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盗章勿买

      “和平即将到来, 最先抛弃的是救世主。”

    “理所当然,他们需要的是只存在于历史课本上的救世主,活着就是动摇政治高层。”

    “呵, 去他妈的, 老子要回黑曜星干回老本行!以后专门打劫那几个沙壁!”

    “提问:我能去垃圾星开杂货铺吗?”

    “去吧,回头垃圾星就能跟你一起毁灭,开不开心?”

    认真打磨着自己指甲的男人鼓着腮帮子吹了吹手指, 漫不经心用脚踢了一下旁边的人:“喂, 老七, 你有什么想说的?”

    抱着刀的黑色作战服男人想了想,憋出两个字:“随便。”

    始终闭着双目没有吭声的黑发男人终于睁开了眼眸, 银色占据了他整个瞳孔。

    “他们来了。”男人哑声说完, 转身神色凝重地看向站姿各异的伙伴, 银色在他眼中渐渐形成漩涡, 同时,一股迫人的怪风平地而起, 若有似无包围着他们。

    其余几人都隐约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

    男人抿唇,一双妖异的银眼一个个看着他们,最后只是说:“你们是我召集而来的。”

    所以,我也要负责把你们安全送走。

    银色漩涡在他们的视线中越来越刺眼,意识渐渐沉重, 带来强烈的失重晕眩感。

    队长......

    秘密跳跃而来的星际联合第四军团全军保持最高戒备状态,从光年距离一路谨慎围拢。然而, 等待他们的,却是一艘空空如也的飞船。

    船舱里一切如旧, 甚至连操作室里圆桌上的茶水都还是温热的。

    “报告将军,c区无人!”

    “报告将军, e区无人!”

    “报告将军......”

    面容威严的中年男人眉头的川字刻得更深,“他们到底,去哪里了?”

    没有人知道,对星际联盟无比忠心的003,竟然会隐瞒自己异能到达4s极的重大消息。

    4s级,那是无限接近于神的领域。

    在接下来的上百年中,星际联盟的公民不知道,在他们这个自由和平的联盟国中,始终有一支秘密军队,专门为寻找“000”小队存在着。

    他们只知道,联盟建立之前,大入侵灾难时,有六名救世主横空出示,他们成为了联盟最锐利的刀锋,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杀得入侵种族闻风丧胆。

    “可惜,在最后一战中,为了守护我们联盟星系,六位救世主在夕阳黄昏中选择了自爆,与敌人同归于尽,这就是我们联盟星系‘救世黄昏纪念日’的由来。”

    “同学们,虽然救世主们牺牲了,可他们的精神永垂不朽,我们要传承这种大无畏的精神,一旦我们的联盟国出现灾难,下一个救世主,就很可能是你们其中的某人,或者某些人......”

    ――――――――

    银河系。

    太阳星系。

    地球,亚洲,华国,c省省会芙蓉市。

    柳丝丝站在嘿嗦嗦的巷子口犹豫了一下,双手紧张地捏着挎包带,眼神闪烁地看了看路灯坏了以至于昏黄暗淡的巷子里,又看了看路灯明亮,同样没什么人,远处还有几个酒鬼放声高歌的前方大道。

    算了,还是抄近道吧,万一前面那几个酒鬼忽然发疯怎么办?

    又不是经常走这里,不会那么倒霉吧,就偶尔走这么一次而已。

    柳丝丝抻着脖子咽了口唾沫,心里两个小人儿打出了结果,最后还是抄近道的想法占了上风。

    人多半时候都是如此,明知道有风险,可轮到自己身上时,总忍不住抱有侥幸心理。

    ======明天补齐防盗内容,以下重复中======

    “和平即将到来,最先抛弃的是救世主。”

    “理所当然,他们需要的是只存在于历史课本上的救世主,活着就是动摇政治高层。”

    “呵,去他妈的,老子要回黑曜星干回老本行!以后专门打劫那几个沙壁!”

    “提问:我能去垃圾星开杂货铺吗?”

    “去吧,回头垃圾星就能跟你一起毁灭,开不开心?”

    认真打磨着自己指甲的男人鼓着腮帮子吹了吹手指,漫不经心用脚踢了一下旁边的人:“喂,老七,你有什么想说的?”

    抱着刀的黑色作战服男人想了想,憋出两个字:“随便。”

    始终闭着双目没有吭声的黑发男人终于睁开了眼眸,银色占据了他整个瞳孔。

    “他们来了。”男人哑声说完,转身神色凝重地看向站姿各异的伙伴,银色在他眼中渐渐形成漩涡,同时,一股迫人的怪风平地而起,若有似无包围着他们。

    其余几人都隐约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

    男人抿唇,一双妖异的银眼一个个看着他们,最后只是说:“你们是我召集而来的。”

    所以,我也要负责把你们安全送走。

    银色漩涡在他们的视线中越来越刺眼,意识渐渐沉重,带来强烈的失重晕眩感。

    队长......

    秘密跳跃而来的星际联合第四军团全军保持最高戒备状态,从光年距离一路谨慎围拢。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一艘空空如也的飞船。

    船舱里一切如旧,甚至连操作室里圆桌上的茶水都还是温热的。

    “报告将军,c区无人!”

    “报告将军,e区无人!”

    “报告将军......”

    面容威严的中年男人眉头的川字刻得更深,“他们到底,去哪里了?”

    没有人知道,对星际联盟无比忠心的003,竟然会隐瞒自己异能到达4s极的重大消息。

    4s级,那是无限接近于神的领域。

    在接下来的上百年中,星际联盟的公民不知道,在他们这个自由和平的联盟国中,始终有一支秘密军队,专门为寻找“000”小队存在着。

    他们只知道,联盟建立之前,大入侵灾难时,有六名救世主横空出示,他们成为了联盟最锐利的刀锋,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杀得入侵种族闻风丧胆。

    “可惜,在最后一战中,为了守护我们联盟星系,六位救世主在夕阳黄昏中选择了自爆,与敌人同归于尽,这就是我们联盟星系‘救世黄昏纪念日’的由来。”

    “同学们,虽然救世主们牺牲了,可他们的精神永垂不朽,我们要传承这种大无畏的精神,一旦我们的联盟国出现灾难,下一个救世主,就很可能是你们其中的某人,或者某些人......”

    ――――――――银河系。

    太阳星系。

    地球,亚洲,华国,c省省会芙蓉市。

    柳丝丝站在嘿嗦嗦的巷子口犹豫了一下,双手紧张地捏着挎包带,眼神闪烁地看了看路灯坏了以至于昏黄暗淡的巷子里,又看了看路灯明亮,同样没什么人,远处还有几个酒鬼放声高歌的前方大道。

    算了,还是抄近道吧,万一前面那几个酒鬼忽然发疯怎么办?

    又不是经常走这里,不会那么倒霉吧,就偶尔走这么一次而已。

    柳丝丝抻着脖子咽了口唾沫,心里两个小人儿打出了结果,最后还是抄近道的想法占了上风。

    人多半时候都是如此,明知道有风险,可轮到自己身上时,总忍不住抱有侥幸心理。

    ======明天补齐防盗内容,以下重复中======

    “和平即将到来,最先抛弃的是救世主。”

    “理所当然,他们需要的是只存在于历史课本上的救世主,活着就是动摇政治高层。”

    “呵,去他妈的,老子要回黑曜星干回老本行!以后专门打劫那几个沙壁!”

    “提问:我能去垃圾星开杂货铺吗?”

    “去吧,回头垃圾星就能跟你一起毁灭,开不开心?”

    认真打磨着自己指甲的男人鼓着腮帮子吹了吹手指,漫不经心用脚踢了一下旁边的人:“喂,老七,你有什么想说的?”

    抱着刀的黑色作战服男人想了想,憋出两个字:“随便。”

    始终闭着双目没有吭声的黑发男人终于睁开了眼眸,银色占据了他整个瞳孔。

    “他们来了。”男人哑声说完,转身神色凝重地看向站姿各异的伙伴,银色在他眼中渐渐形成漩涡,同时,一股迫人的怪风平地而起,若有似无包围着他们。

    其余几人都隐约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

    男人抿唇,一双妖异的银眼一个个看着他们,最后只是说:“你们是我召集而来的。”

    所以,我也要负责把你们安全送走。

    银色漩涡在他们的视线中越来越刺眼,意识渐渐沉重,带来强烈的失重晕眩感。

    队长......

    秘密跳跃而来的星际联合第四军团全军保持最高戒备状态,从光年距离一路谨慎围拢。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一艘空空如也的飞船。

    船舱里一切如旧,甚至连操作室里圆桌上的茶水都还是温热的。

    “报告将军,c区无人!”

    “报告将军,e区无人!”

    “报告将军......”

    面容威严的中年男人眉头的川字刻得更深,“他们到底,去哪里了?”

    没有人知道,对星际联盟无比忠心的003,竟然会隐瞒自己异能到达4s极的重大消息。

    4s级,那是无限接近于神的领域。

    在接下来的上百年中,星际联盟的公民不知道,在他们这个自由和平的联盟国中,始终有一支秘密军队,专门为寻找“000”小队存在着。

    他们只知道,联盟建立之前,大入侵灾难时,有六名救世主横空出示,他们成为了联盟最锐利的刀锋,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杀得入侵种族闻风丧胆。

    “可惜,在最后一战中,为了守护我们联盟星系,六位救世主在夕阳黄昏中选择了自爆,与敌人同归于尽,这就是我们联盟星系‘救世黄昏纪念日’的由来。”“同学们,虽然救世主们牺牲了,可他们的精神永垂不朽,我们要传承这种大无畏的精神,一旦我们的联盟国出现灾难,下一个救世主,就很可能是你们其中的某人,或者某些人......”

    ――――――――

    银河系。太阳星系。

    地球,亚洲,华国,c省省会芙蓉市。

    柳丝丝站在嘿嗦嗦的巷子口犹豫了一下,双手紧张地捏着挎包带,眼神闪烁地看了看路灯坏了以至于昏黄暗淡的巷子里,又看了看路灯明亮,同样没什么人,远处还有几个酒鬼放声高歌的前方大道。

    算了,还是抄近道吧,万一前面那几个酒鬼忽然发疯怎么办?

    又不是经常走这里,不会那么倒霉吧,就偶尔走这么一次而已。

    柳丝丝抻着脖子咽了口唾沫,心里两个小人儿打出了结果,最后还是抄近道的想法占了上风。

    人多半时候都是如此,明知道有风险,可轮到自己身上时,总忍不住抱有侥幸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