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13】问

      哪怕已经到了七大姑八大姨嘴里“老姑娘”的年纪,言玥依旧浑身少女感十足,坐在公交车上都要被老人家关切地问一句为什么没去学校上课的那种。

    少女一阵风地蹿到面前,连带着身边的风都瞬间沾染了她身上若有似无的淡雅清香。

    残酷厮杀你争我夺阴谋阳谋所带来的阴郁沉重感在青年心底一点点沉淀,一颗冷硬的心也一点点柔软。

    初显棱角的冷峻面容上浮起浅淡的笑意,叶安伸手,轻柔地为她捋了捋汗湿加风吹于是悄然翘起的额发:“嗯,回来了。”

    言玥欢喜得忘了别的,习惯性抬手拽住青年的衣角就要拉他往前走:“刚好妈今天去买水果鸡了,我打电话让她早点回来,中午就能吃上啦。”

    其实炖鸡自然是要用小火慢慢煨着才更香,可言玥不敢奢望青年能在自己家停留太久。

    现在的他,应该已经在他那个世界闯出了一片天地,忙碌充实的人生自然比不得她们这样普通凡人的琐碎小日子悠闲。

    相较于言玥的喜形于色,叶安更显淡定从容,只有熟悉他的人才能发现,自见到言玥的第一眼开始,他的目光就专注到了极点。

    不是仿佛,而是真的除了眼前的人,旁的都入不得他的眼。

    “不着急,这次回来能多留一段时间。”

    叶安不动声色握住姐姐的手臂,拉着她往回走的同时还不忘态度自然地主导了话题,好吸引她的注意力,“工具箱不要了?今天是过来干什么?哪里坏了吗?”

    言玥才想起自己忘了工具箱,不好意思地抿唇笑了笑,带着点不自觉地撒娇:“不是还有你在嘛,小安最细心了。三零二的楼上厨房防水坏了,今年都漏了两次水了,这次一定要强势一点,让楼上房东把防水给重做了。”

    叶安“嗯”了一声,耐心听着她说这些凡尘琐事。

    “我还要去街心花园那边,水龙头坏了,要修,要不然你先回去吧,我给妈打个电话。”

    叶安在口腔里动了动舌头,“妈”这个称呼悄然打了个转,张嘴的时候却是正常的“阿姨”之称,“不用,我也不急,阿姨是跟别人一起去的吧?这样的话急急忙忙的不太合适。”

    言玥一想,好像也是,从腰包里抠出来的手机就又塞了进去。

    “那你现在是要去忙还是先自己回去?”

    “不回,跟你一起,修水龙头这种事还是我更拿手。”

    说罢,叶安已经拉着她到了一辆小绵羊电动车旁,而后侧身等着她往小绵羊电动车上插钥匙。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言玥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

    拿了钥匙插进去,自己坐到前面,岔开脚让他把工具箱放在自己脚下,“好了,上来吧。”

    叶安从容不迫地跨腿坐到了后面,而后双手自然而然轻轻圈在她细瘦的腰上。

    “这次能留多久?妈还说要给你过生日呢。”

    “小半年吧,如果顺利,以后差不多就不走了。偶尔有需要再出去一趟。”

    电动车嗡嗡着很快就驶离了。

    离开前叶安随意回头往某处一瞥,留下一个淡淡的警告眼神。

    不远处马路牙子上,三个看起来体面清高的年轻男子面面相觑。

    “那个,是叶哥?”

    “废话,咱们不是一起过来的嘛!”

    “不是,叶哥!坐电动车!还要去给人修水龙头!”

    另外两人自然知道小伙伴的意思,因为他们也很惊讶好嘛,都有种不真实感了。

    难道他们其实并没有离开那群老东西布下的迷幻阵,现在他们看见的一切,经历的一切都是假象?

    到了地方,叶安拎着工具箱挽起衣袖跟在言玥身后,宛如一个沉默寡言的修理师傅。

    只是这个师傅长得过分帅气。

    修理水龙头这种事确实是叶安更厉害,言玥是自己看书看学习视频自学的,叶安也是自学,可他是几岁大的时候从一点点实践中摸索出来的。

    哪怕踏上修真之路,这些本事也一点没生疏。

    中午的时候言母没回来,说是养鸡场附近还有几家养鸭场,过都过去了,当然是要大肆采购一番。

    鸭子啊咸鸭蛋啊松花蛋什么的,都是不错的选择。

    言玥也没催她,让她别累着自己。

    “午饭我们吃简单一点可以吗?”

    挂了电话,言玥打开冰箱搜罗食材。

    叶安踱步到厨房,取了围裙自顾自穿上,“午饭我来做,上午忙了这么久,姐你去坐着休息一下。”

    言玥也没抢,笑盈盈背着手垫着脚像是跳舞一般脚步轻盈地跟前跟后。

    对着姐姐,叶安总是愿意给出自己全部的包容跟宠溺,看她跟着,也只是抿唇轻浅地笑了笑,而后全然不见外地从隐形空间手镯里拿出这次能用的奇珍异果。

    每次叶安回来都会占用厨房,他没说什么,可言玥跟言母多少都有些猜测。

    怎么说也是吃了好几十年的饭菜,食材一样,叶安做出来的却味道格外不同,不用多想就知道肯定是他往里面放了些什么东西。

    两母女对叶安都十分信任,即便是真有一天叶安变了,为着某种未知的原因,往里面放了毒&药,两人吃了顶多也就是提前一块儿离开人世。

    如此想一想,竟然完全没有遗憾,死了也能当作是还了叶安当初的那份恩情。

    这份信任厚重且深沉,让叶安飘零的心有了安放之处。

    虽然他也为此很是忧心就是了。

    ——怕有朝一日阿姨跟姐姐对别人也付出了这样过于单纯的信任。

    所以他能做的,只有更好的保护阿姨跟姐姐,让别人都没办法走进这个小世界。

    “姐,你想要修行吗?”

    饭桌上,叶安语气淡淡地问,看起来一如往常,注视着言玥的瞳孔却轻轻颤动着。

    “之前我不是遇到个会炼丹的嘛,这次得了些药材,说是可以炼出改善人体质的回春丹。”

    说得轻巧,实际上叶安早在五年前刚开始踏上这条路的时候就为此努力着了。

    那时候他就发现姐姐在胎里就毁了根基,是隐世界所谓的劣灵根,最不适合修行的体质。

    加上二十来年的元气损耗,这就直接断了她踏上修行之路的可能。

    叶安没说,可心里却很难受,几年如一日,从没忘记这件事。

    几年下来,他找到了能用的丹药师,又千方百计凑齐了丹药师需要的药材,现在,终于可以开炉炼丹了,叶安也终于能问出口了。

    然而即便是人人梦寐以求的修行,叶安也拿不准姐姐的回答会是接受,还是拒绝。

    言玥叼着筷子尖儿,睁着一双二十几岁却还黑白分明的清澈眼眸歪头看着他,纠结,犹豫,最后是坦然的愧疚:“对不起小安,我...你对我的好我永远都记得,就算是离开这个世界也会努力不要忘记,但是我不想......”

    话语未尽,意思却已经全然表露了。

    她跟原主的执念都是活下去,可想到踏上修行之路,活得更久,却都很排斥。

    言玥有想过要不要为了满足叶安的期盼,勉强自己答应下来。

    到底她还是自私的,所以最后给出了这个答案,怀着毫无用处的满腔愧疚,眼睁睁看着青年的眼眸一点点变得暗淡无光。

    叶安垂眸,盯着饭碗里带着淡淡灵气的大米饭,米饭上氤氲升腾的热气沾润了他的眉眼面容。

    像个雕塑一样安静了片刻,叶安勉强扯了扯嘴角,短促地轻声说了句“没事”,然后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他怕自己压迫在喉头的哽咽,一不小心就会泄了出来。

    在外面搅起风云冷酷坚毅的男人,在她面前总是难以自抑的平凡,甚至脆弱。

    就好像他永远被定格在了那个夏天,被父亲家&暴后,像只流浪狗蜷缩在逼仄脏乱的小阳台上,麻木可怜地等着隔壁姐姐出于怜悯给出的温柔。

    言玥颤抖着纤长的睫毛,无措地垂下眼睑,花瓣似的粉唇抿成一条紧绷的线。

    既娇弱又倔强。

    过于沉寂的午饭时间里,两人都保持缄默,一顿饭吃得食不知味。

    饭后,叶安埋头收拾碗筷进了厨房。

    言玥则陷入左右徘徊自我怀疑的煎熬中。

    人有时候本身就是矛盾的生物,明明无比坚定地做下了某个决定,却又并不影响同时进行的怀疑犹豫。

    一面是接受,然后她或许可以在感情上回报,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失去自我坚持这一点上。

    一面是拒绝,她坚持了自我,却要眼睁睁看着他失望,自己也一辈子亏欠着他。

    坐在靠近落地窗阳台边的藤椅上,默默注视着远方的言玥像一尊精致的艺术雕像。

    叶安的脚步声传来,靠近。

    叮一声,一盏带着清香的花茶放在了言玥面前。

    “姐,喝杯茶消消食。”

    比起自己的心情,叶安终归还是更在乎她。

    言玥回头自下而上地看着他,毫无征兆地忽然红了眼眶,颤抖着唇满是哽咽:“小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