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退化之龙

      黎家主人和那位掌家妇人离开了,梨木装饰的大殿内只剩下了黎云姿、罗孝和祝明朗。

    罗孝等黎家主走了有一会才缓缓起身。

    他向前走了几步,走向了黎云姿。

    “云姿小姐,属下办事不力,让您受了委屈……云姿小姐不用在意他人看法,重回黎家之后,我会更加努力成为黎家的中流砥柱,到时候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令尊将云姿小姐许配给属下。我……我罗孝,是真的对云姿小姐一片真心,我……现在说这些是有些唐突冒犯,不过我会用实际行动来向您证明,云姿小姐,请给我一些时间。”罗孝说着这番话,显得有些结巴和紧张。

    祝明朗在旁边,张大了嘴巴。

    自己真得有那么透明吗!!

    不管这个罗孝怎么个心里变态,他似乎对黎云姿似乎是真心实意的,而且他也选择了最合适的时机向黎云姿表白,诚恳的表明他是一个根本不会在意黎云姿的过去的男人。

    黎云姿没有应答,也看不出她此时的情绪。

    “云姿小姐不用急着答复,只要明白罗孝一片忠心与痴情,云姿小姐应该累了,祝明朗你让下人带小姐回去休息吧,我去家主人那里领命。”罗孝说道。

    罗孝也懂得黎云姿还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需要给黎云姿时间。

    “好,提前祝愿罗先生前程似景。”祝明朗敷衍道。

    罗孝满意的点了点头,觉得祝明朗还算是一个懂事的小弟。

    最后有些不舍的将目光从黎云姿身上挪开,罗孝大步朝着家主的皇院走去,从此刻开始,他罗孝就是真正踏上登云之路!

    权力,财富,女人,他都将拥有!!

    “赤练,还记得以前欺凌我们的那些人吗,呵呵,他们万万想不到我们会以鎏金火龙与牧龙师的身份回来!”罗孝脸上挂着笑容,忍不住抚摸着手指上那红色玛瑙戒指。

    戒指光泽奇特,流转之中可以看见一头龙影慢慢的浮现。

    在芜土没有冲动是明智的!

    自己得到的只会更多,而且黎云姿最终还是自己的!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怕是没有几个身份尊贵的人愿意娶她了,这样一来,只要自己在黎家主麾下表现得出色,让家主将黎云姿下嫁给自己不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罗孝过去在黎家不过是一个看家护院的仆从,身份卑微到极点!

    现在截然不同了!

    ……

    梨木大殿

    祝明朗走到主座那里,拾起了那个掌家妇人留下的香帕,然后递给了黎云姿。

    “还在流血呢,话说刚才那人,是你的父亲吗?”祝明朗道。

    黎云姿没有去擦伤口,反倒是在祝明朗没有注意的时候,她一滴泪缓缓的滑落了下来,成了她脸颊上的泪丝。

    黎云姿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忍了这么久,到头来还是没有等到所有人都离开。

    为什么对眼前这男子连基本的心理防备都减少了?

    一旁,祝明朗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她。

    要是她泪如泉涌倒还好,偏偏她落得仅仅是一滴泪,没有痛苦,也没有悲伤,反倒是给人一种已经将这一切承受下来的坚毅。

    只是,这份美人坚毅看得人一阵心疼。

    她是受害者,却成了人们眼里的罪人,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家里,得到的却是那样的谩骂。

    似乎血缘关系可以斩断的话,黎家主人也会毫不犹豫那么做。

    这就是黎云姿千里迢迢归来的容身之所吗?

    “我先扶你回去休息吧,别想那么多了。”祝明朗保持着礼节,扶着黎云姿往大殿外走去。

    “这边。”

    “哦。”

    ……

    到了黎云姿的庭院,祝明朗果然是被拒之门外了。

    祝明朗也能够理解,毕竟自己安慰她是没有任何用处的,自己就是那个罪魁祸首。

    在这样一个尊卑有别的世界里,黎云姿把自己杀了泄愤祝明朗也不觉得奇怪。

    倒是自己现在该去哪啊?

    莫名其妙的被拐到了祖龙城邦……

    一没身份,二没土地,三没住宅,四没钱财,总不能又在大街上要饭?

    咦,自己为什么要说又呢?

    就没有要过饭!!

    黎云姿没有迁怒过自己,但她多半也不想再见到自己了。

    事实上黎云姿把自己拐来祖龙城邦也算是救了自己一命,当时罗孝是打算将小桑镇也一起灭了的。

    既来之则安之,找个能养活自己的地方先打打临工吧,最好是能种桑树的,大胃王小白岂估计睡醒了没奶喝会闹的。

    白岂,即小冰虫的名字。

    说起小白岂,它有很多天没有自己钻出来透气了,很难得的躺在自己的灵域里,预备冬眠?

    祝明朗轻轻闭上眼睛,查看自己的灵域。

    “奇怪,怎么多了一个冰蛹……”

    往自己灵域内一探,祝明朗惊讶的发现小冰虫竟然不知何时用自己吐出来的冰丝包裹住了它自己,化成了一个巨大的冰蛹。

    这是要蝶变了吗?

    可它以前是龙将级别的苍龙啊,没听说过苍龙血统的生物有这能力啊?

    冰蛹暂时没有完全合拢,最上面还有一个窟窿。

    透过这个窟窿,祝明朗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这一看,他却被冰蛹里面的世界给震撼到了!

    蛹内的世界竟然如此鬼斧神工!

    那些包裹外层的冰丝,在里面以一种极其精密的方式交织,丝毫没有一点繁乱之感,反而形成一种由散至整的完美艺术。

    而点缀在这些霜丝之巢的是一粒又一粒冰莹,似稀有的白钻一样灿烂,又似在广袤长夜中的漫天白星,有序的分布在这个小小天地,如梦如幻。

    一根小小的霜丝,丝上也有一段长长的古老丝纹。

    一粒小小的冰莹内,更像是容纳着一个不可思议的天地。

    这一切的一切最后都簇拥在了一只小小的圣灵身上,那就是已经逐渐长出了翅膀,体态也变得优美无比的小白岂!

    蛹之核处,小白岂昏昏欲睡,它轻柔的伸展着那没有长全的翅膀,一双美丽的灵动眸子正很努力的注视着来到灵域中的祝明朗。

    可小家伙实在太困了。

    它最后还是垂下了眼帘。

    一时间,那些霜丝开始飞舞,那些冰莹开始闪耀,随着小白岂再度睡去,这个冰蛹内的世界开始疯狂的运转,有什么渺小之芽在破冰,有微观冰花在绽放,有什么生命雪树在铺开遮蔽天地的叶冠,细小的万物在这里被创造……

    仿佛经历了开天辟地,经历了沧海桑田!

    与此同时,那个窟窿被由内而外涌出的霜丝给填补了,冰蛹完全合拢。

    祝明朗再也看不到里面的任何情况。

    冰蛹从外面看平平无奇,但里面那个令人震撼至极的沧澜小世界却在祝明朗脑海里挥之不去!!

    如女王一般,沉睡在那片冰霜沧澜世界的小白岂,又究竟是什么?

    这大概是祝明朗流浪的第五个年头了。

    白岂曾是一条苍龙。

    祝明朗还是少年郎的时候便是一名强者,便是牧龙师,被人们瞩目,被人们追捧。

    可就在祝明朗自己都以为将来会有一段辉煌岁月时,白岂从一头傲世群雄的苍龙退化为了一只生灵中最渺小羸弱的小冰虫。

    一夜之间……

    到现在祝明朗都没有忘记那缠绕了半座城池的白色霜丝!!!

    巨大的冰茧将苍龙白岂给裹住,铺满了半座城,一大片圣洁的白色宛如雪灵神者降临。

    这震撼的画面维持了整整一夜。

    但最终所有的白丝在晨光中融化,苍龙留下了已经没有半点生命征兆的躯壳,随着霜丝一起在阳光中融为水,唯有一只小冰虫,几乎没有了什么心智的小冰虫,缓缓的爬出……

    祝明朗站在那冰冷的城池上,看着这从冰城中爬出来的小冰虫,还是少年的他又怎么能够相信!

    白苍龙竟然退化了!

    如日中天的少年郎也从此沦为人海一粒沙,开始了自己漫漫的流浪之旅。

    过了这么多年,少年熬成了青年,心有鸿途也磨成了混吃等死。

    走了多少地方,已经不记得了。

    倒是小冰虫,这位老青年一直悉心照料着,不知不觉成了一种羁绊,用亲人来形容也不为过。

    多年来,小白岂维持着小冰虫的状态,没有丝毫变化。

    可这一次,它却在蜕变!!

    刚才匆匆一瞥,祝明朗看到了小白岂半化形的样子,有了薄薄的翅膀,有了优美的身形轮廓,有了纤细的尾巴……

    它似乎具备着某种蝶龙圣灵的柔美灵动,也好像具备原本白苍龙的体态!

    而毋庸置疑的是,这些都是它即将化龙的征兆!!!

    冰蛹,即是它的龙门。

    破蛹而出,它将回归龙位!!!

    此刻,祝明朗那几乎一潭死水的内心突然沸腾起来!!

    白苍龙要回归了!!

    最近经历的事情,换做是任何一个心已冰凉的人都会有所渴望,之所以不敢有所为,无非是自己都见不着自己的未来……

    白岂回归,那就截然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