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91章 大师偷桃

      松江波浪滔滔,江边的公路弯弯长长。

    红色的法拉利跑车迈过一个弯道,放慢速度,滑行了一段,最后在路边停了下来。

    正看着大众点评的李子安抬头看了一眼,讶然道:“怎么停下来了?”

    沐春桃凑头过来看了一眼李子安手中的手机界面,看见了界面上的“半岛酒店”的点评,抿嘴笑了一下:“品味还不错哟,那可是魔都最好的酒店,下午茶很有特色,不过普通的房间一晚上也要三千多,太贵了吧?”

    李子安的脸微微红了一下,却强装老鸟:“那个,最好的酒店才配得上你。”

    沐春桃笑着说道:“看样子你是个老手呀,老实讲,你带过多少女孩子去过酒店开过房?”

    李子安装不下去了:“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我都还在山里采药,我们那里可没有酒店,你也是……”

    “是什么?”沐春桃满眼期待的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也眼神脉脉的看着她,声音变小了许多:“你是第一个跟我谈恋爱的女孩子。”

    “余美琳没有跟你谈过恋爱吗?”她有些不相信。

    “没有,她与我结婚四年,一年就老太君的生日那天回来一次,跟我也说不上几句话。”李子安苦笑了一下,“不过现在好多了,愿意跟我说话了,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你问吧,我都跟你说。”

    他其实不想聊这些,更不想在这个时候聊与余美琳有关的话题,可是他知道沐春桃想知道这些,所以只要她问,他就告诉她。

    不管这段孽缘的结果是什么,不欺人不骗人,这是最起码的。

    喜欢,那就要喜欢得干干净净的。

    沐春桃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的眼睛,声音也小小的:“傻瓜,我其实就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喜欢我吗?”

    李子安点了点头:“喜欢,我喜欢你……呜!”

    没等他把一句话说完,沐春桃突然就凑了过来,啃了他一个兔头。

    如此的迫不及待。

    距离从零变为负数。

    人间最顶级的美味其实不是用什么食材和高超的厨艺烹饪出来的名菜珍馐,而是情人眼中的情人。

    好吃不过人吃人。

    月牙村吴彦祖的麻辣兔头不香吗?

    一辆车忽然驶过,带起来的风吹过来,撩起沐春桃的长发,扫在了李子安的脸上,他的脸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他伸出了他的缠着纱布的手。

    一秒钟后,沐春桃打了一下他的手。

    两人的距离又从负数变成了正数,她的脸红红的,他的脸也红红的,她微微喘气,他也微微喘气,两人就像是缺氧的鱼。

    又一辆车从路上驶过。

    如果不是这辆车,凝视的两人恐怕又会再啃一次兔头。

    “那个,就半岛酒店怎么样?”李子安心里着急。

    沐春桃却只是眼神脉脉的看着他。

    “不好啊,那我再换别家。”李子安又去看手机屏幕,才发现已经息屏了。

    “你、你真想吃桃子吗?”沐春桃的声音有点颤。

    李子安激动的点了点头。

    他都想好多年了。

    沐春桃忍不住笑了:“真傻。”

    李子安尴尬的笑了笑。

    “我看见路边的林子里有一棵桃树,上面有桃子,我去给你摘一个给你。”沐春桃说。

    李子安顿时愣了一下,满头雾水,下意识的移目去看,眼里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和青青的草地,却没有看见什么桃树。

    沐春桃却下了车,小跑着穿过了公路。

    李子安傻眼了:“你真去摘桃子啊?”

    沐春桃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也不说话,出了公路,进树林的时候又回头看了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挠了挠头,一脸郁闷:“我是不是说得太含蓄了,她没听懂?”

    他又移目看了一眼路边的树林,那树林一直蔓延到松江的江边,草地茵茵,各色的小花散布林间,景色真的很优美。

    可是,就是没看见什么结着桃子的桃树。

    沐春桃进了树林,看不见了。

    “我都没看见什么桃树,她是怎么看见的?”李子安的心里费劲的琢磨着。

    突然,一线灵光从脑海之中划过。

    李子安猛地拍了自己的脑门一巴掌:“李子安你是猪啊,她喜欢户外运动,你跟她第一次相遇是她背着降落伞从天而降,这样的喜欢冒险喜欢大自然的女孩,你跟她提什么酒店?她说她去摘桃子,你却想着桃树,你没救了,她不就是那桃子吗?”

    他连一秒钟都待不住了,拉开车门就下了车,左右看了看路,准备横穿马路去找他的桃子。

    这时一辆货车和一辆机车从明月山庄的方向驶来,他停下了脚步,等着车过去。

    货车从马路上疾驰而过,带起的风掀起了他的唐装下襟,露出了八块腹肌的小腹。

    这次出山之前他的腹肌才只六块,另外两块并不明显,但夜夜修炼折枝拳,睡觉既是修炼大睡炼气术,这段时间坚持努力下来,那两块也显现了出来,八块并列,线条感十足。

    男人最性感的地方就是腹肌。

    货车驶过,唐装下襟垂落下来,遮住了那杀伤力十足的腹肌。

    不过,它们很快又会显露出来,展现它们的力量和雄性的魅力。

    李子安的心已经飞进树林里了。

    可是,那辆机车却放缓了速度,迟迟不肯从李子安的身前驶过。

    李子安忍不住看了那辆机车一眼。

    机车是什么牌子的他不懂,但可以肯定是一辆大排量的机车,比普通的机车的块头要大许多。骑在机车上的骑手是个女人,带着头盔,看不见她的脸。她穿着牛仔长裤和一件白色的t恤,露出来的胳膊有很明显的肌肉线条。

    机车转眼就近了,靠近法拉利跑车的时候又放慢了速度。

    “这人怕不是有什么毛病吧?”李子安也顾不了那许多了,见对方不肯从他面前驶过,他决定不管她了,他迈步向马路对面走去。

    嘀嘀!

    机车按了喇叭。

    李子安的腿突然就僵住了,回头看着那骑手。

    那骑手的衣服……

    尼玛!

    机车在法拉利的车尾停了下来,女骑手摘下了头盔,不是别人,正是昆丽。

    难怪衣服和身材都那么眼熟。

    看见昆丽的脸庞,李子安的心里突然萌生出了一个想要扑上去将她掐死的冲动。

    你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

    昆丽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忍着心头的火气:“你怎么在这里?”

    昆丽说道:“美琳让我保护你,那个杀手还没有抓到,我得保证你的安全,所以我一直都在暗自跟着你。”

    明知道她说的是屁话,李子安也很生气,但最终还是没有把火撒到她的身上。她毕竟只是听了余美琳的指示,说好听点是保镖,说难听点就是狗。问题在余美琳的身上,他骂她又有什么用?

    现在这种情况,进树林也肯定是吃不了桃子的了。

    他甚至还有点庆幸刚才没有及时领悟到沐春桃的心思,要是他在第一时间跟着她进了树林,她摘了桃子给他吃,他吃得正有劲,昆丽突然出现在旁边,什么都不说,就在旁边看着或者拿手机拍着,就问你方不方?

    骂人解决不了问题,冲动也解决不了问题。

    李子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将心头的怒气压制了下去,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们正要回去,那个杀手也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下出现来杀我,你先回去吧。”

    昆丽说道:“我得跟着你,我答应过美琳保护好你,我得防备任何意外的情况发生。”

    李子安怒极反笑:“我要树林里解手,你也要跟着吗?”

    昆丽点了一下头。

    李子安:“……”

    “沐春桃呢?”昆丽问了一句。

    李子安没好气地道:“她去树林解手去了。”

    昆丽的嘴唇动了动,似乎还想问李子安刚才准备过马路是不是去看沐春桃解手,但终究没有说出口。

    这时沐春桃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她其实走得不远,她就藏着一棵树后面偷看李子安的反应,李子安拍额头的时候她还忍不住笑了,李子安下车要过马路的时候,她还紧张了,然后她就看见一辆机车来到了她的法拉利跑车后面,昆丽摘下头盔的那一刹那,她也好想扑上去掐死昆丽。

    好好的事儿又被破坏了。

    沐春桃沉着一张桃花儿脸过了马路,也不跟昆丽打招呼,直接拉开车门上了车。

    李子安也回到了车里。

    红色的法拉利启动,往前奔驰,速度明显比刚才快了许多。

    昆丽的机车一直跟在后面,不落速度。

    “真是一个跟屁虫啊,她一路跟着我们,我居然都没有发现她,她的机车怎么不爆胎?”沐春桃好气的样子。

    李子安想了一下说道:“肯定是那份资料,她知道我们要来明月山庄,所以就跟过来了,然后藏在什么地方等我们出来。”

    沐春桃拍了一下脑门:“我真傻,我居然没想到这一层,早知道我就打一份假的资料,说别的地方,让她去别的地方找我们。”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谁又会想到她会跟来呢?”

    沐春桃说道:“我算是看出来了,这是余美琳在向我宣战啊,嗯,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我和余美琳打起来了,你帮谁?”

    李子安:“……”

    头疼病毫无征兆的发作了。

    “你说呀,我想知道。”沐春桃催促道。

    李子安想了一下:“她打不赢你。”

    “哈哈,也对啊,那我换一个问法,我和余美琳同时掉进水里的话,你救谁?”沐春桃斜眼瞅了一眼李子安,然后她就瞅见了一张郁闷色的苦瓜脸。

    这个问题的标准格式是,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进水里,你会救谁?

    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死在了这个问题上,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这叫人怎么回答?

    她把这个问题换了一个问法,把李子安的妈换成了余美琳,一个是李小美的妈,一个是他的情人,难度系数一点都没变。

    李子安抠了一下脑门:“我一手救一个。”

    沐春桃噘了一下嘴:“你还真是贪心。”

    李子安说道:“我为小美救起她妈,我为我我自己救起你。”

    沐春桃露出了笑容,一只手离开了方向盘,落在了李子安的大腿上,轻轻敲了敲:“你真好。”

    钢琴的琴键翘了起来,但是没有发出悦耳的声音,是那么的悄无声息。

    李子安心里难受。

    “不对,我得这么问你,如果我和余美琳同时掉进水里,你只能救一个,你会救谁?”

    李子安:“……”

    这是非要他溺死在水里才甘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