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妹妹12】女朋友

      也不知道袁歌怎么研究的, 第二天早上安恬起来的时候就发现家里多了个智能保姆机器人,会做家务会报今日新闻的那种!

    顶着个鸡窝头飘出来上厕所的安恬看着一个圆滚滚的球滑来滑去拖地,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

    旁边, 眼睛底下挂着俩黑眼圈的袁歌正在埋头对着笔记本电脑敲敲打打。

    听见妹妹出来的声音, 袁歌精神一震,对着她露出个超过一百八十度的灿烂傻笑:“恬恬,起来了?”

    安恬有些迟钝地扒拉几下头发, 指了指圆球, “哥, 这什么?”

    睡眼惺忪的妹妹真可爱。

    “这是我换来的保姆机器人,叫小球, 以后家里的活儿都让它包了。”

    小球扭头看过来, 上下扫描了一下安恬, 对比信息库, 两条横线眼睛立马变成两颗桃心:“早上好,全宇宙最可爱的女主人~”

    尾音是真的带波浪线的那种, 把安恬都听出了满胳膊的鸡皮疙瘩。

    “今天的女主人也是超可爱的啊,比天边初生的太阳还要光彩夺目,啊,能做女主人的舔狗,小球真的好幸福~~”

    安恬无语地扭头看袁歌:“舔狗?”

    还有这样说自己的?这什么保姆机器人啊。

    不会是袁歌输入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的指令吧?

    袁歌也有些尴尬, 连忙打断小球的彩虹屁,“小球, 去准备早餐。”

    小球脸上的红心眼睛闪了闪,恢复成一条横线, 声音也恢复了不带情绪的机械音:“是的男主人,小球马上就去。”小球说是只球, 但运行的时候还是有手有脚有脑袋的,手是两只可伸缩的机械爪,脚是两个万向轮子,脑袋是从球面顶起来的一个盖子。

    操作台则是在肚子上,能量即将耗光的时候它会自行转到太阳能晒到的地方进行充能。

    遇到没太阳的时候,它也会敞开肚子,从空气中捕捉自己能够转化的能量。

    “买回来刚试调了一下,还没改造完。”

    袁歌有些担心刚才小球的那一波彩虹屁影响自己在妹妹心里的印象。

    虽然那些彩虹屁指令就是他输入了。

    但是,谁知道当面听的时候就那么尬呢。

    安恬点头,继续往厕所飘,飘到厕所门口的时候,安恬忽然想起个问题,扭头瞅他:“你都没工具,怎么改造?徒手造电路集成板?”

    袁歌都被她这个问题给整懵了,愣愣道:“不是啊,就改软件,硬件还没条件改,正在学习。”

    而且,徒手怎么造电路集成板?

    袁歌怀疑自己能力不够,要让妹妹失望了。

    安恬就是忽然这么一问,知道身为男主也不可能超脱现实做到这一点,“哦”了一声,转身进了厕所。

    小球确实很好用,安恬就是上个厕所刷牙洗脸的功夫,再出来,家里就飘起了食物的香味。

    谁说机器人做出来的饭菜就没有灵魂了?要灵魂干啥?味道好还能吃现成的不就得了!

    吃了早饭,看着整洁干净的小家,安恬心情好得不得了,路过兢兢业业又在拖地的小球时拍了拍它只有个半弧盖的脑袋,换来小球又一波毫无尺度的彩虹屁。

    “那你现在还去你师兄那个工作室吗?”

    安恬看袁歌也觉得很满意,这就是居家宅男的优点啊,有了金手指,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家用类,务实又体贴!

    见妹妹要出门了,袁歌也起身,把电脑收拾进包里,“不去了,我在网上报了个机器人比赛,最近就在家里重新研究一下小球,做个小球2号去参加比赛。”

    普通人想要走研究发明这条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特别是他要走智能机器人这条路。

    好在还有机器人比赛这个路子可以走。

    安恬对他是完全相信的,虽然搞不太懂,却也没多问,“那我去上课了,想吃什么,中午回来的时候我要去买菜。”

    袁歌把电脑包往肩上一挎,“我跟你一起啊。”

    “嗯?”安恬疑惑:“你不在家研究小球吗?”袁歌笑了笑:“不急于一时。”顿了顿,红着耳朵目光热烈地看着她:“送女朋友去上课,应该的。”

    安恬:“……”

    他不说,自己都差点忘了。

    好吧,现在她也是有男朋友的小仙女了。

    可关系变了,怎么连平时一些很容易就能做的亲密动作她都束手束脚不好意思了呢?

    甚至回想起以前种种,安恬都想捂脸钻墙角。

    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这么容易害羞。

    安恬:我果然是个小仙女。

    出门的时候,袁歌一直等着她来挽自己胳膊,可左等右等,眼看着都锁了门下了两层楼的台阶了,还是没等到。

    走在后面的袁歌仔细观察,发现安恬浑身的不自在,脚下顿了顿,抿唇,悄悄呼出一口气,然后加快步伐追了上去。

    两人在转角处肩并肩,袁歌垂着头看路,挨着她的手却往下一捞,颤抖着气息把一只柔软纤细的手紧紧攥在了手里。

    安恬浑身一个激灵,脚下打绊,自己把自己给绊得一个踉跄往前扑去。

    袁歌吓了一跳,猛地一扯,把人扯回了自己怀里。

    “你没事吧?”两人一个低头一个抬头,视线在半空相触。

    一种微妙的暧昧在空气中弥漫。

    安恬红了脸,支支吾吾说没事,手忙脚乱从他怀里退出来。

    袁歌一手扯着电脑包的带子,一手牵住她,低头看脚下,“还是牵着吧,别、别又摔了。”

    “噢。”安恬没挣开牵着的手。两人埋头继续下楼梯。

    等到从楼梯间出来的时候,两人牵着的手已经变成了掌心相对十指紧扣。

    上了公交车,这次被袁歌圈在角落的安恬没胆子像以前那样了,背对着袁歌,双手把着护栏,老老实实看向车窗外。

    袁歌闻着妹妹头发上的香味,又有这个体&位的触碰,十分艰难才控制住自己满脑子带着颜色的浮想联翩。

    袁歌不是第一次去安恬学校,却是第一次陪她上课。

    因为有袁歌在,安恬也不敢坐到前排去,那不是明目张胆当着老师的面谈对象嘛。

    “安恬,这就是你男朋友啊?今天陪你上课?”

    “是啊。”安恬腼腆又骄傲地给予回应,具体如何表现这样矛盾复杂的情绪?

    咳,脸上笑得腼腆,还带红脸的,可小下巴却抬了起来,眼神里都是骄傲:看,这我男朋友,帅吧!

    看得人牙酸。

    某处星级酒店。

    大床上,女生被手机设置的铃声吵醒,伸手摸到手机,按掉了闹铃。

    看了眼旁边还在睡觉的男人,女生小心翼翼坐起身,去捡地上到处丢着的衣服。

    男人还是被她的手机闹铃给吵醒,不耐烦地翻了个身,眯着眼看她光着身子,只觉一片白花花,没意思得很。

    忽然就想到了那个牙尖嘴利的小辣椒。

    男人坐起身,伸手拿了烟,叼上,没急着点,声音含糊懒散地问:“让你约个人出来,怎么还没消息?”

    刚穿好内&裤的女生动作一顿,心虚地低头,不敢回头去看他:“就、没找到机会。你知道的,上次她也看见我跟你是一伙的,根本就不给我靠近的机会。而且最近她好像很忙,上完课就溜了,连选修课都翘了两堂。”

    这也是实话,按照之前安恬的习惯,就算是不重要的课她都一定会去上,就像少上一堂就亏大发了似的。

    谁知道最近居然不这么抠了。

    女生也很郁闷啊。

    男人啧了一声,抬手拿下嘴上的烟,夹在指头上把玩,“你得给我想办法,不搞到她,老子心里就痒得不行。”

    女生撇了撇嘴,心想你痒的不是心,是裤&裆里那二两肉吧!

    莫少皱着眉想了想,侧身,从裤兜里掏出钱包,抽出一张卡扔过去,“这里面还有十来万,你要是能办成,这些钱就是你的了。”

    女生眸光一闪,套上内衣带子,一边反手扣着搭扣,一边盯着那张卡挪不开眼。

    见她这样儿,莫少毫不掩饰地发出一声嗤笑,掀开被子,大大咧咧弯腰捡起浴袍,随意穿上,系着带子语气轻慢地吩咐:“我知道你这种人,自有自己的办法给我办成这事儿。放心,有了那小辣椒,我也不会忘了你。”

    想着把那辣妞压在身&下&肆&意蹂&躏,莫少伸手摸了摸腹下三寸处那二两肉,越发心痒难耐。

    女生犹豫了片刻,最后一咬牙,弯腰拿了那张卡,张嘴刚要说什么话,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

    “就是这里?”

    “肯定没错儿!”

    “对对对就是那小子!”

    “嗦啥,上啊!”

    一群穿黑背心的壮汉一拥而入,吵闹着如洪水冲了过来,二话不说就把莫少给按在了地上。

    女生吓得花容失色,捏着卡忙不迭往墙边退,瞪圆了眼看莫少被这群来历不明的大汉给围着又揍又踹。

    一阵惨叫声后,一只大脚踩在莫少脸上,胳膊上印满了纹身的男人俯身,嘴唇一动,tui了口唾沫在莫少脸上。

    男人粗声粗气道:“就是你这弱鸡小白脸儿睡了我们大哥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