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警花8】吃饭

      “死者身上目前还没找到致命外伤, 具体内里情况,还需要今晚解剖后才能了解到……”

    “经过特殊处理,体表浮现出了很多纵横交错的伤痕, 这些都是不流血的, 力度掌控得很好……”

    “下身没有被侵犯的痕迹,凶手对死者也未曾实施过刻意□□的行为……”

    “从初步的尸检结果来看,凶手在实施犯罪的过程中, 很冷静, 是个老手。”

    彭法医一边干活, 一边跟赵副队说个大概情况。

    楚游垂眸,翻看着赵副队递过来的报告, 那种违和感越发明显。

    就原主死前的记忆来看, 凶手是一名四十多岁高知博士生, 职场失意, 每日颓废,又被妻子背叛, 于是报复社会。

    看起来好像说得过去,告知博士,有足够冷静聪明的大脑。

    四十多岁男性,尚且保留着男性壮年时期的体力。

    没有对死者进行侵犯,也没有□□行为, 强行解释一下凶手有高知识分子的矜持自傲,这也凑合着说得过去。

    可是, 这样一位明显情商偏低,不会处理人际关系的失败者, 如何做到让一心事业的女白领们放松警惕,继而避过所有天网探头将其带走的?

    李栝佯装埋头认真干活, 眼角余光却直往楚游那边瞥。

    看见她蹙眉深思的模样,顿时心里也生出烦躁困扰的情绪来。

    踌躇几息,李栝冷着脸,语气淡淡道:“以死者的尸斑程度来看,可以推测出她的具体死亡时间是在昨天晚上九点到十二点。而伤痕累积最多的时间段,是前天,也就是死着失踪的第二天。”

    顿了顿,李栝站直身,转身看向赵副队,余光却还注意着楚游,“值得注意的是,死者身上的这些伤痕,曾使用过一种叫艾默斯瑞拉药物进行过治疗。”

    楚游心神一动,“艾默斯瑞拉?”这个名字莫名耳熟。

    赵副队也若有所思,估计也是听说过这名字。

    李栝终于有了理由转眸直视她,“国际佣兵十分偏爱的一种外伤特效药,价格昂贵,堪比黄金。”

    彭法医都惊住了,“你怎么知道有这种药物?”

    虽然保护得很好,可尸体还是不可避免的被雨水沾染了。

    且抛尸前,死者尸体也曾被处理过,能得到的线索基本没有太大指向性。

    李栝总不能说自己是用积分兑换了死者十二小时之前的全身复原模式吧。

    好在他近些年在这方面研究得比较深,此时被问到,李栝从容抬手,骨肉匀称的拇指与食指指尖并拢,轻轻搓了一下,“是触感。有关这种药物,我恰好曾经因为一篇论文的需要,特意去了解过。”

    旁的就不需要说太多了。

    彭法医满脸佩服地感慨:“真是英雄出少年,李医生不仅在伤痕上有研究,心思也很细腻。”心思细腻什么的......

    李栝不自在地手指微微弹动,下意识又要转眼去看她。转到一半,李栝反应过来,连忙收回视线,强行落回停尸台上。

    这个药是个意外突破,赵副队很高兴,可算是有了能使劲儿的方向了!

    “那这个深度的尸检,准备是今晚连夜加班还是......?”

    说话间赵副队一个劲儿看李医生,意思表达得很直白了,希望李医生能陪着熬夜加班。

    可对方只是从外面的法医鉴定所请来的外聘专家,赵副队也不好直接强行要求。

    李栝没吭声,还在竖着耳朵听楚游那个方向是否有穿来属于她的动静。

    彭法医沉吟片刻,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李栝,张了张嘴,还没说出话来,那边楚游就出声了,“副队,今晚我申请留在这里帮忙,有了结果,也好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你。”

    赵副队想了想,思及自己这个徒弟心细如发,每次都能从别人的思想死角开拓出让人惊喜的新思路来,自然没有阻止的道理,“那你就留下来帮彭法医的忙。”

    帮忙就是说法上好听,大家都心知肚明。

    彭法医也没介意,笑呵呵地默许了。

    这时候赵副队也厚着老脸问李栝:“李医生,你看你今晚有空吗?要不然,留下来帮个忙,中途要是想离开,回去休息什么的,也完全没问题。”

    “这次的案子影响实在太过恶劣,也请你体谅一下我们急着破案的心情。”

    彭法医帮着说话,“是啊,目前才两个月,就已经有五名年轻的女性死于凶手的屠刀之下,我们也看得心痛啊。”

    李栝早在楚游说要留下的时候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主动留下了,这会儿两人“苦口婆心”地留人,他反而有种自己“不务正业”的心虚。

    好在这几年他别的没练出来,一张冰山脸却是练出来了,不动声色点点头,没说话,一副被二人所说的话所打动,于是勉强自己留下来加班的意思就表达出来了。

    他的这个点头,让赵副队跟彭法医都狠狠松了口气。

    单只看李栝目前的表现,两人就对他的能力抱有很高的期待。

    眼看着时间也不早了,赵副队看了看时间,招呼起几人一起出去吃个饭。

    “磨刀不误砍柴工,咱得先把刀磨好,走吧,刚才小张还跟我说发现警局隔壁那家干锅就很好吃。”

    主要请的还是李栝,其他都是自己人。

    平时李栝从来不参加这种饭局,可今天却一点拒绝的意思都没有,顺水推舟推得很顺。

    楚游赶过来之前就吃过了,到了饭桌上也没胃口,就捡着面前的一碟腌莴笋丝随便吃了几口。

    在场的有赵副队打头,彭法医,彭法医的助手,几个男人都是埋头吃饭,习惯了风风火火的速度,一时也没注意。

    李栝等啊等,等到赵副队都开始添第二碗饭了也没等到他这个当师傅的劝徒弟多吃点,心里那个急啊。

    眼看着一顿饭都要吃到尾巴上了,一边是依旧没吃几口饭的楚游,一边是根本没有发现她不对劲,进而劝一嘴的三个大男人。

    李栝抵不住心里的担忧,暗自一咬牙,板着脸把自己面前的一碗清水煮虾转了过去,摆到楚游面前。

    楚游正低头一边数着莴笋丝吃,一边琢磨案子,眼前忽然出现一只手端着一盘虾。

    轻轻嗑哒一声响,盘子就端端正正放在了她面前。

    其他三个人吃得专心,可也不是死人,李栝这动作可不算小。

    于是三人纷纷看了过来。

    赵副队看看李栝,对方淡着脸垂眸吃菜,耳朵却一点点红了。

    再看看自家漂亮徒弟,面色如常,一双总是清泠泠的眸子却转向了旁边的李栝。

    思考的时候下意识嗦了一下筷子,赵副队好奇地继续看自家漂亮徒弟的反应。

    其他两人也不自觉放轻了动作,等着看后续。

    楚游转眸扫了这三人一眼,没什么特别表示,就跟李栝低声说了句“谢谢”,然后就筷子一转,夹了只虾到碗里慢腾腾地剥。

    她跟李栝的老家海城是个沿海城市,从小就吃过不少海鲜,对于剥下这种事,便是使着筷子也是灵活有技巧。

    都没看清楚她的动作,那筷子尖就唰唰几下戳撬撑,然后一个完整的虾肉就被她夹了出来,送进了嘴里。

    只看那画面,都是一种享受。

    “楚警官很会吃虾啊。”彭法医的助理,一个程默寡言的小哥忍不住感慨。

    彭法医也点头表示赞同。

    赵副队笑呵呵,一双眼睛却往李栝那边打量,“以前一起吃饭,还真没发现小楚有这本事,下次来家里吃饭,让你师娘把虾都留给你剥。”

    楚游翘着嘴角点头应下了。

    看她笑,李栝也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连忙端碗刨饭给挡了过去。

    [系统,我给她的虾她吃了,她是不是心里其实也还对我有点意思?]

    李栝很没出息地在心里偷偷跟系统分享快乐,可惜他这种隐晦的快乐并没有被系统检索出来。

    有了这一出递虾吃虾的事儿,李栝潜意识里就觉得自己跟楚游关系也没那么冷淡,回去的路上就有点忘人设了,不知不觉间就站到了楚游旁边的位置。

    除了楚游,其他人也没察觉有什么不对,因为大家都是边走边议论尸检线索的事,说着正事,也没人分心去多想旁的。

    对于李栝的靠近,楚游也没特别的反应,既没有曾经甩了对方的高高在上,也没有尴尬抵触,说旧情难忘也谈不上。

    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对于曾经自己拿他换了三十万这件事,感到抱歉。

    有了亏欠感,面对他的时候,就有了楚游目前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包容心态。

    赵副队拿着报告先回去了,楚游留在这边。

    吃饭,回来的路上,这就算是休息过了,到了尸检室都不用人说,彭法医就在助手的帮助下重新换上简便防护服。

    楚游要进去围观全过程,自然也要穿,可助手还在帮彭法医系背后的带子。

    怀揣着某种心思,李栝取下一套防护服,以询问的眼神看向楚游。

    楚游挑眉,明白过来,抬起胳膊就着他扯开的姿势,就把两只手穿进了衣袖里。

    穿完了,动作自然地转身,背对着他站好。

    李栝没想到她接受得这么干脆,刚才他扯开也只是想让她明白自己要表达的意思,结果她就这么直接穿上了......

    刚才那一瞬,给了李栝对方要走上前拥抱自己的错觉,害得他小心脏蹭一下就蹿到了喉咙口。

    垂着眼睑,看着面前背对着他站得腰背笔直的女人,李栝心情复杂,煎熬闷沉中透着一丝丝甜。

    这一丝甜,像是一滴春雨突兀而又理所当然地坠落在了他干涸龟裂的心田,早就已经死去的幼苗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李栝厌恶这样的自己。

    不受控的,全然为另一个人的喜怒哀乐一举一动牵扯着心神。

    像是一只可悲的提线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