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铁血大宋之国防线

      萧普贤女深吸一口气……

    “使者乃修道之人?”

    她的语气明显已经带着一丝的敬畏。

    这也很正常,这年头都信这个,看看这析津城里遍地寺庙就知道了,虽然契丹贵族以信佛为主,但道士在这里也很有市场,天长观等道观也很兴盛,与悯忠寺这些佛教庙宇一样等级。

    “修道谈不上,只是蒙仙师教了些防身手段,另外赐了几件法宝而已!”

    王跃大言不惭地说道。

    “赐座!”

    萧普贤女立刻说道。

    侍女赶紧给王跃搬了个凳子,而且还是在萧普贤女的桌旁,同样也把茶给他奉上,王跃坦然地坐下。

    倒是萧塔不烟在一旁懵逼地看着他。

    “使者所言的确也有些道理,但宋辽本为兄弟,如今大辽危急之时,南朝却乘人之危,意图谋夺我大辽土地,这终究令人义愤难平,我大辽的确已经今非昔比,但也不能任人欺凌。”

    萧普贤女缓缓说道。

    “娘娘,既然如此咱们就敞明了说,如何你们才肯归顺?”

    王跃说道。

    萧普贤女露出一副思索的表情。

    “娘娘,我可以明说,我也算童太师亲信了,只要你们开出条件,我立刻带回去给童太师定夺,而童太师要的很简单,只要你们归顺就行,其他的一切都好商量。”

    王跃说道。

    “只称藩。”

    萧普贤女说道。

    “这恐怕不行,而且对你们也不利。

    娘娘应该很明白,你们的敌人不会放过你们的。

    女真只是还没彻底解决北方,尽管他们已经拿下西京,但各地抵抗仍然还未结束,而且尚有韩庆民孤军在宜州。一旦他们彻底控制北方,那么第一个就是大举南下,那时候娘娘觉得,没有大宋的支援,你们能守住居庸关?

    可若只是称藩,大宋何必出兵帮你们?

    要知道一旦大宋出兵与你们共同抵御女真,那么女真必然会以此为借口进攻雁门关。

    大宋将代你们面对女真兵锋。

    但若不是单纯称藩,而是大宋封贵主为燕王,并以燕王镇守析津,以耶律大石等人各为节度使统领你们的军队,以李处温等文臣为各府州官员,另外大宋设立一宣抚使,从此你们的粮饷皆由大宋供应。另外再调几支军队北上与你们一同守卫居庸关等关口,甚至大宋出钱粮民夫,在居庸关等关口重新修筑更坚固的城堡,这样就差不多足以保住析津。

    说到底真正想把你们灭族的是女真而不是大宋。”

    王跃说道。

    这是他的真正目标。

    宋辽合力顶住燕山防线。

    女真肯定会南下的,无论有没有借口都会的,他们与大宋结盟的目的只是因为还没解决辽国,只要解决了辽国,傻子才不会南下呢!

    童贯也明白这一点。

    他北伐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荣耀,还是为了抢在女真解决辽国前把防御线推进到燕山,他一个带兵二十年的老狐狸,还不至于那么没脑子,谁都知道连辽国都被灭了的女真,肯定不是宋军能够抵挡,唯一的希望就是抢先夺回燕山线然后凭险固守。

    这样连同后面的水长城就可以获得两道国防线。

    一旦收降北辽这些人,就可以利用他们当炮灰,他们战斗力超过宋军,但他们没有粮食,而大宋有,同样也有畅通的运输线,大宋的钱粮加他们的战斗力再加上源源不断的宋军支援,就有希望守住燕山线。只要能在这条线上与女真持续对峙下去,大宋用财力耗也能耗出和平来,这种情况类似于明末,但大宋的财力却是崇祯没法比的。

    所以成功还是有希望的。

    当然,前提是雁门关这条线同样也能守住。

    但是……

    那是肯定守不住的。

    不过这与王跃无关,王跃要的就是这块地方守住,因为接下来他会在这块地方发展自己的势力。

    辽西将门谁不会做呀!

    “不行,我们只接受称藩,降号为辽王,使者就以此回复童太师,至于女真南犯之时……”

    萧普贤女顿了一下。

    “南朝若不肯帮我们,那我们就投降女真好了。”

    她冷笑着说道。

    “娘娘,您为何如此固执?”

    王跃无奈的说道。

    “因为你们无法打败我们,我们有资格要我们想要的。”

    萧普贤女颇有些傲然地说道。

    “好吧,那我这就动身南下,向童太师转达娘娘的意思,不过娘娘还需要给我一件信物,否则就算童太师相信我,朝廷那些文官还不信呢!或者娘娘可以派遣一个使者同行。”

    王跃说道。

    “使者就不必了,此事先保密,至于信物……”

    萧普贤女想了想,然后对侍女说了几句,后者赶紧离开,很快捧着一条装在木盒里的,很华丽的腰带回来,在萧普贤女示意下捧给了王跃。

    “这是童贯上次来时候,送给陛下的,你拿回去他自然认得。”

    萧普贤女说道。

    王跃赶紧接过收起来。

    “那鄙人就告辞了!”

    他随即说道。

    “有劳使者!”

    萧普贤女说道。

    王跃起身告退,萧塔不烟上前领着他离开,后面萧普贤女静静地看着他们,紧接着一个被人搀扶的老迈身影,从旁边一处房门走出……

    离开瑶池殿的王跃,和萧塔不烟一同返回城内,后者一路上没再理他,就跟他这个人不存在一样,而回到净垢寺之后,也很干脆地带着她的那些士兵离开,甚至都没再回头看他一眼,昂着头仿佛一只小鬣蜥,傲娇地就差两个鼻孔对着天空了。

    “你对她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

    马扩好奇地问道。

    很显然他以为这俩半夜溜出去做些孤男寡女的事情去了,虽然在净垢寺里面也可以,但万一这俩兴趣就是别致呢。

    “不要胡说,我们之间是清白的。”

    王跃说道。

    话说此刻的他也有些遗憾。

    要说这个女人还是颇为符合他审美的,不过……

    大局当前,哪有时间扯这些乱七八糟,再说要是双方真谈不拢,那就是敌对关系了,这就有些复杂了,话说这种爱恨情仇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王跃随即把刚刚见过萧普贤女的事情告诉马扩。

    马扩对这个结果倒是很平静,实际上想想就知道人家不可能轻易投降,但既然开价就好办了,接下来无非就是讨价还价而已,不过马扩还得继续留在析津城内,毕竟萧普贤女说此事要保密,所以马扩这个正使还得继续和辽国那些官员们纠缠下去。

    这个是必须的。

    再说他是正使,王跃无论做什么功劳他都有份的。

    紧接着王跃就带着他那根六根清净杵离开了析津,不过因为要保密,所以他不能走大路,而是直接出城南下。

    剩下就是在华北平原上纵马狂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