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花片叶

      值得一说的是,焦和玉看的书叫《人人都爱小炉鼎》。

    顾名思义,主角善良可爱,还是炉鼎体质,人人和他双修,实力都可以大大提升。牛逼不牛逼,害怕不害怕!

    当然了,既然主题是“爱”,大家当然不仅仅是被主角的炉鼎体质吸引,他们的爱是灵魂和肉/体的相互交融,有肉/体的深入也有灵魂的深入。

    比如他们的霸道魔尊就因为一个馒头记住主角许多年,这能是因为肉/体吗?这是爱啊!

    焦和玉是个肤浅的人,不是很懂爱,他琢磨着要是主角的炉鼎体质真那么好用,自己要不要也和主角深入交流一下。

    虽说他对别人的肉/体没多大兴趣,不过可以提升实力的话,他也不是不能试试的,毕竟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强大的实力有利于自己保命!

    焦和玉怀揣着“相看炉鼎”的想法溜达到自己的莲花池边,只见满池莲花在微风中齐齐绽开,那莲花是重瓣的,花瓣呈莹绿色,宛如莹润剔透的碧玉。

    不愧是“自己”心爱的花,果然好看极了。

    焦和玉立在莲花池边赏玩了一番,才转头看向正饱受折磨的“主角”。

    主角是玄冥宗宗主的关门弟子,年纪很小,瞧着就是个半大少年,名字叫元离,有人叫他元元,有人叫他离离,听起来都挺甜蜜。

    可惜元离此时的模样十分狼狈,他被蛇群包围着,一条条滑溜溜、五颜六色的蛇缠着他的四肢和腰身,还有在他脖子边吐信子的。

    元离被吓得涕泪横流,一张清秀的小脸已经没了血色,看起来都快要尿裤子了!

    焦和玉打量了几眼,陷入沉默。

    不得不说,老天是公平的。

    老天估计是看元离长得平平无奇,所以给他安排了一个炉鼎体质,这样一来哪怕他没有出色的长相也可以轻松找到对象!

    虽然从书名上看,元离的对象似乎又太多了,不过那不要紧,修行者生命那么漫长,多造福几个人对他来说也算是不小的功德。

    焦和玉在心中感叹完,很确定自己对这个炉鼎没什么兴趣。

    生命诚可贵,快乐价更高!

    要是活着不能开开心心,那他干嘛要辛辛苦苦挣扎着活下去。

    死就死吧,总比捏着鼻子睡个自己不喜欢的炉鼎要强。

    “嘶~”一声吐信声自旁边传来,焦和玉低头看去,只见一条身体比他腰还粗的巨蛇昂起脑袋,朝他吐出红红的信子,看起来十分开心。

    这是魔宗左护法的宠物,专门替左护法看守碧莲花的,那些蛇子蛇孙明显是它的小弟,正奉命教训元离呢。

    焦和玉没多少同情心,还很有闲心地抬手摸了摸巨蛇的脑袋。

    元离察觉到焦和玉的到来,忙哭着和他说自己只是想要一朵花做药引,要打他要杀他都可以,只要给他一朵花,让他什么他都愿意。

    焦和玉平静地看着被蛇群包围着的元离,并不回应对方的哀求。

    元离的师兄重伤,和“他”可没什么关系。

    不管“他”这个魔宗左护法是什么样的人,花是他的就是他的,不管他配不配拥有都轮不到别人来决定他的归属。

    你是正道人士,就可以来偷花吗?

    你知道人家把这种难养得要死的花培育到这么好要费多少心思吗?万一人家也要用这花救命呢?

    如果非要说正邪不两立,偷你就偷你,那就没办法了,你正义你有理。

    焦和玉正感慨着,就察觉一阵压迫感由远而近地逼近。

    那些缠绕在元离身上的蛇开始发抖,害怕地松开对元离的纠缠,只有巨蛇还勇敢地横在焦和玉面前,十分警惕地看着现身在不远处的高大身影。

    来了,魔尊陛下的再见倾心!

    哪怕认不出埋藏在心底的白月光,魔尊陛下依然下意识地被元离吸引,见不得他受蛇群折磨,纡尊降贵地现身和他极为厌恶的左护法说话!

    焦和玉轻轻拍抚巨蛇的脑袋,让巨蛇带着它的蛇子蛇孙回莲花池去。

    等蛇潮退去,焦和玉才气定神闲地打量起长得高大英俊的魔尊陛下。

    魔尊陛下也在打量着焦和玉。

    焦和玉摘了面具以后,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从前的焦和玉像个沉默的影子,要不是别人总说左护法曾是他父亲选定的继承者,魔尊陛下根本不会注意到有这么个人。

    如今的焦和玉做事虽还是阴狠毒辣,却没再用面具遮面,他长着一张让世间万物黯然失色的脸。

    想到自己昨夜差点被焦和玉勾了魂,魔尊陛下不由冷眼看向焦和玉。

    以前他还听过另一种传言,说焦和玉并不是他父亲选定的继承人,而是他父亲的情人,本来他是不信的,现在他倒是有点信了。

    焦和玉那眸光潋滟的双眼仿佛时刻都在勾/引人,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焦和玉昨夜熟练地环着他脖子吻上来……

    魔尊陛下盯着焦和玉不放。

    相比魔尊陛下的不礼貌,焦和玉与魔尊陛下对视片刻,淡笑着收回了打量的目光。

    比起元离,魔尊陛下的长相倒是挺对他胃口,可惜这人眼瞎不说,还极其厌恶他。

    这样的人睡起来肯定不爽。

    所以就算这家伙长得帅鸟还大也是白瞎的,他又用不上。

    他用不上的东西,四舍五入就是没用的玩意。

    焦和玉说道:“陛下喜欢这只小耗子?”

    他瞧了眼被蛇群弄得身上黏糊糊、意识已经不太清醒的元离,觉得魔尊陛下的口味真是独特。

    各人有各人的喜好,别人要眼瞎,焦和玉也不好说什么。

    他一向很乐意成人之美,不等魔尊陛下纡尊降贵地开口,已经主动吩咐人把这小炉鼎洗洗干净送去魔尊陛下寝宫。

    焦和玉吩咐完了,还贴心地向魔尊陛下保证:“陛下您放心,我不喜欢这样的。”

    魔尊陛下说道:“他不过想要朵花而已,你何必这么折磨他。”他虽继承了魔尊之位,却并不是在魔宗长大,所以无法理解魔宗之人的行事作风。要是觉得偷花可恨,直接杀了也就罢了,没必要这样折辱人。

    这说教的语气让焦和玉不太喜欢,莫名叫他想起以前一些不愉快的事。

    有的人生来就什么都有,自然不能理解别人为什么要死死抓着一点点东西。

    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焦和玉含笑说道:“你怜香惜玉是你的事,我只知道谁要是动我的东西,不管是一朵花也好,一片叶子也好,我都要他后悔莫及。”他定定地与魔尊陛下对视,“既然陛下喜欢这只小耗子,这次我就不追究了,不过以后陛下可要管好他,别让他再打我花的主意。”

    说完不等魔尊陛下反应,焦和玉已经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