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男2】空间手镯

      缓过了那一瞬的惊艳感, 明扬眼风上下一扫,就大概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不过还是问了一声:“找谁?”

    跟明扬不同,楚倾然是知道明扬成年后长相的。

    楚家这些年始终关注着明扬爷孙俩。

    一开始是楚爷爷惦记着孙女婿以及老友的生活情况, 他倒是想资助老友, 可明爷爷想着不能让孙子以后在楚家人面前自觉低人一等,这样也会影响以后小年轻的婚姻相处,所以给拒绝了。

    后来等到楚爷爷去世, 楚家由楚倾然父亲接手后, 对明家爷孙俩的关注就渐渐变成了监视。

    与年迈求稳的父亲不同, 楚父有大野心,加之女儿长得越来越好, 等到楚倾然成年后, 楚父就决定撕毁婚约, 把大女儿嫁到比楚家实力更雄厚一筹的赵家。

    要不是明扬来b市了, 楚父都决定权当没有这件事发生。

    不过对方来了,楚父也早有准备, 第一时间就把人拦在了楚家之外,由他信任的管家一力操持退婚的事。

    楚倾然在爷爷那里看过传说中的未婚夫十八岁高中毕业的照片。

    虽然眼前的男人比起照片上的样子,少了几分稚嫩天真,多了几分深邃暗沉,楚倾然凭借对方没变的面部骨骼及五官比例, 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对方正是自己要找的人。

    没去疑惑对方为什么没看见过爷爷寄过去的她的照片,楚倾然礼貌地冲对方点点头, 直接说明来意:“你好,我是楚倾然, 刚才收到管家消息,说是你已经同意解除婚约了。”

    明扬挑眉, 眼神里带出些许不自知的挑衅。

    怎么,知道解除了婚约后就迫不及待来奚落嘲笑他拿了钱?

    然而显然,楚大小姐并没有他想象中嫌贫爱富的性格,反而十分礼貌客气地询问是否可以进房间交谈。

    明扬单手撑在门框上,仗着身高差满脸戏谑地俯视她:“想进来谈?就不怕我是坏人?”

    楚倾然看了他一眼,像是懒得解释可又不得不解释:“我相信你不是坏人。”

    顿了顿,皱眉拉了个更容易让人类接受的理由:“况且我来这里找你,必定不是真的一个人来,你不想同归于尽,应该不至于做出任何出格的事。”

    明扬轻嗤一声,侧身懒洋洋地回了房间,默许对方进来。

    楚倾然把门随手关上,无视堆了满柜面的外卖盒走到明扬面前。

    “感谢你的理解与原谅,”楚倾然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转过来朝着神色越发晦暗的明扬打开,露出里面一枚玉手镯:“既然婚约已经解除了,那么这枚你奶奶传下来的玉手镯也应该物归原主,希望它能给你带来些许安慰。”

    明扬现在已经没有亲人了,按照一般人类感情学推导,这枚玉镯子对明扬应该是能起到类似于家人才能带来的温情安慰。

    正是因此,原主才始终对于自己当初没能及时把玉镯还给对方而耿耿于怀。

    前世原主是在几天后才知道明扬来过b市,此后末世降临,一年以后,原主无意中与明扬重逢。

    彼此接触以后,原主认为明扬是个性情敞亮胸怀正气的好人。

    如此一对比,她反而越发介怀。

    可惜原本是想要等找到家人后就补偿明扬,却不想她出了意外,再也没能回去。

    融合原主后,楚倾然立刻关注了这件事,及时从管家那里得知了明扬的消息。

    还好对方没来得及离开,举着手镯,楚倾然松了口气,有种完成了一个任务的解脱感。

    明扬垂眸,看着精致首饰盒里黄绒布上静静躺着的古朴玉手镯,心情格外复杂。

    这枚手镯确实是奶奶的,据说已经传了数百年了,轮到该传给他母亲时,却因为母亲即将接过时嫌弃的眼神,奶奶临时收了回去,转而直接传给了他的小未婚妻。

    因为信任楚老爷子的人品,明爷爷明奶奶也对楚家人格外信任。

    可明扬对楚家的信任却早已打破,原本还以为能同意悔婚嫁给豪门赵家的楚大小姐也是她父亲那种人。

    现在看来,还是他太武断了。或许对于被退婚的事,他也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样无所谓,憋着的那股气就迁怒到了楚大小姐身上。

    明扬收起了隐晦的敌意,让自己心平气和地面对自己这位前未婚妻:“谢谢,虽然很意外,但确实十分感谢。”

    明扬接过盒子,微微弓背,态度诚恳地道谢。

    对方果然如记忆中那样是个好人。

    楚倾然嘴角露出个浅淡的笑,清澈的眼眸里是袒露的友善:“不用谢,本来就是我们楚家对不起你,这段时间里你还是别离开b市了,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我。”

    说完就低头,从包里摸出一个速记本,沙沙沙写下自己的名字跟电话号码。

    堂堂一个豪门大小姐,竟然没搞点好听的名头印个名片?

    明扬好笑地接了对方撕下来的纸条,垂眸看了一眼就把数字给记下了。

    虽然也不可能再有联系,明扬还是珍惜这份善意。

    抬眸间无意中对上对方那双眼眸,明扬随口说了一句:“你的眼睛很像我一个朋友。”

    说完了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唐突了。

    不管怎么说,楚大小姐这么优秀的人,一定也不会喜欢被人说成像某某人吧。

    楚倾然却丝毫也不介意,反而笑着说:“我的荣幸。”

    明扬好奇:“你不生气?”

    楚倾然愣然:“为什么要生气?”

    明扬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就是,你为什么会觉得像我朋友是荣幸?”

    或者只是对方良好的教养使然?

    不知道是不是末世里太久没跟人这么放松的相处过了,面对这双全然干净的眼睛,明扬克制不住想要跟眼前的人多说几句话。

    楚倾然恍然,认真解释道:“因为你说起你朋友的时候眼睛发亮,说明他很好,能跟优秀的人相似,难道不是荣幸?”

    这就是她的思维逻辑,楚倾然反而迷茫为什么明扬连这种理所当然的事都要当作问题来问。

    不过人脑结构本就复杂,或许在他的思维里,这就是一个值得询问探究的问题呢?

    楚倾然的表情实在很好懂,明扬自然看了个清楚明白。

    也正是因此,他才更觉好笑,感慨这位前未婚妻的人品,确实没有辜负爷爷二十来年的期望与赞美。

    有了这样的想法,明扬心头一动,问出一个有些出格的问题:“你很喜欢那个什么赵家大少爷?”

    如果很喜欢,那如果婚礼安排到一个月后,恐怕就要留下遗憾了。

    楚倾然有些不适应狭窄房间里的闷热,不太明白为什么明扬可以面色如常感受蒸笼一样的闷热。

    她有些想离开了,思索着反正也办完了事,听闻这个问句,随意回道:“没有,没喜欢。”

    明扬诧异:“那你为什么能接受嫁过去?”

    诧异完了才后知后觉想起豪门中还有联姻这回事,顿时哑然好笑。

    楚倾然也愣了:“为什么要喜欢?”

    明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替她生出点遗憾:“如果你不喜欢,可以把婚礼往一个月后推。”

    楚倾然却摇头:“我倒是希望能快一点,嫁了就能有我自己的研究室了。”

    研究室?她是搞研究的?

    不知为何,明扬心头一动,追问到:“研究室?你是做什么研究的?”

    楚倾然也没隐瞒,大概性地说了下:“就是生物基因方面的。”

    想到末世之后生物化学系科学家的珍贵,明扬彻底动了心思。

    不过这件事还要从长计议,明扬又看了一眼纸条上的号码,这回是真的认真记下了。

    两人本就是陌生人,关系还有点尴尬,虽然对彼此颇有好感,却也就这样了。

    楚倾然再次表示如果对方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直接找她,然后就离开了。

    关上门,回到床上一躺,明扬拿着玉手镯举到眼前满怀追忆的看着。之前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可现在看见手镯,却瞬间清晰地想起了奶奶戴着它时的音容相貌。

    一时间明扬遗憾自己重生过来时爷爷奶奶已经去世了,一时间又庆幸他们已经安然离世,否则真让他们去经历那样的末世,明扬又如何忍心。

    不知不觉间愣神许久,明扬终于回神,长叹一声,按捺下涌上心头的寂寥,明扬捏着玉手镯,闭上双目试图去调动体内能量。

    原本以为这种陌生的未知能量需要他慢慢去重新摸索,却不料只是用意识往体内一勾,那股能量竟然如破壳的泉眼猛然喷涌而出!

    明扬一惊,眼睛都忍不住睁开了。

    也就是这么一睁,明扬才发现自己捏在手上触碰把玩的玉手镯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始,散发起一股耀眼的光芒。

    幸好现在是大中午,外面的阳光刺眼夺目,他所在的小客房也没什么人关注。

    发现奶奶留下的玉手镯可能来头不一般,明扬坐起身,保持手握玉镯的姿势,用意识一点点控制着体内能量。

    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玉手镯开始出现皲裂破碎的清脆声响。

    明扬心头猛然一跳,正要犹豫着是否收回能量时,玉镯却先他一步完全破碎,化作片片荧光,就在他的注视下钻进了他掌心。

    明扬翻手摊开掌心,意念一动,手心就浮现起一个投影似的空间。

    空间里有泉水有小河有舒展开放的荷花,有草地有篱笆有青翠的二层竹屋,竹屋旁还有一颗桃树,桃树上只有三枚闪烁着非凡荧光的青涩大桃。

    明扬心头砰砰狂跳,再往远处看,竟还有一小片布满金黄泥土的耕地。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既有灵泉又可种植的空间?!

    若是如此,他倒是欠了楚大小姐许多。

    虽说这玉镯本来就是他们明家的,可如果不是楚大小姐主动归还,不说明扬还记不记得这件事,单说想去要回来,恐怕也不容易。

    五指张开,又握拢,再张开。

    反反复复看着空间里的投影,感受着空间与自己建立起来的联系,明扬嘴角翘起,心下已经决定要留在b市,等末世到来时,他就去把楚倾然拐上。

    既能报恩,又能得一个生物基因方面的研究员。

    如此稳赚不赔的事,不去做岂不是浪费了天赐机缘?

    现在他有了这样一个随身空间,接下来就更好置办物资,迎接末世的到来了。

    楚倾然刚回到家,就被母亲叫住。

    旁边沙发上还坐着几位负责婚纱选定的工作人员。

    楚母给了女儿一个不满的眼神,下一刻就重新笑得雍容华贵,亲热地拉着楚倾然的手,让她看婚纱实物册:“你看看你喜欢哪几套,我选出来的是这套,这套,还有这套......这个也不错,刚好可以婚宴下午时招待留下来的客人时穿。”

    楚倾然随便看了几眼,点头:“嗯,我也挺喜欢的,就定下这几套吧。”

    楚倾然是最近才松的口,赵大少爷追求楚倾然追求了好几年,终于得到美人首肯,自然是迫不及待想要把人娶回家才能安心。

    加上楚家这边也有意加快速度,以便赶上某个项目的合作,于是这场婚礼从准备到举行,也不过才短短两个来月。

    因为赶得急,婚纱自然不能再慢慢定制,好在他们两家都不差钱,只要钱到位,已经做出来的款式也完全足够他们挑选的了。

    挑好以后,就是按照楚倾然的身材比例进行加急修改。

    楚母很不满女儿的敷衍,然而也知道不能再拖了,只能勉强选定了婚纱,把工作人员给送走。

    人一走,楚母脸上优雅如面具的表情就拉了下来,一把甩开女儿的手,喝问道:“你是不是去见那个穷小子了?!”

    从询问管家开始,楚倾然就没想过这事能隐瞒,所以这会儿也坦然点头承认了,“既然已经退婚了,该还的东西当然应该还给他。”

    楚母瞪眼,一口气差点没缓上来:“什么?你把古玉镯还回去了?!!”

    那可是传了好几百年的老物件!即便是富贵如楚家,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买到的。

    这不是价格不价格的事,而是能不能买的问题!

    楚倾然一脸莫名地皱眉注视着她:“所以你原本是打算把人家传给儿媳妇的东西昧下来?”

    楚母更气了,不耐烦地冲她挥手:“去去去,赶紧给我走,别让我看见你,看见你我就心烦!”

    这个女儿虽然长得好看,却不是像了她,而是像了她那总是垂着眼皮子用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她的婆婆,要不是这个女儿能带来利益,楚母真是看她一眼都心烦气躁。

    还是她的宝贝儿子好,体贴又暖心,哪里是这个不懂感情的怪胎能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