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3】

      《被亲哥死对头看上怎么办》

    ――文/珊瑚树

    【chapter 33】

    ――――――――――――――――――――

    寝室里, 四个女生蹲在地上,把氧气袋里的乌龟围在中央。

    盯着看了不知道多久。

    柳冬杰问:“朱珠,你要养吗?”

    苏里赶紧道:“别了吧,我挺}这种东西的。”

    何苗苗:“我无所谓, 看起来还挺可爱的, 朱珠你觉得呢?”

    朱珠:“我不养!”

    “啊?”何苗苗,“那怎么处理?好歹是一条生命, 总不能杀了吧?放生万一影响生态……”

    朱珠:“炖汤。”

    “噗――!就这么点儿大?!还炖汤?”柳冬杰不可思议道, “朱珠, 你是不是从来没有做过饭?”

    苏里有些崩溃:“好了好了, 朱珠, 你不想养的话还给你哥哥不就好了?”

    不管干啥, 赶紧把这东西给她弄走!

    朱珠:“你给他打电话, 让他拿走。”

    苏里看她一眼:“你哥,又不是我哥。”

    朱珠看她一眼,不想向别人解释她和沈迦誉的关系。

    她快速说了一声:“他不是我哥。”拿了自己的手机出来。

    “不是你哥是谁啊?”三个人都有点懵。

    “小时候邻居家的哥哥, 我哥的朋友。”朱珠随口回答。

    她点开黑名单, 不太情愿的把那个号码放出来,拨了出去。

    对面很快接通, “喂?”了一声。

    朱珠抿着唇没吭声。

    “猪猪吗?”

    他立刻猜出了是她。

    朱珠走到阳台,小声道:“你把你的乌龟拿走,我不要。”

    “嗯?不喜欢吗?昨晚猪猪不是说想养乌龟吗?”

    男人的嗓音透过电话传过来, 低沉磁性,听得朱珠耳朵有点痒。

    她睁眼说瞎话,“我没有这样说过。”

    那边低笑一声, “小孩儿,你是喝断片儿了, 还是借酒欺负我啊?”

    “……”朱珠扣着窗户,小声道,“反正我不养,你拿回去。”

    “哥哥忙,拿回来也没时间养。”

    “那你退货好了。”

    “……”

    朱珠听到一声无奈的叹息,“好吧。我打卖主的电话问问。”

    朱珠挂了电话,想把他的手机号重新拉进黑名单,又顿住。

    算了。

    先放过他一会儿。

    等他拿走乌龟再拉黑也不迟。

    没一会儿,沈迦誉的电话又打过来,他语气有些无奈,“小孩儿,店家不肯退货怎么办?”

    朱珠一听,小脸严肃起来,道:“他为什么不退货?这是违法的。”

    “店家说,没有质量问题,所有活物一经售出概不退换。”

    朱珠有些生气了,“你告诉他,他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我可以告他!或者你打12315消费者权益保护电话。”

    说完,她语气有些鄙视,“你怎么连这都不懂?”

    “嗯……可能是因为在国外待久了,有点不习惯国内的生活方式。”沈迦誉没有生气,只是语气有些淡淡的,像是失落。

    朱珠有些骂不下去了。

    沉默了一会儿,他道:“一会儿我去退货的时候,可不可以请专业人士陪同一下?”

    朱珠也有点怕退不掉没法处理,不太情愿道:“那你过来吧,我陪你去。”

    那头又传来一声轻笑,“行,小孩儿,你现在可以出发了。”

    不等朱珠惊讶,他就又接了一句,“我十分钟后到。”

    朱珠住的寝室离校门口并不远,等她抱着氧气袋出来的时候,那辆路虎已经停在路边了。

    沈迦誉靠在车上,手里拿着烟盒,似乎要抽烟,看见朱珠又把烟盒扔了回去。

    路虎在首都并不算什么扎眼的豪车,但男人气质相貌实在打眼,引得路过的学生频频扭头去看。

    朱珠坐进去。

    她不怎么想和他说话,沈迦誉也没没话找话。

    只是视线偶尔落到他扶着方向盘的手腕上,看到那条破旧的绳子,忍不住觉得有些熟悉。

    好像在哪儿见过……

    到了花鸟市场,朱珠跟着他走进一家店铺,老板一看见他就笑了,“来退货的吧?我就说送小姑娘乌龟不行,小女孩喜欢乌龟的不多……”

    本来已经准备好和店主battle的朱珠瞬间扭头。

    沈迦誉一点被戳破的尴尬都没有,相反,语气还有点控诉:“这不是因为小孩儿一直不搭理我,有点伤心,所以想找机会和我们猪猪多数几句话么。”

    ――

    自己是不是对他太过分了?

    从花鸟市场回来,朱珠好几天都在想这个问题。

    毕竟,小时候他对自己挺好的,而且除了在国外的九年没理自己,也没有别的大错……

    唉……

    她趴在刑法书上,叹了口气。

    “朱珠,你这几天怎么不准备辩论赛了?”苏里问她。

    以前朱珠每天都特别忙,不是教室就是图书馆,很少呆在寝室。

    朱珠趴着没动,回答:“我退赛了。”

    “啊?为什么啊?你之前不是赢了吗?”

    “嗯,赢了才退赛的。”

    “……你就是为了搞掉那个许什么的吧?”

    苏里只是随便一猜,没想到朱珠真的应了,“嗯,我就不想让他赢。他以后参加什么比赛或者节目,我还报名。”

    苏里瞬间搬着凳子跑过来,“跟我说说,你俩有什么爱恨情仇?”

    “没有,我就是讨厌他。”

    “说说嘛~”

    “没有。”

    不管苏里怎么问,朱珠都不肯回答。

    “好朱珠,姐姐请你吃棒棒糖。”

    苏里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个棒棒糖递给她。

    “吃了也是没有。”朱珠不客气的接过,放到嘴里一咬,突然啊了一声。

    “怎么了?”苏里吓了一跳。

    朱珠捂着腮帮子,眼泪都快出来了,“牙疼。”

    刚才咬糖的那一下,疼到眼前发黑,现在左边半个下颌都还是麻得,连太阳穴都在抽搐着疼。

    苏里:“你不会是要长智齿了吧?”

    朱珠:“……???”

    ――

    下午,朱珠给朱岩打电话,“哥,你送我去医院吧?”

    朱岩:“什么情况?怎么突然要去医院?”

    “我突然牙疼,不敢吃东西。我同学说我可能要长智齿了。”从刚才开始,到现在,一直隐隐作疼。

    “……明天行不行?我今天没空。”

    “可我现在就疼!”朱珠有些生气了,而且她还没吃晚饭呢。

    “那让你同学陪你去?”

    “我同学又没车!”

    顿了一下,她泄气,“算了,我自己去。”

    朱珠挂了电话带上手机出门了。

    她站在校门口,正准备打车,一辆熟悉的路虎开过来停到她面前。

    车窗落下,露出男人清隽的眉眼。

    他不知道是不是刚从工作的地方出来,白衬衫西装裤,还戴着一副金属边框眼镜,莫名多了一股斯文败类的气质。

    沈迦誉:“小孩儿,上车,我送你去医院。”

    “……”

    朱珠坐上去,系上安全带,垂眸问他:“你怎么知道的?”

    沈迦誉掉了个头,“你哥哥给我打电话了,正好我有空。”

    “哦。”

    她坐在副驾驶上,闷闷的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她忍不住问他:“今天也有辩论赛,你怎么不去当评委了?”

    “嗯,我就去一次,以后都不去了。”

    朱珠看他一眼:“你肯定是比比赛组踢出来了。”

    哪儿有评委说话那么过分的。

    低笑一声,沈迦誉道:“也有可能。”

    说完,他看她:“具体哪儿疼知道吗?”

    朱珠侧脸,从耳后一直指到下巴那,几乎是整个下颌,连带着太阳穴。

    “都疼。”

    两个字,委屈巴巴的。

    “……肿了吗?”

    她摇头。

    “萌出了吗?”

    她继续摇头。

    “小孩儿。”沈迦誉语气严肃起来,“如果真的是智齿的话,应该是压迫到了下颌神经管,可能比较麻烦。”

    他提前给她打预防针。

    朱珠显然被吓到了。

    “做一下心理准备就行,也不用怕,会打麻药的。”沈迦誉回头看她,“别紧张。”

    似乎是男人低沉的嗓音太有安抚力,也或者是朱珠对他有种骨子里的信任。

    她低低的应了一声。

    沈迦誉带她去了首都最有名的口腔医院,连车都开不过去,要停在距离医院好远的地方。

    走到半路,朱珠认出了这家医院,扯了扯他的衣服,小声道:“这家医院人太多了。我们换一家吧。”

    平时网上预约都预约不到,更别说下午直接跑过来了。

    沈迦誉回头,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笑道:“放心,哥哥带我们猪猪走后门。”

    朱珠:“……”

    她都这么大了,还捏她的脸。

    可她现在牙疼,也不想和他吵,恶狠狠的盯着男人后背。

    老不要脸的!

    沈迦誉似乎有认识的人在这儿上班。

    他到医院楼下,给对方打了个电话,道:“我到你们楼下了,你这边还有几个病人?”

    “我问了一下,情况好像比较复杂,可能压迫到下颌神经管了,不过具体的还需要拍片子看。”

    “好,你先给我开张单子,我马上过去。”

    沈迦誉挂了电话,朱珠小声问他:“是认识的人吗?”

    “嗯,留学时候认识的。”

    朱珠跟着沈迦誉进了电梯,他突然回头,冲她笑了一下,“哥哥在外面上学遇见很多有意思的事,猪猪想知道的话,以后慢慢跟你讲。”

    朱珠看他一眼,小声嘀咕,“我才不想知道呢。”

    下了电梯,朱珠跟着他走到诊室门口。

    一个高挑的男医生从里面出来,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和护目镜,只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

    身后跟着一个护士,手里拿着一张单子。

    看见朱珠,男医生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哟,誉神,可以啊,找了个年纪这么小的小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