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奇葩的诞生

      晴朗的天空中飞来了几只乌鸦,它们拍打着翅膀,最后停留在一尊巨像上面。

    这个巨像矗立在无双城的城门口,乃是赫赫有名的陆三爷。

    快,对于男人来说是一种侮辱,但对于三爷来说,却是一种无上的褒奖。

    名声就像是包袱,一个永远甩不开的包袱,所以三爷无论去哪里,都会被人认出来,他便是天下间最快的男人,人快,剑更快。

    然而这位天下最快的男人,最后却死了,但他死的有价值。

    三十年前,无双城遭遇了一场空前的浩劫,无数的妖兽忽然发了疯似得,对无双城展开了进攻,一时间无双城内的百姓死伤无数,各大门派也黔驴技穷,已经到了等死的边缘。

    但是陆三爷勇往直前,他一人一剑,杀入兽群,血刃兽神,震惊天下,救了无双城八十万的百姓,成就了“无双剑圣”之名。

    然而他再也没有回来,虽然兽潮退去,幸存的百姓集体出去寻找三爷,未果。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百姓以为他已经战死,于是建造了这一尊巨像,供后人瞻仰,而陆三爷的名字,也代表了这一段传奇。

    ……

    三十年后的今日,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兽神山谷之中有一个隆起的土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一个坟包,但是兽神山谷周围都是妖兽,百姓来这里的很少,知道这个土包的人更少。

    忽然土包开裂了,一只松鼠惊飞了起来,松鼠正在解手,但身下忽然出现了一条白皙的手臂,抓住了这只松鼠。

    松鼠很倒霉,因为松鼠最近橡果吃多了,有些便秘,现如今好不容易将要释放出来,却被这只手给抓住了。

    渐渐的,一位全身赤罗的少年,从土中爬了起来,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感觉到不可思议。

    松鼠已经偷偷的逃跑了。

    “我,我赢了么?”少年看着自己的双手说道。

    很快,少年感觉到身下凉飕飕的,他这才发现自己没穿衣服,本能的捂住了要害,他惊呼道:“这是怎么回事?老宋呢?老李呢?等等……这里是兽神山谷?怎么现在都长满了树呢?”

    他立刻走了出来,用藤蔓加干草给自己做了一条草裙,他掐了个剑指,怒喝道:“长生剑!”

    话音刚落,大地开始震动,一道龟裂出现在少年不远处的地面上,少年一招手,这把金色长剑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手里。

    少年甩了一下剑,可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手臂纤细了一些,他立刻跑到了岸边这才发现,自己还是那个自己,只不过看起来比往常更消瘦了很多,有些憔悴。

    只见水里面的少年长发披肩,五官精致,他剑眉星目,十分俊朗。

    这少年正是陆子羽陆三爷,他开始回忆自己之前的记忆。

    当时一头巨大的畸形巨兽,人们称之为兽神,正在无双城的远处,而陆子羽和他的战友们拼命抵抗,想要为百姓拖延撤离的时间。

    但最后的关头,巨兽忽然狂暴了,陆子羽看到情况不好,朝着自己最好的两位兄弟大喊:“你们快走!我断后!”

    “老陆!你要做什么?”大块头的老宋怒喝道。

    陆子羽神情坚定:“做自己该做的,快点走!”

    他快步朝着那巨兽冲了过去,他视死如归,周围的兽群发现了他,而陆子羽加快了速度。

    “快点,再快点!”陆子羽咬牙坚持。

    此时盔甲成了他的累赘,他毅然将一身沉重的盔甲给接下了,速度陡然大增。

    但这还不够快!

    于是陆子羽再次将自己的衣服解开,剩下了一条裤衩继续冲刺。

    “再快一点!”陆子羽额头布满了筋线,双目赤红,已然疯癫!

    忽然,一条绣着杜丹花的裤衩从天空中落下,在太阳的照耀下,裤衩散发迷人的光晕,而陆子羽已经不知所踪。

    原来陆子羽化作了一道光,早已经没入了兽神嘴巴里面,顺着兽神的喉咙,直袭腹中的兽核!

    兽神身体分泌的强酸,开始融化陆子羽的身体,不一会儿就已经将陆子羽的双手双脚融化,

    他只能像蛇一样蜿蜒过去,然后一口咬在了兽核上面。

    出乎意料的是,兽核非常之软,而且入口甘甜。

    陆子羽大口大口的

    吞咽,之后就失去了意识。

    回忆到此为止,之后他再也想不起自己接下去的事情。

    “我……我不是被吃了么?还有我的手脚……这不是……”他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完好如初,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这让陆子羽都非常的惊讶。

    陆子羽采了几个野果之后,背负着剑就朝着远处的走去,回去的路他记得很清楚,从兽神山谷往东就能到无双城了。

    于是陆子羽御剑飞行,朝着无双城就急速的飞过去。

    一路上他发现了无双城的周围,已经多了不少的房子,而陆子羽飞行过去的时候,不少人也纷纷抬起头看。

    “卧槽,天空中这是什么东西?”

    “似乎是个修士!”

    “天,但他为什么没穿衣服!”

    飞行的陆子羽感觉很凉快,尤其是草裙下面是真空的,凉风狠狠的往里面灌进去,这让陆子羽很很煎熬,不得不放缓了速度。

    试想人最脆弱的地方,和刀子一样锋利的冷风接触,这是多么残忍的一种折磨。

    来到了城门口,陆子羽看到了一尊雕像,他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因为这雕像竟然是自己,还摆了一个非常正经的姿势,双手扶剑,目视前方,一身正气。

    “你,你你……站住!”一个守门士兵走了过来说道。

    陆子羽一愣,回身说道:“啥事儿?”

    “你丫的这是什么打扮?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竟然……穿成这样,这是何等的有辱斯文啊!”那士兵大骂道。

    陆子羽插着腰说道:“哎呀,说来话长……我跟我朋友一起组队打兽神,身上的东西都掉了呢,衣服也不见了……”

    “兽神?”两个士兵面面相窥,泛出了老母亲般的微笑。

    “原来是遇到了妖兽,然后又被过往的山贼给打劫了。”那士兵拍了拍陆子羽的肩膀,一脸的怜悯。

    “哈?”陆子羽懵逼了,他连忙说道:“是兽神,兽神?”

    “我能理解,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非常喜欢逞强。”士兵甲说道。

    士兵乙也点了点头:“真是怀念啊,那个爱打肿脸充胖子的年纪……还兽神呢,都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三,三十年前?”陆子羽看向了远处的雕像,一脸的茫然。

    士兵甲上来说道:“遇到了山贼不可怕,可怕的是丢了小命……小子,你还是得感谢陆三爷的保佑啊,活着回来就好,你算是很走运了。”

    士兵乙一脸正经:“最近的山贼真是越来越猖狂了呢,打劫就打劫,连裤衩都不放过……真是丧尽天良!”

    陆子羽从茫然,变成了一脸的汗颜,现在的他恐怕是百口莫辩。

    “有身份证明不?”士兵又问。

    “没,没了……”陆子羽挠着脑袋说道。

    “也难怪,随身的东西都被抢走了,肯定什么都没留下。”

    闻言,陆子羽直接放弃了解释。

    而两位城卫也没难为陆子羽,还非常体贴的给了陆子羽一身衣服,虽然是廉价的麻布衣服,但好歹也能遮掩。

    陆子羽顺利的入城了,看着城内的繁华,他总算是恢复了过来。

    询问了一下路人,陆子羽这才一傻吊,自己离那一战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了,自己如何活下来的,他也不知道,不过眼下的无双城十分热闹,人们的脸上也都洋溢着笑容。

    一眼看去,到处都是

    幸福的模样。

    忽然,远处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陆子羽感觉到很诧异,便来到了一个摊位说道:“大娘,前面是什么情况,那热闹?”

    “小伙子你是外面来的吧?今天是陆子羽陆三爷三十周年的祭日。”大娘说道。

    陆子羽的嘴巴张的巨大,他指着自己:“陆子羽,三十周年祭日?”

    “是啊,每年都会举行祭日,多亏了当年陆三爷,我们无双城才能够相安无事,但是三爷为了救我们……他和那兽神已经同归于尽了。”说着,大娘一脸的哀伤。

    这时候,街道的另外一头,出现了一支队伍,为首的几个大汉,扛着一个轿子,那轿子很豪华,上面还有一尊脖子上套着花环的雕像。

    雕像正是陆子羽自己,陆子羽再次石化。

    自己看到自己的周年祭日是什么感觉?现在陆子羽就是什么感觉。

    但就在这时候,陆子羽看到了在这一支队伍的前面,赫然是自己两位好兄弟之一的宋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