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

      卖场里,包装纸、衣服碎片、蔬菜叶子散了一地。

    暗红血迹印在雪白的地砖上,看起来颇为刺眼。

    锅碗瓢盆堆放在水池,等待清洗。

    ……

    越是打量周边熟悉的环境,余晖越是回想起离开时战斗的惨烈,忍不住闭了闭眼。

    “出发前列过清单,按清单上罗列的内容搜集物资。”纪凌峰沉声道,“速度要快。二十分钟后,不管有没有集齐,都要离开。”

    “是。”队员齐齐应了声,接着迅速行动起来。

    “我呢?我该做些什么?”纪凌云兴冲冲问。

    纪凌峰嘱咐,“你跟他们待一块儿,别添乱。”

    “才不会添乱。”纪凌云嘟囔一句,跑过去帮忙。

    “余叔。”纪凌峰低低唤了声。

    余晖不知在想什么,神情略有些恍惚。被这么一叫,猛然惊醒。

    他定了定神,轻声道,“跟我来。”

    两人悄无声息离队,七拐八拐走了好一会儿,进入员工休息室。

    余晖从抽屉里取出钥匙,打开橱柜上的锁,从里面取出数个用购物袋包装好的手提箱。

    箱子打开,里面装满金灿灿的首饰,映的屋子满室生辉。

    纪凌云随手拿了件金饰仔细端详,片刻后问,“附近金店卖的商品?”

    “对。”余晖微微颔首,“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店员全死了。我寻了个空当,把货品收放好。”

    “不愧是余叔。”纪凌云轻叹,“慌乱的时候,一般人只知道囤水囤粮,却不知道提前为灾难结束后打算。”

    “有了这些金饰,一旦秩序恢复正常,哪怕房屋被毁,也能很快东山再起。”

    “我只是凡事喜欢做两手准备。”余晖并不居功,“游戏突然开始,谁知道哪天会不会突然结束。有钱有粮,不管之后发生什么,都能从容应对。”

    “余叔说的是,我也这么想。”看了看手表,纪凌峰委婉提醒,“时间不早了,咱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好。”

    两人背上包裹,一前一后离开休息室。

    **

    方德林就是传说中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局势不明,队员们小心谨慎,唯独他一个人大吃大喝。

    分成十人小队行动时,卫卿还没来得及叮嘱众人“小心为上”、“不要走散”,他便撒丫子跑没影……

    本来嘛,管它为什么没有小怪!卖场目前是安全的,知道这一点就行了,其他的不重要。

    方德林推着手推车,脚上仿佛踩着风火轮,没一会儿便来到冷藏食品区域。

    如今是游戏第4天,如果没有电力,冷藏食品可能已经腐烂。

    庆幸的是,卖场依旧供电,冰柜仍在运行。

    肥牛卷、肥羊卷、牛排、鸡腿……方德林大把大把往推车里装,“几天没吃肉了,这下总算能吃个痛快!”

    装的兴起时,一只蛛腿穿透他的胸腔。

    “啪嗒——”

    手上乏力,盒装肥羊卷立时掉落。

    方德林吐出一口血,难以置信地回过头。

    只见一只两米多高的蜘蛛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后。头顶一行文字,“伊莎贝拉。”此刻看着他的目光,跟他看冷冻肉神似。

    一口毒液喷出,正中方德林左腿,造成高额伤害。

    同一时间,系统提示,【您沾染上负面状态“中毒”:生命值每秒-2,持续5秒。】

    生命的最后一刻,方德林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恐怖片里,向来落单的人最先出事,为什么他会想不开离队?

    **

    “你,去拿棉质换洗衣物;你,去找打火机、精盐、牙膏、肥皂、毛巾等日用品;你,去找蚕丝被;你们几个,搬方便面和罐头食品,有多少拿多少。”

    众人有条不紊地行动起来,收集物资包括但不限于食物。

    这是因为谁也不知道灾难会持续多久。提前做好准备,总比需要的时候找不到要好。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手推车逐渐被堆满。

    队员们虽然各自分散开,但彼此相隔距离不远,喊一声就能救援。

    眼看快要到约定时间,队员们加快动作,打算结束探险。就在这时,一道凄厉的惨叫响起,“敌袭!!”

    队员听见呼喊,立即跑过去支援。

    只见白色的蛛网笼罩住三人,其中两人不省人事,另一人放声大喊,“怪物有名字,这是只boss!”

    众人暗自心惊。

    他们中里的某些曾经遇见过boss,那是真凶残,打斗过程中死伤无数。不过一旦把怪打死,收获也是真的丰厚。

    纪凌峰的紫色铠甲、紫色腰带,就是击杀boss后掉落的。

    “咱们人多,不用怕,一起上!”话音刚落,有五名近战人员拎棍冲出。

    “坦克不在,怎么就开团了?”一人连忙阻止。

    可惜说的迟了。近战玩家和boss战成一团,除非一方战死,否则即便本身想退,对方也不肯放他们离开。

    “帮忙。”

    既然走不掉,那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当即有人指挥远程输出,近战过去帮忙。而他自己,则用蓝色装备唐刀劈开蛛网,营救被困人员。

    “没用的,他们都死了。”唯一的幸存者身体轻颤,一边说话一边哆嗦,“boss躲在天花板上,刚打了个照面就用蛛网把我们困住。”

    “蛛网具有粘性,我们被困在里面,躲都没处躲……”

    援救人员名叫严桦。见这人余惊未定,俨然已失去战斗力,便派他出去求援,最好把其他人都喊来。

    紧接着,严桦拎着唐刀,加入战斗。

    **

    “你们去哪儿了?”见队友陆续回归,卫卿黑着脸问。

    尤晴雯不在意道,“大家的需求不同,我们去别处搜罗物资去了。”

    郑明岳则说,“总之没事就好。收拾收拾,准备离开。”

    方德阳眉头紧锁,“再等等,我弟不知跑哪儿去了,还没回来。”

    看了眼手表,尤晴雯思忖,“快到汇合时间了,怎么着也该回来了,难道出了意外?”

    不等细想,一人小跑着赶过来,“快来帮忙!卖场里有只大蜘蛛!”

    众人,“???”

    卫卿分外不解,“不是说可能有螳螂?怎么变成了蜘蛛?”

    陆.百科全书.川回答,“刀锋螳螂在暗影蜘蛛的食谱上。如果不是自发撤离,那就是被吃了。”

    下一秒,那人催促道,“boss会掉紫装,快来打boss!!”

    “去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拿不定主意。

    物资已经到手,这趟旅程的最初目标已经完成,没必要继续冒险。

    boss死亡后会掉落紫装,听起来十分诱人。可把怪打死前,谁也不知道要填进去多少人命,团灭也不是不可能。

    “我去!”听说卖场里有boss,几乎是瞬间,方德阳心底升起不妙的预感。

    弟弟恐怕已凶多吉少,身为兄长,唯一能做的就是为他报仇。

    “我也去。”云凌积极报名。

    “加我一个。”陆川道。

    “我跟晴雯也去。”郑明岳说。

    九人里,已有五人意见达成一致,卫卿破罐子破摔,“走吧。”

    **

    不知不觉,又有三人倒下。

    纪凌云说不出的慌乱,“这怪怎么回事?为什么打着打着会回血!”

    先前被众人围攻,分明伤势颇重。击杀三人后,伤势渐渐好转不说,还越来越凶残。

    “大小姐,要不咱们撤退吧?”一人凑到纪凌云身边,小声提议。

    这话一出,其他人满含期盼。

    纪凌云沉默。

    她第一次外出,哪知这时候该战该退?她还指望别人做主,谁知别人特地跑来问她……

    “我哥呢?余叔呢?”纪凌云焦急问。

    “不知道去哪儿了。”那人万分无奈。

    要是纪凌峰、余晖在场,他们早就听命行事。如今倒好,一个能拿主意的都没有。一帮人没了主心骨,登时惶惶不知所措。

    有人想走,有人想打,意见不一。所有人跟一盘散沙似的,配合也不如之前默契。

    这会儿询问纪凌云的意见,也不是觉得她多能耐。而是万一做错决定,有人背黑锅。

    纪凌云:弱小,绝望,无助。

    纪凌云:……要不扔硬币决定?

    踌躇间,又一人被毒液击中。

    牧师刚想加血,却被蛛网缠住。等到脱困,成员已经死亡。

    总共十八人,目前阵亡六人,战损比高达33.3%。

    见成员肝胆俱裂,战意全无,纪凌云不得不下令,“不打了,咱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