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都来了

      “左护法,正道之人欺人太甚,我们岂能忍气吞声,赶紧打他娘的!”

    “左护法,我听说玄冥宗宗主的女儿贼漂亮,明儿我就把她弄来献给您!”

    “左护法……”

    焦和玉倚坐在横塌上,以手支着额头,莹白漂亮的指头轻轻弯曲,隐隐流露出他此刻的无奈。

    他,一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突然成了魔宗左护法,相当于霸道魔尊的贴身小秘书。

    好死不死,他刚穿过来时没弄清楚情况,以为自己在做梦,狠狠地调/戏了顶头上司一把,具体行为完全足以构成职场性/骚扰。

    幸运的是,魔尊陛下没有当场发作,只是拂袖而去。

    这就够愁人的了,现在一群小弟还跑来自己面前争相献策,谋划着要怎么找主角团队茬。

    打他娘的?主角马上绝地求生,原地突破,在重重压力之中强升一级!

    掳人女儿?主角马上强行突围,英雄救美,踩着你的脸赢得美人芳心!

    还有,玄冥宗宗主那女儿是变态,撩起裙子叽叽比你还大的那种女装大佬变态。

    套路,全是套路。

    焦和玉手一下一下地敲着扶手,敲得下属们全都闭上嘴静了下来,他才掩唇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道:“没意思。”

    他眼睫微微垂落,掩住了眼底两弯碧泉,那眉眼间不经意泄出的动人风情叫人看了想要把一切捧到他面前讨他欢心。

    几个下属偷偷抬眼看向焦和玉,感觉心都漏跳了一拍。

    从前左护法总是沉默寡言,像个安静的影子,魔尊陛下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仿佛根本没有自己的意见,脸上还总戴着张面具,把脸遮得严严实实。

    今天的左护法不仅摘了面具,举手投足也和平日里大不相同,瞧着,瞧着,反正很不一样就是了!

    如果焦和玉能读出他们心里的想法,那焦和玉会给他们一个答案:我不针对谁,我是指在座的各位,包括我这个左护法都是工具人,一群兢兢业业给主角送钱送宝贝送经验的工具人,主要作用是锲而不舍、百折不挠地帮助主角提升实力以及有情人终成眷属。

    好在他们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他们的魔尊陛下,这位贯穿全文的大反派到结局时才发现主角原来是当年给他一个馒头的白月光啊!

    想到自己过去对主角做了那么多坏事,魔尊陛下悲痛欲绝、诚心忏悔,并在取得主角的原谅后含笑而逝!

    含笑而逝!

    笑而逝!

    而逝!

    逝!

    堂堂魔尊,几十年如一日惦记着那么个馒头,什么逻辑,狗屁不通!

    焦和玉叹了口气。

    作为一个工具人,书里并没有写他这位左护法的具体设定,只让他随便露了几次脸,每次都奋战在找主角茬的第一线,结局自然也惨得很,被主角团队剥皮削骨焚尽血肉,连渣渣都没剩下。

    惨,太惨了。

    或许是因为他刚穿过来,昨天一整个晚上他都在接收关于这具身体的记忆。

    有记忆加持,这个工具人的人设逐渐变得丰满。

    原来他是上一任魔尊养在身边的养子,从小被上一任魔尊手把手地教大,在魔宗之中坐拥小弟无数,一天到晚兢兢业业地指挥小弟们到外面为非作歹。

    可惜现任魔尊陛下回来继位之后,他就只能退居贴身小秘书的位置,再没有当初的风光。

    现任魔尊陛下倒也没有一下子把他弄死,还很有胸襟地继续让他当左护法,让他协理魔宗事务。

    然而,他昨晚对魔尊陛下进行了一次积极主动全面又具体的性/骚扰。

    看来他注定要英年早逝了!

    焦和玉再次叹了口气,往靠背上一靠,吩咐道:“厨子的手艺我吃腻了,你们下山给我请——”他说到一半,觉得“请”这个字太对不起自己的小反派身份,又懒洋洋地改了口,“掳几个厨子回来,不仅厨艺要好,长得也得周正些,反正别要丑的,倒胃口。”

    一听有坏事可以干,下属们顿时精神抖擞,积极地追问具体要求——

    “您想要南方菜还是北方菜?”

    “属下觉得东海菜也不错,咸口甜口都有!”

    “东海菜?别开玩笑了,那根本就是不东不西不南不北的大杂烩,没一样正经菜!”

    “放屁!我觉得蓬莱楼的东海菜就很好吃!不信我去把他们主厨给掳回来,看你能不能掳个更厉害的!”

    焦和玉被他们吵得脑仁疼,再次敲敲扶手。

    他手指细长,肌肤有细嫩得很,只轻敲几下指节处便泛起一圈淡红,看得下属们立刻收了声音,生怕他把自己给敲疼了。

    难怪以前上任魔尊陛下什么都不让左护法做,左护法这样的人,谁能忍心让他劳累半分!

    焦和玉淡笑道:“既然你们各有意见,那就都掳一个回来,我也尝尝不同的口味。”

    下属们齐齐领命而去。

    焦和玉散漫地倚在横塌上,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反正都要死,不如好好享受几天再死。

    按照“左护法”的记忆推断,魔尊陛下之所以忍辱负重接受他这个曾经鸠占鹊巢的“养子”的存在,是因为他还没拿到魔宗秘境的钥匙。

    魔宗秘境不仅是储存魔宗历代宝藏的地方,还留存着魔尊陛下母亲的遗骸和遗物,魔尊陛下似乎就是为了这个才回来继承魔宗的。

    那钥匙的去处焦和玉当然知道,不过他拿不出来,更不可能告诉魔尊陛下它在哪里。

    这可是他最后的保命法宝!

    焦和玉把事情理清楚了,又有一下属找了过来,说是逮到个胆大包天潜入魔宗的小耗子。

    焦和玉仍是疲懒地倚在横塌上,好整以暇地追问:“什么小耗子?”

    下属回道:“我们在他身上搜到了玄冥宗的腰牌,应该是玄冥宗的人。”

    焦和玉挑眉。

    原来剧情进行到这一段了,主角的白月光师兄身负重伤,主角孤身潜入魔宗,想偷取魔宗左护法心爱的碧莲花做药引,结果被左护法的下属抓获,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

    也正是在这时候,主角顽强不屈的绝美模样,引起了魔尊陛下的注意!

    世上竟有如此坚强善良又倔强的人儿!

    当时魔尊陛下心想,这样的人才配得上那莹洁美丽的碧莲花,阴狠毒辣的左护法配不上!

    “带路。”一想到接下来的剧情走向,焦和玉顿时来了精神,准备去围观一下惨遭折磨的可怜主角。

    来都来了,当然要看看主角长什么样,要不然岂不是白来一遭!

    想想吧,美人落难,楚楚可怜,魔尊陛下看了都心动,试问谁会不想见一见呢?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