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乱武之辈】

      袁志的伤口虽已止血,但当晚便发起高烧,而且彻夜昏迷不醒。

    从贵州城请来的庸医,对此情形束手无策,王渊只得让沈师爷去请宋公子帮忙。

    宋际平时都住在贵竹司治所,可偏偏这两天去城外北衙了。沈复璁拿着信物苦等一天,及至傍晚时分,终于等到从北衙回家的宋公子。

    道明情况之后,宋公子立即前往客店,将王渊等人接到自己家中,又请来最好的大夫进行医治。

    说白了,袁二就是失血过多,外加部分伤口感染。

    到第三天,袁志的高烧渐退,但依旧昏迷不醒,更大的问题是无法进食。

    “唉!”

    沈师爷叹息道:“大夫说,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你我忧虑也是无用。渊哥儿,从今天开始练字吧,练字能够让人心境平和。”

    “好。”王渊点头。

    宋公子把书房都贡献出来,里边的文房四宝随便取用。

    好墨,好笔,好砚,好纸,好帖,王渊初学书法简直奢侈,普通书生都只能用草纸习练。

    沈师爷让王渊端坐,告诫道:“练字先练坐,身正,头端,足安。身体不能太紧张,也不能太过放松,你现在腰杆绷得太直,写出的字就会显得生硬。”

    “明白了。”王渊稍稍放松。

    沈师爷又说:“写字时手臂要悬空,不得紧贴桌案。须以腰力贯通腕力,再以腕力配合指力,三力合一,写出的字才有力道。”

    王渊瞬间心领神会,说道:“跟练箭一样。”

    沈师爷颔首道:“你先不要急着写字,我教你如何握笔。手腕放平,手指压实,手掌聚力,握拳要虚,笔杆垂悬,嗯,保持这个姿势半个时辰。”

    沈复璁扔下弟子不管,自去寻找宋公子的藏书来读。

    一刻钟之后,沈复璁忍不住瞟过来,发现王渊还保持着原有姿势,从手肘到手指,竟无一丝颤抖。自己当初练习握笔和坐姿,可是抖得很打摆子一样,不由惊问:“你是如何做到的?”

    王渊说:“练箭比这个更难。”

    沈师爷恍然大悟,说道:“这一步可以跳过了,直接练习写字吧。”

    在详细讲解书法基础要素之后,沈师爷就扔下一本欧阳询字帖,找出个“永”字,让王渊自己慢慢临摹。

    “沈兄!”

    宋公子跟着个年过五旬的小老头进来,介绍道:“这是吾父讳坚,字坚白。父亲,这就是沈兄沈慰堂。”

    宋坚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但体格健壮,走路虎虎生风。他是宋然的胞弟,贵竹土司长官,宋氏十二马头之首,当即抱拳笑道:“沈先生,犬子可是把你说得天上全无、地上难寻,今天我必须考教一番!”

    此人的言行有些古怪,似乎知书达礼,说话却又粗蛮。

    沈师爷不敢怠慢:“请长者不吝赐教。”

    “我只读过几年书,汉家学问就不考你了,”宋坚扫了一眼正在练字的王渊,拖张椅子大马金刀坐下,“听说你给知府做过幕僚,想必也是有些能力的。你可知贵州是何等情况?”

    沈师爷拱手道:“初来贵地,不曾了解。”

    宋坚说:“贵州土司,当属水西安氏最强,我水东宋氏次之。这些年纷争不断,你出个主意,宋氏应该如何压倒安氏。”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沈师爷滑头道,“吾不曾知悉详情,怎敢乱出主意?”

    宋坚对儿子说:“你跟他讲讲。”

    宋公子立即拱手致意,详细叙述道:“水西安氏统辖十五长官司,相当于拥有十五个州,每司长官彝语则溪,谓之‘十五则溪’。吾宋氏统辖十二长官司,每司长官唤作马头,谓之‘十二马头’,吾父即为宋氏十二马头之首……”

    水西安氏不仅地盘大,而且军事实力超强。直接统领四十八部,每个部落都人口过万,号称拥兵四十八万。

    宋氏的军事实力不强,但经济实力可观,而且文教相对繁荣。贵州城的官学,就是当初宋昂主办的,还另设有两个族学。宋氏子弟必须读书,不管如何顽劣,都得在族学混几年,不像安氏那般文盲遍地。

    整个贵州北部,西为安氏,东为宋氏,分别控制由川入黔的两条交通要道。

    最北面还有个蔡氏,实力弱小,不足一提。

    而播州(遵义)杨氏,此时属于四川土司,还没有合并到贵州版图。

    沈师爷听完介绍默然不语,你让他巴结上司、串联同僚、拿捏属吏,这货绝对能够智计百出。但此等军政大事就抓瞎了,专业不对口啊,就像让一个牙医去诊断脑科疾病。

    想了半天,沈师爷说:“既然安氏势大,宋家何不忠于朝廷,借助汉官与卫所之力,共同压制水西安氏?”

    宋坚不屑冷笑:“贵州汉官,全是酒囊饭袋,只知道捞银子,不管土司之间的争斗。至于卫所,贵州卫驻扎城南,贵州前卫驻扎城东城西,永乐年间足有兵员两万。现在也是两万,不过真正能打仗的,恐怕只剩下两千了。”

    朝廷势力在贵州,就是个摆设!

    沈师爷无计可施,只能说:“宋氏应该兴修水利、促进农耕、扶持商家,则钱粮充足,实力自然壮大。”

    “老生常谈,不过如此。”宋坚对沈复璁很失望,懒得多言,起身欲走。

    一直在练字的王渊突然出声:“自己没法变强,那就把敌人变弱。”

    宋坚觉得这话有些意思,止步笑问:“小娃娃,你有什么法子让安氏变弱?”

    王渊依旧在专心致志练字,认真写完一撇,才说道:“我是个生寨蛮子,深受土司压迫。宋家盘剥得厉害,安氏恐怕也差不多。你们可以暗中联络安氏辖地部族,以重金诱其首领,挑拨他们举兵造反。并作出承诺,宋家可以配合其举兵,能赠送他们兵刃铠甲就更好。”

    沈师爷都听得懵逼了,这些贵州蛮子,初次见面而已,居然讨论这种挑拨叛乱的大事。

    而且,就不怕吾等暗中告密,跑去安氏那边邀功吗?

    “继续说。”宋坚脸上露出笑容。

    王渊道:“安氏那么强盛,区区几个部族造反,多半难以动摇根基。但只要安氏辖地出现叛乱,就可以上书朝廷进行弹劾,再重金贿赂朝堂官员,趁机把安氏扒一层皮。朝廷本就想加强对贵州的控制,只要内阁官员不是傻子,肯定不会放过这种大好机会。”

    宋坚转身重新坐下,问道:“还有呢?”

    王渊反问:“安氏首领安贵荣是怎样的人?”

    宋坚答道:“老谋深算。”

    王渊再问:“安贵荣的长子呢?”

    宋坚笑道:“残暴嗜血,武艺超群。经常在醉酒之后,以弓箭射杀奴隶为乐。有一次杀得兴起,把自己的随从都射死两个。”

    王渊说道:“既然如此。宋家想要打击安氏,就该用尽一切办法,把安贵荣的宣慰使职务削去,让他的长子继承宣慰使。到时候都不必使用计谋,以其长子的残暴,必然逼得安氏辖地叛乱四起。还有更稳妥的办法,宋家积攒实力二十年,等安贵荣老死,再向安氏发难。”

    宋家已经等不及二十年了,以宋然的残暴,恐怕比安氏崩得更快。

    宋坚没有看上沈复璁,反倒对王渊另眼相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渊,黑山岭穿青寨人士。”王渊答道。

    “穿青寨啊,”宋坚想起四十二年前的那场叛乱,仔细思考之后,突然问,“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养子?”

    王渊起身拱手,婉言拒绝:“多谢宋马头好意,但本人的父母俱在。”

    宋坚对王渊愈发满意,又说:“我有个孙女,今年八岁,可许配给你为妻。你安心在宋氏族学读书,等你成年之后,须一心一意辅佐我儿。若能帮无涯夺得宣慰使之职,我可以违反族规,让你当宋氏的十二马头之一!”

    什么情况?

    沈复璁完全跟不上节奏,他们只是刚刚见面啊。

    宋坚都没摸清楚王渊的底细,就敢许配孙女,还让他将来辅佐儿子夺位。

    这些土司,做事也太草率任性了吧,万一看走眼了怎么办?

    王渊就更让沈师爷感到意外,小小年纪,居然设计挑拨土人叛乱。这如果放在乱世,怕不是贾诩之辈,乱武天下啊!

    “父亲,万万不可!”宋际连忙阻止。

    宋公子虽然迂腐,但也明白宋坚想干什么。

    王渊提出挑拨安氏辖地叛乱的计谋,是当下唯一可行策略。宋坚自己也有汉人幕僚,但个个目光短浅,竟不如一个小娃娃聪明。

    两相比较,宋坚自然对王渊青睐有加,认为这小子值得栽培。

    既然不能收王渊为养子,那就招王渊为孙婿,让他做宋公子的女婿。

    这是土司的惯用伎俩,反正女儿、孙女多得是。就算看走了眼,也损失不大;而一旦招到贤才,那就赚大了!

    等宋坚年迈体衰,王渊也该长大了,正好辅佐迂腐的宋公子,帮助宋公子夺取族长之位。

    至于承诺让王渊担任十二马头之一,那纯属画大饼,根本无法操作,宋家是不会让异姓做马头的。

    宋际之所以反对,是因为父亲的谋划,必然带来一场腥风血雨,把反对他嗣位的族人杀个干净。甚至,很有可能发生内部叛乱,到时候还得武力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