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神人疯子

      “先去衙门看开山毛的三个案件的记录。”宋宁道。

    有几个疑问的地方,她需要去解惑。

    鲁青青暴躁不已:“你看案件有什么用,你又不是捕快!”

    “你不去我就自己去。”宋宁道,“咱们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鲁青青哭了,抹掉眼角的泪花:“我这辈子是娶不到媳妇了。”

    秋香的娘说了,过年前他要是凑不到三十两的聘礼,就把秋香许给别人了。

    宋宁要是输六十五两,他肯定不能不管。

    他存了三年才存了十两,要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办。

    “能,能!”宋宁拉着鲁青青走,“我向你保证。”

    鲁苗苗道:“我能娶到媳妇。哥,以后我的媳妇就是你媳妇。”

    鲁青青想到此时此刻他火上煎,都是因为鲁苗苗把宋宁带来的结果,他气的踹弟弟。

    三个人吵吵闹闹到衙门。

    鲁青青虽不是顶有名的快手,但好在是阆中土生土长的人,衙门里还是有熟人的。

    找了以前的哥们段毅,他们顺利拿到了开山毛的卷宗。

    “你们三个人,抓贼?”段毅和鲁青青一样大,但去年成亲今年生了个大胖小子,鲁青青嫉妒他,所以和他绝交了。

    今天是被逼无奈,鲁青青才来找他。

    “嗯。”鲁青青蹲在墙角,挪过去屁股对着段毅。

    段毅踢了踢鲁苗苗,指着宋宁:“她认字?还能抓人?”

    鲁苗苗学着哥哥也拿屁股对着他,闷闷地道:“嗯。”

    “抓到请你吃饭。”宋宁迅速将卷宗看了一遍,问段毅,“确定那对夫妻以及挖参的老者,都没有丢失财物?”

    段毅惊疑地看着她,点了点头。

    “你们怎么确定三个案件是同一个人所为?”宋宁发现,他们的仵作对验尸记录的很粗糙,只记录了伤口深度,唯一能确定的,是三起案件的刀应该是雷同的。

    但因为没有精密仪器,这个雷同也只能是雷同,没有办法通过数据去确定三起案件是一把开山刀造成。

    所以,她想知道衙门是怎么将三起案件,归为连环杀人案。

    段毅笑了:“你这小丫头问的煞有其事。”

    “这是小沈爷确定的,我也不不知道为什么。”

    “小沈爷定的,绝对错不了。”

    这一次换宋宁发懵了:“你们下结论,都是靠人品的吗?”

    “你一个外行人,当然不知道他有多厉害。小沈爷说是,那就肯定是了。”段毅道。

    宋宁看鲁青青,后者也是一脸担保,肯定地给她答复了。

    “能不能再把死者的信息给我看看?”宋宁不认识那位小沈爷,所以不存在靠人品相信结果。

    段毅眉头只蹙,鲁青青爆怒而起,吼道:“这已经是下午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在这里呆着吧,我要去抓人了。”

    “六十五两啊,你要是输了,拿什么给别人?”

    段毅一脸惊愕:“什么六十五两?”

    鲁青青解释了一遍,段毅冲着宋宁竖起个大拇指:“宋姑娘,女侠!”

    “我走了!”鲁青青决定不在这里耗时间,“不能再拖时间了。”

    宋宁头也不抬地道:“你先去,我看完这几个卷宗就来。”

    鲁青青气得直奔石桥,王宪兄弟在这里被杀,又是天没亮的早上,他坚信,开山毛一定住在这附近。

    “鲁青青。”

    他一到,就听到有人喊他,定睛看去,桥上桥下站着四个人。

    “徐老黑。”鲁青青和喊他的说话,“有线索吗?”

    徐老黑呸了一口:“有线索也不可能告诉你。那丫头呢?”

    乔云敦也上桥来:“后悔了,躲起来了?”

    鲁青青白了两个人一眼,气呼呼地道:“她在不在也都是靠我,你们就把钱准备好吧。”

    “就凭你?”桥上的四个人都笑了起来。

    这四个人分别是乔云敦和徐老黑,还有两位则是神威镖局的师兄弟,刘同和马学武。

    他们是保宁府所有快手里,能力相对高的。

    “八九不离十他人还在城里,很可能灯下黑,他甚至就住在这附近。”站在桥上视野好,能看见不远处鳞次栉比的房屋,刘老黑冷笑着道。

    乔云敦撑着一把红伞,用精致的帕子擦了擦汗,道:“成吧,干活儿去。”

    他们鱼贯下桥,乔云敦的余光就看见正朝这边走来的宋宁。

    她步伐不大,但身形矫健,一会儿就到了跟前,他扯了扯鲁青青:“这位宋姑娘会武功?”

    “不会!”鲁青青非常肯定,“她从小身体就娇弱。”

    乔云敦看傻子一样看了一眼鲁青青,就这步伐和眼神,还娇弱?

    乔云敦冲着宋宁挥手:“阿宁妹妹,筹好钱了吗?”

    “乔姐姐,你好啊。”宋宁道。

    乔云敦:“……”

    “哈哈,你占不着便宜,就快闭嘴吧。”徐老黑哈哈大笑,“小丫头,你来干什么?”

    宋宁四周打量着,道:“我来看风景。”

    她停在桥上,朝水中看去。

    卷宗上说,马车停在桥上,车里的皮草没有了。凶手放着车子不用,徒手把皮草扛走了?

    不谈能不能拖得动那么多的东西,就算拖动了,这么大的阵仗也太引起注意了。

    “居然还有心情看风景,姑娘家就是精致。”徐老黑笑着,和马学武几个人下桥。

    鲁青青欲言又止,想了想跺脚道:“看完风景早点回家。”

    他也跟着下桥,一行人边走边说笑,忽然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大家回头一看,顿时跌碎了下巴。

    就见方才还在岸上的宋宁,此刻已经在水里浮着了。

    “你不是看风景吗?你下水干什么?”鲁青青吓的魂飞魄散,冲了过去,“快上来,水里危险。”

    宋宁冲着岸边摆了摆手:“一身灰,洗个澡。”

    她话落,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鲁青青跌坐在地上,喃喃地道:“洗、洗澡?”

    “这丫头真是古里古怪啊。”徐老黑问道,“这小丫头一向这么疯疯癫癫?”

    鲁青青心都凉了。以前他还觉得了解宋宁,可今天一看,他对宋宁是一点不了解。

    过了好一会儿,久到鲁青青要下水救人了,宋宁终于冲突了水面,大家松了口气。

    “小丫头,水温如何?”

    “挺好,身心通透舒爽。”宋宁上岸,风一吹她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这年头,挣点钱真不容易。

    “祖宗,快回去吧。”鲁青青把她挂在岸边的外套给她披上,哀求道,“求求你行行好。”

    宋宁裹着衣服,漫不经心地道:“那我就起驾了!”

    “起,起,起!”鲁青青使劲点头。

    大家云里雾里用看疯子的表情看她的背影,好一会儿,徐老黑和鲁青青道:“这姑娘不是神人,就是疯子!”

    “我选后者。”马学武道。

    大家搓着后脖子,散了。

    ------题外话------

    看起来有没有顺一点,章节目录还乱吗?可以在书架摁着书清除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