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8】生日

      “那个小区房子旧格局差不说,连个物业保安都没有,下次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帮咱们的人都找不到。”

    新家里,言母把女儿扶到沙发上安置好,自己开始整理从医院带回来的东西,一边絮絮叨叨些搬家的理由。

    言玥安静地听着,知道她故意说得这么多理由,其实只是因为隔壁那家人伤害到了自己。

    她明白自己应该态度强硬地要求回去,哪怕不能得到母亲的理解。

    然而看着后怕不安情绪越发焦虑的母亲,言玥到底什么都没说。

    不是无话可说,而是不忍心说。

    再则,她又如何能保证自己的身体,能撑到少年获得机缘的时候?

    即便是撑到了那时候,她又如何能保证才获得机缘不久的少年会毫无芥蒂的向她展露?

    没有人,没有事,是理所当然的。

    看着被母亲努力布置得温馨熟悉的新家,言玥轻轻吐出一口气,细长的眉恬然舒展。

    就当是为了让母亲安心吧,即便最后改变不了结局,至少希望能在有限的生命里多给她带来一些安心快乐。

    两人就此安置下来,言玥没有再提叶安,言母暗自松了口气,然后每天努力笑容满面地照顾女儿。

    这样的生活格外熟悉,因为在遇到叶安之前,她们就是这样生活了将近二十年。

    平淡,乏味,却也温馨。

    言玥每天能做的事,就是坐在阳台上母亲特意为她准备的藤椅上垂着眼睫毛,俯视有限的,却也注定永远无法亲自走进去的都市风光。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言玥尽量想要多吃多睡,好让自己多一点生机,可还是明显感觉到身体里某种力量在缓慢流逝。

    像是滴漏里的水滴,缓慢,细微,却一步一步,从不犹豫,从不停歇。

    从初夏,到仲夏,阳台上从旧家搬来的蔷薇花满天星都相继凋谢了。

    它们还会有新的绽放,言玥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看到。

    很快,夏天过去了,秋天到来,楼下能看见大片的明黄色菊花,一簇簇热闹地挤挤挨挨着,有小孩子玩闹着想要摘花,被看护人及时阻止了,并且耐心地弯腰看着小孩子认真地说教。

    她们家在九楼,言玥听不见那位年轻母亲在跟活泼可爱的小女孩说着什么。

    不过无外乎就是喜欢花,那就让它活久一点,让更多人看见它的美,之类的话。

    迟钝的头脑里忽然浮现少年笨拙地拿着剪刀,为她剪花的画面。

    言玥不禁莞尔一笑。

    言母恰好给她端来一杯甜汤,看她在笑,自己也不由得跟着笑开:“小乖,在笑什么呢?”

    出院以后母亲几乎都是在叫她“小乖”这个乳名,便是言玥听来,也情不自禁满心柔软,那是被母亲深深爱着的温暖。

    言玥回眸一笑,俏皮地一抬下巴:“下面那个小妹妹想摘花,被她妈妈教训了。”

    其实是闲得无聊,头脑里难免就会把曾经的记忆一点点翻来覆去的回味。

    好在,言玥并没有觉得这样的日子难熬。

    言母笑着也跟着往楼下看了一眼,张嘴想说什么,却突兀地发现喉咙里像堵了一团棉花,叫她说不出话来。

    若是强行出声,怕是一声哽咽就要冒出来。

    她想跟女儿说:你小时候还能跑的时候,特别爱摘花,看见漂亮的好看的就非要摘回家,插在你喝光的哇哈哈小奶瓶里,放在自己床头。

    那时候她为了让女儿如意,可是没少做这种不道德的事,还被抓过,然后罚款挨训。

    可挨训的时候她一点也没觉得丢脸,看见女儿心满意足的笑脸,她就满心欢喜。

    后来女儿长大一点,懂事了,就哭着不再摘花了,她就去花鸟市场买来一盆盆花。

    从一开始仙人掌都能被她养死,到现在什么花都能养上一养,说上一说。

    想到这些,言母眼眶一热,连忙转身往厨房走,偷偷咽了唾沫,清理了喉咙口的憋堵,尽量语气正常道:“哎呀灶台上还煮着粥呢,差点给忘了,也不知道漫出来没有……”

    言玥脸上的笑浅浅落下,转头往楼下看,那对母女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只留下依旧热闹明艳的花。

    中秋过后,言玥就迎来了自己二十岁生日。农历八月十六,刚过完一家团圆的中秋节。

    二十年前的中秋节,这个家还充满了对小生命即将诞生的期待。

    然而第二天就遭遇了让家庭支离破碎的意外,一个小生命也在这样不算好的日子里仓促地来到了这个世界。

    这一天,言母特意学了做蛋糕,给女儿精心准备了一个不添加任何有害添加剂的生日蛋糕。

    “来,许个愿望,让咱们家的小乖乖长得更加漂亮。”

    言母笑得眉眼弯弯,看起来像是很高兴。

    可她想说的是希望女儿健健康康。

    单只从她刻意回避上,言玥就明白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愉快放松。

    言玥笑了笑,歪头,娇气地在母亲肩膀上蹭了蹭,“妈,你闺女我还不够漂亮呀?可真让人为难。”

    这爱娇的嘟囔,惹得言母笑出声。

    闭上眼,言玥双手握着抱在下巴那儿,苍白的脸也被烛光映照得多了几分血色。

    “啊二十岁啦,今年的生日愿望是:希望妈妈能永远幸福的生活下去,不要难过,不要哭,好好享受身为包租婆的美好人生。”

    说完愿望,言玥睁开眼,开开心心地鼓着腮帮子一口气就把蛋糕上的两支蜡烛全吹灭了。

    “哇一口气吹灭了,我的愿望肯定能实现!”言玥拍着手转头看母亲,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星星。

    言母眼眶一红,打趣到:“生日愿望可不能说出来。”

    说出来就不会实现了。

    言玥俏皮地皱了皱鼻子,笑容里多了两分得意:“可是能帮我实现愿望的就是妈妈啊,小时候我就知道,许愿的时候大声说出来,一定能实现!”

    言母喉咙一哽,眼睛里一层水汽模糊了视线,说不出话来,只能努力频繁眨眼,让几欲滚出来的泪水倒回去。

    言玥停下了鼓掌,抿着唇无声地靠进了母亲怀里,一双无力的手臂尽量抱着她。

    吹灭了蜡烛,屋里的大灯早就在刚才关掉了,只剩下暖黄的壁灯。

    言玥依偎在母亲怀里,没有抬头去看她,也没有说话。

    言母回抱女儿,视线落在虚空,麻木地忍受着内心一日紧过一日的痛苦纠缠,无声落泪。

    过完生日,言玥开始数着日子过了。

    因为二十岁生日后半个月左右,就是她生命的尽头。

    哪怕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言玥还是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焦躁。

    她开始趁着母亲去外面采购的时候,偷偷溜进厨房,想要帮母亲准备一顿饭,哪怕是一个煮鸡蛋也好。

    然而太过虚弱,坐在轮椅上,连半瓢水都端不稳,全部洒到了地上,还浇了自己一身。

    知道母亲回来肯定要难过,言玥赶紧回房间换衣服,还想要在母亲回来前拖地收拾厨房。

    可惜心有余,力却不足,她进厨房的事还是被母亲发现了。

    看着女儿忐忑不安的眼神,言母放下手里的购物袋,蹲跪在轮椅前,自下而上地看着言玥:“小乖,别做这些好不好?妈妈、难受。”

    说到后面,已经是忍不住地哽咽出声。

    言玥抬手,搭在母亲手臂上认真点头:“好,妈,我以后不进厨房了,不过我想做点什么,要不然好无聊啊。”

    言母吸着鼻子,脑子乱糟糟地思考女儿能做的事有哪些。

    反倒是言玥自己主动提出:“我想做点手工,今天我看了个做手工的视频,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好吧,但是不能有剪刀这些危险物品。”

    下午言母就学着在网上下单,给言玥买了不少手工材料包。

    自这一天后,言母连买菜都不出门了,有什么紧缺地就在手机上买,线上送货上门。

    言玥则开始看着视频学习扎永不凋谢的绸缎花,或者缝制布偶。

    做了几天后,发现自己在手工上还有点天赋,言玥就在t宝上找人买了个照着自己照片做出来的设计图。

    她准备做一个自己缩小q版的毛毡娃娃,或许以后它能陪着母亲走出伤痛。

    言母也不是傻子,看见女儿做的这些东西,渐渐的预感到了什么,每日对着她努力微笑,背着她时却时常躲在厨房厕所或者深夜的阳台捂着嘴无声哭泣。

    言玥睡眠不好,半夜时常梦中惊醒。

    睁开眼,侧头,发现陪在旁边小床上的母亲不在了。

    言玥也没出声,只是默默看着空荡荡的小床发呆。

    一直到有清清浅浅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言玥才闭上双眼。

    有人走到了床头,俯身,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

    是能让她安心的温暖。

    来人给她轻轻掖被,手掌抚过她的额头,脸颊。

    然后是小床有人坐上去的轻响。

    坐下了,却没有躺下的动静。

    言玥忍不住动了动眼珠子,等到房间里沉默了不知多久,才假装迷迷糊糊醒来,“唔,妈,想喝水。”

    昏暗中默默注视女儿的言母回神,连忙应了两声,起身后也不用开灯,毫无阻碍地出去倒了温水进来。

    喝了水,言玥随口一问:“妈,你不睡吗?”

    言母放好杯子,语气如常:“要睡,乖女你先躺好。”

    僵持了那么半晌,已经耗费了言玥许多心神,等到确定旁边小床上有人躺下去了,言玥就再也撑不住地一歪头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