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节

      “什么?快带我去!”狐天娇仿佛是踩到了通着电的电线,一下子就绷紧了身体。

    熊霸转身带路,李大川也跟着去了。泰坦族,昨天和狐天娇谈了一些这个史前神秘种族的一些事情,他也有了一些了解,但那都是一些故事和主观臆断的说法而已,信一半不信一半。现在突然冒出一个鲜活的泰坦族战士,他无论如何都要去看看,见识一下。

    女王出宫,卫队随行。从接到消息再到走出地下冰川城,时间不过是短短的两分钟而已。看着整齐的狐族侍卫,李大川心中一声赞叹,这样的集合速度,恐怕比美国的海军陆战队还要有效率。拿他自己的灵兽军团和眼前这支清一色的狐狸精侍卫相比,除了战斗力更强一些外,无论是从那个角度比较,都是逊色一大截的。

    西门吹穴也来了,提着他心爱的神剑。一路上他嚷着要给那泰坦族的战士好看。

    距离事发地点越来越近,老远就能看见在雪风之中飘扬的日本国旗,空气之中也传来淡淡的血腥味。李大川虽然不是偏激的名族主义者,但平心而论,那面飘扬在雪风之中的日本国旗还真的很像一块月经纸。他的审美观念总是很独特的,当然,这纯粹是艺术欣赏的角度,没有半点偏见。

    一个考察站二十来个日本人全部被干掉了,铝合金支架的屋子也被掀掉了一只角。墙壁上喷满了鲜血,酷似寒冬腊月里绽放的梅花,美得让人心惊胆战。地面上满是尸体的碎块,这里一截手臂,那里一只眼珠什么的,场面混乱而又恐怖。在雪地之中清晰可见一大片凌乱的脚印,比普通人的脚印要巨大三倍。

    泰坦族的身高是正常人的三倍,他的脚印比普通人的脚印大三倍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被毁掉的观察站后面还有一串巨大的脚印,一直向西边的方向延伸。狐天娇带着狐族侍卫顺着脚印追了下去。但脚印在数十米远外又消失了。这并不是泰坦族拥有踏雪无痕的轻功,而是天上的雪花掩盖了他的足迹。

    一个狗妖奉命行动,他在一只脚印上嗅了两下,然后变成狗形,飞快地向白雪茫茫的极地深处冲去。狐天娇带着两百狐族侍卫一涌而上。这里是她的地盘,她必须要找到那个泰坦族。

    狗的嗅觉天生灵敏,举世无双。而一个狗妖,他的鼻子有多灵敏,那还真的是难以计算的事情。但他的追踪能力却是毋庸置疑的,在他的带领下,不到二十分钟的最终就发现那正在雪地之中奔跑的巨大身影。

    虽然在万妖国的冰棺之中看到过泰坦族的人,但那都是躺在冰棺里面的昏睡的家伙。这个时候突然看见一个活的,李大川还是被他震撼了一把。那个家伙的身高足足有六米,重量起码超过两千斤。他的胳膊比水桶还要粗壮,一双大脚翻飞,在雪地上竟然只留下了浅浅的脚印!

    “这……这样的体重,这么飘逸的身法,那简直比踏雪无痕还要踏雪无痕啊。这个泰坦族远比冰棺之中的泰坦族要高大魁伟得多,看来真的是个战士,而冰棺之中的只能算是普通的泰坦族人。”李大川心中暗暗惊叹地道。

    当初抓获一个普通的泰坦族人,狐天娇这样的妖王都苦战了半天,那么这个战士级的泰坦,他的实力岂不是要逆天!?

    这个想法,同时从狐天娇和西门吹穴的心中冒了出来,自然而然的。

    390章 围攻

    “吼!”泰坦族的战士发现了身后有人追来,回头怒吼了一声,然后继续向前奔跑。他显然已经意识到了危险,怒吼示威。倘若追他的仅仅是一群普通人,那么他肯定会倒转过来,而不是逃跑。

    泰坦族战士的怒吼根本就吓不到倾巢出动的万妖国精锐们,狐天娇下了命令,“狐刚,狐勇,你们两个各带一百皇家侍卫从左右两侧包抄。”顿了一下她又说道:“西门大哥,大川,我们三个直接上去,这个家伙一定要留下来。”

    狐天娇是女王,她的侍卫自然就是皇家侍卫了。狐刚和狐勇是狐族里面的侍卫统领,接了命令,当即带着各自的狐妖侍卫向左右两侧包围了上去。中路上狐天娇领头,西门吹穴和李大川紧步跟随,陡然加速,风一般地追了上去。

    泰坦族战士怒吼连连,一双两米多的长腿飞快地翻飞着,脚掌带起雪花,仿佛是两只大风车在雪地之中滚动一样。他也提升了逃跑的速度,但他的速度却无法和鬼王、妖王以及拥有龙族能力的李大川相比。已经被发现的他在提速逃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被挡了下来。

    狐天娇绕到了泰坦族战士的前路上,李大川和西门吹穴分别挡住了泰坦族战士的左右两次。狐刚和狐勇带领的妖族侍卫也从左右两侧飞冲上来,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包围圈。这么一来,泰坦族战士天上地下都无路可逃了。

    “#¥*&……#!”泰坦族战士愤怒地说了一句话。

    “他说什么?”李大川诧异地道,他听不懂泰坦族战士的语言。

    “嗬……你真想知道?”狐天娇的神色怪怪的。

    “当然。”李大川第一次听到这么奇怪的语言。泰坦族是史前的种族,死神的奴仆,他肯定这种语言就连苍玉华那种变态的语言大师都难以学会。

    “呵呵,那是骂人的话,诸如你妈的或者你妹的。”狐天娇笑了,“他还说,如果不让路,就把我们杀了。”

    看着狐天娇的促狭的笑容,李大川恨得牙痒痒的。这个狐狸精显然是故意的,绕着弯儿来骂他。他没好气地道:“狐姐,你是怎么听懂的呢?”

    “玉狐宫中的三个泰坦族族人和你手中的复活者是一样的,最初并没有昏厥过去。那段时间,我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了很多东西,包括学习了他们的语言。”狐天娇说道。

    李大川顿时明白了过来,一门陌生的语言对于普通人类来说,要学会它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但对于狐天娇这样的妖族来说那却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就拿英语的单词而言,一个普通人有可能需要记十遍才能记住,但她一遍就能记住。这就是区别。

    这边的气定神闲的交谈直接触怒了泰坦族战士。六米多的身高让他成了真正的巨人。他俯瞰着一大群不知死活地包围着他的妖族侍卫,还有近处的三人,他的眼睛在喷火,仇恨的火焰。他咆哮了一声,突然抬起一脚踢向了狐天娇。在他看来,女人远比男人瘦弱。这样的环境下,他首先要减少他的敌人。

    “真是粗鲁的家伙。”狐天娇咯咯一串娇笑,身子猛地后退。一只粉拳绵软无力地推出,轰向了泰坦族战士的恐怖大脚。这一拳,正是当初在火星之战中大显神威的狐儿爱斯——粉拳!

    那只娇小的粉拳和泰坦族战士的巨大脚掌无疑是一个惨不忍睹的比例,尤其是在这种生死搏杀的战斗之中。但曾经见识过狐天娇厉害的李大川却深深地知道那看似绵软无力的粉拳拥有何等恐怖的威力!

    一朵朵粉色的花瓣随拳而出,纷纷卷向泰坦族战士的大脚。嘭嘭嘭!密集的爆炸声顿时传递出来,每一朵花瓣形的拳气竟等同一枚炮弹的威力!

    然而,就连当初让汉科森都吃尽了苦头的狐儿爱斯粉拳却没有取得想象之中的效果。仅仅是将泰坦族战士的一只大脚挡了下来而已,根本就没有让他受到哪怕半点伤害!

    狐天娇耸了耸香肩,“看见了吗?史前的泰坦族是非常变态的种族,抓捕一个普通的泰坦族族人都很困难,更何况这还是一个战士。我说你们两个大男人就这么看着他欺负我这样一个可爱的女生吗?”

    一千多年道行的修练成精的女生,李大川心里啐了一口,这话亏她说得出口。他正准备动手,西门吹穴却先他一步,神剑出鞘,一剑就劈了过去。

    “大阴神剑——三万五千吨斩!”

    呼啸的剑气,宛如急速奔驰的动车车头,一瞬间就撞到了泰坦族战士的身上。这一次,泰坦族战士的身子被撞得飞了起来,飞出二十来米远的距离才落在雪地上。倒在地上的泰坦族战士怒吼了一声,跟着又爬了起来。他的手在一只相当于苹果那么大的戒指上抹了一下,随即他的手中就出现了一只锃光瓦亮的战斧。那哪里还是斧头,简直就是开了刃的门板!

    毫无疑问,那只苹果般大小且丑陋的戒指与修仙者的储物戒指有着相同的作用,那就是储存东西。作为侍奉死神的奴仆,要是没有一两件像样的法器或者宝物,那才是不正常的事情。

    “大家小心!”狐天娇突然惊呼了一声。她抓捕的三个泰坦族族人都是普通的泰坦族族人,没有武器,而这个却有储物戒指,更有法器!她一下就感到了危机的降临,出声示警。

    果然,狐天娇的示警声刚刚出口,泰坦族战士抡起板斧就横劈了一斧头。一线比头发丝还细的气劲瞬间割开虚空,劈向了西门吹穴。西门吹穴的身体来不及躲闪,顿时被劈成了两半。狐天娇施展轻身身法避开。李大川的躲闪迟了半步,被气劲扫中小腿。剧烈的疼痛感顿时传来,但那气劲却没能撕开邪铁战甲的防御,只是撕开了战甲,造成了一条口子而已。

    一斧头竟让三个足以傲视当今世界的强者如此狼狈,这个泰坦族战士的实力已经恐怖到了让人难以相信的地步!

    “哈哈!这家伙真有意思,好久都没这么痛快地被人劈成两半了。”身体被劈成两半的西门吹穴居然还有心情说风凉话。鬼族没有真实的身体,西门吹穴的身体不过是一团能量。这种物理性质的攻击,就算这个泰坦族战士拿着斧头劈他一万斧,他照样能恢复原样。

    果然,倒在地上的断成两截的身体没有半点血液流出来,说话的时候,西门吹穴的上半身用手撑了起来,然后他的双脚就自动站起来,走到了他的上半身下,融为一体。

    这一次攻击,李大川的表现要差一些,算是受了一点小伤。不过这也是大意轻敌的原因,他根本没有想到这泰坦族战士这么厉害。还有泰坦族战士手中的那只巨斧,那显然不是一把普通的斧头,而是一件法器!

    “大川,你没事吧?”狐天娇有些关切地道。

    李大川摇了摇头,满不在乎地道:“没事。”

    这时泰坦族战士又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句话,又将巨斧挥了挥,似乎是在叫嚣。

    “他说什么?”李大川问。

    “他说他是泰坦族战将,刚布阿西斯。他最后警告我们,离开这里,不然把我们全部杀掉。”狐天娇翻译了泰坦族战将刚布阿西斯的话。

    难怪这么厉害,不是普通的战士,而是一员战将。如果将他的实力和天竹大师那样的天仙做对比,这个刚布阿西斯的实力肯定还要厉害一些。而且,他手中的巨斧是史前的法器,不说是亚神器那种级别,但威力已经是相当接近了。这么一个组合,简直就是强强组合。也难怪他有这样的底气,让三个强者和两百多个妖族滚蛋。

    “滚蛋?”李大川将无量神剑和炎火金能量盾释放了出来。现在就算狐天娇和西门吹穴同意,他也不答应。刚布阿西斯劈烂了他的邪铁战甲,虽然能自动修复过来,但这关乎脸面的事情,他是不会干休的,尤其是在西门吹穴和狐天娇这两人的面前。

    无量神剑一出鞘,一股诡异的气场顿时弥散开来。持剑的李大川顿时给人一种高山般巍峨,大海般深邃的感觉,深不可测。神器对于修仙者的加持作用显而易见,这就像是两个普通人对决,一个不小心被打了一耳光,突然拔出枪指着对方的头一样。这就是威压,这就是气势。

    “这剑就是……你用来干掉天竹大师的神剑吗?”西门吹穴两眼放光地看着李大川手中的无量神剑。他是剑客,爱剑胜过爱命。越南一战之后他用从横山钢手里缴获的炎火金打造了现在的鬼火神剑,一直引以为傲,但现在突然发现,和李大川的无量神剑一比,他的鬼火神剑简直就是小朋友们削铅笔的铅笔刀!

    狐天娇也两眼放光地看着李大川手中的无量神剑,她一早就知道李大川的身上有好多让人发狂的宝物,却没想到居然还有神器!是的,神器,她一眼就看了出来,握在李大川手中的并不是普通的法器飞剑,也不是罕见的亚神器,而是真正的神器!

    神器,从来都只是在传说的故事之中出现,现实之中突然冒出一件,且还是在大川派宗主李大川的手上。无论是谁,都不能轻易相信自己的眼睛。西门吹穴和狐天娇自然也不例外。不过,这个时候鬼王和妖王已经同时改变了对李大川的看法。这个村官修仙者已经不是从前的小人物了!

    还有一双异样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李大川,这双眼睛的主人就是泰坦族战将刚布阿西斯的眼睛。一缕惊愕的神光从他的眼眸之中闪过,他跟着就瓮声瓮气地对李大川说了一句话。

    “他说什么?”语言的障碍让李大川很恼火。

    “他说你把那剑给他,他把他的辟天斧给你。他要和你交换,然后,他会放过你。”狐天娇解释道。

    李大川愣了一下,看着刚布阿西斯那张憨厚的大脸,突然一剑就劈了过去。你***在开什么玩笑!

    391章 擒获战将

    无量神剑拥有控制和左右人心神的能力,神剑所指,李大川想让被攻击的目标是什么心情,就是什么心情,或卑微,或兴奋,或痴呆,或迷茫……但凡是人所能产生的任何心理,他都能利用剑意瞬间制造出来。无量神剑的可怕之处也就在这里,试想生死搏杀之中,你突然觉得你的对手是神一样伟大的人物,你根本不可能战胜他,你的在战斗意志肯定就荡然无存了,你也就死定了。

    然而,就是这么一道携带让目标感到卑微和气馁的剑意撞到了泰坦族战将刚布阿西斯的身上,对方却只是被撞退栽倒在地上,根本就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嚎啕大哭,或者下跪的情况。事实上,李大川是想让刚布阿西斯这么做的,但显然是失败了。

    被剑气劈翻的刚布阿西斯左拳擂打胸膛,发出咚咚的敲鼓一般的响声。他的喉咙里也传出疯狂的呐喊声。他的气势陡然增强,他发狂了。世间有许多让人发狂或者狂化,提升战斗力的法术和手段,李大川也曾经学过暴强术。虽然那法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失去了作用,但暴强术瞬间提升的威力却是印象深刻的。

    “如果这是泰坦族的狂化……不能让他继续了!”李大川心中暗暗地道,脚下一动,身形如风地扑了上去。神剑一挥,最强的攻击手段炸弹剑法已然出手。

    椭圆形的宛如飞坠流行般的剑气瞬间劈出,不等刚布阿西斯完成他的狂化,已然到了他的面前。这个刚布阿西斯也确实强悍,没有半点慌乱的迹象,将手中的辟天斧抬了起来,横挡在了胸前。也就在那一瞬间,李大川的炸弹剑气轰然轰在了门板一般的巨斧之上。轰隆隆的爆炸声骤然响起,四散的能量冲击波将方圆一公里的积雪一扫而空。坚厚的冰川大地上,赫然出现了一条两米宽度的巨大裂缝!

    炸弹剑法的一剑之威,比之西门吹穴的吨剑技的威力还要巨大!

    “老子砍你能挡多少剑!”李大川恼羞成怒了,这家伙的防御简直比得上黑龙了。但他就是不信,他用无量神剑都无法砍翻刚布阿西斯。

    神剑翻飞,一剑又一剑。凭借邪铁战甲的飞行能力,李大川的身法也诡异飘渺,快得只能看见一溜黑影,而看不见他人。无量神剑的精髓就在于没有固定的招式,只有巨大的威力。这刚好匹配邪铁战甲的飞行能力,让他可以更快地出剑,从更刁钻的角度出剑。而每一剑刺出或者劈出,那都相当于是一发怒射的高爆炸弹!

    面对李大川的这种快速攻击,体型巨大的刚布阿西斯渐渐显现出了笨拙的一面。他拼命用辟天斧格挡李大川的剑气,但总有那么一两道会趁他不备的时候突破他的防御轰在他的身上。他的身体堪比金刚一样强悍,承受几道剑气还不至于有多大的问题,但越来越多的剑气劈砍到他的身上,那就有问题了。

    第一道伤口出现在了刚布阿西斯的大腿上,起码一尺长。翻开的皮肉腥红醒目,冒着热气的鲜血从大腿肌肉之中奔流出来,打湿了他的腿,还有一大片晶莹剔透的冰川地面。

    第二道伤口出现在了他的后背上,起码有两尺长,同样是鲜血淋淋。

    第三道伤口出现在了他的臀上,无量神剑的剑气直接撕开了他的兽皮短裤,并撕开了他的臀部的肌肉。

    越来越多的伤口,越来越多的鲜血从他的身体之中流逝,即便是泰坦族的战将也有不支的时候。

    “这小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啊?我想帮忙,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手了。”看着快若魅影的李大川,耳畔频频传来剑气爆炸的恐怖声响,西门吹穴这个剑客鬼王只剩下了一脸无奈的苦笑。

    “帮什么忙?我倒要借此机会看看,这小子现在的实力究竟达到什么程度了。”狐天娇也没有出手围攻刚布阿西斯的想法,她抱着膀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场中拼命的李大川。她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她的眼神水汪汪的,那副俏模样就像是看着心爱的情人在为自己表演什么舞蹈一样。

    “你们两个家伙,难道就那么看着我吗?”战场之中传来了李大川的声音,极端不满。

    “你说什么?”西门吹穴大声问道。

    “对啊,你说什么啊?”狐天娇也大声问道。

    李大川,“……”

    战斗还在如火似涂地进行着,就在两百多号妖鬼的围观之下。不过这样的战斗没有想象中的凶险,也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容易。李大川已经数不清楚他劈了多少剑,而刚布阿西斯也向他砍了多少斧。刚布阿西斯在战斗之中居然也完成了他的狂化,威力大增。但他的斧头却依然无法劈中比小鸟还要灵活的李大川。狂化之后,他的皮肤比钢甲还要坚硬,力气也比先前大了一倍。不过这样一来,他消耗体力的速度也成倍增加。泰坦族战士的狂化技能显然用在人多的战场之中合适,随便一斧头劈出去,就是几辆坦克也得报废。但他偏偏对付的是小鸟般飞来飞去的李大川,有力也没出使。

    加上伤口不断涌冒出来的鲜血,他的体力流逝得更快了。

    终于,拼命地往李大川砍了一斧,最终却落空的刚布阿西斯被李大川用重拳轰在了后脑上,一声闷哼,终于扑倒在了地上。狐天娇使了一个花藤捆绑的妖法,一条臂粗的藤蔓顿时凭空冒出来,将刚布阿西斯捆成了一个粽子。西门吹穴也使了一个黑暗鬼法,一指点出,一团黑气汇聚成云团,将重量起码超过两千斤的刚布阿西斯托举了起来。

    鬼王和妖王这个时候出手,是不是想说,我其实也帮忙战斗了呢?

    李大川没好气地看着一脸无辜的西门吹穴和一脸天真状的狐天娇,无话可说了。他心里暗暗地道:“你们想瞧出我的真正实力,我不会那么傻的。凡事留一手,这是老理。我现在是亚龙人的身份,拥有化龙战技,这个你们怕是想象不到的吧?”

    打败了刚布阿西斯,李大川心中其实是很得意的。因为这么一个变态的对手,恐怕就是狐天娇和西门吹穴联手也要费一些手段和时间才能搞定,而他一人就搞定了。另外,他其实也并不是真的在乎狐天娇和西门吹穴知道他身为亚龙人的秘密,他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任人欺负,夹缝求生,活得小心翼翼的李大川了。

    实力会带给一个人信心,李大川现在的信心空前强大。

    “辛苦你了,大川,回头姐亲自给你炒两个小菜,我们喝酒庆祝一下。”狐天娇谄媚地说道,她现在看李大川,无论是看那个地方都顺眼,都喜欢。

    “我呢?没我吗?”西门吹穴促狭地道,他心里很清楚狐狸精妖王想干什么,打着什么鬼主意。

    “你?我让别人给你做,就这么定了……大川,你必须同意。”狐天娇挥手,班师回朝。

    李大川呆呆地站了一下,回味着“你必须同意”这句话。半响他才回过神来,暗暗笑道:“必须?你以为你代表的美国政府吗?搞笑。”

    黑色的鬼云托举着一吨多重的刚布阿西斯不快不慢地向冰川城飞去。貌似波雅?汉库克又比波雅?汉库克漂亮情感的妖王气定神闲地领前走路,身后是浩浩荡荡的狐族侍卫,个个都是帅哥。她如此开心,好似恋爱之中的天真少女。可这,是没有道理的吧,谁敢和她这样的千年妖精谈恋爱呢?

    路过日本的考察站,那些残缺不全的尸体已经被冻成了冰棍。李大川出于好心,将那些日本的科考人员的遗体用精神力触手收集到了一起,然后用了一团了灵火将他们分解,化成飞灰。

    这个过程看似复杂,其实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而已。他现在已经可以释放出至少二十只精神力触手,抓取起码千米之外的东西。就算是一辆坦克也不例外,更别说是没什么重量的尸骨了。

    “你这个人呐,就是善良。”狐天娇笑着说,“不过姐就喜欢你这样的善良的男人呐,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李大川的额头上悄然冒出了一颗豆大的黑色的汗粒。

- 新御宅屋 https://www.xs85.com