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姐姐2】温软

      虽是昨晚上凌晨被吵醒过,第二天早上言玥还是很早就醒了。

    现在她这副身体已经衰弱得医生都无法医治了,能给的建议只有精心养着。

    身体差了,紧随而来的就是睡眠质量不好,胃口不佳。

    早上,即便十分努力了,言玥还是只吃下了小半碗皮薄肉鲜的小馄饨。

    言母看得心酸,面上强颜欢笑着安慰女儿:“刚起床,肯定没什么胃口,一会儿你饿了妈再给你做其他好吃的。对了,今天妈给你炖豆腐鱼汤好不好?多放一一片姜提前腌过了,肯定没什么鱼腥味。”

    言玥温温软软地笑着点头:“听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言母这才重新高兴起来,斗志昂扬地收起碗筷奔向厨房。

    言玥按动轮椅上的控制按钮,调转方向,慢吞吞滑向阳台。

    虽然腿脚还能使上力,可走两步路就浑身乏得很,去年开始原主就在坐轮椅了,言玥过来后情况更加糟糕,便是在外面晒太阳都不能晒太久了,否则会头晕目眩眼前发黑。

    她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完成任务顺利活下去,因为人心是最难估测的。

    而她,只是一个把生命寄托在别人身上的孤魂野鬼,生作浮萍,死了也不知会漂泊到哪里去。

    不知道自己本来的性格是不是就是这样,抑或者是身体以及原主灵魂填充的影响,言玥最近总是会很容易就生出忧愁哀伤的心情来。

    老式的户型基本都不太大,像他们这样一楼四户,更是只有七十多个平方。

    两室一厅,吃饭都是在厨房那边吃的。

    为了让女儿的轮椅行驶得无障碍更安全,言母把家里的杂物都收起来了,必须要使用到的物件也都拾掇得很干净规整。

    言玥很快就到了小阳台上,发现昨天还打着花骨朵儿的玫红色蔷薇花绽开好几朵,旁边的满天星也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白色小花。

    这让言玥心情好了不少,小心翼翼从旁边的花架上拿起水壶,慢条斯理给它们浇水。

    小阳台上面积不大,还摆了洗衣机。

    言母一心想给女儿最好的生活,所以在这方面打理得很用心。

    女儿不能经常出门,为了给女儿营造一个放松心情的自然环境,言母特意打了好几个一层层的花架。

    上面从可爱肥嫩的多肉植物,到蔷薇水仙花满天星菊花栀子花,小小的阳台,一年四季都能摇曳着花朵的妍丽姿态。

    正当言玥不知不觉哼起了《小星星》,隔壁阳台上忽然传来一声响动。

    言玥回头一看,就看见又瘦弱又矮小的少年狼狈可笑地蹲在堆放塑料瓶纸壳等可以回收的垃圾堆旁。

    发现自己不小心碰掉了一个干瘪塑料瓶吵到了言玥,少年懊恼地捡起塑料瓶,却不肯低头躲避,反而梗着脖子执拗地注视着言玥。

    言玥愣了一下,而后纤细的眉就蹙了起来,眼眸中是坦白到或许会刺痛人自尊的心疼怜悯。

    放下水壶,言玥控制轮椅转身,很快就消失在了阳台上。

    少年死死咬着唇角,丝毫也不顾刚凝固的破裂伤口又被他咬出了血,一双因为脸蛋瘦削而显得格外大的眼睛带着某种偏执,依旧死死盯着轮椅消失的地方。

    时间一秒一秒跳过,少年黑沉的眼眸渐渐黯淡。

    正垂眸收回视线,下一刻,耳朵动了动,他又抬起头看向那边,眼睛也一点点重新亮起来。

    言玥重新出来的时候,一转眸就对上了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

    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只是来历不明的孤魂野鬼,对于少年瘦到只剩一把骨头,因此显得有些阴森不讨喜的外貌,言玥丝毫没有在意,只觉得此时的少年像一条摇着尾巴欢呼雀跃的小狗。

    被自己的想象逗得噗嗤一笑,言玥被轮椅慢慢送了过去,最后跟少年隔着半臂远距离以及两道铁护栏面对面。

    虽然少年没有对她突兀的失笑做出反应,言玥还是轻声解释:“刚才我不是在笑话你,只是看见你,想到了一件开心的事。”

    少年动了动脚,一点点挪了过来,最后脑袋都抵在了生锈的铁护栏上:“没关系,大姐姐,你笑得很好看。”

    少年看着瘦小,今年却已经十五岁了,原本是该上初三的年纪。

    可因为有这样一个父亲,少年早在初二的时候就被迫辍学回家了。

    之前在乡镇上的时候,他还能进那种小厂做童工。

    可搬到这座大城市里后,少年就找不到愿意要他的地方,只好捡起了垃圾。

    明明自己遭受了那样的残酷对待,却还是会用这双眼睛下意识寻找他人身上的美好。

    言玥柔软了眼神,抿唇露出个婉转的笑:“谢谢,你笑起来一定也很好看。”

    少年愣了一下,抿唇,然后试探着勾起唇角,僵硬地笑了一下,问:“是这样吗?”

    其实他已经忘记该怎么笑了,可大姐姐说他笑起来会好看,那他希望自己能让自己在大姐姐面前更好看一点。

    言玥睫毛轻颤,似翩跹的蝴蝶:“对,很好看。不过好看的笑容不是对谁的讨好,而是发自内心,高兴了就想要自我奖励一下。现在小安你能给我一个笑,我很开心。”

    其实一点也不好看,又瘦又黑,脸上还有青青紫紫的伤痕,嘴角的裂口也被笑扯得裂开了,重新氤氲下一条血线。

    知道自己的笑让大姐姐开心了,叶安更高兴了,对方说什么他都点头乖乖应好。

    其实他想的却是,笑容才不是什么自我奖励,他就是想要大姐姐开心,然后他心里也能又满又暖,饿着肚子吹半夜寒风也一点都不难受了。

    “过来一点。”

    言玥把腿上的家庭医用药箱拿下来,先放到地上,然后自己收拢了白色薄纱裙摆,双手撑着轮椅两边扶手,小心翼翼使上力气,让自己站起来。

    叶安一惊,嗖一下站起身,伸出双手想要来扶言玥,却因为两个窗台间的距离无法使上力。

    言玥憋着一口气不敢吐气,成功站起来后,双手扶着铁护栏,一点点蹲下去。

    等到最后顺利坐在小凳子上时,言玥已经累出了一脑门的细汗。

    昨晚才发过一场热,言玥也不敢马虎大意,坐好后先扭腰从轮椅侧兜里掏出纯棉柔软的手绢擦了擦汗,这才回身冲着急担忧的少年笑了笑。

    这个轻柔的笑绽放在她过分苍白的脸上,显得格外脆弱,偏偏那双眼睛却满是沉静与包容。

    “没事,你也去找个小凳子坐好,昨晚上我听见了。”

    顿了顿,言玥脸上的笑淡了下去,垂眸去药箱里翻捡出棉签跟药瓶:“他又打你了。”

    气氛冷了下去。

    叶安有些不安地搓了搓手,重新蹲下来,“其实也没什么的,又不痛。”

    言玥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附身,尽量让自己的身体贴靠在冰凉的铁护栏上,手臂舒展开,穿过两层护栏,抚在了他脸颊上:“不痛也要上药,上了药,能好得更快。”

    之前原主只是好奇地看过几次挨打后蹲在阳台上的叶安,后来就开始投喂食物。

    至今已经投喂了两次,单只是这样,就让叶安记了好些年。

    在这一刻之前,叶安本以为也就这样了,毕竟像他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那个恶棍打死的臭虫,哪里有资格更靠近天使一样的隔壁大姐姐。

    却没想到,大姐姐会伸出她那条白皙细嫩到好像被他手上的老茧一刮,就能刮破皮肉的手臂,穿过对面那层涂成银白全新的护栏,再从他家破烂铁锈的护栏间探出来,最终落在自己脸上。

    这幅画面极具色彩的撞击感,一下子就撞进了他的眼睛里,然后直至大脑深处。

    叶安浑身一震,呼吸都停滞了一瞬。

    而震动的,除了他的身躯,更有他的心脏乃至神魂意识。

    而在他混沌的大脑里,最先清晰的竟然是:啊,大姐姐的手掌,真的比果冻还软还嫩!

    抚着少年的脸颊左右查看了一下,又动作轻柔地摸了摸他的脑袋,确定脑袋上被头发掩盖的地方没有别的伤痕,言玥松了口气。

    松完了气,她才想笑。

    明明知道这个少年不会真的被他酒鬼父亲打死,最后还成为了巅峰级别的人物,可刚才她居然真的担心着。

    笑完,言玥又想叹气,最后发现过于繁杂的思绪太伤精神,索性也不去深究,旋开瓶盖,先给叶安脸上的伤口消毒。

    “这个擦到伤口上会有点痛,痛就喊出来让我知道。”

    言玥交代完,就开始给他上药。

    擦了会儿,言玥问他痛不痛。

    叶安小幅度地摇头,瞪着一对黑眸认真道:“不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