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对味

      魔尊闭关修炼,事情基本归焦和玉这个左护法管,没有剧情线可以走,魔宗事务十分单调乏味,灭人宗门这种大事很久没干了,顶多只是兢兢业业地去别人搞正道聚会时现身耀武扬威一下,公然表示“在座的各位全是垃圾”。

    魔宗成员的生活,就是这么单调乏味没有追求。

    焦和玉看了眼下属送上来的行程表,随手扔到一边,听他们汇报起最近外面出现的一些传言。

    主要是很多传言都涉及焦和玉,实在让他们无法忽略,什么灭门惨祸是魔宗左护法干的,什么魔宗左护法其丑无比要靠挖人心肝维持美貌,这就有点过分了啊?

    下属们义愤填膺地谴责传言不实,编也不会编好点,他们左护法要是想吃心肝,肯定得抓起来养个十年八年,用仙蜜灵米养大,那才吃得下嘴啊,要不然谁知道那些个童子童女有没有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而且心肝那么难吃的东西,他们左护法才不爱吃,他们左护法从来不吃内脏的!

    焦和玉听了竟觉得这话有理有据,很符合自己的性格。

    闲着也是闲着,既然有人在外面蓄意抹黑“自己”,焦和玉决定去调查一番,打发一下时间。好歹他也继承了这具身体,怎么能随便替别人背锅?

    要是有人在研究什么邪门术法,他正好可以来个黑吃黑,勉强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焦和玉把无聊的魔宗事务交给下属们去办,自己打包了个厨子下山。不得不说,魔宗境内的布景搞得很用心,处处透着掩盖不住的邪恶气息,偶尔出现的雕像都是人蛇乱搞之类的题材,一看就是反派该待的地方。

    焦和玉立在一处人蛇雕像下静静观摩片刻,面露几分疑惑。

    长霄跟着抬眼看了看那雕像,只瞥了一眼就匆匆挪开目光。没办法,雕像上那放/荡的女妖正搂着巨蛇胡搞瞎搞,浑身上下都是等比例放大,瞧着十分逼真。

    这,这简直伤风败俗!

    焦和玉倒是看得挺仔细,还转头和长霄探讨自己发现的问题:“不是说蛇有两根大宝贝,为什么雕像上只有一根,难道被哪个顽皮小妖给掰断了?”

    长霄:“………………”

    他要不是个“哑巴”,他就要憋不住骂焦和玉龌龊无耻了!

    焦和玉压根不觉得自己龌龊无耻,他是在探讨一个普普通通的生理问题,怎么能说是龌龊无耻?只有思想不正经的人才会觉得不正经。

    瞥见长霄耳根微微泛起了红晕,焦和玉弯唇一笑,抬手握住长霄的手腕,轻松自如地带着长霄一跃而起,驭魔剑离开了魔宗。

    离了魔宗,外面的天高地阔,看起来还挺热闹。

    焦和玉给自己和长霄换了装扮和相貌,在一处大城外落地。

    最近外面不太平,城门有宗门子弟在对入城的人进行检查,焦和玉很遵纪守法地拉着长霄排队,他一身锦袍,年纪又不大,瞧着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那宗门子弟检查到焦和玉两人时,焦和玉朝他微微一笑。他现在的相貌只余原来的三分好,搁在普通人之间却还是十分引人注目,等见了他的笑,那宗门子弟彻底晕乎了,没怎么查验就让他们进了城。

    长霄走出一段路,还能听见后头的讨论——

    “这么快把人放过去,你检查清楚了吗?”

    “那小公子长得那么好看,怎么可能干坏事?人家只是来我们青谷城玩的。”

    “说得也是,刚才我看到他对你笑了,唉,怎么就不是我给他检查呢?要是他朝我笑一下,要我马上死我都愿意!”

    长霄:“…………”

    难怪这青谷城命案频出,负责守城门的宗门子弟都这么不着调,那么轻易就让焦和玉给迷惑了!

    焦和玉丝毫不觉得自己利用美色有什么不对,他就是这么长大的,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东西几乎已经成了他的本能。现在这个身份和这具身体他还挺满意的,至少只要不遇到这个世界最厉害的几个人,他完全可以做所有他想做的事,好好享受一下各种美好的事物。

    焦和玉在城里转了一会,挑了座看起来最富丽堂皇的客栈走了进去。

    训练有素的小二见到客人马上热情地迎了上来:“两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的话,你们店可以出借厨房让我们自己做饭吗?”焦和玉含笑问道,“我吃不惯别人做的饭菜,只爱吃我霄哥哥做的。”

    听到“霄哥哥”三个字,长霄浑身一僵,感觉一路上被焦和玉抓握过的手腕隐隐发烫,烫意甚至还在往别处蔓延。他抿着唇,定定地望着正朝小二言笑晏晏的焦和玉。

    小二接待过的客人多不胜数,借厨房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见识,都不必请示掌柜的,自个儿就麻溜地回答:“当然可以,只要在我们这住店,厨房可以随便用。”

    焦和玉跟着小二去办住店手续,还和小二介绍长霄:“我和霄哥哥住一间房就好,我们是一起的!”说完他还仰头看着长霄,一双眼睛笑意盈盈,明显洋溢着面对自己心爱的人才会有的甜意。

    修行之人找道侣从来不拘男女,只要合得来就可以了。

    众人看长霄长得平平无奇(被焦和玉改变相貌之后),居然能让这么一位清贵俊秀的小公子如此喜欢,心中自然又是羡慕又是妒忌。

    等焦和玉差遣长霄去厨房给他做饭,旁人也不觉得他趾高气昂,反倒觉得他连颐指气使起来都十分可爱。

    长霄一走,便有不少人围上来与焦和玉搭话。

    焦和玉来者不拒,有人问他们从哪里来,焦和玉就说自己为了霄哥哥和家里闹翻了,偷偷和霄哥哥溜出来闯荡;有人问他怎么会看上长霄,他说霄哥哥稳重可靠,人好话不多,做饭还特别好吃,谁会不喜欢!

    他还和众人分享起自己在家里如何如何经常和长霄偶遇,如何如何偶然尝到长霄的手艺,虽然长霄只是家里一个帮厨,但是他相信长霄对他是真心的,等家里同意他们在一起之后,他一定会把家里全部宝贝和长霄共享!

    焦和玉说起这些事时浑身上下都透着幸福的光芒,看起来格外天真、格外快乐。

    众人听了,总觉得不太对味。

    当长霄尽忠尽责地端着饭菜出来投喂焦和玉的时候,忽然发现所有人看向他的眼神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