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4】情窦

      被母亲撵去了阳台,言玥想着干脆去剪几支蔷薇花来装瓶。

    虽说花要长在枝头上才能活得更久,可言玥就是喜欢把它装在花瓶里,放在自己转眼就能欣赏的地方。

    蔷薇花多刺,且梗更加纤细弯曲,其实并不适合插瓶。

    不过就是在自己家里看,也不讲究那些。

    到了小阳台门口的时候,言玥顺手从旁边的抽屉里拿了剪刀,再拿一双橡胶手套。

    至于装花的,随便一个果盘就好。

    全副武装好抵达阳台时,言玥原本还想着叶安应该还在屋子里吃饭。

    却没想到眼角余光一瞥,就看见了少年岔着腿坐在刚才那张小凳子上,蹲坐在那里端着个比他脑袋还大的不锈钢盆,正埋头呼噜呼噜喝汤。

    听见这边的动静,少年赶紧从盆里抬起头来,看见微微讶异的言玥,有些不好意思地抿唇垂眸,豪放地岔开的双腿也一点点闭拢。

    不锈钢盆就放在腿上。

    “你怎么在这里吃呀?我还以为你还在房间里吃呢。”

    对他人情绪特别敏感的叶安确定大姐姐语气里没有别的意思,这才松了口气,抬眸对她笑:“阳台上更敞亮。”

    总不能说自己是对着大姐姐家的阳台下饭吧。

    只是坐在这里,看着隔壁阳台上的花啊凳子啊,甚至看着那台大姐姐也用过的洗衣机,叶安都觉得自己心情好得像在云雾里飞。

    大概是刚才成功找回了笑的感觉,言玥发现少年其实挺喜欢笑的。

    心下松快,言玥脸上的笑更明媚了:“你那边的阳台哪里适合吃饭啦,不如你来我们家这边的阳台吃吧。”

    “哎?”叶安满脸茫然:“什么?”

    什么意思?是,是让他从这里攀爬过去吗?

    可是阿姨还在家里吧,更何况两边阳台上都有防护栏挡着,他想爬也挤不进去啊。

    叶安苦恼了,甚至真的在脑子里琢磨起有没有无视防护栏的方法。

    言玥控制轮椅,往防护栏边上靠。

    叶安见状,也舍弃了小凳子,整个人贴到了铁锈护栏上。

    少年满眼亮晶晶地蹲在那里,从下往上地看着她,像条蹲等主人发话的小狗。

    言玥忍不住噗嗤一笑,笑完了又连忙克制住自己总是胡乱比喻的思维。

    组织了一下语言,言玥说:“小安,我身体不好,平时都吃得很少,刚才我多吃了小半碗汤我妈妈都高兴坏了。”

    叶安飞扬的剑眉往下压了压,闷闷地嗯了一声。

    其实他也知道,隔壁大姐姐身体很差,他们家才搬过来一个月左右,他就看见救护车来了两回了。

    这个小区里的人都知道这边有户孤儿寡母,女儿的身体差得很。那些人还说,还说……

    还说大姐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没了。

    叶安心里闷得厉害,像是喘不过气,渐渐就有了痛感。

    这种感觉,比他挨揍还难受。

    “姐姐,要怎么样才能治好你的病啊?”

    在叶安的认知里,不管生了什么病,只要对症下药,肯定是都能治好的。

    不是都还有说什么什么癌症都有治愈的案例么,大姐姐也就是身体虚弱一些,总能治好吧?

    叶安想或许是姐姐家钱不够,那他要努力挣钱,帮姐姐攒治疗费。

    言玥不知道对方能发散到多远,闻言愣了愣,却是笑了笑,避而不答,拉回正题:“我妈觉得肯定是因为你陪着我,让我心情变好了,所以才开了胃口。所以我妈想请你来我们家一起吃饭。”

    叶安看起来瘦小,可好歹也是经历了不少的,一看就明白大姐姐不想谈论自己病情相关的事,所以也乖乖顺着对方转移了注意力。

    面对这个邀请,叶安左右为难。

    一方面是他觉得贸然去别人家吃饭,不合适。

    一方面又想着如果自己去陪伴,真能让大姐姐多吃几口饭,那说不定对她的病情好转有帮助。

    言玥认真且真诚地再次给出邀请:“其实我也很希望你能过来陪我,也不会让你整天什么事都不干就陪着我,就是一日三餐我喊你了,你就过来,要是你有事不在家也没什么。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事要忙,可不可以就尽量用三顿饭的时间陪陪我啊。”

    刚才跟言母说的是要用长得太矮娶不到老婆的话来劝他,可真面对这个少年,言玥又觉得不太好说出口。

    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知道这个少年长大后会有多优秀,引得不知多少隐世家族女子前赴后继的爱慕吧。

    不知道也就罢了,都知道了还当面对着少年说,让言玥有种对着本人睁眼说瞎话的窘迫感。

    好在她发现少年现在对自己是真的很在意,于是很是无耻地就利用了这一点。

    她自己却不知道,自己用温软的声线说着这样示弱的话,多像是在对少年撒娇。

    还是第一次遭遇漂亮女孩子这样对待的叶安涨红了脸,吞吞吐吐好半晌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最后,像是放弃了什么莫须有的坚持,他有些沮丧地点点头。

    趁着言玥欢呼拍手的时候,少年偷偷抬眼,飞快地瞄了她一眼,然后又一眼。

    心脏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砰砰,砰砰,越跳越厉害。

    就像是,就像是在为另一个人的高兴欢呼雀跃着。

    十五岁的少年,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

    而让他拨开那层云雾的人,又太过温柔美好,穿着白纱裙的她映照在初夏的明媚阳光里,像是氤氲着云霞雾气的仙女姐姐。

    这让叶安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十分苦恼甚至痛苦。

    理智的他认定了自己这样龌龊的心思肮脏且愚昧,简直就像一只阴沟里的臭老鼠无意中对天上的仙鹤惊鸿一瞥,自此以后就开始向往着拥有那只仙鹤。

    感性的他却又无法抑制地去生出遐想,大姐姐对他温柔的笑,温柔的说话,还满含期待地等着他过去陪她。

    而且他现在年纪还小,等长大一点,等他努力一点,总有成长为能配得上大姐姐的那种成功人士。

    连姐姐都说他的未来还有无限可能,那无限可能中,为什么不能有一个是关于她的?

    此时,言玥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他招手了,“那你今天还要出去吗?身上这么多伤,还是别出去了吧!吃完饭就过来陪我呀,我要摘花,过来跟我一起剪好不好?”

    刚被内心的滔天波浪震得晕乎乎的叶安听着大姐姐软软的请求,看着她微微蹙眉满眼恳求期待的样子,当然是说好啊好啊。

    说的话都没能顺利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了。

    言玥开心了,摆弄着剪刀跟手套,笑盈盈地期待着他能快点吃饭就过来陪自己。

    话都说出口了,叶安回过神来心有懊恼,却还是只能加快吃饭的速度。

    十分钟后,少年就头发湿漉漉地敲响了隔壁的门。

    敲门的第一声声响还没落尽,门就被人打开了。

    叶安垂眸一看,就对上坐在轮椅上歪头冲他笑得灿烂如花开的言玥。

    刹那之间,叶安心想:没经过大脑就做出的决定好像也没那么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