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90章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浆

      客厅里,李子安用缠着纱布的手去拿茶杯,想喝口茶。不等他的手碰到茶杯,沐春桃跟着就伸手过来把茶杯端了起来。

    “大师,你的手有伤,我来喂你喝。”沐春桃将茶杯递到了李子安的嘴边,望夫眼看着李子安,等着他喝茶。

    李子安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凑到茶杯前喝了一口茶汤。

    他的手其实没有必要用纱布包扎,用不了多久就会自愈,连伤疤都不会留下。可是,没有必要也得包扎一下,不想让杜林林看见他的手掌没事是一回事,关键是要体现出“成本”。

    你看,我为了救你父亲,我割掌放血,你给钱的时候总不能小家子气吧?

    “还要不要再喝一口?”沐春桃的声音温柔。

    李子安轻声说道:“不要了。”

    沐春桃这才把茶杯放下去。

    换以前,他大概还会感叹一下,要是余美琳有这么温柔和贴心就好了,现在他连想都想不起余美琳了。

    余美琳不珍惜他,沐春桃却把他当成了宝贝,这个时候沐春桃柔情似水的腻着他,他还想什么余美琳?

    杜林林从病房中走了出来,脚步轻快。

    沐春桃凑到李子安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等下她谈钱的时候,你就去洗手间,我来处理。”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杜林林走了过来,脸上一片喜色:“大师当真是妙手回春,我爸的情况好多了,仪器检测他的心跳已经达到了60多,手脚也能简单的动一动了。可以说,我爸一只脚已经迈进了鬼门关,是大师你又把他拉了回来。”

    李子安淡淡地道:“之前给杜先生摸骨诊断的时候,我也看了骨相,你爸命不该绝,还有一线生机。这次大难不死,后福什么的不要去想,少工作,多休息吧。”

    杜林林在对面坐了下来:“我父亲睡着了,等他醒来一定会很高兴见到大师的,到时候还请大师开金口劝劝我父亲,他就是把工作看得太重了。”

    李子安说道:“杜小姐,是这样的,我还有一件事要去处理,就是等你告知一下杜先生的情况,我和沐小姐就要回去了。”

    “这么急?”杜林林一脸失望的表情,“我还准备让厨子准备饭菜,想留大师和沐小姐在家里吃顿便饭,你那事能不能推一下?”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推不得,饭随时可以再约,下次吧。”

    “那……相金怎么算?”杜林林问道。

    李子安起身:“那个,洗手间在哪里,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杜林林跟着也站了起来,抬手指了一个方向:“那边,走到尽头左边的一间就是。”

    “谢谢。”李子安客气了一句,迈步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他没走几步远,身后变传来了沐春桃的声音。

    “杜小姐,钱财都是俗物,我们家大师不喜欢沾钱,这种俗事你就跟我谈好了。”

    “抱歉,是我欠考虑了,那么沐小姐你看这相金该怎么给才合适?”杜林林的声音。

    “杜小姐你随意给点就行了。”

    “那你看一百万合适吗?”杜林林的声音。

    “我家大师为了救治杜先生,割掌放血……”沐春桃欲言又止。

    “两百万合适吗?”

    李子安就听到这里,进了卫生间就听不见了。他心里暗自庆幸他找了这个上洗手间的借口离开了,如果他在那里,对方给一百万,他肯定不好意思跟人家多要。可是沐春桃跟他不一样,一句暗示的话就让人家多给了一百万。

    两百万多吗?

    对于普通人来说那的确是一大笔钱,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攒不到两百万。可对于杜家这样的豪门来说,那却算不上什么,只是一笔小钱。而他收这两百万也不亏心,毕竟杜枝山一只脚都进鬼门关了,是他硬生生的拽了回来,别说两百万,就是开口要五百万对方也会心甘情愿的给。不过那样的话,交情就不在了。留个人情账,以后来收账也好开口。

    一道水柱以近乎直线的轨迹投进陶瓷容器里,冲得陶瓷容器嚓嚓的响。

    李子安的心思哪里还在什么相金上,早就飞出去了,脑子里也充满了想像:“等会儿我带春桃去哪里逛逛才显得有品味,我要怎么说才能把去酒店开房的事情说得委婉好听,而她又不尴尬?”

    生平第一次带女人去开房,心里激动也忐忑。

    还剑入鞘,李子安本能的去开水龙头洗手,才发现两只手都缠着纱布,但他还是把指头洗了一下。这双手很快就要派上用场,脏脏的可不好。

    洗了手,李子安出洗手间,回到了客厅里。

    杜林林本来是坐着的,一见李子安过来,跟着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客客气气地道:“大师,方便的话留个电话吧,等我爸身体好点,我想请大师来我家吃顿饭。”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行,以后有什么难处,有需要排忧解难的地方,尽管找我,钱不钱的我从来不在乎,我就是喜欢交朋友。”

    沐春桃跟着从手包中取出了定制的名片,双手捧着递给了杜林林。

    杜林林接过了名片,笑着说道:“等我爸的身体好些,我一定给大师打电话,到时候还请大师一定赏光。”

    李子安笑了笑:“我一定来,春桃,我们走吧。”

    “好的,杜小姐再见。”沐春桃客气了一句。

    杜林林说道:“我送送大师和沐小姐。”

    李子安说道:“不用麻烦,你去看看杜先生吧,回头联系。”

    杜林林笑了笑:“那我就不客气了,大师、沐小姐慢走。”

    出门,地上有一个阳光投下来的阴影,那是一个人的形状。

    李子安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

    二楼阳台上站着一个青年,光头,三角眼,面相有点凶悍,穿了一件旧时候的布纽扣的褂子,一双膀子露在外面,手臂和脖子的肌肉都很发达,给人一种孔武有力的感觉。

    李子安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估计是杜枝山的弟子什么的,毕竟杜家也算是“武林世家”,收弟子也很正常。唯一让他感到有点奇怪的是刚才这个青年没有露面,这个时候却站在阳台上看他和沐春桃。

    “那人是谁啊?”沐春桃也看见了,她小声的问了一句。

    “不知道,刚才没出来。”李子安说。

    “凶巴巴的,长那么丑还出来吓人。”沐春桃嘟囔了一句。

    李子安:“……”

    如果人人都是帅哥,那帅哥还有什么市场?

    法拉利跑车驶出明月山庄,从来时的路往市区驶去。

    “杜小姐给了两百万,钱都转你卡上了。”不等李子安问,沐春桃就开口说了。

    “转我卡上了吗,我怎么没收到短信?”李子安把手机掏了出来,打开短信邮箱,一眼便看到了一笔两百万的打款进账。他忽然想起来了,沐春桃跟杜林林谈钱的时候,他正在放水,脑子里也是一堆乱七八糟的想像,没留意到短信铃音。

    “没打吗?”

    “打了,是我没发现。”李子安笑着说道:“你还真是厉害,换做是我一百万就收了。”

    “所以才让你去洗手间嘛,往后也是这样的操作,你为人排忧,我来收钱。”沐春桃说。

    李子安应了一声:“嗯。”

    左右瞅瞅,路边怎么没有酒店呢?

    “刚才我本来还可以多要点的,但想着要多了就没人情了,让杜家的人欠我们一个人情也那不错,有些人情可是用钱买不到的,那杜枝山康复之后,多介绍两个朋友照顾一下生意,多的都赚回来了。”沐春桃说。

    “我们还真是有默契,我也是这么想的。”李子安笑着说。

    这时一家路边出现了一个小旅馆,他的视线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去,但转眼又觉得那地方太低级,配不上沐春桃的身份,就这么几秒钟的犹豫,那家小旅馆就被法拉利甩在身后远远的了。

    沐春桃从后视镜里看见了那个小旅馆,又用眼睛的余光瞅了一眼有点焦急的李子安,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你在瞧什么呢?”

    “呃,风景,这地儿的风景真不错。”李子安说,脸上有点臊热。

    “你要是想去那个小旅馆的话,我可以倒回去。”沐春桃说。

    “有小旅馆吗,我怎么没看见?”李子安继续他的表演。

    沐春桃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来:“你脸红啦。”

    李子安伸手摸了一下,真的有点烫。

    沐春桃笑着说道:“明明心里想,却还要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你不尴尬吗?”

    李子安也顾不了尴尬不尴尬了,犹豫了一下菜说出来:“春桃,我想和你……”

    “你想我干什么呀?”

    这就明知故问了。

    “去……开房。”

    开房这个词一出口,李子安感觉心里就像是卸下了一块石头,整个人都轻松多了。

    沐春桃的脸红了,声音也小了:“哪有你这么直接的,也不害臊。”

    李子安尴尬地道:“我、我也不懂啊,第一次。”

    “你是第二次,我才是第一次。”沐春桃一个白眼过来,说不出的娇嗔俏媚的味道。

    李子安讶然道:“你、你第一次?”

    沐春桃瞪了李子安一眼:“你什么意思啊?”

    李子安笑了,心中激动又高兴,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你说话呀。”沐春桃用眼角的余光瞅着李子安,看他的反应。

    “说什么啊?”

    “你心里怎么想的就这么说。”

    “春桃……那个,我想吃桃子。”李子安用了一种含蓄的说法。

    毕竟是大师,要文雅一点。

    你投我以木桃,我报之以琼浆。

    读书人偷书都不算偷,大师偷桃,那能算偷吗?

    沐春桃脸红红的啐了一口:“不要脸,桃子还没熟呢。”

    李子安:“……”

    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