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

      《被亲哥死对头看上怎么办》

    ——文/珊瑚树

    【chapter 7】

    ————————————————————

    一片枫叶落下。

    没有人说话。

    沈迦誉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溢出一声轻嘲,一句话没说转身走了。

    朱岩:“……”

    他在心里切了一声,被自己戳穿了就做出一副不屑的表情,装什么装!

    三中,不允许有比自己更能装逼的人存在!

    “喂,小鬼。”

    他把朱珠拉过来,表情严肃,“我警告你,以后不许搭理他,听见没有。”

    朱珠看他一眼,“为什么呀?”

    “刚才不是说了么!”朱岩一脸嫌弃,“他想接近我才讨好你的。”

    朱珠不太理解他的谜之优越到底哪儿来的,认真道:“我觉得他一点都不想和你当朋友。”

    朱岩:“……”

    朱岩:“不是因为我?难道是因为看你调皮捣蛋才逗你玩的?”哪儿来的谜之自信?!

    朱珠鼓了鼓脸颊:“是因为我可爱。”

    “是是是。你可爱。全世界你最可爱。”朱岩没好气道,还顺走了她花篮里最漂亮的一朵花。

    朱珠追过去,“不许抢我的花花。”

    朱岩举高,“我就抢了。有本事你抢回去啊,小矮子。”

    朱珠气得打他,“我还小,以后会长高的。”

    “那就等你长高了再来抢你的花咯~”

    沈迦誉站在一楼的窗前,目送兄妹两个打打闹闹的跑远。

    他抿着唇,发现自己有些过于关注朱岩的妹妹了。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无所谓,等林舒影和邓立春结婚,他也有妹妹了。听说邓立春的女儿也读初中,说不定比朱珠还要可爱。他没必要去关注一个自己讨厌的人的妹妹。

    只是……

    ——

    天气渐渐热起来,这天朱家迎来一个意外的客人,林舒影提着一些高档水果敲开了朱家的门。

    这天是周末,朱毅和宋莉都在家。

    两人把人请进来,林舒影把水果放下,说:“我今天是来辞行的。再过几天我就要搬走了。沈迦誉和朱岩关系不好,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还有上次沈迦誉生病,也多亏了宋姐帮忙,我一直都记着,就是没机会过来。”

    宋莉:“搬走?为什么要搬走啊?这儿离学校多近了。”

    天天都有三中学生的家长打听着想租或者买小区里的房子呢。

    林舒影有些不好意思,“过几天我要结婚,婚后就不住这儿了,新家离学校也不远,不碍事。”

    宋莉愣了一下,赶紧说恭喜,问婚礼是什么时候。

    林舒影:“订的端午,正好是节假日。”

    她拿出一封请帖,“你们要是有空就带孩子过来玩儿。不用包红包。”

    宋莉:“说什么呢,我们人不去,红包也一定到啊。”

    林舒影站起来,“真的不用,我不是客气的,你要包红包就别来了,浪费钱。”

    又寒暄了几句,宋莉把人送走,关上门就对朱毅道:“你说她什么意思?搞得我们很熟一样。”

    朱毅略一沉吟:“估计是想多凑点人,热闹。”

    当地风俗,结婚的话女方这边人越多越好,人太少了会被男方看不起。

    “你不是说她外地搬过来的?估计本地没什么亲戚朋友。”

    宋莉一想,说不定还真是这个原因,“那我去不去啊?”

    朱毅:“没事儿去一趟也行,石头得和人孩子同班三年呢。”

    三中习俗,三年不分班,也不换老师。

    ——

    端午节这天,宋莉带着朱岩和朱珠一起去参加林舒影的婚礼。

    朱岩臭着一张脸,浑身写着“老子不高兴”也就算了,连朱珠也蔫蔫的,不像往日那么活蹦乱跳。

    到了酒店,宋莉带着两个孩子去女方这边。

    虽然林舒影说不用包红包,但她人都来了,肯定不能空手,还是给了红包。

    一家三口跟着迎宾找了个位置坐下。

    宋莉掐着点来的,刚坐好婚礼就开始了。

    朱珠忍不住去看,穿着婚纱的林阿姨漂亮极了,对面的男人看着也还算顺眼,男人旁边的那个姐姐嚼着口香糖,一脸不耐烦,朱珠扫了一眼就挪开视线,她不喜欢。

    最后,她看到了沈迦誉。

    少年特地打扮过,穿着大人才穿的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还系着一条小领带,嘴角微翘,笑容完美。

    礼成的时候,他和其他人一样热情的鼓掌。

    朱珠看得太专注,少年似乎有所感应,朝这边看了过来。

    目光穿透热闹的人群和嘈杂的空气,轻轻落到她身上。

    周围倏得一静,朱珠这才看到,他脸上的笑意完美却冷淡,并不达眼底。

    “猪猪,看什么呢,吃饭。”宋莉给她碗里夹了一小块粉蒸排骨。

    朱珠回神,哦了一声,夹起排骨小口小口啃了起来。

    啃了两口,她又抬头去看,他已经移开视线,正和旁边的人说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少年站起来不知道去哪儿了。

    朱珠等了好久都不见他回来,有些坐不住了,小屁股在凳子上扭来扭去。

    宋莉见她心不在焉的,小声问:“怎么了?是不是想上厕所?”

    朱珠点点头。

    宋莉:“走,妈妈带你去。”

    “妈妈妈,你坐这儿,我去。”朱岩赶紧接话。

    桌上的人他一个不认识,早就不想在这儿呆了。

    宋莉想了一下,马上就轮到新人敬酒了,她不能不在,等敬完酒她和林舒影说一声就可以走了。

    “别乱跑,早点回来。”她交代一声。

    “知道了。”

    朱岩应了一声,拉上朱珠赶紧溜了。

    朱岩把朱珠送到厕所拐角处,指着前面道:“看见那个标志了吗?顺着一直往前走,走到底,左拐就是。”

    “看到啦。”

    朱珠颠颠的跑过去,找到女厕所,准备进去的时候,眼角余光里扫过一道人影。

    小姑娘脚步顿住,回头看。

    沈迦誉靠墙站在拐角处,领带被扯乱,皱着眉,修长的手搭在窗台上,指间一点猩红。

    他竟然在偷偷抽烟!

    看到朱珠,他不动声色的把烟头按熄在旁边垃圾桶上洁白的石英砂里,咳了一声,嗓音微哑,问:“小孩儿,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朱珠走过去,仰着脸看他。

    少年好像又长高了一些,已经将近一米七,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有点像大人了。

    她小声问:“阿姨结婚,你是不是不开心呀?”

    沈迦誉顿了一下,笑了,“我哪儿看起来像是不开心?”

    朱珠也不知道,但她就是觉得他不开心。

    目光落到被他按熄的烟头上,她说:“你抽烟。”

    “嗯,抽烟不好,小朋友不要学。”他还趁机云淡风轻的教育她。

    朱珠鼓着脸颊不说话了。

    “又生气了?”沈迦誉笑,弯腰捏了捏她的脸,“小孩儿,你怎么是个小气包啊?”

    “你别捏我脸。”朱珠嫌弃他手上的烟味,撇开脸,“臭臭的。”

    沈迦誉收回手,垂着眼帘不说话,好像被她伤到了。

    朱珠有些愧疚,他看起来都已经很难过了,她还说他臭。

    小姑娘踌躇了一会儿,上前一步,展开手臂,小声道:“我给你抱抱好了,你别难过。”

    幼儿园的小刘老师说,小朋友如果难过的话,要给对方拥抱。

    沈迦誉没有动作,垂眸看她。

    小姑娘等不及了,清澈的眼里染上疑惑,问:“你不想要抱抱吗?”

    她有些发愁,不想要抱抱的话,她要怎么哄他?

    下一秒,眼前落下阴影。

    带着浅浅烟草味儿的少年弯腰轻轻抱住了她。

    怀里的小姑娘带着奶香,柔软温暖。婚礼的喧嚣都仿佛变得遥远起来。

    “怎么办?”朱珠听到少年低哑的嗓音自耳边响起,“我好像……真的有些难过。”

    朱珠没有说话,乖乖的让他抱了一会儿才问:“那你现在还难过嘛?”

    “……还有一点。”

    朱珠“啊?”了一声,觉得拥抱好像不太管用。

    她想了一会儿,突然从他怀里钻出来,蹲下,把脚脖子上的五彩绳取了下来。

    “你把手给我。”朱珠拿着五彩绳,“这个给你,妈妈说等下次下雨,把它剪下来扔到水里漂走,就可以许一个心愿。”

    今天是端午节,有给小朋友戴五彩绳的风俗,早上的时候宋莉特地给她戴的。

    沈迦誉眉眼含笑,伸着手腕让她玩。

    朱珠吭哧吭哧半天,绝望的发现他的手腕太粗了,她脚脖子上的五彩绳给他戴还差一截。

    没办法,她只好缠在他的手指上,多缠了几圈,扣上,后退一步,欣赏自己的成果,满意道:“等下雨,你就可以许愿以后都不要难过了。”

    “笨小孩儿,”沈迦誉喉头动了动,哑声问,“给了我,你不就没法许愿了?”

    朱珠举起胳膊,拉起袖子,露出圆滚滚的小胳膊,上面赫然还戴着一根一模一样的五彩绳。

    “我才不笨。”

    小姑娘贪心,听说可以许愿,缠着宋莉多要了一条。

    她小脸得意,“我有两个愿望,分你一个哦。”

    “哎呀。哥哥还在外面等我呢。”想起朱岩,朱珠赶紧往女厕所跑,一边跑还不忘的回头叮嘱。

    “一定要第一次下雨的时候就扔到水里哦。要不然就不灵了。”

    沈迦誉想起邓立春的女儿。

    他捏紧手指上的五彩绳,绝望的意识到,这世上,再也不会有比朱珠更可爱的妹妹了。

    可这个妹妹,不是他的。

    过了今天,他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