中也将遭受病魔缠身,受尽折磨而死。

    无论怎么选择,都是个不得善终的未来。

    这也导致了末世里秩序的极不稳定,不少异能者活着的时候放纵自我肆意而为。

    而现在他重生回来后莫名得到的能量却更为温和,既能滋养他的肉身,又能如溪流汇聚于丹田处盘旋转动,慢慢掠取空气中的能量壮大己身。

    这种表现,更像是传说中修□□才有的灵力,明扬也就暂且如此称之了。

    灵力可掠取世间万物一切能量,第一次肉身进入空间的时候差点直接把里面的能量都给掠取一空。

    幸好明扬及时跳了出来,否则好好的一个随身空间都要被它给吃没了。

    得到了如此能吃的力量,明扬痛并快乐着。痛苦于自己彼此绞尽脑汁给它找吃的,快乐于它表现出来的强大力量。

    前世他觉醒的是暗能量,既腐蚀性极强且能够隐身,偏向于刺客的异能。这一世有了灵力,基本上只要是这世间存在的,他都能表现出来,颇有一通则万通的意思。

    收了陨石后,周身灵力蠢蠢欲动,明扬无法,只能进入空间,先让自己的灵力饱餐一顿。

    如此,再出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昨晚上陨石砸落在这里,已经把方圆十里之内的生命全都毁灭了,明扬把车放出来开车离开,跑了半个小时才看见外面的丧尸及仓皇奔逃的幸存者。

    随手救了几个人,耽误了一些时间,等明扬来到楚家所在的别墅时,就看见别墅大门敞开,有血渍凌乱喷洒,却没看见尸体。

    显然是有人被丧尸给吃了。

    想到那位无论怎么看都“身娇体弱”的前未婚妻,明扬心头一滞,谈不上是后悔还是害怕,一个闪身直接从大门口出现在别墅大厅。

    别墅里一片凌乱,贵重物品洒落一地,刚产生的意识触角铺展探出,而后第一时间找到了地下室里端坐的楚倾然。

    刚开始还没发现不对劲,可走近几步,见她始终闭着眼睛,明扬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最终,走到她面前,明扬已经明白她身上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导致双目失明,是暂时还是永久,还未可知。

    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语气如常地说了一声“走了”,像是两人早就约好了要一起离开似的。

    楚倾然轻轻吐出一口气,坐在那里“看”向对方:“昨晚上看流星雨把眼睛看瞎了,你确定现在还要带我走?”

    看着明明很紧张,却面上越发镇定的某人,明扬忽然觉得这人其实也不至于像他想象的那么奸诈危险,还有点意思。

    “都说好了,我也不好意思反悔啊。”明扬故作为难地叹气,“算了,就当日行一善吧。”

    楚倾然唇角动了动,蹙眉,“带上我,不会让你吃亏。”

    明扬失笑,左右看了看,找到一根不知道谁放在那儿的文明棍,一头自己抓着,一头塞进楚倾然手心里,“行吧,暂时信你,要是让我吃亏了,我就把你卖了填补亏空。”

    他总觉得这个看起来冷淡的楚大小姐有种难以言明的气场,看见她,他就会不由自主产生几近于本能的放松。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个人魅力?

    当然,也不排除他就是想要人家给自己卖命而产生的滤镜。

    楚倾然发现理论上能接受自己失明,不等于实际上就能接受适应。

    顺着文明棍的引导方向,楚倾然尽量让自己步伐迈得与常人无异,可实际上躯体不受控制地因为未知而产生畏缩局促感。

    刚开始还好,等到要上台阶时,楚倾然一个脚绊,身体失去平衡,直接往前扑到了明扬背上。

    明扬连忙侧身把人扶住,看了看还有几十步的台阶,轻叹一声,在楚倾然耳边说了声“抱歉”,下一刻,楚倾然整个腾空。

    骤然失重让人潜意识里产生不安,楚倾然也没能例外,于一片黑暗中一手紧紧攥住了明扬的衣襟,另一手勾住了他肩背。

    “嘶――”张开的五指往他后脖颈上挠了一爪,明扬梗着脖子试图拉开距离,却是徒劳:“楚大小姐,你别抓人啊!”

    楚倾然迅速调整好状态,红着耳尖认真道:“不好意思,下次不会了。”

    也没真怪她的意思,毕竟正常人忽然眼瞎了肯定缺乏安全感,明扬觉得一个女孩子,能做到她这样不歇斯底里不哭闹就已经很优秀了。

    明扬有意想要顺口安慰一下人,可思及某人昨晚发清单试探的行为,他又瞬间歇火了。

    这么深沉莫测的大仙女,怎么可能需要他一届凡人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