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1 假慈悲

      “咚~”

    秘境的大门被轰然撞开,一道黑影急速射了进来,营地中的人类甚至没能反应过来,一下就让黑影掀起的气浪给撞翻在地,上百人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各个都吓的肝胆俱裂。

    “卧槽!黑般若……”

    赵官仁在山腰上猛地一缩脑袋,只看营地中央出现个年轻的光头和尚,一身墨黑色的袈裟,手持一根磨砂金的禅杖,胸前还挂着一串黑色罗汉珠,但长得却是剑眉星目,帅气到几乎妖异。

    “阿弥陀佛!小僧见过各位施主……”

    黑般若捻着一串佛珠微微鞠躬,一双紫火眼亮的令人胆颤心惊,王幺幺等人全都面色巨变,这下傻子也知道来者何人了,八魔王中只有黑般若一个和尚,据说实力跟白溟只有一线之隔。

    “大师!我们能替您做点什么吗……”

    一个男人战战兢兢地跪了起来,黑般若很和蔼的笑道:“不必!出家人凡事亲力亲为,各位施主做好分内之事即可!”

    “当啷~”

    黑般若轻轻一挥手中的禅杖,众人顿时齐声惊呼,只看后颈上的魔纹突然消失了,但后腰上却是滚烫一片,等他们互相掀开衣服一看,后腰上居然出现了一片新的魔纹。

    “嗯?赤血魔纹,你是血姬的人……”

    黑般若缓缓转身看向了赵壁虎,赵壁虎的额头立马渗出了冷汗,赶忙跪起来说道:“黑……大师!不关我的事啊,血夫人强行给我弄了魔纹,我不想答应也不行啊,求您饶我一条小命吧!”

    “血姬也进来了吗……”

    黑般若眯眼打量着他,赵壁虎慌声说道:“我不知道!我没见过她本尊,一直是她的代理人给我下达命令,这次是让我打听寺院的消息,我就一直盯着白溟的人,他们刚有所行动您就来了!”

    黑般若点头道:“原来血姬也不知道寺院在哪,黑魔可真够小心的,那白溟又什么发现吗?”

    “这您得问王幺幺……”

    赵壁虎指着王幺幺说道:“王幺幺是蓝家的人,白溟是他们的靠山,刚刚她父亲王九鼎已经出发了,说是接到了白溟的秘密指令,外人一概不知,我心急之下才偷袭了他们,结果反中了他们的圈套!”

    “女施主!可否将实情告知小僧……”

    黑般若笑的人畜无害,但王幺幺的脸色却是煞白煞白,结巴道:“我……我也不太清楚,我父亲只让我留守在这,毕竟我是个女孩子,不方便跟随他们,我只知道他往南边去了!”

    “砰砰~”

    王幺幺的话音未落,身旁两个男人突然爆体而亡,鲜红的血液溅了她一身都是。

    “……”

    突兀的血爆惊呆了所有人,王幺幺跪在地上瞠目结舌,头上的血液哗啦啦的往下流淌,等两颗头颅砸落在她面前时,她才从巨大的震惊中反应过来,立马发出了一声尖叫。

    “女施主!撒谎可是会堕入地狱的……”

    黑般若笑眯眯的看着王幺幺,浑身浴血的王幺幺已经倒在了地上,浑身抖的就像筛糠一样剧烈,此时此刻她才明白过来,这帅气又和蔼的黑般若,根本就是个假慈悲的黑和尚。

    “别杀我!我什么都说……”

    王幺幺颤声说道:“我……我爸去追踪赵官仁了,白溟说古侍从赵官仁手中抢了一样东西,没有杀他还直奔西边去了,之后玄夜也跟上了赵官仁,赵官仁可能是害怕了,在半道上调头往回跑了!”

    黑般若蔑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白溟他们都把宝押在了赵官仁身上,那个奸诈之徒真是没让他们失望!”

    “是的!”

    王幺幺说道:“赵官仁肯定是发现寺院位置了,否则古侍不会抢他的东西,还留着他一条命不杀,现在白溟去追古侍了,估计赵官仁也快回来了,您再等等一定能等到!”

    “我等不着他,那奸徒比泥鳅还滑溜……”

    黑般若摇头说道:“赵官仁要是来了,你们就帮我捉住他,问清楚古侍到底抢了什么东西,他要是知道寺院在哪,你们立即用魔纹通知我!”

    黑般若说完便化为了一股黑气,极速朝着西边而去,王幺幺等人立马长长的松了口气,但赵壁虎不知何时退到了营地边缘,在黑般若离开的同时,他突然玩命的朝着大门冲去。

    “杀了他!别让他跑了……”

    王幺幺赶忙带人蹦了起来,但赵壁虎好歹也是绿三等的修为,等他们抄起武器想要射击的时候,赵壁虎已经一个猛子扑向了大门,直接纵身从大门里扑了出去。

    “他妈的!”

    枪手们全都愤怒的咒骂着,有几人下意识想要追出去,结果刚把手伸出去就爆体而亡,吓的其他人纷纷惊退了好几步。

    “不能出去……

    王幺幺跑到大门边,望着门外黑洞洞的会展中心,说道:“不替黑般若把事情办好,他是不会让我们离开的,还是在这耐心等着赵官仁吧!”

    “不用等了,全都给我出去找……”

    忽然!

    一道雄壮的身影在门外出现,吓的众人骇然色变,只看一个三米多高的黑毛兽人,扛着大斧狂野的走了进来,眼中同样是两团深紫色的火苗,还有两颗野猪似的獠牙支棱在嘴外。

    “萨丹!”

    王幺幺倒吸了一口凉气,悲催的简直不能再悲催了,这哪是什么秘境,分明就是公共厕所,魔王来了一个又一个,简直没完没了。

    “唰~”

    果然!

    萨丹一挥手就更改了他们的魔王,一帮人直接三姓家奴,再次变成了萨丹的人,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哈哈~萨丹老铁……”

    一声大笑忽然从林子里响起,王幺幺瞬间双眼一突,只看赵官仁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高洁等人全都跟在他身后,各个嚣张跋扈,根本没把凶恶的兽人放在眼里。

    “你是谁?怎么不怕我……”

    萨丹瓮声瓮气的打量着赵官仁,赵官仁捶了拳自己的胸口,笑道:“我是助你成功的人,要不是我干掉了你前任的萨丹,你也成不了兽王啊,所以咱俩可是好兄弟,老铁666!”

    “你就是赵官仁……”

    萨丹的两颗紫火眼瞬间凝聚了起来。

    “是我!”

    赵官仁停在他前方几米外,笑道:“兄弟我又给你送礼来了,古侍那家伙欺负我,抢了白玉寺院的地图,任务失败白溟也不会放过我,我干脆把寺院位置告诉你得了,只要你保我一命就行!”

    “嗡~”

    萨丹猛地举起超大的白骨板斧,狞笑道:“你少跟我耍花样,我知道你是个滑头,到了我面前你也别想谈条件,快把寺院位置说出来,否则我一斧头把你们劈成肉泥!”

    “你虽然是个兽人,但也不用这么简单粗暴吧……”

    赵官仁摇头道:“你劈死我容易,可寺院你就别想去了,不如各让一步,你帮我的人把魔纹消除,放他们出去之后,我亲自陪你走一趟,古侍那家伙脑筋不够用,没有我指点,他未必能找出寺院!”

    “好!我就信你一回……”

    萨丹垂下板斧轻轻一挥手,高洁等人颈后的魔纹瞬间消失了,赵官仁赶忙让他们检查其他部位,确定没有魔纹之后便笑道:“老铁!你真爽快,高洁你们赶紧出去吧!”

    “可是你……”

    高洁等人万分担忧的看着他,但他却低声说道:“放心吧!兽人就没几个聪明的家伙,我用屁股都能玩死他,你们赶紧出去找部队,我随后就到!”

    “你当心点!”

    高洁等人只好转身往门外走去,萨丹拄着板斧也没有阻拦,但就在高洁和邱意寒陆续跨出大门的同时,落在最后的陈冉突然抬起了沧澜刀,竟然一刀刺向了赵官仁的头颅。

    “砰~”

    一股黑气猛地把陈冉击飞了出去,连赵官仁都被震翻在地,谁知道两扇大门也“轰”的一声关上,重新出现了一片金色的禁制。

    “放我出去啊,我是无辜的……”

    吕大头站在门前急的又蹦又跳,除了被击飞的陈冉,以及惊骇欲绝的赵官仁之外,只剩他一个倒霉孩子留在了里面。

    “黑魔人!”

    萨丹举起板斧指向了陈冉,陈冉面无表情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可双眼已经变得一片墨黑,透过破损的衣襟还能看到,她胸口多了一条锁魂链,显然是让体内的画魂反噬,沦为了一个黑魔人。

    “早让你别玩鬼了,你怎么就不听话……”

    赵官仁气急败坏的爬了起来,指着陈冉怒吼道:“贱人!你快把陈冉放开,否则老子冲进镇魂塔,炸了你主子的魂!”

    “呵呵~官仁弟弟!好久不见了,别来无恙啊……”

    陈冉忽然露出一脸诡异的狞笑,赵官仁愣了一下才惊怒道:“血姬?你他妈怎么也进来了,当这里是公共厕所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我回自己的老家,有什么可奇怪的……”

    陈冉笑眯眯的摊开了双手,可萨丹却横起板斧说道:“血姬进不来这里,血姬只是在借用她的身体说话而已,我关了门她也坚持不了多久,再说几句屁话她就不在了!”

    “臭狗!你别在这碍事,不然待会就屠了你的地盘……”

    陈冉瞪了他一眼又笑道:“官仁!你的任务又来喽,想让你的小情人活命,就去帮我把白玉寺院找出来,捏爆这颗珠子我就知道你在哪了,不要再跟我耍花样了哦,不然我说杀就杀!”

    “唰~”

    陈冉忽然用力一抖左手,掌心瞬间凝聚出一颗黑色珠子,她顺手就抛给了满脸懵逼的吕大头,然后哈哈一声大笑,双脚一蹬便蹿进了树林。

    “哪里跑!”

    萨丹猛地将板斧给掷了出去,声势浩大的劈向了树林,但他万万没想到,赵官仁也突然蹲在了他身后,指着他毛茸茸的大屁股,狞笑道:“火烤兽人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