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一女纨绔!【为露露的广播打赏加更】

      不过药堂主倒也没多看,他转而就迎向太二长老等人,问道:“诸位改道而来,是要在药堂炼那兽王丹?”

    “不错,你这里一应之物齐全,想来也无需多加筹备。”太二长老略做说明,也没解释怎没派人先来药堂知会一二。

    药堂主却显出踟蹰之意,太二长老这才不解发问,“莫非药堂有难处?”

    “还真是。”药堂主不再踟蹰,仔细陈述道,“说来蹊跷,晚辈也是回药堂取那炼制兽王丹之材,方才发现,炼制任何丹药都需选用的天灵草,竟全数枯萎。”

    “什么!?”兽堂堂主错愕出声。

    “怎么会?!”太二长老和晏悟等人也是愕然,显然都没料到,会出这样的突变。

    在场诸人基本都知道,天灵草乃炼制丹药必须的润滑剂,能稳定各色丹药的药性,可谓是各类药材的第一媒介。

    且此媒药还有一大特性——必须采之即用,是以天灵草虽重要,却无人能储存、交易,都是各门各派专挑了人种植、看护。

    所幸天灵草极好培育,三五天就能培育一茬。可它再好培育,眼下的药堂却是一颗都没有了,且……

    想得更深的太二长老眉头紧皱,语气也重了几分,“药堂乃宗门生之要脉,可天灵草如此重要的灵草,药堂尚无法顾全,如何确保各类伤药、丹药周全?!”

    “扑通”药堂主脸色一白的跪地请罪道,“晚辈有罪!”

    “堂主!”随药堂主前来迎接众老的药堂执事们,也都跪了。

    其中一名年轻执事,却是忍不住的说道,“启禀太二长老,这事真怪不得堂主,我堂谁都没料到,童老会毁了天灵草啊!”

    “什么?!”太二长老眼皮一跳,语气沉厉,“药堂护法,童老?”

    年轻的药堂执事虽被吓得额上冷汗直飙,回答得却十分坚决,“不错,属下不敢有半句虚言。”

    “这……”兽堂堂主等人就有点懵了,感觉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那年轻的药堂执事,却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接着说道,“经查实,在童老动手之前,宗主堂的弟子——林丹妙,曾取宗主令牌,求见过童老。”

    “啥?”兽堂堂主这就真的懵了!

    晏悟则心头一阵狂喜,“如此说来,童老是接到了宗主令,才会出手毁坏天灵草!”

    “哈!”九太长老更是笑了,“二哥!我就说了,这简直是胡闹,眼下没错吧,你看这都胡闹成什么样了?”

    “……”太二长老无语凝噎,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兽堂堂主却忍不住的说,“不是,这、这说不定还是有误会,宗主堂的人真这么做的话,明显是在害瑜丫头吧。”

    “呵!”晏悟就真的笑了,“展堂主看来并不了解,我兄长这女儿的脾性?宗门内谁也不会这么做,并不代表她就不会!”

    “……”兽堂堂主哑了。

    是的,晏子瑜前科太多了。

    作为备受宠爱的苍梧宗第一女纨绔,晏子瑜什么胆大包天的事都干过,所以如此简单粗暴的蠢事,还真有可能是晏子瑜自编自演。

    毕竟她曾经就干过类似的事,并以此“自证”了,当时大家都看在宗主的面子上,捏着鼻子认了,可那毕竟是小事。

    如今……

    “瑜丫头!你还有什么话说?”晏悟觉得吧,他这个侄女,当真是坑爹第一能手,他刚才竟还真担心着,这死丫头会出现变数?可真是太看得起她了!

    事到如今,哪怕太二长老有些许猜测,他也忍不住在想,是不是他多心了,那车架是仿制品?!

    然而,被质问,被“揭穿”的晏瑜,她却微蹙了蹙眉,道:“不是来炼丹的?”叽叽歪歪这么多作甚?

    呃……

    嗯??

    太二长老和兽堂堂主都懵了一懵,晏悟等人则是脑子一阵发“嗡”,都完全搞不懂!这小丫头说这话,是个什么意思?

    到底还是兽堂堂主反应快一些的,率先试探问道,“瑜丫头你的意思是,就算天灵草没了,也不影响你炼制兽王丹?”

    “不可能!”晏悟想都不想的反驳。

    “就是!”

    “绝不可能!……”各堂主、长老们,包括药堂上下,都坚决反驳,因为这确实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啊。

    太二长老也摇头叹息的说,“瑜丫头,你莫要故弄玄虚,天灵草乃炼制兽王丹的唯一药媒,没有它,你绝对无法炼制。”

    “那是常人。”晏瑜“大言不惭”。

    “呵!”药堂诸执事齐齐冷笑,“好大的口气!你不是常人,你还是神农转世,丹王再生?”

    “呵!……”现场几乎所有人都配合的嗤笑出声,真正觉得,这事可真是从头到尾的闹剧!

    “不……”翠翠就急了,不过魅儿更快的冷笑了一声,“区区神农,区区丹王,如何能和大小姐比?”

    “哈!”九太长老当场哈哈大笑,宛如看疯子一样的,看着眼前的黑衣女仆,感觉和这主仆几个说话,都要掉智商了。

    然而——

    “到底还要不要炼丹?”晏瑜微有些不耐烦,目光这才从怀中的襁褓,转移到太二长老身上。

    太二长老原本已脱口而出的要拒绝,不想再陪闹了,可当他感受到,来自晏瑜的视线时,他周身的气息却忍不住的“唰”然全放。

    “嗡!”有强横应激的气场,顿从太二长老身上宣爆而出,仿佛完全不受他本人控制,让他后背心凉了一片,心跳更是错乱至极。

    现场所有人也都被吓了一大跳的!纷纷避开太二长老,并莫名而骇然的看着他,“太二长老……”您怎么说炸就炸!?

    可他们莫名,太二长老同样莫名其妙得很!他只知道,方才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威胁,等他定了定神,那种感觉仿佛又没有了,但那绝不是他的幻觉!

    太二长老心神不定间,不由认真的看着,完全没有挪开半步的!就站在原地的主仆三人,斩钉截铁道,“自然要。”

    这还不算,他老人家还给刑堂堂主下达了命令,“朝风,召集内门诸长老、堂主,前来观丹。”

    ------题外话------

    今天才知道,昨晚给改签约状态了,可以打赏投推荐票啦,谢谢宝宝们的打赏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