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祖传宝斧

      “你看,我连这个都可以跟你明说。”

    王跃很坦然地说道。

    萧塔不烟静静地看着他。

    “你们瞧不上老赵家,我也一样。

    这个欺人孤儿寡妇,狐媚以取天下的家族根本就不配统治这锦绣山河。

    我想聚集起一群有志之士,让他们滚到一边去,然后共同创建一个全新的,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所有人都是兄弟姐妹,不再有饥寒之苦的国家。”

    王跃又开始宣扬他那套东西了。

    “那与我契丹人何干?”

    萧塔不烟说道。

    的确,她又不是穷人,她是正牌的贵族剥削者。

    “的确没什么关系,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们,我并不是站在赵家一边,我劝说你们接受归顺,并不是为了帮赵家,而是真心为了你们好,你不要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我,咱们可以坐在这里心平气和地讨论一下你们面对的现实,还有你们如何度过这场劫难。”

    王跃说道。

    “心平气和?”

    萧塔不烟似笑非笑地看了看自己身上。

    话说她现在都不明白,这个狗贼哪里学来的捆绑方式,把她捆得浑身难受。

    “这样更容易让你心平气和。”

    王跃坦然地说道。

    好吧,这个解释的确很合理。

    “说到底你们其实也不是真就那么坦然面对死亡。

    你们目前不过是仍然还存在着幻想,觉得以你们目前的实力能够夹在宋金之间生存下去,你们觉得自己能够战胜宋军,而你们北边还有居庸关天险,也足以抵挡女真军的南下。你们想着只要能够顶住,那么就可以与女真和谈,用称臣纳贡换取继续维持这个政权,同样也以辽国正朔来与宋继续维持檀渊之盟的那份盟约。

    但你们不觉得自己太痴心妄想了吗?

    宋金为何要留着你们?他们联合起来灭了你们,然后把你们瓜分掉不是更好?

    你们的幻想毫无意义。

    实际上我们来之前,女真人的使者还在催促宋朝动手。

    他们根本就没准备让你们活下去,谁会在把对手灭了一多半后,还保留剩下一小半,等着有朝一日翻身,再把自己彻底灭族?

    阿骨打会那么傻?

    他又不是没有能力杀光你们。

    相反宋朝这次是真的给了你们活下去的机会。”

    王跃说道。

    事实上他们就是这么想的。

    耶律淳已经派使者去找阿骨打求和了,第一次是说大家平等,你们是金我们是辽都是平等的,然后被阿骨打踢回来,于是第二次只好老老实实地去说我们可以称臣纳贡。

    原本还有第三次,第三次说我们只要保留析津府就行。

    不过都被阿骨打拒绝。

    因为阿骨打更愿意与宋合伙瓜分了他们,毕竟阿骨打是真不知道大宋那么弱啊!

    他都派人催促了!

    他的使者去年年底才从开封离开,马扩还给他们送行了。

    所以析津的契丹也不是那么真就视死如归,他们目前表现出的刚烈,只是因为他们的梦还没醒,尤其是这次面对的是宋,而他们对大宋是充满鄙视的,他们可以主动去找女真人要求称臣纳贡,但大宋这样的,在他们眼中就只配继续维持檀渊之盟。

    最多不要岁币了。

    这一点上看他们的确比阿骨打了解大宋。

    不过阿骨打的确也犯了王跃说道错误,因为他还是接受了部分契丹投降,这部分依然居住在辽西,然后过了一百年,这些契丹就成为蒙古人的前锋,把女真来了个灭族,率领大军攻破汴京的石抹也先,如果是在辽国其实姓萧。

    述律氏萧。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斩草不除根就是要承受后患,这一点上蒙古人对付党项和女真就很完美。

    “你对我说这些有何用,我又不是朝中官员。”

    萧塔不烟说道。

    “很简单,带我去见一个人。”

    王跃说道。

    “谁?”

    萧塔不烟说道。

    “你们的德妃,萧普贤女。”

    王跃说道。

    “我做不到!”

    萧塔不烟很干脆地说道。

    “你能做到,张瑴说了,她是你堂姑。”

    王跃诚恳地说道。

    “我为何要帮你,你这狗贼如此欺辱我,我恨不能把你碎尸万段!”

    萧塔不烟恶狠狠地说道。

    说话间还很不舒服地活动了一下。

    “那我就给你个机会,你把我带到你堂姑那里,然后让她下令侍卫一拥而上,把我直接碎尸万段。”

    王跃说道。

    “松开我,我成全你!”

    萧塔不烟说道。

    王跃赶紧上前给她松开绳子。

    活动了一下身子的萧塔不烟,立刻抬脚直奔他正中间,但最终还是失败,好在她都已经习惯了,随即整理一下衣服,昂然地向外走出去。

    王跃赶紧跟上,出门时候顺手拎起了斧子。

    不过他犹豫了一下,这东西不好带,毕竟见萧普贤女肯定不会被允许携带武器的,可不带武器他又不放心,说到底萧普贤女也不是善茬,实际上这个女人才是真正说了算的,因为耶律淳已经快死了。原本历史上这位天锡皇帝在下个月就病死了,他之所以受拥戴,是因为他在析津城待了十三年,但他这个北辽皇帝其实就坐了不到四个月。

    所以王跃才要找萧普贤女。

    这才是说了算的。

    北辽这个朝廷实际上四驾马车。

    萧普贤女,耶律大石,萧干,李处温,最后一个是汉人豪强集团首领,也是主要的投降派,童贯身边主谋这场北伐的亲信赵良嗣和他是好朋友,同样也是郭药师的主要盟友。不过他这个投降派的投降目标并不只包括大宋,事实上他也准备好了投降女真,总之他是一个标准的墙头草,不会介意投降任何一个值得投降的势力,后来也就是因为这一点被萧普贤女给弄死了。

    这个萧普贤女颇有萧燕燕之风,燕京之战那是真拿着弓箭射宋军的,万一谈不拢是真有可能把他乱刃分尸的。

    宝斧还是不能少了的。

    “这也没法藏啊!”

    王跃纠结地看着自己的祖传宝斧。

    然后他的祖传宝斧就像是融化于空气般在他眼睁睁的注视下消失了。

    王跃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还能回来吗?”

    他木然地说道。

    然后下一刻那斧子又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此刻王跃心中唯有那经典的两个字在不断回响。

    “你不跟上?”

    萧塔不烟在后面疑惑地问道。

    王跃赶紧让这东西消失,然后转头跟着她走出去,这时候已经是深夜,外面也没什么人,虽然张瑴和萧奥带了些人,但基本上都已经睡觉去了,至于萧塔不烟带来的那些士兵,他们都驻守在寺庙外面。两人畅通无阻地出了寺庙,萧塔不烟找外面士兵要了两匹马,两人骑上之后直接向南……

    “这是去哪儿?”

    王跃疑惑地说道。

    析津城分外城,内城,宫城,他们是在外城,内城相当于西南部分,因为向南就是丹凤门,所以把东门宣和门作为内城的正门使用,如果到耶律淳的皇宫得走宣和门,但萧塔不烟却带着他直奔进城时候的开阳门。

    “他们不住皇宫!”

    萧塔不烟很随意地说道。

    “瑶池殿?”

    王跃瞬间想起了白天看到的那座小岛。

    “我可叫不开城门,你得自己想办法出城。”

    萧塔不烟说道。

    “哈,这点小事不值一提。”

    王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