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男4】末世降临

      虽然跟明扬说好了, 楚倾然这边还是没有松懈,只不过从全部准备变成了让赵毅精挑细选几样市面上不容易弄到的。

    虽然不知道明扬说要给她准备实验室的自信心从哪来的,楚倾然还是选择有备无患。

    至于对赵毅是否有愧疚?在楚倾然的认知里, 赵毅想要的东西她都已经给出去了, 如果不收取相应的报酬,吃亏的是她才对。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太过复杂且多变,曾经的楚倾然无法理解。

    不过某一次当时才七岁大的楚倾然偶然在爷爷书房里看到一本书, 书中直接把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来往物质化, 有付出也有收获。

    付出的可以是物质可以是情绪感情等虚化物品, 相应的,收获的也可以是实质性的好处或感情上的回馈。

    自此以后楚倾然可谓是醍醐灌顶, 再看这个世界, 顿时变得条理分明起来, 曾经让她茫然不知如何处理的事也变得轻松许多。

    所以在楚倾然看来, 她收取赵毅准备的精密仪器是受之无愧的。

    至于为何这么会剖析人心却没能笼络好父母以及弟弟?

    还是那句话:太累,没必要。

    明扬确实留在了b市, 却没忙着找工作,而是第二天就买了辆车,开着车转往城郊跑,还在郊外一处偏僻的地方租了个小破院子。

    这一切都是他一个人干的,没有告诉任何人, 楚倾然也只是从他信息联系自己时显示的地理方位知道他去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屠宰畜牧业区域。

    这倒不是楚倾然故意查他,只是以前随手往手机里弄了个自动显示定位的小软件。

    半个月后, 明扬打电话问楚倾然生物化学研究方面的应该准备些什么论文书籍等物。

    楚倾然没多问,给他发过去两个压缩包的书单。

    又过了十来天, 楚倾然忽然发现明扬的日常路线图变了。

    看起来就是在老城区那边转悠,可楚倾然不期然想起那里有几个出名的黑市――违&禁&品黑市。

    她不得不怀疑明扬许诺的实验室与这有关。

    另一边, 明扬拿着两千万的资金,先是囤积了大量粮食。

    手镯空间已经化成荧光融进了他的灵魂里,连个胎记都没留下,确保了绝对的隐秘安全。

    别看空间不大,进去以后才发现竹屋也不简单。

    竹屋分为上下层,上层明显是居住的,下层除了堂屋与作为厨房的耳房,另外还有一间杂物间。杂物间不大,十多个平方,却像黑洞,装进去的东西永远也填不满,还能保持放进去时的最佳状态。

    更妙的是里面的东西要取用时,只需要意念一动,就能出现在他指定的方圆一里以内。

    装东西不怕坏,受够了末世后物资匮乏的明扬自然是大四囤积。

    粮食足够以后自然还有各种肉。

    末世后也有动物,却都变异了,没变异的早在一开始就被大自然淘汰了。

    谁也不知道变异兽能不能吃,有时候一种变异兽能吃,可等过段时间,这种变异兽很可能就剧毒无比触之即死。

    总之末世里的一切都没有道理可言,光怪陆离到让人绝望,对幸存的人类格外不友好,就像是地球下定决心要将人类彻底淘汰在历史的洪流中。

    经历过混乱的几年探索期后,幸存的人类基本上都不会再去吃变异兽。

    有肉吃的人只剩下两种。

    一种是不准备活了,干脆在死前像个人一样好好吃一顿饱饭。

    一种是绝对的金字塔上层人士,他们可以抓人来为他们试吃,确定安全后再自己享用。

    重生前明扬已经是四大基地中的佼佼者,不过他尚且存着一丝作为人的底线,并没有心安理得享受不知道沾上多少条人命的肉。

    吃素吃了好几年,现在有机会,明扬是恨不得把永远填不满的杂物间全装上肉。

    两千万看起来多,可抵不住明扬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

    末世倒计时最后一天,他卡里就只剩下小几百块。

    正当明扬满心惆怅地蹲在马路牙子上吃炸串的时候,绑定了卡以便支付的手机收叮一声响,漫不经心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明扬惊得炸串都掉地上了。

    刚好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捡起炸串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明扬站起身接通电话,是他前未婚妻打来的。

    “最近我有些忙,你帮我买点东西,购物清单马上发给你。”

    三千万的现金就这么轻易地出现在了他的卡里。

    明扬眼眸微眯,漫不经心的脸上表情在一点点消失,最后只剩下莫名的深沉,让他棱角分明的脸显露出让人胆战的寒意。

    楚倾然并不怕打草惊蛇引来明扬的怀疑,她要的只是一个结果。2yx0年9月二十五,傍晚,楚倾然一如往常吃过晚饭后就回到属于自己的小阁楼,在那里,一架最近几天才运来架设完成的折射式两米口径天文望远镜静静矗立,金属的光泽让它显得魅力非凡。

    楚倾然很好奇在这一晚突然降临地球,带来能够刺激动植物基因激变的不知名物体的陨石,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如果是以前也就算了,现在地球上各国科技的发达程度,不至于让他们连有陨石靠近都不能提前发现。

    即便明知今晚末世就要来临,楚倾然的心绪依旧毫无波动,有的只有严正以待的求知心。

    与此同时,明扬抽光了一包烟,带着满身烟味还是出了院子,跳上车去完成某人发来的“购物清单”。

    九点,学校里的学生才陆陆续续结束晚自习。

    十点,夜生活正式开始。

    十一点,大部分的街头开始变得冷清,只有几条有名的“不夜天”街道尚且清醒着。

    十二点......

    楚倾然把玩着一管新鲜抽离的血液,眼睛却透过天文望远镜全神贯注凝视着地球之外的宇宙。

    轰――!

    楚倾然猛然后退,闭紧双眸,直扎脑髓的痛尖锐刻骨,她能感觉到眼角有湿热的液体蜿蜒而下,可她没有慌乱惶恐,反而神情震撼心脏狂跳。

    她看见了!

    眼前一片漆黑,刺痛没有减退,甚至愈演愈烈,周围有轰隆隆的陨石坠地声,晃动了整个亚洲大陆,地面摇晃不止。

    楚倾然后退几步,依靠记忆力甩坐进了藤椅中。

    刚刚沉睡的夜被惊醒,周围不断有人尖叫,楚倾然稳住自己狂跳的心,深吸一口气,攥紧了手心的试剂管。

    “大小姐你怎么在这里?快到地下室!”家里的保姆被命令上来找楚倾然。

    这位可是赵大少爷放在心尖上的未婚妻,就算是在这样慌乱的情况下,楚父依旧第一时间关心她的安全。

    楚倾然没有动,保姆转到她前面,顿时惊呼一声:“大小姐,你眼睛怎么流血了?!”

    这模样实在吓人,保姆骇得两腿脚肚子直打转。

    顺着声音“看”过去,楚倾然伸出一只手:“没什么,扶我回房就可以了。”

    淡定得就像眼睛受伤疑似眼瞎的人不是她本人。

    保姆咽了口唾沫,上前小心地扶住她。她总感觉这样的大小姐太吓人了,说话都忍不住打结巴:“不、不行啊,楚先生说这、这是特大陨石群,必须去地下室才、才安全。”

    楚倾然有些遗憾看不见现在外面的情况,只能问保姆:“外面现在怎么样?我们附近有陨石砸下来吗?”

    保姆埋着头抖着手,一边扶着她离开阁楼一边说:“没有,不过刚才好大的动静,楚小先生说应该是陨石砸到b市附近造成的。听说一块陨石能毁掉大半个城市呢,也不知道哪些人那么倒霉......”

    絮絮叨叨的说话模式给了她虚无的安全感,保姆情绪稍微缓了一些,更具体地给她描述:“外面天上好多流星,都没掉到地上就被烧光了,好家伙,天上一片一片全是黑沉沉的,估计是那什么石头烧完的灰。”

    保姆其实也不太懂陨石,只知道是天上掉下来的石头。

    既然石头都烧光了,那肯定会有灰尘留下嘛。

    想到刚才看见的那些东西,楚倾然细长的柳眉轻轻蹙拢。

    楚倾然想回房间,可保姆坚持要完成雇主的命令,带着她下了楼梯去往地下室。

    其实除了一开始的那一阵猛烈的天摇地晃,之后就慢慢平静了,只有外面夜幕中不时燃烧划过的流星。

    可保险起见,众人还是留在地下室里。

    楚倾然被保姆带进地下室,楚父正拿着手机试图跟外界联系,然而毫不意外的,信号根本不通。

    转头看见大女儿来了,快走几步,看清她脸上的血渍,楚父一愣,登时恼怒地回头瞪向保姆:“怎么回事?大小姐怎么受伤了?!”

    楚倾然一直闭着眼睛,一手被保姆扶着,一手往身旁探出摸索着,看起来就像个瞎子。

    这让楚父心头一跳,不详的预感铺天盖地袭来。

    保姆很委屈:“我也不知道啊!我上去的时候大小姐正在阁楼。”

    顿了顿,保姆想到什么,连忙说:“对了,当时旁边还有一台天文望远镜,就是前几天大小姐才买回来的那个!说不定是流星雨开始的时候大小姐刚好就在看呢。会不会是被流星闪瞎了眼睛?”

    简直荒谬!

    如果天文望远镜看个流星雨就能闪瞎眼睛,那古今中外岂不是瞎了许多著名的天文学家?

    楚父懒得跟这个没见识的保姆计较,摆摆手让她把大小姐带去找个位置休息。

    地下室有三十多口人,不过楚家只有四个人。

    楚倾然被保姆安置在一个角落的小沙发上,大概是因为被无缘无故教训了,心里有些不满,趁着楚倾然眼睛看不见,把人安置好后保姆随意说了一声去给她拿毯子,手一松就消失不见了。

    楚母正惶惶不安地靠在儿子楚耀身边,楚耀倒没心没肺,拿着手机在玩游戏。

    网络没有了,他玩单机也玩得起劲,反正在他看来这种事只要没落到自己头上,跟他有屁的关系啊!

    暂时没人理会的楚倾然安静地坐在角落,闭着眼一点点回想刚才看见的那一幕,再与原主记忆中的末世一一对照着分析。

    末世降临的一开始,植物并没有那么快发生变异,前六个月出现的只是丧尸、 变异兽、丧尸兽与异能者。给人以这一场基因强行逆转盛世只属于动物的错觉。

    不过错觉终归是错觉。

    当各方异能强者以为自己能成为乱世缔造的英雄时,植物的基因变异终于款款而来。

    这是一场更宏大,更惨烈的末世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