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妹妹6】莫少

      安恬不明白袁歌为什么忽然又闷闷不乐的了。

    难道男人每个月也有那么几天?或者是刚发泄完,觉得没脸见她?

    安恬搞不懂,只得感慨一声男人心海底针,也就不再深想了,开始准备午饭去。

    下午还有课,中午就随便炒两个简单家常菜算了。

    念及袁歌心情不好,安恬难得良心发现,没准备奴役他。

    从冰箱里捡出要用的食材,转身进了厨房,正站在料理台前准备自己动手处理食材呢,谁知刚回房没多久的袁歌又出来了。

    进了厨房,袁歌什么话也没说,拿了盆把菜都装进去,默默低头,该洗的洗,该切的切。

    切完了菜,又蹲在地上对着放在墙角的垃圾桶剥蒜,“下午我去师兄工作室看看,还要去学校办理一些实习的手续。”

    把饭蒸上,闻言,安恬点头:“我下午有两堂课,晚上给你做红烧肉。”

    语气都挺正常的,话题也很居家。

    发现彼此之间的相处方式恢复如初,两人都偷偷松了口气。

    安恬:老歌终于恢复正常了,闲鱼宅男忽然忧郁深沉,还挺不适应的。

    袁歌:妹妹应该没怀疑,虽然是有点戳人,可这样也不错。

    吃过饭,两人一起出门,坐车到了大学城那边,就分开了。

    到了学校,安恬还没进教室呢,就被等在教室门口的人堵住了。

    这人穿一身球服,抱着个篮球,头发被束发圈箍得飞起来,整个人透着股运动男孩的阳光,长得也算是小帅。

    是在校园里很受女孩子欢迎的类型。

    这人正是上午那三个塑料女同学所说的夏师兄。

    安恬看见他的时候,对方一转眼,也很快发现了安恬,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个灿烂的笑。

    笑容刚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笑也散了开来,看起来有种难过落寞。

    世界上最能打动人心的表情:忧郁者的浅笑,开朗者的忧伤。

    阳光运动大男孩夏师兄此刻就是这么个情况。

    旁边有知情者都忍不住给予一个怜悯同情的眼神,然而郎心似铁的安恬什么感觉都没有,甚至还很不耐烦。

    除了面对袁歌,对其他任何会给她带来麻烦并且浪费她时间的人,安恬都没好心情。

    更别提耐心了。

    你给我钱吗?给我钱,我就可以耐心到你七大姑八大姨奶奶老妈都羞愧拜服。

    夏师兄用欲言又止的眼神看着她,“可以跟我聊一聊吗?”

    一看就知道肯定是上午那三个事儿逼回来宣传得很卖力。

    安恬疑惑地眨巴大眼睛,表情无辜,抱着书歪头问:“可以啊,聊什么呀?不过要快一点,还有几分钟就要上课了。”

    内心呵呵:聊个铲铲。

    夏师兄本意是翘课出去找个地方坐着聊,见状一噎。

    踌躇地动了动脚,夏师兄侧身,示意安恬往那边走。

    安恬站在原地,稳如老钟,像是没看懂他的肢体语言,依旧站在原地看着他,明显还在等对方说话呢。

    没办法,夏师兄只能打消了原本想说的那些腹稿,低头看着脚尖,问:“听说,你有男朋友了?”

    想要围观吃瓜的路人纷纷放慢脚步。

    安恬心无芥蒂,露出个甜蜜的笑:“是啊,我跟哥哥是初中就谈上的,一直到现在,我们还准备等我毕业了就结婚。”

    所以你们这些烂桃花有多远就滚多远好吗?

    喜欢就算了,安静一点离我远一点,像老歌那样偷偷暗恋不行吗?

    在安恬已经成型的认知里,自己不想要的不喜欢的,又非要凑到自己面前来的,那就是坏的。

    桃花也是如此。

    原本还有话说的夏师兄一听人家是初中就开始谈,一路高中大学,走过来这么多年,感情怕是深厚得很。

    这样一份感情,但凡三观正常一点的人,谁能不选择黯然退场呢。

    夏师兄是安恬追求者里追得最坚定,也是最频繁出现刷存在感的那一个,此时也不由双眼黯然,抬眸勉强扯出个笑,含糊说了声祝福语,抱着篮球转身就跑了。

    “安恬,你...会不会说得太伤人了。”

    有代入感太强的女同学忍不住心酸,迟疑着站出来。

    安恬回头,拉长着脸瞪她:“我说什么了?”

    别以为我刚装无辜小白兔,就真以为我小白兔了啊。

    信不信老娘张口就能撕了你?

    女同学一想,对方刚才就说了自己跟男朋友的交往,旁的也没说什么啊。

    再看安恬准备随时翻脸的表情,女同学被朋友拉扯着,不由讪讪然笑了笑就溜进了教室。

    “哼!”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安恬抬手勾起脸颊边碎发别到耳后,一甩脑后柔顺靓丽的马尾,抬着下巴就进了教室。

    下午有两节课,最后一节是大课,四个班一起上。

    后面都挤满了,前面靠中间的三排却基本上很少人坐,像是学生们默默为老师挖出的空气圈隔离带。

    安恬却喜欢坐第一排,既能免除被追求者打扰,又能满足自己占便宜的心理。

    ——都交了那么多学费了,不好好上课,不多看几眼老师,那不是亏了嘛!

    无疑,坐在这里不仅能吸引老师的注意力,也能频频引来同学们看“勇士”的目光。

    最后排,靠门口,一个吊儿郎当,装逼装到室内戴墨镜的青年嚼着口香糖,目光四下游弋。

    在扫过前排,看见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的少女时,青年目光一顿,忽然来了兴致,歪到旁边的女生耳边问:“那个刚回答问题的,叫什么名字?”

    被问的女生本来正在假装好好听课,实际上注意力却放在了身边这人身上。

    听闻他忽然关注起别的女同学,女生原本还带着晕红的俏脸一沉,有些不想回答他。

    可想到对方平时的行事作风,女生又不敢不回答,只能憋屈着冷声道:“叫安恬,你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人家可是有个从初中就在一起的男朋友。”

    青年却哼笑一声,饶有兴致地关注着那个背影,漫不经心的说:“谈了这么多年,肯定早就腻了。”

    再说了,看着那么一对儿感情深厚的情侣分手,岂不更有意思。

    安恬下了课就急忙想要早点回家,出教室的时候埋头掏出手机,准备给袁歌去个电话,问问他那边怎么样了。

    虽然袁歌是哥哥,可安恬对他就是有操不完的心,总觉得这只小弱鸡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被人给欺负了。

    谁知手机刚捏在手上,刚按了解锁,横向里忽然伸出一只手,一把就抢走了她手上的手机。

    “?!!!!”

    安恬心头猛地一跳,张嘴发出一声尖锐而又高亢的叫声,抬头二话不说举起手上的书就砸过去。

    校园里居然也有抢手机的小贼!

    虽然很奇怪,但更重要的是她的手机是今年才买的,四千多大洋!!!

    誓死保护手机的决心给本就勇猛的安恬增加了无限勇气与力量。

    那“小贼”抢了手机还没来得及跑呢,就被迎面兜头砸来几本厚厚的书,顿时整个人都懵了。

    “叫你抢我钱!叫你抢我钱!!”

    砸懵了小贼,趁机夺回手机,安恬一腔怒火还烧得旺盛,砸了书,就撸袖子直接上。

    一脚狠狠踢在对方膝盖上,那力道一点也不“女生”,踢得人膝盖剧痛,一个踉跄差点跪倒在地。

    还不等反应,因为弓腰而暴露在敌人眼前的后脖颈就遭到了一记肘击。

    噗通——

    抢手机的“小贼”摔在了地上,随后而来的就是毫无章法的拳打脚踢。

    跟着青年一起的女生都惊呆了。

    周围不明所以的同学也都看傻了眼,不过也有脑回路神奇地与安恬一致的男同学反应过来,立马上前帮忙。

    倒是有些看明白的同学表情诡异:这,这不是网上耍帅要女生联系方式的套路吗?

    眼睁睁看着莫少被安恬打得鼻青脸肿鼻血长流,又被几个男同学揪着后脖领反剪双手抓了起来,女生终于反应过来,连忙推开围观的人,狼狈艰难地挤了进去:“快放手快放手!这位是莫家的少爷!”

    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什么莫家,有耿直男生就唾弃地瞥了那女生一眼,“嘁,还少爷呢,这都啥年代了,搁这儿整啥少爷?我还姥爷呢!”

    女生都要疯了,跪在地上抖着双手想要去捧莫少的脸,却又怕弄痛了他。

    要知道这位莫少可是小心眼得很,女生只是他目前感兴趣的一个猎艳对象而已。

    “不是!这位是,是我朋友。”

    安恬抱过围观同学帮忙捡起来的书,听了这话,斜着眼睨她:“哦,你朋友就能冲上来抢我手机啦?你给帮忙赔钱?”

    女生傻眼,愣愣地都反应不过来,下意识顺着对方的话去思考:“不是,不是没抢到嘛。”

    安恬眉毛一竖,嗓音拔高:“哦,你还可惜上了是吧?好哇你们肯定是同谋!我手机没被抢到,那是我反应快,还有这么多同学帮忙!”

    说着,还看了看周围的同学。

    但凡被她目光看到的同学,都忍不住油然而生一种自己干了件见义勇为之事的豪情,一个个挺胸抬下巴,赞同点头。

    “没抢到,那也不代表你们就没犯罪,杀人犯没把人杀死,那就不叫犯法啦?同理可证,你们抢东西没抢到,也是抢劫犯!走,送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