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人生

      焦和玉跃身进入场中, 怀里还抱着那个叫“子明”的少年拿来当赌注的琴。

    叫“子明”的人,焦和玉依稀也记得一个,似乎就是元离在秋水书院这个地方结识的朋(炮)友之一, 对方全名叫舒子明, 家世显赫、性格冲动,由于家里人的阻挠, 舒子明不得不和元离分开。

    结束单纯美好的初恋之后,舒子明开始发愤图强,努力想靠自己出人头地。

    在得知元离已有许多恋人的情况下, 他变得孤僻少言, 不再和人往来,曾经天真冲动的少年一下子成长了天下第一琴师舒明远。

    相比起其他正道人士来,舒子明算是比较惨的一个, 因为别人都和小炉鼎双修了, 他只谈过一场纯纯的恋爱就惦记到最后。

    据说他有一首曲子十分凄怆,每当他弹起时总会让花木枯萎、禽鸟徘徊, 分明是在怀念着他单纯美好的初恋!

    焦和玉觉得这小孩有点惨, 在琴桌之前坐定之后灵感便来了。他学过琴, 不过不是科班出身, 而是跟个沦落风尘的女人学的。

    对方总说她早些年也曾经阔过, 爱好都是琴棋书画这些高雅的东西, 谁曾想到有朝一日会沦落到那么惨的地步。本来她已经不想再碰琴了, 不过看他随便学学就能上台救场,明显很有音乐天赋, 所以特地非逮着他教了首曲子。

    没过多久, 那个女人就病死了。

    焦和玉很少回想起以前的事,因为他生命中每一个阶段都伴随着死亡与分离。

    在那些人之中, 有的人苦苦挣扎着想要活命,有的人觉得生死都无所谓随便怎么样都好,有的人为了自己坚持的事甘愿赴死。

    焦和玉不太能够理解他们的想法,也不太懂生离死别带来的那些情绪,所以自然也称不上痛苦难过。

    焦和玉坐在琴前,随手弹出几个零落的琴音,根本不成调子。

    观众席上那些本来因为他的相貌屏住呼吸聆听的人都笑了起来,觉得焦和玉虽然长得特别好看,但到底也是个魔修,还是年纪很小的那种,明显是不会弹琴的!

    焦和玉没想那么多,他学琴本就不怎么用心,收了那个女人的琴也不过是觉得它挺值钱,因此这么多年来他会的也就最开始学的那么一首,听那个女人说好像还是自己写的。

    光凭那首曲子,他不一定能镇住场子,可他不还有左护法这重身份吗?论修为的话,他可以碾压在场许多人!

    焦和玉回忆了一番,不再随手乱弹,而是正正经经地给曲子起了头。琴修的原理很简单,修为决定琴音的影响力,这首曲子起调很平,不会让太多人感到不适应,等众人不知不觉听了进去,就开始无声无息地影响起人的情绪来。

    很快地,观众席陷入了沉寂之中,原本在讨论焦和玉不自量力的人都慢慢住了嘴,静静地听起这首他们从未听过的曲子来。

    曲子行到中段,大部分人的表情开始有了变化,那琴音像是细密的针网一样把他们的心脏裹了起来,看重亲情的人想到丧亲之哀、离家之痛,看重情爱之人想到爱人别离、有缘无分,看重修行的人想到身死神销、湮灭无闻,他们魔障一般落下泪来,仿佛自己的心脏被人活生生剜了出来。

    有些修为差些的家伙当场便受不了琴音的刺激昏厥在地,周围的人却都沉浸在自己的“伤痛”之中无法抽离,根本没注意到有人倒在自己脚边。

    焦和玉微微勾起唇,他虽不太懂人的感情,却知道如何挑动人的情绪,过去他遇到过许多危险,都是靠这个活下来的,他喜欢看别人痛苦挣扎,觉得那很有趣。

    焦和玉抬手便要弹出琴曲感情最激烈的一段,可没等那段曲调响起,就有人翩然落到了琴桌之前,用手中的玉骨扇轻轻抵住了他面前的琴弦。

    焦和玉抬眼瞧去,只见对方长着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眉眼天生便像含着笑意一样多情。

    “可以了。”对方的声音不疾不徐,带着种别样的温柔。他伸手抓住焦和玉的手,微笑说道,“小朋友乖,不要胡闹。弹到这里就可以了,你再弹下去,很多人会受不了,你的手也受不了。”

    焦和玉看着自己被对方握住的手,他以前就没怎么碰过琴,刚才弹得越来越激烈,指头便被琴弦弄得泛红一片。他无辜地说道:“我提前和他们说了的,是他们自己不愿退场。”

    “那是他们不知道你的厉害,以为你只是个普通魔修。”对方耐心地和焦和玉讲道理。

    焦和玉发现自己可能不太打得过这人,便也不执着于把一曲弹完,乖巧听话地把手收了回去。

    观众席上的人慢慢缓过神来。

    现在已经没人敢看轻台上的“少女”了,刚才斗了那么多场琴,最好的也不过是能比得上焦和玉弹的前奏,可焦和玉那前奏明显是用来麻痹听众的,分明是特意选择平缓来开头,好趁你不注意捅你一刀,要是一开始就下刀子雨,效果远没有这曲子来得好!

    舒子明也回过神来,他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出身好,从小到大不管是学琴还是做别的事都比旁人轻松,所以性情便有些骄傲,刚才听焦和玉肆意评价别人琴技,还一口一个“这人不行”,他忍不住冲动地和焦和玉争论起来。

    如今他知道了,原来是他错把珍珠当鱼目。

    等众人纷纷从失神的状态清醒过来,才注意到高台之上多了另一个身影,两人似乎在含笑交谈。

    坐在舒子明身边的负责人认出了来人,豁然站了起来,跃身走到琴台之上,恭恭敬敬地朝对方问好:“见过仙君。”

    焦和玉刚才就在猜测来人的身份,听负责人这么一喊,他便知道了,这人必然是季辰仙君无疑。

    三大仙君一个脾气暴烈,一个风流多情,一个温和淡漠,迟霄仙君是最后那个,眼前这人分明和暴烈沾不上边,只能是情人遍天下的季辰仙君无疑。

    根据他们魔尊调查出来的结果,青谷宗宗主弄出那么多命案还和这位仙君有点关系,因为这位仙君睡了人家师弟,给了人家师弟不少便利,这才导致青谷宗宗主心态失衡!

    想到了季辰仙君那些丰功伟绩,焦和玉不由抬起头望着季辰仙君,眼睛变得灼亮无比。

    这才是快活人生啊!

    都当仙君了,当然是想处处留情就处处留情,压根不用顾虑那么多!能有那么多情人,这位仙君那方面的功夫一定很强,说不准还会许多花样!

    季辰仙君本来对年纪这么小的魔修没什么兴趣的,感受到焦和玉望过来的目光后又有些意动。

    这个小魔修看起来也很玩得开,要是能来一场两个人你情我愿的欢愉似乎也很美妙。

    可惜没等他们两个当众勾/搭上,另一个身影出现在琴台之上,正巧挡住了季辰仙君的目光。

    来的正是长霄。

    焦和玉在这边闹出的动静太大,长霄也感知到了。

    三大仙君相互之间是认识的,在对方出现在台上的一瞬间,季辰仙君就察觉来人是谁。

    等看到来的只是个□□,季辰仙君的目光若有所思地在焦和玉与长霄之间转了两圈,觉得自己窥见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这小朋友是你家的?”虽然刚才动过勾/搭焦和玉的念头,季辰仙君对上长霄满含敌意的目光却毫不心虚,还好心地给长霄提了个醒,“你可要注意把他保护好,小心你师父又出关了。”

    长霄身形一顿。

    他们师父上一次出关,对师妹喜欢上魔修的事十分震怒,重责了师妹以后把师妹逐出师门,当时师妹已经怀有身孕,险些命殒当场……

    季辰仙君提醒完,也不再多留,张开玉骨扇轻轻摇动两下,人便从琴台上消失了。

    焦和玉好奇地问长霄:“你师父出关了会怎么样?他是不是会残忍地拆散我们?你师父是不是比你还厉害?要是他杀了我,你会不会帮我报仇啊?”

    长霄沉默不语。

    要是师父知道他放弃仙君之位,也许真的会出关。

    焦和玉见长霄答不上来,也没接着逼问,还拉着长霄去找舒子明,问舒子明服不服气。

    舒子明正儿八经地应道:“心服口服。”他把一堆护养古琴的东西都从乾坤戒里取出来转交给焦和玉,让焦和玉好好对待这把很有些历史的古琴。

    焦和玉发现名门正派好像特别容易出傻子。他敬谢不敏地说道:“太麻烦了,琴我不要了。”拿了这琴还得天天给它护养,他哪有那个闲工夫啊?

    “说了给你,我不能反悔。”舒子明认真地说。

    焦和玉没办法,只能把舒子明给的那堆东西收了起来,准备回头让长霄干这活,实在不行,小炉鼎也能凑合着使唤。

    想到小炉鼎,焦和玉才想起自己是和凌秋霜一起来的。

    凌秋霜呢?

    难道是看到长霄来了,这家伙就偷偷溜了?这家伙胆子真小,也就情绪失控时才没那么怂!

    另一边,凌秋霜正与元离在远离喧哗之处相对而立。

    “师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元离仰头问凌秋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