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盗章

      楼岚是一名很幸运的人, 出生在普通农家,可父母勤劳能干,靠着种菜卖菜把他跟姐姐供养大。

    相比起不爱读书, 高中毕业就出去打工, 二十岁就结婚生子的姐姐,他又恰好有一颗还算聪明的头脑。

    这让他只需要认真念书,就顺利走出了小山村, 来到了g市。

    繁华大都市不好扎根, 这时候, 他又幸运地遇到了年长他三岁的学姐。

    两人在校园里相恋,等他毕业后, 已经在自家公司上班的学姐就主动向他求婚了。

    当时感情上他还没能太过投入, 甚至一度认为两人不会长久, 毕竟相遇的时机太不凑巧了, 他才刚刚熟悉大学校园生活,学姐就已经毕业投身社会。

    他平时忙着学习, 学姐也忙着熟悉公司事物,可以说是聚少离多。

    那样优秀的白富美学姐会主动向他求婚,说实话,楼岚是很惊讶的,甚至连这份婚姻, 也因为感情并不算深,考虑是他卑劣可耻地想到了自己的家庭条件, 以及未来想要留在g市等现实问题。

    好在等到婚后,两人相处的机会多了, 渐渐也培养出了感情。

    楼岚觉得这种生活挺好的,没有大风大浪, 生活也小富安逸,成为了他妻子的学姐待他还是那么温柔体贴,并不介意他接济老家的父母姐姐姐夫。

    楼岚想过,大概是妻子自觉比他大几岁,所以不自觉间对他多了一份姐姐似的包容,这让楼岚时常暗喜在心,也对妻子越发珍重。

    “石泉山庄出了个主题活动,这次五一长假我们一起过去放松放松吧。”

    楼岚想到很快就是妻子的生日,点头答应了。

    石泉别庄是一处以“天然氧吧”为噱头的山庄,没什么名气,楼岚还是上网查了好久,才从缝隙里查到了它的零星几点消息。

    楼岚也不明白妻子为什么忽然提出要去哪里。

    不过既然她想去,楼岚也没意见。

    在家里,大方向上还是妻子做主,楼岚喜欢被她全方位照顾的感觉。

    私以为自己或许是心理上有问题,可楼岚喜欢这种生活,又恰巧幸运地刚好遇到了妻子。

    对此,楼岚窃喜于自己真的是一个很幸运的人。

    想到这里,楼岚忍不住侧身,在黑暗中伸手去抱始终背对着他侧躺的妻子。

    他有些动情,想要她了。

    “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妻子今晚有些出奇地冷淡,身上也冷嗖嗖的。

    楼岚抿唇,只能歇了心思,不过还是抱着她,嘀咕着:“姐,你是不是不舒服?身上好冷。”

    若是往日,妻子听见他这样说,定然会转身温柔地抱住他的腰,然后软声说着安抚他的话。

    可今晚,妻子却只是淡淡地说:“没有,可能是空调开低了。”

    楼岚有点迷糊,脑子像是生了锈,想要深入思考,却有点迟钝。

    片刻后,楼岚“哦”了一声,却没松开手,而是勾着她的腰肢把妻子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喃喃道:“空调坏了吗。”

    说话间觉察到她身上太冷了,单往自己怀里捂还不够,伸手把她那边的被角压了压,楼岚又蜷缩着用双脚夹住她同样冰冷的双脚,试图用自己每一寸身体给她取暖驱寒。

    楼岚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空调坏了,不是应该现在就起床去看看吗?怎么能就这么置之不理呢。吹一晚,他身强力壮就算了,妻子怕是要生病的。

    心里明明怀着这样一份沉重的担心,可身体却疲懒到了极点,抬一抬脖子的力气都没有。

    深夜,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一个人的呼吸声。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楼岚拿着空调遥控器,对着空调试了好几个来回,发现空调又莫名其妙好了。

    妻子从洗手间出来,看见他叉着腰对着空调发愣,不由失笑,“你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下楼吃早饭,一会儿该出发了。”

    楼岚摸着后脑勺回头对妻子苦恼道:“昨晚上这空调明明坏了。”

    语气里有类似撒娇的抱怨。

    妻子上前拉住他的手,像带小孩儿一样哄着:“那待会儿我就打电话让小方过来换一个,走吧别迟到了。”

    他们是自驾过去,谈不上迟到不迟到的吧?

    楼岚疑惑,却也顺着妻子的意思不再纠结空调的事了。

    石泉山庄是个比较老旧的庄子,建筑物都挺怀旧的,颇有八十年招待所的感觉,主楼就一栋红色砖房,每个房间一个单间,外面还带条走廊的那种。

    好在不是瓦片顶而是平房顶,否则楼岚说什么都不想住进去,因为小时候他就被瓦房子顶上的瓦虫折腾得够呛,现在三十来岁了都还留着心理阴影。

    说是搞主题,到了才发现是类似于“角色扮演”的游戏。

    楼岚跟妻子刚进房间没多久,就有个服务员送来一份剧本。

    [剧本:你应邀来红房子参加高中同学聚会,聚会上,你遇到了曾经的初恋......]

    楼岚皱眉,不满地晃着剧本回头想要跟妻子抱怨自己根本没有初恋,却没看见人。

    算了,大概是去洗手间了。

    楼岚继续看下去,[......你的初恋依旧美丽纯洁......]忽略了一堆形容初恋的废话,楼岚视线在后面的剧情设定上放缓速度:[......这天晚上,你们正在玩讲鬼故事的游戏,红房子里忽然停电了,几个男生去查看情况......]

    剧情有省略号留白,估计是给游客自行发挥的余地,楼岚只盯着最后几个字愣愣出神:[......属于鬼的复仇时刻,降临了......]

    所以这不仅仅是角色扮演,还是恐怖主题吗?

    有些怕鬼的楼岚迟疑了,合拢剧本,原地打着转,在扫妻子的兴与为难自己之间徘徊不定。

    ‘明天就是姐的生日了,既然是她说要来的,肯定提前就知道这个主题了。’

    ‘反正也不是真的鬼,工作人员扮演的,肯定也不会多逼真吓人......’

    楼岚说服了自己,游移不定的心也落下了,不再纠结地随手就把剧本扔到了床上。

    对了,姐的剧本是什么身份呢?

    是不是就是他高中初恋?

    楼岚忽然想到这个,顿时明白了,山庄的人肯定会这样安排,毕竟他们俩可是夫妻,再傻的山庄负责人也不可能真给他搞个初恋吧,那不是拆人婚姻吗?

    想通后,最后一点迟疑也放下了,楼岚心思放到了半晌都没见人影的妻子身上。

    去了洗手间,没找到人,反而发现洗手间卫生情况堪忧。

    楼岚对着带陈年污垢的马桶大皱眉头,三分钟后,客房服务员被叫来,听到楼岚不满地抱怨后,面瘫服务员对着马桶,表情空白了数秒。

    楼岚对这里的服务很不满,语气里难得带上了严厉:“这本来就是你们的本职工作,请你加快速度,我不希望我妻子看见这样的洗手间!”

    妻子有轻微洁癖,看见这样的马桶,恐怕之后几天都要纠结于上厕所的问题了。

    这山庄附近又没有别的酒店住所,到时候姐想换个环境都没办法。

    服务员最后还是找来厕所清洁剂,蹲在马桶前开始刷起了马桶。

    不过这个年轻小伙子明显很不满,全程板着脸孔闷声不吭的,整个人偷着股阴气沉沉,让楼岚大皱眉头,私心里很想投诉他。

    转念想着对方年纪轻轻就在这么个堪称人烟罕至的山庄上班,恐怕也有他自己的难处,楼岚也就只能勉强忍了下来。

    好在对方放着冷气的同时工作也还算认真负责,不仅把马桶刷干净了,还把厕所里泛黄的瓷砖也一并刷了个干净透亮。

    送小伙子出门的时候,楼岚拍着他肩膀道谢:“辛苦你了,这些是一点心意,感谢你的认真服务。”

    楼岚本身就是出身穷苦人家,对这样的人颇为同情,就从自己的钱包里掏了一笔小费。

    服务生愣了愣,眼神木讷地直愣愣盯着楼岚看了半晌,没吱声,楼岚以为是这小伙子脸皮薄,不好意思要,就笑着给他塞到了制服胸口兜里,“这是你应得的,小伙子,以后无论在哪个岗位上班,记住,一定要认真以待,态度决定了你在上司心目中的品德分,关键时刻,说不定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虽然因为妻子,楼岚从学校出来后就没有遭受社会毒打,事业上虽然没什么大成就,却也算是一帆风顺。

    可他看得多了,以前刚上大一的时候也曾短暂地做过兼职,知道普通人赚钱的艰难。这一碗鸡汤绝对不是他在自我炫耀,而是真的希望自己总结的一些经验能帮到这位不知名的陌路人。

    服务生默默看着他,半晌,依旧没吭声,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紧张到发僵的走路姿势,楼岚失笑摇头,从进这个红房子开始就没好过的心情终于有了些许缓和。

    转身回房,一眼就看见了站在窗前望着后山树林出神的妻子。

    楼岚心里闪过一抹怪异,不过很快就忽略了,满腔柔情地上前,从后面将妻子拥进怀里,下巴轻轻靠在她肩膀上,与她一起安静地看着窗外大片如油墨画的浓绿。

    “这里风景真不错,不知道森林里有没有可以打猎的区域,我小时候最喜欢带着家里的大黄狗去山里抓兔子。”

    楼岚轻声回忆着当初,声音柔软,说完还亲昵地在妻子颈窝里蹭了蹭脸颊。

    片刻后,妻子轻笑一声,语气有些莫名古怪:“我也喜欢打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