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梁铁骨被霍家保镖密不透风地送出了酒店。

    段明带着助理守在门口,看见他上车,甩开方向盘过去:“怎么回事?”

    “不好说。”梁宵心情有点复杂,“我和霍总发展出了某种源于生意又高于生意的关系。”

    段明命悬一线:“……什么?”

    梁宵抬手给他看。

    这才发现他还攥着份印刷精美纸质精良的合同,段明愣了愣,抢过来翻了几页,揉揉眼睛抬头。

    梁宵沉重点头,摸了摸口袋,翻出财大气粗的霍总直接叫人送过来的支票。

    段明恍惚着接过来,看了看,晃悠两下坐回去。

    梁宵挺愧疚:“富贵不能淫。”

    “扯淡。”经纪人异常干脆地推翻了此前对自家艺人的道德要求,抱紧合同,“三百万,回头给你脖子做个光子嫩肤。”

    梁宵:“……”

    段明反复确认过合同内容,掏出支笔,在重点条目上画了几笔。

    星冠已经是业内翘楚,部门分工得当,流程条目清晰明确,合同上各方面都标注得详尽,也没什么外面影视公司处处设陷阱钻空子的劣迹。

    公司协调有星冠承诺解决,整部戏投资在五千万以上,有星冠御用的影视制作团队,主演配置也高得离谱。

    梁宵的角色番位当然算不上靠前,但能借这部戏进入主流影视圈,就是算敲开了一扇门。这之后哪怕再被公司雪藏,也总能凭着打开的知名度和流量接到些像样的工作。

    段经纪人被喜悦冲昏了头脑,满腔欣慰翻了三遍合同,忽然反应过来,一把拽住梁宵:“霍总干什么了?”

    “正当合作。”

    临时标记的事经纪人知道,霍总绝大可能洁癖性冷淡的事几个人私下也八卦过,梁宵仔细回忆了一遍整个过程,光明磊落:“别的没干什么。”

    段明狐疑:“三天前呢?”

    当时的情况太扑朔迷离,在确认了星冠彻底处理好之前,梁宵还没跟任何人说过那天究竟出了什么事,连他这个经纪人都知道的不多。

    星冠影业能有今天这个成就,跟霍阑的行事风格密不可分。业内有名的玻璃耗子琉璃猫,从不吃亏不说,抢了资源要别人倒赔钱,公关还要在宣传口全面占上风。

    总不会霍总忽然心情好到要做慈善。

    霍阑既然付了赔偿款,就意味着事情已经彻底解决。梁宵想了想,掐头去尾:“他的信息素失控了。”

    段明愣了两秒,眼睛瞬间瞪圆,扑过去扯他领子。

    “段哥,段哥。”梁宵攥紧领口跟他客气,“不合适,小宫还在……”

    助理飞快消失在了车底。

    “祖宗!”段明急得画风都变了,“不是小事!我看看!孤a寡o——”

    梁宵当然知道不是小事,把他按回座椅里,好声好气:“我签了保密协议的,段哥,你封一下口。”

    段明被他捂着嘴,拿眼睛瞪他。

    “真的没事。”梁宵给他耐心解释,“卧室就有紧急呼叫铃,保镖管家都在外面,我就是跑得太快,没来得及拿外套。”

    段明挪开他封口的手:“你跑,他就放过你了?”

    段明自己是beta,但也知道alpha的信息素失控起来是什么样,论起战斗力,跟omega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入的特殊时期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何况是霍阑这种毫无悬念的顶尖alpha。

    理智状态下,霍阑当然不会做出什么过分越界的事。但失控状态下本人自己都没什么意识,信息素暴涨,本能占主导,身边就是个洗得干干净净omega……

    段明仔细想了半天,忧心忡忡:“霍总不举吗?”

    “……”梁宵:“举。”

    段明不知道放心还是失望:“哦。”

    梁宵当时被叼着看不见,现在回头想了想,给他补充:“挺举的。”

    当时压在他身上的顶尖alpha筋骨强悍气息粗促,磅礴的信息素把他的意识裹成一片冰天雪地,偏偏滚烫气息从颈后一直滚到腰间。

    双臂胸肩力道沉得要命,箍得他险些当场散架。

    要不是两个人只是纯粹的金钱关系,简直能当场来一段小黄文。

    梁宵心中有佛,把画面打上马赛克和谐掉,给经纪人解释:“他还是挺好商量的,我跟他交流了一下,他就放过我了。”

    从没听过失控的alpha还能跟人交流,段明愕然追问:“用什么交流的?”

    梁宵仔细想了想,拍拍他的肩:“当代医学知识。”

    -

    霍阑放下袖口。

    “霍总的信息素水平现在很稳定。”

    私人医生折好袖带收起仪器,躬身往后退开,朝管家点了点头:“可以看得出,这位omega和霍总契合度很高,临时标记的效果很好。”

    管家松了口气:“有劳。”

    “其实。”医生稍一犹豫,“如果是契合度这么高的omega,霍总可以考虑——”

    “辛苦您了。”管家端了杯咖啡给他,“您坐。”

    “谢谢。”医生愣了下,连忙朝他客气一句,“我是说,根据我们的研究,如果和omega的信息素融合,对alpha一方也会有很明显的良性影响——”

    管家:“您吃饼干。”

    医生:“……”

    “说不定可以彻底解决失控的问题。”医生一只手端着咖啡,一只手端着饼干,“霍总其实可以考虑永久标记……”

    管家阻拦不及,眼睁睁看着屋里的温度计飞快往下掉了一度:“……”

    医生打了个哆嗦。

    “您慢走。”管家及时把他还没来得及动的咖啡和饼干打包,连人一起送出门,“有需要我们会再联系您。”

    ……

    受惊的医生端着咖啡和饼干走了,屋里的信息素已经凛冽得刮人后背。

    管家紧了紧衣服,屏息折回来,把中央空调往上调了两度。

    霍阑依然垂着视线,一份份地看文件。

    像是没受到刚才对话的任何影响,他的神色还很冷淡,速度很快,没多长时间就又攒了几份满篇废话的报告,毫不留情扔出去。

    管家过去捡起来,挨个发信息让部门长去副总那里挨骂,犹豫半晌:“其实……”

    霍阑手里的文件啪地一声落在他面前。

    管家闭嘴。

    “以后不用再提。”霍阑说,“少动心思。”

    管家不敢再劝,点点头:“是。”

    私人医生是这几年新换的,不知道以前的事,对霍总的性格特征了解得也不是非常全面。

    霍阑算是各方面都在金字塔尖的那种顶级alpha,接手星冠之后雷厉风行,重组部门整顿风气,几年时间就杀进顶流,把一众老牌影视公司都压得抬不起头。

    但在私生活上,霍总简直冷冰冰得不近人情。

    管家一度很担心他是不是把哪个omega不小心冻死在床上了,所以才会对感情的事这么抵触。

    但星冠自家的信息网就足够强大,偷偷查到现在,也没发现霍总从少年到青年的任何一段时间里,和任何一个omega有过接触。

    “其实——”

    管家提心吊胆等着他把信息素平复下去:“就算您不打算永久标记,至少也和梁先生试着好好相处吧?”

    “为什么?”霍阑问。

    “毕竟是个外人,知道的又多。”管家走过去,帮他收拾桌上的文件,“万一闹得不愉快……”

    就算有合同,嘴也长在梁宵自己身上。

    按他们霍总这个脾气,指不定哪天就闹崩了。万一梁宵赌气,随时能把霍阑的事公之于众。

    霍阑的情况特殊,就算有星冠的公关部应急兜底,到时候哪家对手不安好心随便埋伏一个发情期的omega,说不定就会有危险。

    管家没说透,把文件摞整齐。

    霍阑抬手拂了下眉心,没动怒,阖上眼。

    “其实梁先生人很好,脾气好,待人也和气。上次出了事,还嘱咐我们先照顾您。”

    管家努力烘托气氛:“您对他——感觉怎么样?”

    “不知道。”霍阑说,“没注意。”

    管家:“……”

    梁宵的资料就在抽屉里,霍阑拿出来翻了翻,视线落在那张格外精致的面孔上。

    做这一行的,俊男美女看了不知多少,梁宵的长相确实出众,可也不至于真就到了什么一眼惊鸿的地步。

    霍阑握着那份资料,向后靠进转椅,想了想。

    如果不是医生一再警告,说再不采取措施就会对身体有害,失控起来也会一次比一次严重,他其实根本不想接受这种办法。

    哪怕只是个会消退的临时印记也一样。

    两个人无非是交易关系,梁宵缺钱,他要稳定信息素,各取所需。

    他把梁宵安排进星冠的摄制组,也无非是因为上次那种极端失控的情况只怕不会只有一次,把人放在随时能找到的地方,应急起来方便些。

    没必要掺杂感情,自然也用不着额外注意。

    霍阑想了一阵,发现自己为数不多还算清晰的印象,好像也只有梁宵每次露出来后颈,叫自己临时标记的样子。

    明明看起来挺淡定老练,其实远比他紧张。

    衬衫褪到肩背间,再向下就遮得严严实实,看也看不清。

    露出那一截单薄后颈白皙脆弱,几乎还带着未褪的少年气,一碰就打激灵,绷得几乎有些微微发抖。

    ……

    倒好像他做了什么非常过分的事。

    他也不是从来不备着抑制剂,原本想这次就草草做个样子作罢,没想到对方真就实诚到这个地步,甚至还热心地对他进行了个业务指导。

    霍阑睁开眼睛,把资料放回去,合上抽屉。

    管家屏息守在边上,看见他眉宇稍显松动,立刻趁热打铁:“您有什么想问的了吗?”

    “上次。”霍阑说,“我失控的时候,他是怎么脱险的?”

    管家:“……”

    霍阑当时已经没有什么印象,只模糊记得自己当时全然不能自控,连梁宵的反应也完全想不起来。

    后来他被注射了镇静剂,醒过来听管家说梁宵没事,原本还不放心,结果转头就看见人好好地在热搜上活蹦乱跳。

    这次借着沙龙晚宴的机会,特地把人叫来,看着也确实似乎没什么不妥的地方。

    但霍阑依然很清楚,自己失控的时候绝没那么容易应对。在他忽然失控、到他被注射镇静剂中间的这段时间,是最可能对梁宵造成什么能挽回或者不能挽回的伤害的。

    既然是交易,他就应当对这部分的意外损失做出赔偿。

    管家犯难:“您问个别的……”

    霍阑瞳光冷下来:“连你们也瞒我。”

    “不是。”管家知道他是真动了怒,立刻站直,“您还记得您桌上那本十公分厚两公斤沉的精装版《当代医学知识大辞典》吗?”

    霍阑蹙眉:“他在里面找到了压制我失控的办法?”

    “……没有。”管家闭上眼睛,“他把它砸在了您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