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9】再见

      天气多云,即将转小雨,燥热的空气被秋日的凉爽寸寸驱逐。

    被母亲带着做完了一系列身体检查,言玥有些力竭,坐在轮椅上,透过走廊尽头略高的窗户,安静地仰着头看天。

    天空中阴云渐生,往日湛蓝透白的画布染上了铅灰色,从明朗欢快的色调过度到了黯郁沉闷的冷色调。

    哒哒哒,欢快的脚步声跑了过来,一个小孩子经过。

    大概是看见轮椅很好奇,就探头歪过来特意瞅了她一眼。

    言玥正好回头,跟小孩子好奇疑惑的视线对上,脸上自然绽开个温和的浅笑。

    陌生人毫无攻击性的暖笑给了小孩安心感,她没有跑掉,而是又走过来几步,认真看了看言玥,“阿姨,你的裙子真好看!”

    即便是秋天,言玥依然穿的是一件裙子,鹅黄色映照得她苍白的肤色多了几分光泽。

    言玥一愣,垂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蕾丝缎带蝴蝶结,以及层层叠叠的长裙摆,兀自失笑,“谢谢,我也觉得好看,这是我妈妈给我买的。”

    蕾丝,缎带,蝴蝶结,公主裙,果然是每个年龄段的女孩子都会喜欢欣赏的。

    为什么这个阿姨这么大了,还会炫耀妈妈买的小裙子呢?

    小孩子大大的眼睛里有了小小的疑惑。

    可是她没说出来。

    听见不远处妈妈找她的声音,小孩子冲言玥拜拜手,喊了声阿姨再见,就又哒哒哒跑远了。

    言玥笑着仰头,重新看向天空。

    在小孩子的记忆中,她只是一个转眼就忘的路人。

    可小孩子却像可爱活泼的小鸟,喳喳喳飞走了,给她留下了一抹明快的色彩。

    心情没有刚才那么沉甸甸,言玥控制着轮椅往几步远处廖医生的办公室而去。

    “……有没有别的办法?国外能治吗?”

    母亲的声音透过半开的门传出来,言玥按了停止键,默默停在门外。

    房间里,廖医生遗憾摇头:“肺腑已经开始枯竭了,大概就是这段时间的事,她现在这样还好,至少不会有太多痛苦。”

    言母抖着手,满脸怔怔,忽然就情绪失控地双手捂着脸,蹲在地上痛哭出声。

    她的痛哭也是压抑的,呜呜咽咽,浑身颤抖,瘦弱的身躯像是随时会被痛苦压垮。

    廖医生站起身,想要去扶病人家属,抬起了胳膊,最后却无法落下,只能叹了口气,坐回办公椅上,耐心等待对方缓过这一阵。

    即便是见惯了生死的他,何尝不为这样一朵注定早早凋谢的花感到难过呢。

    廖医生记忆恍惚,想起数年前自己接手这位病人时的情景。

    小小瘦瘦的一个女孩子,明明面色苍白,却被母亲打扮得像个小公主。

    无论是吃药打针还是检查,小女孩从不像其他同龄孩子那样哭闹,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里总是充满恬淡。

    一个笑,一颗糖,或者一个额外的关注,都能从她那里得到一个暖透心扉的笑容。

    母亲在里面哭,言玥在门外听。

    告诉自己要控制住,可还是情不自禁红了眼眶湿了睫毛。

    言玥控制着轮椅离开,安安静静,一如来时。

    没多久,言母从办公室出来,看得出是特意用水洗过眼睛,只能看见她眼球上的红丝。

    言玥只作没看见,笑着跟她分享刚才被小妹妹夸奖裙子好看的事,“我跟她说,是我妈妈给我买的,她肯定很羡慕。”

    神情语气里都是小得意。

    言母失笑,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脑袋,转到她身后,推着轮椅往电梯那边走:“那妈妈再多给你准备漂亮的裙子好不好?”

    “好啊,可是我想跟妈妈穿母女装,要是能给小月也做一套一模一样的裙子,就更好啦。”

    小月是她做的自己q版小人。

    言玥准备多做几个,取名的话,就小月一号,小月二号,这么跟着排下去。

    “妈,好不容易出来,我们拍些照片吧,我看了d音里有那种,教人做照片录像的视频,很有意思啊,我们也做一个。”

    “好,待会儿我们去住院部那边的小花园拍好不好?”

    回到家后,言母一如既往地跟她说:“医生说你身体不错,在慢慢好转。我说肯定是你最近很乖,有好好吃饭睡觉,还有了小兴趣,医生说好好保持。”

    言玥眼睛亮晶晶地,“是吗?那我待会儿要多吃一勺饭!”

    言母听了果然高兴,从医院带回来的满身疲倦都飞走了,脚步麻利地往冰箱那边去:“好好好,多吃点!妈给你做好吃的!”

    言玥笑弯了眼,期待地看着母亲忙碌。

    从小到大,言母都会这样跟女儿说,因为她曾经听说过,病人心态好的话,也会出现奇迹。

    这个奇迹言母盼了二十年,始终卑微地渴望着,却始终没有到来。

    想到这里,言玥心头一滞,面色瞬间越发惨白。

    看了母亲一眼,发现她没注意,言玥控制轮椅转了个方向,好叫她看不见自己脸色的变化。

    到了阳台上,言玥吐出一口气,尽量清空思绪,不去想这些会加重自己负荷的事。

    吃饭的时候,言母状似无意地挑起个话头:“小乖,你还想做什么?就是最近,有没有另外想做的事?”

    言玥顿时就明白,母亲是接受了她没多久就要离开的事实,想要让她走得没那么多遗憾。

    垂着眼睫毛想了想,抬眸,言玥认真道:“也没什么想做的了,不过……我想看看小安怎么样了,如果可以,我还是想帮他,让他过得好一点。”

    如果自己等不到了,那言玥希望自己离开后,身为男主的叶安能多照顾一下母亲。

    想罢,言玥有些自嘲的垂下了嘴角。

    对少年,说到底她想得更多的还是利用。

    这让她愧疚到不敢多想,因为一想,就忍不住心脏滞痛难安。

    言母夹菜的手一顿,收回筷子,心情复杂地注视着女儿。

    “如果这是你想做的事,那我想想办法,给些钱应该就能把他的监护权拿过来。不过听说…他父母都跑了,找不到父母,也没办法办理转户手续。”

    有父母在,自然是无法收养的,只能拿个监护权。

    实际上这个法子一听就知道不可能实现,因为叶安的那对父母是喂不饱的。

    一旦母亲拿了钱,让他们得了好处,随之而来的就是甩也甩不掉的一对吸血虫。

    言玥笑着摇头,“这样也太麻烦啦,我就是想在可以的情况下多照顾他一下下。我喜欢他叫我姐姐的样子,好乖呀。”

    言玥希望自己说的这些话,能让母亲在自己死后转移一些感情到叶安身上。

    言玥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是跟原主的灵魂对接融合的,所以只能从原主的命运线去得到一些模糊不清的信息。

    少年是何时有的奇遇,她并不确定。

    所以啊,希望在奇遇前,少年能有个长辈护着。

    等以后,母亲也能得他庇护。

    之前过完生日,言玥的身体就越来越差了,如今更加明显。

    等到临近最后日期的不知道第几天——言玥已经对时间有种迟钝感了,记忆力也好像朦上了一层纱,想什么都不真切,时常无知无觉就昏睡大半天。

    只记得这一天是傍晚,晚霞很漂亮,是大片的火烧云。

    昏睡在卧室落地窗前小阳台上的言玥一睁开眼,如此灿烂夺目的斑斓世界就这样突兀地闯进了她的视线。

    醒来的时候家里很安静,安静得有种不真实感。

    神色恍惚的言玥忽然有种感觉,微微转眸看了过去,一身灰头土脸乞丐装的少年印入眼帘。

    少年蹲在那里,不知蹲了多久了,只是安静地注视着她。

    发现她的视线,少年短促地笑了一下,而后又飞快地被落寞取代。

    言玥抿唇,没有血色的肉色唇瓣一点点勾起,一如既往的温柔恬淡:“你来了。”

    其实她现在思维不是很清晰,或者说,混沌得像一锅熬得软烂粘稠的海鲜粥,只是看见他,就想对他笑一笑,说上这么一句简单的问候。

    听出她语气里的期待喜悦,叶安重新抬眸,一张不知在那里沾染上灰垢的脸熠熠生辉,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她,点头。

    干得翘起一块干皮的唇珠动了动,却没说一个字,最后他只是抬手,一枚红褐色药丸托在他唯独算得上干净的掌心,送到了她面前。

    声带像长指甲刮过磨砂镜,说不出的古怪刺耳:“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