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警花14】

      楚游想查一个人, 但是又不能通过正常的手续去查,所以坐在车里,她接连打了几个电话, 才托人把那家咖啡厅老板娘的基本资料给调了出来。

    这个资料信息很有限, 因为只有对方户口本上登记在册的信息。

    老板娘名叫袁慧,今年五十六岁,离异, 有一女儿, 目前在国外。

    至于她的女儿在哪个国家, 最近有无过境记录,楚游就没办法继续查了。

    对她来说, 这完全不够。

    李栝看她略带愁容, 虽然搞不懂, 但也很想帮她, “游游,你是想查这个袁慧更多的资料信息?”

    楚游抬眸看他, 疑惑地点头:“有点困难,我现在要去她住址附近看看有没有机会打听到一点有用的消息,不适合带你一起去,今天你就先回去吧。”

    在情况未明的现在,她本人亲自去, 其实是很危险的,毕竟她长相确实太亮眼了, 很容易被人记住。

    可偏偏又不能直接去找赵副队报告情况申请帮助。

    这一切都是基于她从原主经历过的记忆里推敲得出的,不能对外人道来。

    李栝皱眉, 佯装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一边开车门走出去一边抱怨:“怎么总想着让我走, 要查人找我啊,我认识个特别厉害的人,只要是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哪怕已经死了骨头渣子都烂没了,它也能给你找出来!”

    同时,在意识中呼叫系统,兑换了一个搜索道具,然后把搜索目标定为欣然咖啡厅老板娘袁慧。

    楚游看他已经给人打电话了,距离有点远,听不太清楚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什么,只能看见李栝说着话,然后不停点头。

    通过唇语,楚游知道李栝是在说袁慧的一些基本信息。

    也就两分钟左右,李栝就从那边过来了,重新上车,拉好车门一边对楚游说一边扣安全带:“那边已经接下了,顶多就是两三个小时,现在我们先去吃个午饭。”

    “两三个小时就能查清楚?”

    楚游暗自惊诧,“这么快?是有什么特殊渠道吗?”

    李栝含含糊糊也说不清楚:“反正人家有自己的渠道,咱能用不就成了?”

    楚游还是皱着眉,神色有些凝重的样子,李栝反应过来,连忙补充:“放心吧,这朋友是个绝对的爱国人士,有这本事都是为我国服务,绝对不会干那种有损国家利益的事!”

    楚游这才舒展了眉宇,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李栝呼了口气,心说有个当警察的女朋友还真要时刻谨记爱祖国爱人民。

    想完了,李栝又为“女朋友”这三个字美滋滋起来,“游游,你说等我见了奶奶,是不是就算见家长了?”

    楚游想着事,冷不丁听他说这个话,愣了一下,顺着一想,没觉得有什么逻辑上的问题,于是点头算是同意这个说法了。

    李栝想颠脚,可惜这会儿正在开车,“那你什么有空,也见见我爸妈爷爷,我爷爷肯定特稀罕你,他当年可是个老革命家,一颗红心向祖国,以前我爸还差点让他送去当兵了。”

    楚游心头一跳,思绪从案件中抽出来,不确定要如何跟他说当年的三十万。

    斟酌了一下,楚游没想好,干脆就暂且放着。

    以后总有机会再见到李太太本人的。

    中午吃了饭,楚游还要等李栝那位朋友回复的消息,所以暂时不回警局,只打电话跟赵副队报告了一下上午在冯景然那里问到的线索。

    “……我的个人想法,是凶手对专注事业,不愿回归家庭的女性怀疑恶意,如果可以,不妨从几名死者身边知道她们本人对婚姻看法的人群下手。冯景然这里,已经确定街坊邻居不知道,朋友同事里也基本排除,唯一的一个可疑地点就是那家欣然咖啡厅……”

    楚游把能说的都说了,对于老板娘的怀疑,却没有说。

    毕竟目前调查的方向,都是敲定在“精通人体构造、有涵养、接受教育程度不低”几个方面,默认的也是男性。

    老板娘都已经五十多岁了,看起来也很和蔼亲切,待人接物热忱善良,怎么看都不可能跟连环杀人案有牵扯。

    事实上楚游自己都不太确定,只是冥冥之中有一种直觉引导着她。

    楚游也只能猜测,这种直觉或许是跟她自己本体是漂泊无定的魂魄有关。

    打完报告,他们就有两个来小时的空闲时间。

    李栝当然舍不得浪费,当即表示自己要回去换身衣服。

    楚游无可无不可地答应了,到地方后没有跟着他上去,只是坐在车里安静地想事。

    二十来分钟后,李栝就下来了。

    所谓的换件衣服也变成了拖着两大箱行李。

    楚游侧身趴在车窗上看他。

    李栝吭哧吭哧把两个行李箱都堆到了车后座上。

    拍了拍手,李栝长出一口气,“哎呀累死我了,一路小跑着上下,东西还有点重。”

    楚游抿唇,瞅了一眼堆在后面明显是加大号的两只行李箱,问:“怎么带这么多东西?”

    李栝挑眉:“多吗?我还有好多东西没带上呢,算了,下次再回来搬吧。对了,你那边的钥匙,给我一份,到时候你肯定没空,我自己搬就行了。”

    楚游:“……”

    默默掏钥匙串,从上面解下来一把递过去。

    李栝连忙接了,宝贝地看了又看才揣进裤兜里。

    “就这上面,二十三楼,密码是你身份证号的后六位数。我另外还有几处房产,回头我编辑了信息一起发给你。”

    顿了顿,李栝声音低缓了些许:“在盐城也有一套,就挨着学校的,买了七年,就偶尔进去住一晚上,装修是你以前喜欢的那种。”

    “里面还有我这些年给你攒的礼物。”

    当初没在y大等到人,李栝还是在附近买了个不大的小家,然后把每年节日买的礼物都堆在那里。

    “咱们的所有纪念日,正是交往,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还有中外情人节,圣诞节,春至夏至秋至冬至,端午中秋双十一双十二春节,所有节日我一个都没漏掉。等我回去把礼物全给你拉回来,这些年的空白就全补上了。”

    李栝说得情动,侧身满眼深情凝视着楚游,“游游,找个时间,我们去领证吧。”

    楚游的心早就被他一幢幢一件件数出来的事说得柔软了,此时满腔对他的亏欠。

    想着既然已经认定他了,早些得到法律的认可也无关紧要。

    “好。”楚游轻轻颔首,轻声应了。

    李栝睁大了眼,有些不敢置信,他就是情之所至,试着一问,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偿所愿。

    满腔激动亢奋无处发泄,李栝双手无措地抓着方向盘,片刻后,猛然转身一把将楚游从副驾驶座上抱了过来,按下座椅后退出更多的空间,把人锁在腿上就喘着气吻了上去。

    楚游吓了一跳,推搡着让他放开。

    李栝死活不干,一手揽着她的腰肢,一手按着她后脑勺把人禁锢在怀中肆意妄为。

    眼看着他动作越发越界,楚游真要被吓呆了,“别这样,嗯,有人会看见......”

    这会儿他们的车还停在公寓地下停车场里,虽然半下午的时候也没什么人,可万一有人来了呢?

    更别说还有监控探头。

    楚游还穿着一身警服,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做出那种有损职务的事。

    李栝见她真要生气了,连忙按下车钥匙上的一个按钮,搂着人哄:“别急没人的,这边都是私人车库,监控器是联通我自己家里的,门已经关了,不会有人过来。”

    楚游这才消了火气,却还是不愿意顺了他的意。

    在家里如何且不说,怎么能在外面这样胡来。

    最后还是李栝又是甜言蜜语又是卖惨卖萌卖力,这才把人勉强拿下,在车里做了两次。事后楚游还想不明白,为什么李栝会变成这样子。

    油嘴滑舌,下流无耻,□□熏心......

    没有经历过太多男人的楚游自然不知道,开了荤的男人在私底下面对伴侣,绝对是世界上最流氓的色狼了。

    过红绿灯的时候,李栝抽空看了一眼身边头发披散着,纽扣也坏了两颗,露出精致锁骨的楚游,脸上餍足的笑掩也掩不住。

    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能在车上实现男人“十大梦想”之一的模式。

    得寸进尺的李栝甚至开始想,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完成另外九种模式。

    楚游衣服都被他扯烂了,自然不能回警局,只能直接回家。

    下车后楚游冷着脸率先上楼,李栝也不害怕,提了两只大号行李箱,慢慢爬楼。

    到了二楼,门果然被关了。

    李栝翘着嘴角得意一笑,从裤兜里掏出已经捂热的钥匙:幸好我提前拿到了钥匙,嘿嘿。

    捅进去,一转,推......

    推不开?

    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

    李栝脸上的笑一僵。

    “游游?游游你是不是顺手把门反锁了?快开一下啊!”

    “游游,我错了,你让我进来,我跪搓衣板,跪键盘,任打任骂,你倒是开开门呀!”

    “老婆?媳妇儿!我知道错了!”

    房间里,楚游气呼呼地进房间缓了湿漉漉的衣服,听见他在外面敲门喊着认错的话,哼笑一声,眸光流转间是她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妩媚。

    等换好了衣服,楚游心情颇好地走到门口,斜靠着门框,隔着一道门听他花式做检讨。

    ......

    “老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在车上强迫你了......”

    这话听得楚游眉心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清晰地认识到,两口子的事就该到床上......”

    眼前的门嘎一声就被打开了,李栝只觉得眼前一花,一股力道就扯着他跌进了门里。

    “你在外面瞎说些什么!”

    楚游脸都红了,怎么也没想到这厮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李栝也不管被关在门外的两只行李箱,一把就将楚游给紧紧抱住了,呜呜假哭:“老婆我知道错了,你不要抛弃我啊,我深情专一,我能挣钱,我还能给你洗衣做饭带孩子,晚上你想要几次我就能来几次......”

    楚游:“......”

    真想退货了。

    然而退货是不可能退得掉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李栝假哭着调戏了一通楚游,又把人按着耍了阵流氓,等到即将走火的时候,门外传来路人的嘀咕声。

    “这谁家行李箱啊,搁过道里,是要扔了吗?”

    楚游清醒过来,推了他一把,“还不快去拿行李箱!”

    还真不想要了吗?

    李栝遗憾地耷拉着脑袋,开门出去,倒是把张望着想要捡便宜的老太太给吓了一跳。

    “哎哟年轻仔,你谁啊?新搬来的吗?”

    李栝笑了笑:“对啊,这我女朋友家。”

    老太太眼神有点古怪,没说什么,下楼走了。

    没多久,小区里就流传起某某户小姑娘被男朋友蹭住吃软饭的小道消息。

    楚游在旁边看着李栝把行李箱里的东西一样样摆出来。

    搭配好的衣服就是十多套,她的简易衣柜肯定是放不下的,李栝苦恼地挠头,“游游,要不然你搬去我那边吧?”

    楚游拒绝:“我挺喜欢这里的,上班近。”

    李栝就没说什么了,“那我明天抽空去定个衣柜。”

    这个楚游没什么意思,看了看床,问:“要不要再换个床?”

    既然是默许他搬进来了,自然是要睡在一起,奶奶的房间不能动。

    李栝却摇头:“这不是挺好的嘛,质量多好啊。”晃了小半个晚上都任劳任怨的。

    而且这张床还是他跟游游第二次,也是七年后复合的关键点,多有纪念意义啊。

    楚游不知道他内里的意思,以为就字面意思。

    这张床确实质量不错,她都用了些年了,换不换倒也无所谓。

    两人随口聊了一些家常,李栝那边的“朋友”就给了回复。

    李栝把手机邮件展开,两人坐在沙发上挨着一起看。

    过了两遍,楚游手指迟疑地点了点袁慧那位据说当初因为不愿意结婚,于是跟母亲闹翻,飞往法国工作多年也不曾回来的女儿“周洁雅”。

    “你那个朋友查人,收费贵不贵?可不可以帮我再查一下这个人。”

    李栝直接就站起身,要去阳台打电话,“我跟它交情好得很,不收费的,现在我就让它帮忙查。”

    同时,又再次买了个道具。

    攒了这么多年的积分,可算是有了用处了。

    用于学习的虚拟教室投影老师,都是系统自带金手指,免费提供给宿主无限期使用。

    别的宿主还会用积分兑些自己想要的,可李栝七年里简直就是清心寡欲到了极点,比苦修都还无欲无求。

    想一想,帮忙使用道具的系统居然还有点小小的激动。

    假装打电话的李栝拿着手机等待搜索,过了片刻,道具传递回搜索结果。

    这结果却是让李栝陡然之间狠狠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