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警花6】我忘记她了

      楚游已经在这里住了三年多, 经常没时间去采购日常必需品,连续一年多的线上超市采购,已经让附近线上超市的几个送货员小哥都认识她了。

    像楚游这样让人看一眼就难以忘怀的气质大美女, 送货小哥也忍不住每次都抓住机会多跟她说两句话。

    倒不是有什么想法, 咳,当然,悄悄地想, 肯定是想过的。

    最主要的就是想多看两眼, 多听她说两句话。

    回头就能接受同伴们羡慕的眼神。

    可惜在工作状态之外, 楚游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寡言,客气地对小哥道了谢, 点点头算是回应, 一个眼神, 就让小哥不敢继续闲扯了。

    楚游知道对方也没什么坏心思, 只是对她来说,工作之外的时间, 全都是格外珍贵的。

    除了必要的关系维护,旁的并不值得她浪费时间。

    就目前而言,她的名单里只有奶奶。

    北市某普通小区里,李栝抿着唇埋头认真爬楼梯,一步一步, 丝毫也不顾自己住的是十八楼。

    因为一刻也没停歇,到门口的时候, 脑子有缺氧性的晕眩,李栝靠着冰冷的墙壁, 仰头呼出一口气,下垂的嘴角还是耷拉得厉害。

    [系统, 我是不是骨子里就刻着贱这个字儿?]

    李栝瞳孔毫无焦距,整个人丧得一批,全然没有面对外人时的高冷孤傲遗世独立。

    系统只是个未来科技产品,并不具备“人”的情感,所以无法给出更人性化的安慰,只是搜索了一下信息库,机械音给出了教科书式答案:

    [宿主李栝先生现在只是人类在爱情中丧失主权沦为奴隶的正常表现……综合所诉,李栝先生正处于失恋状态中,这里有两个建议:一、交给时间来冲淡;鉴于李栝先生已经深陷此状态七年之久,系统不建议您尝试这一建议。二、开始一段新恋情。人类的爱情具备可替代性,您可以在周围寻找合适的恋爱对象。]

    李栝对此充耳不闻,根本不是想听它叨叨叨,完全把它当成了树洞,[她怎么可以变得那么快!你说,我们谈恋爱的时候,啊,就校园里,那时候多纯洁啊,连牵着手都都偷偷躲在天台那儿的楼梯间。]

    系统自动搜索校园恋爱相关资料,还没总结归纳给出回应,李栝又说:[你看见没?呵,看我的眼神那么冷那么淡,就像真的不记得我一样!]

    说着说着,李栝眼眶一热,自觉丢脸地抬手胡乱抹了一下脸,[我也不认识她了!]

    关键词从“忘记”跳到“宿主不认识楚游小姐”的系统:[……]

    自己往自己心里扎了几刀,把自己虐伤心了,李栝才缓过神来,站直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白衬衣。

    之前换到自己车上的时候,鬼神神差中,李栝还换了身干净的白衬衣黑西裤。

    车上没有备用的鞋子袜子,他就用毛巾把皮鞋擦得干净锃亮。

    如今身姿笔挺地站在门口,正常的“李医生”瞬间重新出现。

    按开指纹锁,打开门,李栝低头一看,蹬鞋子的动作一顿。

    眉头皱了皱,很快就松开,恢复成冷淡的神态。

    李栝如常换了室内拖鞋,转过玄关,就看见双手环胸,表情不是很好的母亲李太太。

    “妈,你怎么来了。”

    说了问句,语气却淡得没有丝毫起伏,像杯乏味的白开水。

    李太太看见他这样就来气,可这么多年了,骂也骂了,打也...算是打了,这小子就是这死样儿,李太太都懒得就此事对他生气了。

    “过来,坐下。”李太太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自己旁边的沙发。

    李栝脚下顿了顿,到底是自己母亲,垂着眼睫慢腾腾走过去,却没挨着她坐,而是单独捡了旁边的单人沙发坐下。

    李太太从身侧的小坤宝里摸出几张照片,拍到茶几上,“这个星期天,你把时间空出来,这几位都是你叔叔伯伯们家里的女儿,国内国外名校高材生都有,长得好,性格也不错,洁身自好,对感情认真......”

    这已经是老调重弹了,李栝学医,直接就学了七年,之前在学校里的时候根本就是异性绝缘体,盐城y大医学院里出了名的高岭之花。

    别人都羡慕李太太有个好儿子,长得好脑子好,干一行精一行,既不吃喝嫖赌飙车打架,也不乱搞男女关系,可以说是洁身自好的标杆,在他们这个圈子里,不少人都瞄准了这个女婿人选。

    虽然当初跟家里闹翻了一意孤行报考了医学院,不能继承家里的产业,可人家干什么都能闯出名气,单这一点,就够打当初暗地里看笑话的那群人的脸了。

    可这些人哪里知道李太太的烦恼啊。

    李栝眼皮子都没撩一下,“没空,不去。”

    李太太咬牙,忍了,“你看你,年纪也不小了......”

    李栝抬眸,“才二十五。”不老!还属于小鲜肉范畴!我也可以喊小姐姐!

    不断给自己做心理疏导的李太太:“栝栝啊,你看,今年你二十五了对不对?找女朋友,不是那么快的,总要慢慢了解一下,以你的工作繁忙程度,一个星期约一次,至少要两个月才能确定是否交往。”

    “这还不算其中遇到不适合的人于是耽误的时间,今年能确定女朋友就已经很不错了。交了女朋友,总不能这么快就结婚吧?毕竟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我跟你爸爸都希望你能跟你喜欢的人共度余生......”

    母亲的说话声缥缈着渐渐模糊,李栝又想起了曾经。曾经她接受自己追求的时候,也曾经说过,爱情是十分慎重而又神圣的一件事,她希望能谈一次一辈子的唯一的恋爱。

    那时候他多震撼多感动啊,掏心掏肺指天发誓表示自己一辈子就喜欢她一个人,心里也只让她一个人住进去,连以后的孩子都没这个待遇。

    李栝恍惚间,不太确定当时她的反应了。

    好像是满眼带笑地俏生生站在那里看着他,又好像是安静认真地听着他说那些幼稚到可笑的誓言。

    记忆像是蒙上了一层薄纱,透过时间的长河,他自己都看不分明了。

    分不清哪些是真的,哪些是他自己伤心过度脑补出来的假象。

    李栝:[系统,你看,我把这个都忘了。]

    所以其实他已经在忘记她了,对吧?

    系统安静如机。

    “......所以啊,从认识,到接触,到谈恋爱,再到订婚结婚,至少需要四五年,到时候你都已经三十了,年纪刚刚好。”

    李太太见自己说完,儿子都没吭声,顿时就明白这小子又在走神儿了,一肚子气再也憋不住了,瞬间拔高了音量:“李栝!你还把我这个当妈的放在眼里吗?!”

    李栝回神,点了点头,“放了。”

    李太太一噎,火灭了,就剩气儿在肺里憋着,同时一股烦躁不安也不可控制地翻腾起来。

    李太太语重心长地劝解:“小栝,你别这样,哪个男人一辈子不喜欢几个女孩子?爱的时候觉得没她就活不了了,其实等你迈过了这个坎,再回头你就会发现,那些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栝赞同点头:“对,这个话我认同。”

    我现在就能回头,云淡风轻满不在乎。

    李太太却不认为儿子是真的赞同,只是换个方式在怼她。

    “......小栝,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来?已经七年了,你已经长大了,该成熟了。”

    李栝死鸭子嘴硬,表情冷淡眼神疑惑:“什么走出来?我现在很好。”

    “很好?”李太太怒气冲冲,“很好你会变成现在这幅棺材脸?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还不是在学你那个初恋!你的性格我这个当妈的还能不知道?打小就那狗脾气,犟起来火车头都拉不回来。”

    “就你满十岁的那年,你爸招惹了你,你咋样?都直接跳到椅子上跟你爸对吼了!”

    想到儿子这些年翻天覆地的变化,李太太也心酸,情绪上来了,忍不住眼眶泛红。

    吸了吸鼻子想要克制情绪,却越想越难受,最后哽咽道:“什么冰山帅哥,什么高岭之花,你丫就一狗脾气。”

    那十几年里,李太太没少为孩子的脾气担忧过。可现在她却无比希望孩子能像原来那样,有哭有闹有大笑有拍桌子与人针锋相对。

    也总好过他现在这种万事不关心的德性。

    在别人看来,是稳重,是性情高冷。

    在当妈的李太太看来,就是要死不活。

    李栝没吭声,弓着背,手肘搭在腿上,垂着脑袋看着脚下踩着的地毯。

    这个房子不大,可这会儿却空旷得厉害。

    李栝的心里也很乱,既有对父母的愧疚,也有对自己的唾弃,更多的,却是让他更自我唾弃的卑微。

    母亲的话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大的震撼,因为从始至终,他自己就比谁都清楚自己是什么样儿的人,这些年又是怎么一步步变成这样的。

    爱一个人,爱到她离开了,自己也一天天变成与她相似的人。

    就像多像一分,她就离自己更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